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政务频道 >组工动态

全国一类革命老区县的百年巨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4日 字号:

初春,位于鄂西南的全国一类老区县鹤峰已是山花烂漫,青山绿水间粉墙黛瓦、静谧祥和,全然没有了曾经革命战争年代的血雨腥风。

硝烟弥漫已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宣鹤高速全县贯通,路网四通八达,旅游画卷徐徐展开;总装机容量45万千瓦的江坪河水电站建成投产,年发电量9.6亿千瓦时;八峰药化公司具有年产氨基酸原料药3000吨、氨基酸口服液2000万支、氨基酸制剂7.5亿个制剂单位的能力,产品出口20多个国家和地区;生态有机茶叶远销欧盟、非洲、东南亚……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千百年来的贫困帽子得以摘除,绝对贫困的标签彻底撕掉。

这里曾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特别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以贺龙同志等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迎对白色恐怖,在这里创建党的组织、苏维埃政权和工农武装,发展壮大红军队伍,引领各族人民前赴后继,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的革命根据地。当年全县仅六万余众,却有近半数人投身革命,三千多人献出了宝贵生命。

故事还得从1927年那个春天开始说起……

第一个党支部成立了

1927年的春天,党的活动发展到了鹤峰,共产党员陈树廉、杨礼贤受党委派,到鹤峰城关筹建国民党县党部和农民协会,小城鹤峰的大街上第一次挂出了马克思和列宁的画像,挂起了镰刀斧头的红旗。

鹤峰夹沙坝人周继武,16岁考入省立沙市荆襄法政学校,学习成绩优异,非常富有正义感,1925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毕业后被委任为襄阳县法官,他放弃高官厚禄选择回到了鹤峰与陈树廉、杨礼贤一起开展农民运动,他发动500多名农民,在家中以聚餐为由召开誓师大会,公开提出“打到土豪劣绅,铲除贪官污吏”的口号,成立了鹤峰农村最早的农民协会。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驻恩施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三军军长李晓炎公开倒向蒋介石,杨礼贤等在鹤党员受到通缉,被迫转移。这时,党又派徐锡如来鹤峰秘密开展工作,他来到鹤峰后,以办国民党党部、宣传三民主义作掩护,在城南水寨鹤鸣书院(今容美实验中学)办公,秘密举办共产主义训练班,吸纳了大批优秀分子入党,1927年6月,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鹤峰县的第一个党支部成立,徐锡如任书记。

1928年也是非常特殊的一年,这一年,在党中央直接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和“八·七”会议的推动下,鹤峰工农武装斗争蓬勃开展。中共鹤峰特支参加了由中共施鹤临时特委领导的龙潭司武装暴动,随后,共产党人遭到了血腥的镇压,徐锡如也遭到追捕,被迫转入燕子坪农村进行隐蔽活动,并发展该地区农村先进分子邓中义、唐树勋等人入党,成立了鹤峰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

 贺龙来了

贺龙的母亲王金姑是鹤峰县太平乡王家河人,南昌起义军在广东潮汕地区失利后,奉中央指示,与周逸群等返回湘鄂西发动和领导武装斗争。以桑植、鹤峰为根据地,发动群众、联络旧部,建立武装,揭开了鹤峰乃至湘鄂西民主革命史上辉煌的一页。

1928年4月,贺龙率李良耀、卢冬生一行到鹤峰走马坪,与旧部联系筹款、借枪,贺龙在鹤峰的革命故事就此拉开。筹款结束后,贺龙率部到桑植、罗峪、石门一带战斗。

8月,中共鹤峰特支接受以贺龙为书记的湘西前委领导。至此,鹤峰工农武装斗争也掀开了新的一页。

贺龙率领的工农革命军在石门激战失败后,余部200多人再次返回桑鹤边,来到鹤峰在曲溪与贺英游击队会师。革命军在石门战斗期间,贺英游击队住在湖南桑植县的青湾,该地团防突然刘子维反水袭击青湾后,贺龙的叔叔贺星五、大妹贺满姑牺牲,只有贺英突出重围,与贺龙会师后,姐弟二人悲愤交加,与敌人战斗到底的决心更加坚定。

