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龚家垭上的两条故道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吉元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8日 字号:

文/胡吉元

 

龚家垭是村寨,也是关隘。

作为村寨,它地处邬阳乡西南部边陲,与下坪乡江坪村接壤为邻,是个山之高、瀑之美、林之幽、雾之靓、物之阜的天然氧吧。因而,“国家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有机茶欧盟认证示范基地在此落户,广袤的森林资源也使其成为“木林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关隘,它是鹤峰县城通往巴东县野三关镇编号为“245省道”的必经之地,也是“龚家垭村党员群众服务中心”的行政驻地。而它关键的关键,是处在鹤(峰)巴(东)故道与川湘故道的“十”字之处,其交叉点的地理坐标为北纬30°629″、东经110°749″,海拔1182米。 

由龚家垭山口,缘山而上,是小寨子、三叉溪、广东垭、七垭、云蒙山等串联而成的巨大山系。在深厚地层物理聚变的强大作用力下,就如同工厂制造产品一样,数个岩罅与地缝里源源不断的渗出了一滴滴、一串串、一缕缕的涌泉细流,接纳着、分合着、汇聚着,成为向北咸盈河、向南溇水河支流的活水源头,分别融入波涛汹涌的长江与碧波如镜的洞庭湖水。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龚家垭作为自然界的一处高高地标,无疑使人大有衔远山、呑万壑的宏大气场。在此处的不同季节里,尽可以看到晴天丽日,赏玩五彩云天,身经肆虐寒风,放眼纷飞霜雪。而作为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支点,龚家垭也一样是承古衔今的时空高地,诚如傲立于天地之间饱经风霜的时间看客,俯瞰了一个个匆匆而过的弄潮人物,目睹了一队队渐行渐远的浑厚驼铃,见证了一场场血色黄昏中的兵戎萧杀……

一、南北走向的鹤巴故道

该故道的南端,是以古容美中府为起点,经过的乡镇有今容美镇、下坪乡、邬阳乡,官店镇、金果坪乡、水布垭镇、野三关镇、渔峡口镇、榔坪镇等。其故道在越过金鸡口后即一分为二,沿巴东支锁河的东岸,分叉形成了连天关-招徕河-榔坪镇故道;沿支锁河西岸,分叉形成了经红砂堡-清太坪-野三关镇的故道。道路走向基本与今巴鹤公路走向相一致,起止里程约130公里。

(一)经过的主要地点

椒园垭。位于下坪乡江坪村一组与邬阳乡龚家垭村五组交界处,所处坐标点为北纬30°548″、东经110°750″,海拔1112米。明清之时,由于群山野绵亘,峰壑不断,致使两地界址长期争论不休,常闹出身家性命乃至衙门官司。乾隆后期,当地乡民公推名望士绅主持事务,相约集资,对椒园垭一带的乱石岗林进行了整治改造,竖立了形制高104厘米,宽60厘米,厚13厘米的界址之碑,上刻镇怪神符,下署“众姓功德”字样,将捐银治道者的姓名及数额,一一刊陈于上,以示千秋万代。至今之时,仍能依稀识出捐银者为张姓3人,吴姓、周姓、刘姓各1人,另有模糊不清的姓氏若干,其立碑时间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某日。 

沿着椒园垭北缘下行,为长2000米、宽120米东西走向的膏膄之地——甘溪坪。坪中有古银杏树及其庇荫的土家木房数只。银杏树已受到州人民政府的挂牌保护,树龄为500年。甘溪坪系龚家垭村的一个村民小组,现有农户40余户共160人。该组所居地块呈舟船之形,中间穿坪而过的溪流系系红岩河的下游之水,也是溇水河的重要支流之一。河溪要道之处曾建有古屋桥一座,该桥六十年代初期的一次洪水中被洗劫一尽。 

