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赵先正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字号:

文/山雀儿·

 

 

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论

·山雀儿·

 

 

曾几何时,容美土司文学世家在孔尚任称之为“万山丛中,阻绝入境”的“古桃源”(今湖北鹤峰县)横空出世,“以诗名家”,绵延近200年,连续6代诞生了10位文人骚客,并有世家诗歌总集《田氏一家言》12卷等刊行于世。容美土司的诗人们一面潜心诗歌创作,一面纷纷走出深山峡谷,“以诗会友,以诗结盟”,“与天下名家唱和”,让一首首诗作、一卷卷诗集飞向山外,飞向文学大家(如孔尚任)和文坛领袖(如王世贞、袁宏道),与荆楚湖湘乃至中原大地的文学翘楚、文学同好进行交流与切磋,结下广泛而深厚的文学情缘,致使其因”交益广”而“诗益工”、“著述益丰“,进而推动其文学世家不断发展壮大,一跃成为文学史上跨越代际数最多、诗人最多、延续年代最长的文学世家。

一.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地域

(一)荆楚地区

荆楚毗邻容美土司,是容美土司出走中原的必经之地。因而,容美土司与荆楚大地的文人士子进行文学交流与传播,具有地域上的便利与优势。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首代诗人田九龄、第2代诗人田宗文与荆楚文人士子王世贞(湖广按察使、郧阳巡抚)、吴国伦(武昌府兴国州人)、周绍稷(明代宗藩襄阳王之纪善,《郧阳志》编修)、“海岱公”殷都(夷陵州知州)、“陈明府”陈洪烈(崇阳县知县)、张冀先(武昌府同知)等有过文学交流。譬如,田九龄有致王世贞《寄呈奉常墙东居士王次公》等3首、致吴国伦《寄川楼吴公》等4首、致周绍稷《呈太霞周太史先生》等5首、致陈洪烈之《陈明府元勋召自崇阳却寄》;田宗文有致殷都《奉呈殷夷陵海岱公》,致张冀先《武昌张郡丞奉使过澧奉呈》等诗作。吴国伦、周绍稷则为田九龄《田子寿诗集》作序。

容美土司第4代诗人田玄、田圭与荆楚文人文安之(荆州府夷陵人氏,1622年进士)的唱和之作有11首,文安之则为田玄《秀芝堂诗集》撰写序文。

容美土司第5代诗人田甘霖寄赠荆楚文人“雪斋师”(姓氏身份不详,荆州府公安县人)诗作有《寿雪斋》等6首。

容美土司第6代诗人田舜年与荆楚文人伍骘(湖北松滋人氏,清代顺治年间贡生)的文学交流颇为密切。伍氏在替田舜年《白鹿堂诗集》所写序文中称,“予先世与田氏以风雅名家,颉颃一时”。此外,田舜年还与荆楚文人毛寿登(荆州府公安县人,明末名臣毛羽健之子)、黄灿(荆州府夷陵州人,1643进士)、钟南英(明代“竟陵派”之钟伯敬之侄子)等也有过文学交流。

(二)湖湘地区

湖湘,泛指洞庭湖与湘江流域。容美土司与湖湘地区接壤。如果说,荆楚乃容美土司的北出口,而湖湘则为容美土司的南出口。

田舜年《紫芝亭诗集·小序》称,田九龄“乃从华容孙太史学诗”。孙太史即号为”云梦山人“的孙斯亿。田九龄投至孙氏门下学诗,进而结识孙氏弟子、文友等众多湖湘文学同好。田宗文因长期寄居澧州(今湖南澧县),故与湖湘人士的文学交流则要多于与荆楚人士的文学交流。

与田九龄、田宗文结下文学情缘的湖湘人士有孙斯亿、孙斯传、龙膺、龙襄、苟瑞仙等。资料显示,田九龄、田宗文与孙斯亿及其家族寄赠唱和之作有30多首。孙斯亿、孙羽侯父子则分别为田九龄诗集撰写序文。