贺龙1958年在《湘鄂西初期的革命斗争》一文中,这样叙述这段历史:“石门失败后,脑子较清醒了,个人英雄骄傲感也减少了……我把廖卓然、陈协平、张一鸣等(均为党员)召集在一起,找我姐姐谈,我姐姐说要好好整顿队伍。”

 来到鹤峰后,敌军加剧围剿,环境极为艰险,一月之间贺龙部队转战了23个驻地,此时,革命军的情绪非常低落,有的牺牲了,有的脱队了,有的叛变了。天气逐渐转冷,吃的、穿的都成了大问题。前委抓住敌军暂时撤退的间隙,于1928年11月20日前后,将部队集中在堰垭附近的梅坪岩湾汪家屋场和邓家新屋进行整军,这就是有名的堰垭整编。

堰垭整编旧址(文化遗产局提供).jpg

堰垭整编旧址(文化遗产局提供)

在这困难的关头,贺英也给革命军送来了一批棉花、布匹、子弹和银元等急需物资,还组织了10多个裁缝,为指战员赶做棉衣。这些物资是贺英在曲溪与贺龙分手后,隐蔽活动在阳河、走马坪地区期间,通过于章如、王文轩、罗贵富等筹集的,这对于革命军渡过难关、顺利进行“堰垭整编”起到了重要作用。

贺龙曾在《湘鄂西初期的革命斗争》一文中回忆道:正当工农革命军处境极端不利的时候,贺英同志忽然来了……在她知道工农革命军陷入困境的时候,就带着一批洋布、棉花、子弹和银元,向我们伸出了捐助的手。这真是雪里送炭,战士们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了她的帮助。

在中共湘西前委和贺龙的率领下,工农革命军顺利完成了“堰垭整编”,冲破了敌人的重重包围,游击鄂西南,智取汪家营,攻克了建始县城,来到鹤峰县邬阳乡收编了当地的“神兵”队。

1929年1月,贺龙率革命军从鹤峰县邬阳关斑竹园出发向县城出发,全军400多人,200多支枪。陈宗瑜率特科大队为前锋,一路占领两河口,智取观音坡,直抵鹤峰县城。反动县长唐耀廷率部弃城设伏,幸好陈宗瑜率“神兵”特科大队在后及时察觉敌人阴谋,抢占有利地形,迅速出击夺取鹤峰城。进驻鹤峰县城后,前委获悉唐耀廷率部退守太平镇,遂决议进军太平镇,直捣洞长湾,在后山老头界下与敌军交火,大获全胜,随后返回县城休整。

1月13日,贺龙在鹤峰县城召开有600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宣告鹤峰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工农革命军撤离鹤峰县城,转移鹤峰曲溪、梅子岩,在杜家村传达党的六大精神,正式将工农革命军改变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史称湘鄂西红四军),贺龙任军长。革命军主动撤离鹤峰后,已四处逃窜的土豪劣绅、团防、常练队又麋集鹤峰城,随后贺龙率部队再次返回鹤峰城,成立鹤峰县委,鹤峰县委的成立使得鹤峰县城及其周围地区成为了割据相鄂西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

后贺龙率领革命军多次进出鹤峰,贺龙的姐姐贺英率领的土著武装也一直支持革命事业发展,鹤峰县苏维埃政权建立以后,她一直在太平一带坚持斗争,平时开荒种地,战时投入战斗,还开办了湘鄂边第一所游击子弟学校。  