龚家垭。地辖龚家垭村五组,系与椒园垭垭口相呼应的北边山口,地理坐标为北纬30°629″、东经110°749″,海拔1182米。该垭垭口现为龚家垭村扶分搬迁集中安置点,有陈、崔、曾、何、戴、龚、赵、张、杜等9姓人家。该垭在明、清及民国年间,即已成为当政者驻防或征税的咽喉之地。1946429日午夜刚过,湖南石门县虎踏桥地下党组织情报得知,龚家垭驻征所配有适量枪支与军火,这对于当时缺枪少药的地下党如获至宝。时任党组织负责人田中夷率党员田金山、红军战士覃飞武、进步青年张光远等17人,扮作湘澧盐商,长途奔袭,一举捣毁龚家垭驻征所,夺走手枪3支,子弹200余发,手榴弹10余枚,缴获了所存的全部军火……

崔家垭。地辖高桥村六组,垭口地理坐标为北纬30°743″、东经110°749″,海拔1121米,系高桥村六组精准扶贫安置点,现有搬迁户苏、田、袁、曹等四姓14人。在该垭上,向南可眺望龚家垭,向北可遥望毛家垭。

高桥河。系高桥村五组与郭家村一组之界河,其所联之桥的坐标点为北纬30°850″、东经110°83″,海拔高差687米。其中高桥村五组全为陈姓,系改土归流时期由湖南衡阳迁徙而来。郭家村一组临河村民有宋、孙、潘、周等姓氏。高桥、郭家两村界河上,曾建有古屋桥一座,毁于六十年代一场大火。高桥村河坝今村民陈康学屋场,曾于改土归流之时设立塘防治所,驻兵5人。

毛家垭。地处斑竹村五组,坐标点北纬30°934″、东经110°751″,海拔1130米。该处为郭家村、风凰村村级道路枢纽之地。由邬阳集镇到达此处的道路一分为三——左边的一支通往郭家村,中间的一支通往凤凰村凤凰寨寺庙,右边的一支通往凤凰村“八亩三”野生古茶基地。附近居民为斑竹村的毛姓村民。

猪脑关。地处斑竹村一组下隘岩口,坐标点北纬30°1034″、东经110°819″,海拔821米。该关口与邬阳关遥遥相对,旧时建有店铺、客栈、油榨、猪肉店、骡马店等。关口周边有与地名相关的朱姓祖坟,有昔日的作坊、店铺阶檐麻条石。土著居民为谢姓,新近迁来的住户有史姓、刘姓、高姓等居民。其历史上红红火火的关口场面,可从磨得油亮的麻条石上而管窥一豹。 

邬阳关汛。昔为改土归流之时汛防重地。《鹤峰州治》(乾隆版)载:楼角塘,高桥塘,云雾村塘,邬阳塘,俱系邬阳关汛外委。驻兵26人,其中高桥塘、邬阳塘、楼角塘、云雾村塘驻兵各4人,邬阳汛驻兵10人。邬阳汛汛地旧称“衙门口”,今为邬阳乡民族中心学校本部,中心坐标点为北纬30°112″、东经110°944″,海拔727米。学校本部现下辖栗子、高峰两所中心完小及本部内附属的中心幼儿园,有师生500余人。 

邬阳塘。邬阳村七组廖姓村民屋场,距离“邬阳汛”直线距离2公里。旧时之故道,是在经邬阳关汛地后,再沿曾家台向狮子垉顺岭直下,为塘治之所。其大道的大致轮廓,至今仍清晰可辨。邬阳塘塘治坐标点为北纬30°1136″、东经110°928″,海拔569米。塘址有古石楠树一棵,挂牌树龄为300年。周边地名有“官田垭”、“塘防湾”等,有塘治范围内的成熟耕地20余亩,分布于今廖家坡、罗家屋场、杨岗岭等数处。  

茶寮塘。系建始县官店镇所辖,地处茶寮河村二组村民刘代军屋场,坐标点为北纬30°1134″、东经110°929″,海拔543米。附近木质吊脚楼系刘姓、曾姓、田姓、黄姓村民住户;砖混结构的二层楼房1栋,系茶寮河村之卫生室(塘防建制见道光版《建始县志》塘汛卷)。

金鸡口。容美土司时期著名的“四关四口”之一(东百年关、洞口,西七峰关、三岔口,南大崖关、三路口,北邬阳关、金鸡口),是容美土司向北扩张,或与汉族政权进行军事争夺的过往之地。