此外,田九龄、田宗文尚有致常德府武陵县“龙氏兄弟”龙襄(1582年举人)、龙膺(1580年进士)诗作3首;致艾穆(岳州府平江县人,1558举人)诗作6首;田九龄有致苟瑞仙(湖南赤霞洞道人)诗作等4首;致“周明府”周元勋(华容县知县)诗作2首;致“虞子墨”虞客卿(岳州府人)和“张明府”张履祥(石门县知县)诗作各1首。

田九龄、田宗文开启的与湖湘文人的文学交流之风尚代代相传,一直延续至田玄与孙谷(孙斯亿之孙),仍保留密切的文学交流。及至田舜年主政容美时期,尚有湖湘之岳州人姚淳焘、南郡人伍计部、华容人黄中含、岳郡痒生钟南英、岳州痒生祝九如等滞留容美,或协理文教事务,或担任田氏宗室子弟业师。

(三)江浙地区

江浙地区人杰地灵,人文荟萃。容美土司十分重视同江浙文人士子的文化交往和文学交流。史料显示,田九龄有致沈襄(浙江山阴人)《寄沈明府》《得沈府书却寄》等6首;致徐中行(浙江长兴人,1550年进士,曾任湖广佥事)《华容吊先师右川徐先生》1首;致汪道昆(1547年进士,曾任义乌知县,后任郧阳巡抚)《奉汪司马南溟公》1首。

田宗文有致“海岱公”殷都(苏州府嘉定人,1583年进士)《奉呈殷夷陵海岱公》1首;致诸葛元声(吴越会稽人)《归自家园王献同诸葛元声访一赠》等3首;致冯咸甫(松江华亭人,1615年举人)《载阳王孙席送诸葛元声向吴中寻东海小冯君咸甫》1首;致沈襄(吴越会稽人)的诗作为《》

资料显示,与田舜年结下文学情缘的江浙文人有蒋玉渊(江苏武进人,1645年副榜贡生,孔尚任之诗友)、毛会建(江苏武进人,1645年副榜贡生,曾游历湖广并侨居武昌)、顾采(江苏无锡人,孔尚任挚友)、姚淳焘(浙江湖州人,1667年进士,曾任湖广提学副使)等。

顾采《容美纪游》称:“余自十五年前,闻毗陵蒋玉渊及道容美山水之秀,主人之贤,固已以向往之。”蒋玉渊乃顾彩访游容美的“怂恿”者。现存有田舜年《蒋玉渊先生与严平子毛子霞诸先生同集黄鹤楼为九老会兼有清诗之选遥抒此赠》等诗作。顾采《容美纪游》记述,顾彩游历容美时曾见到蒋玉渊留在容美的题壁诗作。毛会建则被田舜年称为“师爷”,曾协管容美土司的文教事务,存有其致田舜年《寄容美田绍初》等2首和田舜年致其《寄子霞先生》等。顾采访游容美期间,赋赠田舜年的诗作达20多首。姚淳焘为田舜年之《二十一史纂要》撰写序文,该序文记述了二人的文学交流情形。

(四)巴蜀地区

巴蜀系容美土司西部门户。容美土司文学世家与巴蜀人士结下文学情缘的记载,有田九龄致 “李大将军”李应祥(四川总兵)《李大将军还自蜀中奉寄》等诗作3首,以及田圭致程文若(1618年进士,重庆知府)《和章华程文若山居韵》、田甘霖《寄程文若》等诗作。

二. 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受众

(一)名家名流者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崛起之时,正值明代文学史上著名的“前七子”、“后七子”、“公安派”等文学流派活跃文坛之际,且这些流派的诞生之地多在荆楚大地,因此容美土司诗人们与“前七子”、“后七子”、“公安派”等的文学交流极为密切,如“后七子”之吴国伦、杨邦宪、周绍稷分别为田九龄诗集撰写序文。

孔尚任《长留集》记述,田舜年与其结有诗文酬唱的情缘。孔尚任《容美土司田舜年遣使投诗赞予〈桃花扇〉传奇依韵却寄》曰:“投来郢曲玉无瑕,……何须扇底看桃花······从今水乳神交切,祗乞容阳数饼茶”。孔氏视田氏为“水乳神交”的文友,并将其“每宴必命家姬奏《桃花扇》”之举欣然载入《桃花扇·本末》。

