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江坪河水下有座民殷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旦戈尔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2日 字号:

图文/旦戈尔

《鹤峰志》(1986—2005)大事记中载;1995年6月8日,鹤峰境内第三座溇水大桥民殷桥在五里乡潼泉乡两河口建成。该桥全长120米,宽9米。净踌60米为变截面悬链型空腹式石拱桥。

我知道这座桥座落在南度江与溇水河交汇的两河口。而且知道潜心为了解决潼泉乡潼泉村、觅坪村、陈家村、雉鸡村、红鱼村等3300多村民行路难,过河难的老共产党员的先进事迹。这名老共产党员叫李俊堂。今年己有89岁。

李俊堂是1953年参加工作的,曾在五里区潼泉公社工作。后来调到五里区任办公室主任。1977年调潼泉公社先后任社长、书记。

当年从公社所在觅坪到南渡江需走山路24公里。而且山大人稀,悬崖峭壁,特别难走。中间还有大河要过渡。3300多人的行路难,过河难困扰着潼泉公社的领导人。

李俊堂就是从1977年开始将潼泉公社的中心工作确定在修公路的。我们这个地方的公路不通,怎么能说"为人民服务"?

我来领导修公路!  从1977年正月开始,李俊堂就工作生活在这24公里的山路上。各大队必须要抽一名主要领导或大队长,或书记带队到公路上任排长,每个月都分一段任务,每月下旬验收评比,看哪个大队完成得好。于1983年修通了大山上的公路。但是过大河却没有桥。于1984年打造了一艘趸船,但是趸船长期浸泡在大河里,也不经用,锈蚀Ⅰ水泡,两年就要维修一次,而且还影响交通安全。潼泉盛产茶叶、缭叶,还有玉米、土豆、红薯等物,这些东西运出南渡江就是财富。但公路十分简易,过河没有桥梁,运输不能满载,危险呀。这些困难一直沉淀淀地压在李俊堂的心头。

李俊堂是1932年10月出生的人。于1992年满60岁了。1993年元月组织上通知他退休了。

李俊堂退休后,他将修筑民殷桥作为重要的退休生活来打理。

从此,李俊堂长期奔跑在县、州政府,县州交通部门,向各级党委,政府呈述潼泉人民的生产生活情况,向交通部门呈述潼泉人民的走路难,过河难的困难情况,特别是潼泉有五步蛇(俗名猪儿蛇)该蛇巨毒,如咬了人,因交通不便,知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每年都有被猪儿蛇咬死人的情况发生。

李俊堂于1993年一年里跑了县里,跑州里,跑了州、县交通局、财政局,林业局,烟草局,民宗局等部门,终于使这些部门知道了潼泉人民群众的难处,终于得到了这些部门的支持,慷慨解囊支持修建两河口大桥。鹤峰县人民政府将其作为1994年解八难的实事之一来抓。

1994、1995年,李俊堂就在南渡江扎根了,他即担任修桥指挥部副指挥长,又兼任修桥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还事无具细,从修桥材料每颗螺丝钉到每粒沙子的的购买、运输到保管到使用,他都做到心中有数。实事求是。该

大桥终于于1995年5月8日顺利落成。

这是一座使民富裕的桥。3300多民村民都得到了实惠。至少免去了走路的艰辛,免除了肩挑背驮农用物资的艰辛。民殷桥修通后大批箬叶,大批烟叶,大批树木被大车运输出去,农民真正得了实惠。因此,这一方的村民们一讲到潼泉的交通建设,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得益李俊堂老书记,是他带领潼泉乡党委一班人,为老百姓办的实实在在的好事。

李俊堂同志1993年退休。但他退休后并没有休息。除了修通民殷桥,还养护公路。直到2012年,年满80岁,才卸下养护公路的撮箕,挖锄等工具。

我在电话中询问李俊堂老先生。您一心扑在为潼泉三千多群众的交通事宜上,您的家人支持吗?

老人家哽咽着回答说,他们都支持我。但是我愧对了他(她们)。

李老说:“我共有两任妻子,共有6个孩子。第一任妻子姑胡,非常勤劳善良的人。生了两个孩子,还要赡养老人。很忙很忙的。但是我却一心扑在工作上,很少关心她,1964年,她不辛去世。后来于1968年找了后妻,姓王,又生育了四个孩子。我仍然忙于公务,家里的事很全靠妻子操劳。她也无怨无改悔。但是她也没有等着我,不幸也操劳过度,先离我而去。”

我说:“您的确为潼泉人民作出了贡献。”

李俊堂老先生回答说:“是的,她们在天之灵也有知,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为人民做实事,她们的在天之灵,也就保佑了我。所以我已快90岁了,仍然活得很健康。!”

我说,您还将活若干年的。

李俊堂说:“现在更好了,民殷桥虽然被淹没了。但是,在民殷桥原桥的60米以上,打通了隧道,修建了更为宽敞,更为坚固的两河口大桥。给潼泉人民带来更为便捷的交通。人民放心了,我也更放心了!”

责任编辑:向端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