金鸡口之现辖行政区划为“湖北省鹤峰县邬阳乡金鸡村八组”,其中心点为鹤峰、建始、巴东三县连接点。出金鸡口后,咸盈河水继续向北奔流,但人行及骡马故道一分为二,河东面的一支起点为连天关,河西面的一支起点为红砂堡。

红砂堡。地辖巴东县金果坪乡水沟村三组田姓居民祖屋,地理坐标北纬30°1729″、东经110°1054″,海拔929米。堡址旁有公地数亩,系近旁水沟小学(有屋子7间)之蔬菜基地。该地为明、清及民国时期,骡马故道趟过金鸡口后,通往巴东县清太坪或建始县官店的必经之路。此红砂堡现为巴东所辖,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只是旧地名已消隐殆尽。另有建始县红沙溪村仅相距10公里,故常有人误将巴东县之“红砂堡”混同为今建始县的“红沙溪”,实属误判、误解。

连天关。地辖今之巴东县金果坪乡连天村山顶,地理坐标北纬30°1458″,东经110°1222″,海拔1107米。其摩天关隘,系明清故道过金鸡口后,沿支锁河东岸北行、直达野三关的必经之道。

(二)与故道相关的大事件

1、最早的记载。元《招捕总录·四川门》载:至大元年三月,大弟什用集洗王、不鬼、散毛洞等兵,侵者等洞。既具出降,遣墨施什用、荅昃什用赴阙。五月,归州巴东县唐伯圭言:“十七洞之众,惟容米洞、罔告洞、抽拦洞有壮兵一千,余皆不足怀也。若官军讨之,可分四道。其一,自红砂寨直趋容米……”至大元年,为1308年。

2 容美土司方发起的事端

1)元至大三年(1310年),容米洞官田墨纠合蛮酋,杀段千户及戌卒八十人。

2)泰定三年(1326年),容米洞蛮田先什用等結十二洞蛮寇长阳县,湖广行省遣九姓长官彭忽都不花招之。田先什用等五洞降,余发兵讨之。

3)至顺二年(1331年),怀德府洞蛮二十一洞田先什用等以方物来欺贡,还所虜生口八百余人给其家。

4)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容美洞宣抚使田光宝遣弟光受及宣慰同知彭建思等,以元所授宣勅印章来上。命以光宝为四川行省参政,行容美洞等处军民宣抚司事,仍为置安抚元帅以治之。

5)永乐三年(1405),田胜贵,光宝子,袭父职。以后洞蛮向天富作乱牵连革职。永乐三年,复下招抚,授为宣抚使 

6)嘉靖十三年(1534年),容美宣田世爵纵令土目田文祖、张琦、周万雄,统兵出境,

杀死本县应捕刘聪、火甲罗廷瑞、吴鮮九等数命,掳民丘六、刘荣等百余家,並绑弓兵汪高进峝。即报连天关,通申合于上司。复蒙分守上荆南道康参议,设法严行禁治,聊息数年。

7)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二月,容美宣抚田世爵统兵千余人到长阳、巴东交界处盐井寺驻扎,欲将巴东后四里占为司地。

8)嘉靖四十年(1561),容美土人出没长、巴二县,恣行掳掠。后一都民郑天益,奏于邑西南五百里金鸡口,设红砂堡,拨远安所千户一员,旗军五十三名,与连天关弓兵,共相防守。

9)崇祯十四年(1641),明嘉靖间,连天关巡检王得仁因容美土舍田九龙杀掳边民具本上奏,一巡检耳,乃得以彝情入告。今州县正官间以政务白两台,而當路不曰渎详,则曰申矣,古今之不同如此。红砂堡之设,始建议者谭万朝,踵而成之者邓天益,请复与被侵之后者,邓、谭、黄诸人。万朝奏于嘉靖十三年,天益一奏再奏,至嘉靖四十年乃有定议。而百户常春后为土舍田九龙所逐,天启而下,后二都悉为蛮业。邓、谭、黄等奏请捐复关堡,在崇祯十四年,行勘未结而明亡。

10)顺治十二年(1655年),田既霖,字夏云,元次子。年十四补长阳博士弟子,以兄霈霖无子袭职,时大清定鼎七八年矣,诸残冦降明者,荊侯王光兴等十餘家,穷蹙窜西山,借明朝为名,征粮索饷,施、归、长、巴之间,受其挠害。