容美土司文学交流的受众既有明代著名的文学流派“后七子” 领袖王世贞、吴国伦和“公安派”领袖袁宏道(严守升《田信夫诗集·序》称,田九龄与“油江袁氏唱和不歇”,其“袁氏”即袁宏道)这样的文坛领袖,还有众多文坛主流人物,诸如“后五子”之汪道昆、“末五子”之魏允中,以及孙斯亿、龙膺、宋登春、殷都、郭正域、沈襄等。

(二)书香世家者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素有与荆楚湖湘的嗜好诗书、舞文弄墨的名门望族与书香世家交好的传统, 其深厚的文学情缘有的延续四五代之久。

与容美田氏一族最早开启文学交流之风的书香世家是孙斯亿家族。孙氏之祖父孙继芳,为文学史称“前七子”之何景明的弟子,官至兵部员外郎;孙氏之父孙宜,为嘉靖年间的著名诗人;孙氏之弟孙斯传(1573举人),曾任山东成武县知县;孙氏之子孙羽侯(1589年进士)与田九龄、田宗文文学情缘颇深;孙氏之孙孙谷(1607进士)官至副御史、辽东巡抚,与田玄的文学交流密切。

田九龄、田宗文与孙氏家族寄赠唱和之作达33首,其中与孙斯亿寄赠唱和之作19首;与其弟孙斯传的寄赠之作5首;与其子孙羽侯的寄赠唱和之作9首。孙斯亿、孙羽侯则分别为田九龄诗集撰写序文。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与同为文学世家的龙氏家族(龙膺、龙襄兄弟之家族)的文学交流至少延续4代以上。龙襄(常德府武陵县人氏,1582年举人),龙膺(龙襄之弟,1580年进士);其祖父龙翔霄(曾任南京户部郎中、程番知府);其父龙德孚(1558年举人);其伯父龙德化(1546年举人);龙膺之子龙人俨,“潜心理学”。龙氏兄弟与“公安派”领袖袁宏道、袁中道等交往颇深。田宗文存有致龙氏兄弟《答寄武陵龙君超》《从季父饮中得君超君善书因有卜居桃川之约》等诗作。

此外,容美土司文学世家还有3代5位诗人(田玄、田霈霖、田既霖、田甘霖、田舜年)与伍骘家族的文学交流颇为密切。伍骘《白鹿堂诗集·序》称,“予先世与田氏以风雅名家,颉颃一时”。伍骘五世祖伍文定与容美土司第11任首领田世爵、田九霄父子同因武勋受到朝廷嘉奖;之后,其父伍起宗因清兵入关而客居容美避乱。从此,田氏与伍氏“遂世好无尤”。伍骘《白鹿堂诗集·序》称,“三十年来,予父事老伯铁峰先生,·····使君亦复命以诸父待予”,意即伍骘为感激田氏收留其父,便“父事”田甘霖(号铁峰),田甘霖之子田舜年也令其子“父事”伍骘。伍骘则为田舜年《白鹿堂诗集》撰写序文。

(三)亦师亦友者

资料显示,田九龄、田宗文诗作中冠有以“师”之称谓者有孙斯亿、吴国伦、徐中行。孙斯亿,在田九龄、田宗文诗文中被称之为“兆孺师”、“云梦师”。田九龄、田宗文对孙斯亿均执以师礼。凭借孙斯亿的引荐,田九龄结识吴国伦,并对吴国伦亦执以师礼,称其为“川楼师”。至于徐中行,田九龄存有哭其仙逝之作《华容吊先师右川徐先生》等。

雪斋(姓氏身份不详,荆州府公安县人)被田甘霖称之为“雪斋师”,也被田甘霖的子孙尊为师长。田甘霖致雪斋的祝寿诗、筵宴诗中,多次提及其“经传三世学”、”三代门生三祝寿“的师生关系。阅读田甘霖和雪斋《步雪斋树宿韵》等11首诗作,以及《容美土司田氏世家》所附署名雪斋的批语,可以得知雪斋出身书香世家,与田甘霖的文学交流频繁而密切。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其前辈之文友往往成为后辈之业师。譬如严守升本是田甘霖的文友,后来又成为田甘霖子孙的业师。顾彩《容美纪游》提及的荆郡痒生钟兰英和岳郡痒生祝九如等,早年系田舜年的文友,晚年则成为田舜年子孙的业师。

