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风垭头轶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冯佳文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0日 字号:

 

文/ 冯佳文

 

在鹤峰县铁炉白族乡细杉村与湖南石门县罗坪乡红鱼溪村交界的地方,有一块足有40多米宽300多米长的垭口。就在这个垭口的中间,生长着一棵枝繁叶茂,主杆粗高的杉树,看上去至少要两个人牵手才能围着,距今已有100多年的树龄。新中国成立后,这棵杉树就被国家认定为“省界树”,成为湖南与湖北两省的分界线。七十年代末,这里修通了公路,现已硬化为4.5米宽的水泥路,车辆和行人从西向东一过“省界树”,就进入了湖南境地。这里海拔高,垭口长,风力大,又是湘鄂两省各族人民交往的必经之地,因而被俗称为“风垭头”。 

在“风垭头”的“省界树”傍边,长年居住着七户人家,东面是湖南的地盘,住着两户农户;西边是湖北的土地,住着五户村民。这七户人家由于长期交往,相互关照,虽然不同省份,不同姓名、不同家族,但彼此关系亲近,就像亲戚一样和睦。这不,在“省界树”边居住的湖北小伙与“在家吃饭可到邻居家拣菜”的湖南姑娘自由恋爱,自愿成婚,养育的儿女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一个个都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八十年代初,县人民政府在这里设立了“鹤峰县风垭头木材检查站”,兴建了住房和办公场所以及木材检查站所必要的附属设施,安排了事业编制3至5人,长年驻守,检验木材,防止木材无证经营出境,保护森林资源,让青山绿水常驻人间。

一九八九年,我作为国家公职人员调进铁炉财政部门工作,为家乡财政事业高质量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在那个年代,全县的规模企业没有几家,财政增收难度很大。财政收入主要靠收缴农业税、农业特产税、耕地占用税、契税,简称“农业四税”来支撑。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推进地方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当地政府和财政部门总是想方设法,开辟税源,一方面大力发展茶叶、烟叶等支柱产业,不断提高财源建设的税收贡献率;另一方面绞尽脑汁,设关堵卡,清收特产税;有时还牵猪赶羊,抵交农业税。

每年春上茶叶一开园,铁炉地方政府和财政部门就会把征收茶叶、木材特产税当作一项首要工作来抓,派出大量精干的人力,在“风垭头”、“回龙观”、“叶家垭”等重要关口,设立关卡,清收农业特产税。我作为财政所长,总是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常守边关,核查税源,一心为财政增收作出不懈努力。

一天上午,我在“风垭头” 检查税收情况时,正好碰上当地一木材经营老板拉着一卡车原木,来到“风垭头”木材检查站要求出境。由于一根较粗的木杆横锁在公路上,过往车辆自然会到此停车。当沉着老练的张检查员一项一项的检查木材出境手续时,发现已缴纳的特产税税额与车上的原木数量出入太大,他马上意识到有“沿途偷装原木”的可能,就向我暗示这一情况。我当即安排财政员毫不犹豫的对其补征原木特产税。按8%的税率计算,应补交特产税570元。可这位木材老板却软拖硬抗,一至不愿交这笔税钱。一个多小时后,在检查站人员的大力协助下,这位木材老板还是怒气冲冲地将税款摔给了财政员。临走时,他从驾驶室里甩出一句话来:“冯所长,你当心点!这笔账,我迟早要找你算的”。

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我来到“风垭头”看看兄弟们守卡的情况,当地一“茶贩子”拉着一大车干毛茶准备从检查站强行冲关,值守财政员将车拦下,经检查,发现干毛茶出境手续纳税额不足。“对不起,你这车茶,足有4000斤,但至少有1000斤没有纳税,按销售额与16%的税率计算,你还要补交茶叶特产税800元才能放行”,听财政员这样一发话,“茶贩子”当场暴跳如雷,破口大骂:“我已办了纳税手续,你们还要‘拨草行蛇打’吗?”“足额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请你理解、支持我们的工作!”尽管财政员怎样耐心做解释工作,可“茶贩子”就是不愿补交这笔税款。双方僵持3小时后,在一位“风范长者”的劝说下,“茶贩子”这才很不情愿地补交了这笔税款。当大车开动的时候,“茶贩子”满脸怒气地对着我和财政员骂道:“你们这些吃国家怨枉的,等我几时有空了,就让你们的脑壳搬家!”

 大约又过了十天半月,我邀财政员小周去到“风垭头”检查守卡征税的情况,不知是谁走漏了我去“风垭头”的风声,待我来到“风垭头”的时候,上次补交税款的那位“茶贩子”早已等候在检查站了。见我一下车,“茶贩子”手持一把菜刀疯狂地向我扑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检查站身材魁伟的向大汉眼急手快,一个健步从“茶贩子”的背后冲上去,一手抓住他的肩膀,一手夺下他的菜刀,并怒斥道:“疯二宝?你不想活了,敢在检查站耍赖,真不知天高地厚,赶快住手!”一时间,周围的村民一踊而上,有的观看热闹,有的打爆不平,还有的就纷纷指责:

“疯二宝?你有话,要好好说,何必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伤人呢?”

“每个公民都要自觉履行纳税义务,在税法面前,没有特殊公民!”

“财政找你补税,肯定有合法的依据,你偷运茶叶,哪有什么道理可言?”

听到湖南、湖北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在一傍的“茶贩子”深感无地自容,低头无言,渐渐的有了悔过之意。不一会儿,只见他从人群中悄悄的灰溜溜的走了。

在“风垭头”守卡收缴税款的那些年月,财政部门遇到这样非礼的危险不记其数。但当年财政人为国理财,为民聚财的雄心和勇气始终没有改变。他们总是不惜一切代价,顶着巨大的压力,为财政多收一分钱而奋力拼搏,勇往直前。

如今,鹤峰县风垭头木材检查站早已拆走了,留下的闲置房屋空荡荡的,往日从事木材检查的工作氛围也荡然无存。随着国家将“农业特产税”的取消,财政部门再也不上“风垭头”设关守卡、清收税款了。但曾经在“风垭头”艰难缴税的岁月,仍让人记忆忧新,永远难忘!

责任编辑:向端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