3汉族王权发起的事端

1)泰定元年(1324年),夔路容米洞蛮田先什用等九洞为寇,四川行省遣使谕降五洞,馀发兵捕之。 

2)至正十年(1350),立四川容美洞军民总管府。

3)洪武初,(巴东)邑西南五百里距施州容美宣抚司二十里许,设连天关廵检司廵检一员,弓兵一百名。

4)洪武十四年(1381),湖广左布政使靳奎言:“归州所辖长阳、巴东二县居大江之南,地连容美诸洞,其蛮人常由石柱乡洞等关至巴东劫掠。有土民谭天富者,常率众击败之,归所掠男女二十二人,斩首十三级,生擒四人,事闻于朝,已䝉赏赉。然天富止能自保其乡,他所被寇者,须报州县,移文军卫,发兵剿捕,动经旬日,贼已遁去。臣愚以为若于蛮人出没要路,如椒山寨、连天关、石柱乡洞、蹇家园等处,选土民为众推服如天富者,授以巡检,俾集乡丁,自为保障,则蛮人不敢穷发矣。”从之。

(5)永乐五年(1407年),复设五峰石宝长官司,隶湖广都司,初大军征蛮,蛮民皆窜匿,长官司遂废。至是,长官张仲山子再武、陈谦珉子斌等乞复旧,以抚辑其众。从之,命再武为长官,斌为副长官,赐印章、冠帶。

嘉靖十三年(1534年),巴东县于地名野厢、金鸡口设立军堡,调远安附近卫所军士300名委千百户各1员,督率哨所(容美洞蛮)。

6)顺治四年(1647)丁亥五月,一支虎即李过,闯贼爱将,后降福王赐名赤心者,始率十三家余烬入卫地肆屠掠,与土司战与城南,大破之,遂移营容美。戊子(顺治五年),自容美转屯施南司。

7)顺治十三年(1656),十三年,王光兴兵驻劄后里,招聚流民,劫掠容美,建人多从之,后见官军势逼,遂遁施州卫。

8)顺治十四年(1658),光兴既遁入施州卫,是体纯、笪天保遣其将刘应昌等四人,将锐卒二千渡江(清江)。昼伏夜行,不四日抵容。田甘霖及其妻子以归,遂尽逐江南民北渡,时顺治十四年正月也。容美以金银数万赎甘霖,乃复遣还。

9)康熙初,悬为刘体纯等所掳,干戈挠攘,全境成墟。迨诸冦削平,余孽未尽,密邇巫建之间。而容美土司又时复出没为害,齐君外谋防御,内营安辑,艰难剏置,殆有百倍于今者。

10)康熙七年三月廿七日(1668年),巴东一带逼近土蛮,向因明末法纪废弛,土司越界侵占无忌惮,故前西逆荡平之后,于红砂、野三、连天各关堡设防把隘,以杜土司侵害。

11)康熙十三年(1674年)正月,吴三桂反。容美土官田舜年遣人杀死紅砂堡防兵勾玉景、张大虎等。发兵迎贼,邑旋被陷。十八年四月,官兵收复巴东。

12)康熙十四年(1675年),田甘霖字特云,号铁峰。元三子。年二十补博士弟子。以兄既霖无子袭职。残明降冦为之勋镇者,籍容美奉本朝正朔为口实,阨之于皖国公刘体纯营中。督部李荫祖奏闻,奉世祖章皇帝恩旨,有田甘霖能否脱归星远奏之论,后多方解险,楼迟澧阳者四年乃归任事,凋残之余,经营安集,並创立学宮。康熙间吴逆窃叛,胁授伪命。乙卯年(康熙十四年)卒,年六十有三。

13)雍正五年(1727),为奏闻事,窃照荆州府属之长阳县与容美土司界址相接,自明末兵燹之后,田地荒弃,汉土淆杂,附近于土司者不抚被其侵占,以致汉土人民互相搆訟,历有年矣。先因土司侵占柑子园、魚翅滩等处,经前督臣杨宗仁委令县营会勘。柑子园、魚翅滩等处,系土舍用价一百八十两契买汉土,虽经前督臣断給长民,但未給价赎归,因循至今,葛藤未断。又上年三月,土人向彩等率众争夺蹇家园、上洪宇等处,将民人蹇凤家抢掳阻垦,经长阳县会营同拏获土人向彩等,並先经被掳在土之民人覃显勋等,具报通詳。