(四)寄居访游者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鼎盛之时,恰逢明清易代之际,于是偏居一隅、颇为富庶、礼贤好客的容美便成了一些文人士大夫的避居之地。此间,寄居容美岁月较长的有文安之、严守升、宋仕仁等。

文安之既是明末遗老,又是南明首辅。其与田玄、田霈霖、田既霖、田甘霖、田舜年等的文学交流长达18年之久。1644年前后,文氏寄居容美3年。1661年,文氏兵败重庆而“郁郁而卒”,归葬于容美的紫草山。今存有文安之以骈文笔法为田玄《秀碧堂诗集》撰写的序文。

严守升与田甘霖结识于武昌科场,遂成莫逆之交。后来,严守升辗转来至容美,成为容美土司的“师爷”和“书记官”。严守升为《田氏一家言》作序并为之作点评;为田圭《田信夫诗集》写序;撰写《容美土司田氏世家》13则、列传2则以及附记2则。

宋仕仁,系“避贼流寓司中”、“任教并落籍”容美之人,其寄居容美期间历经田甘霖、田舜年、田旻如3代司主。现存有田甘霖与其唱和之作《宋仕仁初度社中赠以诗和诗赠之宋仕仁》等。宋氏活了80多岁,生前寓居容美紫草山,死后葬于容美紫草山。

李书诚《容美记游·序》称,“清初田氏雄踞一隅,九峰承袭,号称礼贤下士,尤喜宾接名流,间又闻风而至者”。其“闻风而至者”中,要数诗人、剧作家、旅行家顾彩最为有名。顾彩于蒋玉渊处听闻“容美山水之秀,主人之贤” ,遂心向往之。1704年,顾彩游历容美5月有余,记述此行所见所闻的《容美纪游》一书成为当今研究容美土司不可或缺的珍贵资料。

三.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路径

(一)酬答唱和

严守升《田氏一家言·序》称,容美土司“集异书,产词人,与天下诸名家唱和“;伍骘《白鹿堂诗集·序》称,容美土司“田氏以勋爵居楚西南奥区……百年来与中原诸名家唱和”。可以说,酬答唱和是容美土司诗人们对外进行文学交流的主要形式。

资料显示,田九龄存诗中有唱和之作204首,譬如有和孙斯仪16首,和孙羽侯7首,和李应祥、沈襄、苟瑞仙各4首,和吴国伦、孙斯传、陈洪烈各3首,和王世贞、王世懋、魏允中、徐中行、汪道昆、王樨登、宋登春各1首。

田宗文诗作中有唱和之作101首,其中有和孙斯仪、孙斯川、诸葛元声、龙襄各3首,和陈洪烈、谭敬丞、张冀先、周元勋2首,和孙羽候、伍起宗、张履祥、龙膺、艾穆、郭正域、虞客卿、管宗泰、冯大受、王士骐各1首。

田玄《碧秀堂诗集》残存21首,多为唱和之作,如和文安之3首、伍起宗1首。田圭《田信夫诗集》残存44首,其唱和之作17首,如和文安之、程槃、倪元璐各1首。田霈霖《镜池阁诗集》残存13首,亦多为唱和之作。田甘霖《敬简堂诗集》残存179首,大半为唱和之作,如致王承先11首,文安之5首,宋仕仁4首,吴伟业1首,毛寿登2首。

(二)飞鸿寄赠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自田九龄开启的“与天下诸名家唱和”之风,代代相袭,及至田舜年,伍骘《白麓堂诗集·序》仍称其“交游海内贤豪,与江汉诸名达唱酬寄赠”。

孔尚任《长留集》记述,因搬演与移植《桃花扇》,田舜年与孔尚任“互有诗词酬唱”。孔尚任七言排律《容美土司田舜年遣使投诗赞予〈桃花扇〉传奇依韵却寄》曰:“······归去楚臣兰有臭,投来郢曲玉无瑕。”遗憾的是,田舜年寄赠孔氏的“郢曲”已无从查考。