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后期,湘鄂边斗争形势异常严峻,贺英游击队在桑鹤边界大山中孤军奋战,1933年5月5日深夜,团防覃福斋带300多人在叛徒引领下偷越大山,于6日凌晨包围贺英所在的洞长湾,贺英、徐焕然一边阻击敌人一边指挥游击队和家属撤退,战斗中,贺英中弹壮烈牺牲,时年47岁。遗骸于1962年移葬鹤峰县满山红革命烈士陵园。

贺英殉难处(文化遗产局提供).jpg

贺英殉难处(文化遗产局提供)

与贺英一起长眠于满山红革命烈士陵园的还有在土地革命战争中湘鄂边苏区牺牲的红九师师长段德昌、红三军九师参谋长王炳南等英雄儿女的忠骨。

现如今,鹤峰保存完好的革命旧址有贺龙旧居、五里坪革命旧址、鹤峰县苏维埃政府旧址、红岩坪红三军军部旧址等,全县共有革命旧(遗)址和纪念地 71 处,其中属于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7处,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1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32处,不可移动文物点30处。

鹤峰红三军军部旧址(向冰舟摄).jpg

鹤峰红三军军部旧址(向冰舟摄)

鹤峰红三军军部旧址(文化遗产局提供).jpg

鹤峰红三军军部旧址(文化遗产局提供)

它们见证了岁月的沧桑,见证了革命战士们英勇无畏的爱国壮举。鹤峰的文物部门也对这些革命旧址进行了相关修缮和保护,位于容美镇八峰山脚下满山红革命烈士陵园被中宣部等14部委认定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同时也是湖北省七个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

勿忘历史 星火相承

回望这段峥嵘岁月,红色斑斓,尽管硝烟烽火早已退场,取而代之的是万家灯火岁月静好,但过去,不能忘。英烈们的浩然正气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正激励着全县人民奋发图强,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用勤劳和智慧建设美好家园。

近百年来,溇水河畔的鹤峰人民用奋斗和汗水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过上了幸福的日子。高速通车了,县城整洁了,乡村变美了,变化日新月异。但有一条始终没变:跟党走。

位于鹤峰县中营镇的红岩坪村,平均海拔1420米,一条条硬化公路畅通村组,这里红色革命历史悠久光荣,贺龙元帅曾迁部在此休整,现有保存较为完整的革命遗址14处。

在这片红色的热土上,借着国家精准扶贫的好政策,红岩坪人艰苦奋斗,发展产业,2019年实现了脱贫出列。截止2020年,全村形成了以烟叶、药材、蔬菜、养殖为重点的主导产业。据村书记介绍,全村仅烟叶一项,年收入1500多万元。曾经非常偏僻小山村,如今到鹤峰县城也只需1个多小时。  

位于鹤峰县太平镇的洞长湾村二组胡家屋场是贺英殉难处旧址,原为一正两横悬山顶穿斗结构板装瓦房,现仅存正屋,建筑面积139平方米。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教育意义。  

行走在洞长湾,春日的暖阳透过山间云雾挥洒而下 ,落在茶园里嫩绿的茶叶上,折射出点点金光,耀眼夺目,茶的清香从最嫩最碧的枝叶上飘荡出来,暗香浮动。现在的洞长湾共有茶园3000多亩,茶叶成为了当地老百姓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许多农副产业更是通过电商直销到国内各大城市,偏僻的山沟早已换了新貌。                                                                                                                                                                             

76岁的龚光美老人,退休前曾在党史办工作,据他介绍,整个鹤峰县都是一片红色的热土,几十年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勒紧裤腰带吃不饱饭到“顿顿有肉”粗细粮搭配,从穷山恶水到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农产品质量安全县、有机茶第一县、中国诗意休闲城……项项荣誉,展示了鹤峰近百年来的沧桑巨变,鹤峰,正在成为外地人眼中的诗与远方,本地人心中的世外桃源。(通讯员 贺祖文)

(注:文中部分史料来源《中国共产党鹤峰县历史》第一卷)

责任编辑: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