14)雍正七年(1729年),四川提督臣黄廷桂、四川廵抚臣憲德謹奏。为奏明事,雍正七年四月初九日,掳获州协副将杜蔚报称,掳驻防建始县把总刘朝龙呈具报,状向怀明、向仲等报为族恶私受夷职、不遵国法,阖族公报事:“蚁等系后里五花寨民自始祖以来,未有不遵法律。今陡出恶棍向仲乾、向仲明、向仲试,家富万金,贿通土司,写立私结,干授官职,领讫在家,势胆包天,与容美土司往往私议,蚁若隠匿不报,恐连累族人遭害。”等语,据此随追取委札三张,相应呈赍,复据䕫州府知府周彬稟称:“去年十二月内,闻得卑府属之建始县边界地方,有容美土司差土游击一员,带领土人至该县交界地方征收银两,卑府随即星差密查。去后,兹据去差回称:‘小的等䝉差密查容美土司之事,到彼未见其人。但查得建始县与容美土司交界处所有粟谷坝、马水河、安乐井等处地方,俱系建民居住,每户纳该土司银二三钱以至七八钱不等,名为春花二丝。每年该土司差人按户征收,居民如不上纳即遭凌虐。’等语,相应稟明。又据巫山营游击赵大贵稟称:‘据中军守备李世忠稟据防汛兵目报称:“十一月内,有容美司差副爷黄大方并千把等,骑骡马四只共带十人强过塘汛,小的等阻留逐回,伊等扬言俱是他的地方,到彼百姓人家收丝花,各村民户敢怒而不敢言。”理合具报。’等情。随饬行守备李世忠,转行专汛把总刘朝龙密查。去后,兹据该弁回称:‘十一月内,土差十人带有骡马四只来收丝花,副爷千把是土司给有土目委牌,塘汛不敢擅放,当经逐回。’等情前来,理合具稟。”等因到臣等,该臣等细阅札票,语多狂肆,且滥假名器,任意妄为。查向仲乾等系川东民人,容美系湖北土司,隔省私相授受夷职,均干法律。况该土司仰沐皇恩深重,分宜谨饬安静,何得越界苛敛骚扰居民,种种多事,中怀叵测。臣等再四商酌,盖缘容美土司田旻如为人狡猾,富强甲於诸夷,既经追取所委夷札,谅必自有闻知。臣等若即咨明湖北督抚提臣,查究併拘拏向仲乾等审讯,或恐容美土司疑畏,由此激生事端,未便冒昧根究。臣等不敢隐蔽,除密寄知督臣岳钟琪外,理合据实奏闻,伏祈圣恩训示遵行,谨奏。

15)雍正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四川廵抚臣宪德谨奏,为奏闻事。雍正七年闰七月十八日,据护蘷协游击报称:“建始县民向京甲等呈称,有容美司差黄廵簿、田前营,带领三十余人至李家坝等处,欲将各处居民一并驱入土司,伊等连夜奔逃至景阳大里地方暂住,禀求安插。”等语。并据蘷州府报同前由,随饬司转行蘷州府,将逃窜人民善加抚恤,并会同提臣,移咨湖广督臣迈柱,严饬容美司,不得越境滋扰。即有杂处内地土人,著将姓名户口,查明实据,移咨过川,会委文武,逐一确查起发,使流土相安不致惊扰。去后嗣准迈柱咨,据彝陵镇呈报,移查前来,随将先据蘷郡文武呈报,即行司转饬,善加抚辑安业,并经会咨缘由咨覆讫。又于八月二十七日,据蘷州府转:“据建始县报称:‘草塘坝地方居民三福保等五户被土司驱入,其余惊散逃避者五十三户,候示安顿。’等语。随又飞咨湖广督臣迈柱:‘转饬容美司将驱入之建民三福保等各照名口放回安业,并饬遵照定界不得擅自出入,俾惊散之户仍回原地方安业。’等因,俟查明移会到日分别安插外,理合先行奏闻。”再查建民所受容美司札付,经臣会同提臣黄廷桂两次具折恭缴在案。兹于闰七月内据蘷州府禀称:“据建民黄大鼎等自行首报,并续缴出札付三十四张。查其年分俱系先年给与,所授俱系知州、同知、参将、千户等职衔。”与前所缴札付大略相同。若再赍呈御览,恐致烦渎宸衷,特暂留臣署。可否移送湖广督臣迈柱併案查销归结之处,臣未敢擅便,伏乞皇上训示,遵行谨奏。      