资料显示,田九龄与明代文坛领袖王世贞、吴国伦以及“后七子”之周绍稷等名家皆有寄赠之作,如寄赠王世贞《寄呈奉常墙东居士王次公》等3首,寄赠吴国伦《寄川楼吴公》等4首,寄赠周绍稷《呈太霞周太史先生》等5首。

《田氏一家言》显示,田玄有14首寄赠之作,田圭有17首寄赠之作,田甘霖有88首寄赠之作,田沛霖、田商霖、田既霖各有12首寄赠之作。

(三)索序求跋

“索叙”即索取诗集序文。田九龄遣使跋涉“三千里外”,向吴国伦投诗索序,吴国伦欣然应允,并送上自己的诗集《藏甲岩稿》。孙羽侯《田子寿诗集·序》记述,田九龄曾面请孙羽侯为其诗集作序;田九龄临终时仍嘱咐其子田宗鼎拜请孙羽侯为其审读诗稿并为诗集写序。

姚淳焘《宣慰土司田九峰<二十一史纂要>·序》记述,田舜年“遣使载书”“投赠索序”之事:“戊寅夏四月,田子忽遣使载书满车,冒风雨数百里,走兰津投赠索序。”严守升《田武靖公父子合传》也记述了田舜年向他求序之事:“顷韶初使君,介予友伍子相安,函其诗文约千卷,及先世一家言,属予题序。”

资料表明,吴国伦、孙斯亿、殷都、孙羽候、杨邦宪、周绍稷曾为田九龄的《田子寿诗集》写序,文安之为田玄《秀碧堂诗集·序》写序,严守升为田圭《田信夫诗集》写序,并为田氏世家诗歌总集《田氏一家言》撰写《田氏一家言·序》《田氏一家言·又序》。

(四)刊印镌刻

所谓刊印,即将诗文刊刻印制成书。一是刊印个人诗集。第17任土司首领田楚产亲自为田宗文刊刻《楚骚馆诗集》;1627年,第18任土司首领田玄主持刊刻田九龄《田子寿诗集》(8卷)和田宗文《田国华诗集》,分别收录田九龄诗作534首和田宗文诗作125首。二是刊印世家诗歌总集《田氏一家言》。1679年,第24任土司首领田舜年将容美土司文学世家9位诗人的存诗编纂成诗歌总集《田氏一家言》,共12卷,收录诗作近3000首。

容美土司地处武陵山系腹地,典型的喀斯特地质地貌为容美土司提供了众多可供栖居的洞穴(府)。洞府也是容美土司的藏书之所,土司诗人们往往还将诗作刊刻在洞府石壁之上。顾彩《容美记游》记述了在万全洞吟诗刻诗的情形:四月“十六日雨,举行诗会······命石工磨崖间片石如镜,朱书刻之,诗成随写于上。会雨后,石汗如蒸,朱字漫漶,乃留稿待异日刻成拓来”。

此外,容美土司文学世家还将诗文诗作镌刻于境内石壁石碑之上,使之得以长久流传。 现存碑刻有田舜年之《情田洞记》《万全洞记》《万人洞记》《百顺桥记》等散文篇什。这些石刻和碑刻作品,较之纸质媒介保存要长久得多,其既有文学保存意义又有文学传播意义。

四.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范式

(一)以诗会友

容美土司诗人们虽避居深山,交通不便,但为了实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心愿,“每岁必出,出必经年累月始还,足迹遍两都”,“所交与唱和多当时名士”,并与之“结社”,“论志讲业”;“以诗结友,以诗会盟”,“历代沿袭”,且不断发扬光大;还时常将山外文人士子请进山里(譬如田甘霖邀请严守升、田舜年邀约顾彩游历容美),或聘为子弟业师(如严守升),或“日以诗相唱和”(如顾彩)。

田舜年与孔尚任素味平生,未曾晤面,其文学情缘的建立,应是田舜年主动“遣使投诗“赞扬《桃花扇》之后,方有孔氏的“依韵却寄”之七言排律《容美土司遣使投诗赞予桃花扇传奇依韵却寄》,并将田舜年“每宴必命家姬奏《桃花扇》”之举载入《桃花扇·本末》。