二、西北–东南的驮运故道

该故道是明清至民国年间商业发展的产物,是产生于人力与驮运的时代大背景,与政权、土地、人口、军事几无牵连。故而它的出现与问世,应晚于南北走向的通关大道。

此条商业之道,虽仅为民生所需、民生所用,但它西承云、贵、川、藏,东牵荆楚、湖湘,容美故地无疑成为贯串东西的咽喉要津。尤其是在抗战时期,弹丸之地的鹤峰成了西南半壁河山的最前沿。1938年武汉、宜昌相继失守后,宜都-巴东-万县的水运被切断。水上走不了,只能改成陆路运输,人称“起旱”,商运、军运主要通过骡马运输和人力的肩挑背驮。鹤峰境内的大小茶马之道,在彼时均肩负起了为抗战奔忙的重任,接纳着南来北往的难民,中转来来去去的物资。茶马古道上最有名的驿站——白果坪,再到锁坪、南北墩、清官渡、宜沙、渔洋关、枝城、枝江、江陵(接北路),史无前例的火了起来,被称为“小汉口”。据经历过的人们回忆,来自四川自贡的盐客们,从云阳、万县起旱后,走利川经恩施的石灰窑,过鹤峰的长湾、三叉溪、龚家垭、王家山,再穿木林子,上三路口、白果坪;另一线路刚是从恩施石灰窑出来后,在中营镇的高原居民安置点附近,往左至建始县的官店口,经刘家垉至鹤峰邬阳关,过鹿儿庄至白果坪,或由鹿儿庄至树屏营、栗子坪、渔洋河、渔洋隘等多处茶道。每天运盐的人力或骡队,一直没断过线。 

这条异常繁荣的骡马路,一改昔日贩运生漆、黄莲、天麻、茶叶、桐油、蜂蜜、麝香、虎皮等山野土货,或脚力或驮运改换成为贩运食盐(川盐称之“青油子盐”),都要到白果坪落脚销售,换回布匹等。而布匹则是从湖南津市、慈利运来,运到白果后再换盐。那一时期,在三叉溪-水漂子-幺店子-覃家场-龚家垭-杨家垭-王家山一带,仅在15公里的山路上,大大小小的骡马店、客栈、店铺就开了数家,平均每3公里就有一个“路铺子”。而由于时局的变化和“川盐济楚”、“川盐济湘”之民需民用的阶段性变化,为整修不堪重负的商贸道路,当时的鹤峰民国政府不得不对辖区内的重点路段进行了必要性的整治。这其中,就包括了龚家垭水漂子的驮运路段。

水漂子系龚家垭驮运道的艰险路段,临水之崖高达80余米,整治之前已有数匹骡马跌落于深涧。为恢复该驮运路的正常运行,民国鹤峰县府拨出银两调用数千民工,开山运石,精砌细筑,在极短的时间里修复了水漂子路段。该路段全长90米,梯步宽2.8米,共有石级193步。

对于此条商贸驮运路的历史地位,《鹤峰县志》清晰载明:南北镇至石灰窑驮运路,形成于土司时期,清光绪年间改成驮路,抗战时期曾为重要大道,途中经过的主要地点有白果坪、三路口、鹿耳庄、岩板河、芹草坪、大岩垉、杨家垭、龚家垭、七垭、乔家湾(出县境),县内里程130公里…… 

上文中的地点“杨家垭”,是地处龚家垭与王家山之间的重要关口。那时的杨家垭,除了是官方通道的一个重要站口外,还是老官桥至罐头嘴民用道路上的必经之地。就因为它地理位置非同等闲,故而成为中营团防殷耀梅的囊中之物,并在此开办了一定规模的路铺子。1946年,殷家抱亭屋上爬上了一条见头不见尾的巨大莾蛇。殷团总见状大惊失色,立命家丁娄罗提枪上膛将其击毙。后命人将其剥皮后在杨家垭及王家山两处路铺子,以大鲵肉销售一空。而阴阳先生断言“大莾缠屋,必是气数将尽……”。其实,随着新中国政权的诞生,殷耀梅等伪政人员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自是顺理成章之事。