(二)角韵唱和

“日以诗文相唱酬”,是容美土司文学世家崇尚文化交往与文学交流的具体表征。首先,容美土司宗室内“唱和不歇”。开启宗室文学交流风气之先的是田九龄与田宗文。田九龄留住容美,田宗文寄居澧州。然其身份处境相似,志趣品性相投,故而时常飞鸿传诗,互诉愁肠,其文学交流极为频繁。1644年除夕,田玄“悲感前事,呜咽成诗”,一气呵成《甲申除夕感怀诗(十首)》,令其子田霈霖、田既霖、田甘霖“相率步韵”,各和《甲申除夕感怀和家大人韵(十首)》。两代诗人步韵唱和的40首诗作结集为《笠浦合集》刊行于世。田甘霖与儿子田舜年、孙子田昞如三代同堂戏作《四友诗》,更是其宗室文学交流的一个艺术佳话。

其次是宗室外“唱酬赠答”不辍。田九龄存诗534首,其中与王世贞、吴国伦、孙斯亿等唱和赠答诗204首;田宗文存诗125首,其中与孙斯亿、孙斯传等唱和寄赠诗101首。田玄、田圭兄弟、田霈霖、田既霖、田甘霖兄弟以及田舜年祖孙三辈,与文安之、严守升、伍骘等域外名家均有诸多寄赠唱和之作。

田舜年与孔尚任、顾彩的唱和交流被孔尚任在其文集中予以记载。顾彩游历容美时,田舜年几乎“刑政皆辍”,完全沉醉于与顾彩以及客居容美的文人骚客的文学创作与交流活动。

(三)登门问学

容美土司诗人们打小就走出深山,游学四方,拜至荆楚湖湘文学名家门下学文习诗。孙斯亿《田子寿诗集·序》记述,田九龄经常登门请教孙斯亿,如“今秋访余,洞玄亭论文”。孙斯亿、殷都在《田子寿诗集》题写的序文中,均提及田九龄曾拜托他们将其引荐给文坛领袖王世贞,且田九龄拟“负笈千里”,前往王世贞府上登门求教。吴国伦《田子寿诗集·序》称,田九龄遣派使者跋涉3000里,“以其诗”向吴国伦求教、“问序”。

周绍稷《田子寿诗集·序》记述,田九龄登游武当山时,手持孙斯亿的亲笔书信,登门拜访周绍稷,并奉上自己的诗作,恳请周绍稷指点。

孙斯亿之子孙羽侯《田子寿诗集·序》称,孙斯亿仙逝后,田九龄千里奔丧,并借机请孙羽候帮他审读诗集文稿,孙羽侯深为感到,欣然应允为田九龄诗集审读诗稿并撰写序文。

田舜年编纂《田氏一家言》时,令其长子田昞如带着书稿到严守升府上请教,并且是“一年之内三登其门”。

(四)举办诗会

顾彩《容美纪游》记述,顾彩逗留容美五个月期间,田舜年与顾彩以及客居容美的文人骚客以“宴集赋诗”(3月21日”宴集行署西园,分韵赋诗“)、”隔山掷诗唱和“(4月20日“隔一峰,掷诗唱和,夜分未已”)、”诗牌集字“(”五月初五,端阳大会,诗牌集字“)、“诗会唱和”等诗会沙龙形式,吟诗作赋,切磋诗艺。

顾彩《容美记游》对田舜年每月初二、十六例行举行的诗会盛况记述颇为详细:“初二、十六日为诗会期,风雨无废·····余为主盟;次蜀中孝廉高冈,其书记宾也;次荆郡痒生钟南英,其十二郎君举业师也;次岳君陪送生祝九如,其孙图南业师也;次,寄寓土官田宽庵”。皆授简分题,尤喜诗牌集字······君成诗最敏,客皆莫及。”顾氏还记述,田氏宗室子弟悉数参加诗会,每当顾彩诗作甫出,田舜年年仅15岁的儿子田曜如便立即拿去抄读。

顾彩《容美记游》所载诗作98首,有91首系诗会之作,其中酬答田舜年的诗作有20多首。

五.容美土司文学艺术传播效应

(1)名家作序

吴国伦、孙斯亿、殷都、孙羽侯、杨邦宪、周绍稷曾分别为田九龄《田子寿诗集》撰写序文。如此众多的文人为同一部诗集写序在文学史上实属罕见。这也表明,容美土司文学艺术的传播影响力之大。

资料显示,严守升替容美土司文学世家诗歌总集《田氏一家言》撰写了两篇序文;田楚产为田宗文《楚骚馆诗集》撰写跋文;文安之为田玄《秀芝堂诗集》撰写序文;姚淳焘为田舜年《二十一史纂》撰写序文;伍骘为田舜年《白鹿堂诗集》撰写序文。史料记载,文安之、黄灿、严守升曾为田圭《田信夫诗集》作序,遗憾的是现仅存严氏序文,文氏和黄氏序文已无从查考。

(2)名家引荐

容美土司诗人们以诗会友,以诗结盟,“与天下名家唱和”,完全得益于众多文学名家的鼎力引荐。其中,孙斯亿的引荐和帮衬最大。孙斯亿不仅是田九龄、田宗文开启文学生涯的启蒙业师,更是其二位迈入荆楚湖湘文学圈的引路人。

田九龄与吴国伦、杨邦宪、殷都、周绍稷等文学名家建立文学情缘,均仰仗孙斯亿的举荐。吴国伦《田子寿诗集·序》称:“往岁华容孙兆孺过访,盖谈其徒田生能诗。云乃者使使三千里外,以其诗来问序”。意即往年华容孙斯亿到访,谈及其学生田九龄擅诗;后来田九龄差人远赴3000里向吴国伦投诗索序。吴国伦欣然为之作序,并对田九龄诗作予以高度评价。周绍稷《田子寿诗集·序》记述田九龄与其的结识细节是,田九龄登游武当山时,手持孙斯亿的亲笔书信,前往襄阳拜访周绍稷,并奉上自己的诗作,恳请周绍稷指点。

此外,田九龄结识宋登春(江陵人,工诗善文),田宗文结识“虞子墨”(岳州府人,雅好云游),均为孙斯亿引见。

(3)方家评点

容美土司文学世家的诗作曾博得孔尚任、吴国伦等名流的点评。孔尚任称田舜年千里迢迢“遣使投诗”所投“郢曲玉无瑕”。对于田九龄的诗作,吴国伦的点评是”慕三闾之牢愁,漱鬻熊氏之余润,而发之诗,以自抒其感概激昂之气······为诗冲融大雅,声调谐和,殆与七子相近“;孙斯亿的点评是“近体绝句,多唐遗音;歌行,实效四子;乐府古诗,悉可造《文选》“;严守升点评为“风骨内含,韵度外朗,居然大雅”。杨邦宪则称其诗“以《古诗十九首》为指规”。

文安之点评田玄诗作“慷慨悲歌,珠玑萃于一门,三复诸作一往情深”,“摅义愤于彩笔,已见击碎唾壶;出芳句于锦囊,才闻响绝铜钵”。

严守升点评田圭诗作”蕴藉风流,静深而有致“;点评田甘霖“其诗在义山(李商隐),长吉(李贺)之间,与时尚迥绝矣。”

严守升协助田舜年编纂《田氏一家言》,除写下《田氏一家言·序》《田氏一家言·又序》《田信夫诗集·序》外,还为《田氏一家言》写下500余条评语。

(4)文人传阅

顾彩《容美纪游》称,《田氏一家言》甫一问世,旋即引来“巴楚文士争相传阅”。容美土司诗人们与荆楚、湖湘、江浙、巴蜀文人乃至中原文学名家(如孔尚任)酬唱赠答,结下了广泛而深厚的文学情缘,并有文坛领袖吴国伦等为其诗集题序写跋,说明其诗作诗集传阅与流播范围之广,影响之深远。即使容美土司陨落100多年后,仍有文人品读《田氏一家言》,如田泰斗称其为“一家私典策,半部小春秋”;李焕春称其“一家机杼好,笔墨挟烟云”,“勋庸百世空 ,文字足千秋”。

 

责任编辑:向端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