三、探究明清故道的意义

(一)通过对故道的探究,能从视角的一个侧面了解到悠久而灿烂的土家族的历史流变。

土家族中华大家庭中历史悠久、内涵丰富的少数民族。二千多年前,他们就定居于今鄂西、湘西一带。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土家人民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开发了湘鄂渝黔接壤的广大地区,创造了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是华厦民族缔造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土家族是古代巴人的后裔。巴氏之子务相以“掷剑”、 “浮船”两种方式从巴氏、樊氏、覃氏、相氏、郑氏五姓中脱颖而出,被推举为首领,是为廪君。后率五姓沿夷水西上,称君夷城(今恩施)。范晔《后汉书·西南夷传》载:“巴郡南郡蛮,本有巴氏、樊氏、覃氏、相氏、郑氏。皆出于武落钟离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之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于黑穴。未有君长,俱事鬼神,乃共掷剑于石穴,约能中者,奉以为君。巴氏子务相乃独中之,众皆叹。又令各乘土船,约能浮者,当以为君。余姓悉沉,唯务相独浮。因共立之,是为廪君。乃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盐水有神女,谓廪君曰:‘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廪君不许。盐神暮辄来取宿,旦即化为虫,与诸虫群飞,掩蔽日光,天地晦冥。积十余日,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廪君于是君乎夷城,四姓皆臣之。廪君死,魂魄世(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后来,“巴方”之民进入川东,建立巴国。这一时期(春秋时期),土家族先民统称为巴人。  从秦到清的漫长历史中,土家族深受封建王朝的影响。其发展阶段可分为四个时期:第一阶段,秦至隋的郡县制时期;第二阶段,唐宋时期的羁縻州县制时期;第三阶段,元明清初的土司制度时期;第四阶段,清代中晚的改土归流时期。  土家族在我国历史上长期没有确定的族称,曾因其历史渊源白虎图腾、呼赋称为“?”、所居江左之地域、其所属地、所属的土司政治制度等多种因素被分别称为“廪君种”、“白虎夷”、“?人”、“蛮左”、 “巴郡南郡蛮”、“建平蛮”、“施州蛮”、“北江蛮”或“武陵蛮”、“土蛮”。直到明末清初,汉人大量迁入土家族地区,才有别于汉人或其他民族,“土家”方作为相对的族称出现。  195610月,国务院正式确认土家族为单一的少数民族,土家族正式成为祖国民族大家庭里的一员。土家族,现有人口5704223人,主要聚居在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此外,重庆市的石柱、秀山、酉阳、黔江等县也有分布。

(二)通过对故道的探究,能为我们正在进行着的乡村振兴提供内涵丰富的文旅资源。

乡村是中国文化传承数千年的重要载体,乡村文化是传统文化的生命家园。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是维持乡村秩序、加强乡村治理的重要基础。十九大报告指明乡村振兴总要求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要求通过乡村文化建设,为乡村振兴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道德滋养,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不断提振农民的精气神,增强农村凝聚力。

乡村旅游是乡村发展的关键,乡村振兴要把乡村旅游作为重点,突出文旅融合,以乡村旅游促进乡村人流,进而带动乡村消费和经济增长,拓宽农民增收渠道,有效推进产业与旅游,为乡村振兴事业铺平道路。

文旅融合是乡村发展的“捷径”。“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旅游是文化的载体”。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代社会,随着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对文化的追求、旅游的需求都在不断扩大,人们更加有时间和精力用在文化享受、旅游体验上,这为乡村发展打开了大门。对于文旅消费者来说,一场完全没有文化的旅行是不可想象的,正如一种完全不能流动的文化是不可持续的。从旅游消费的大数据来看,人们选择旅游的出行方式,多是以异地为主,这就意味着对“诗和远方”的他乡文化,有着极大的兴趣与期盼。

促进文旅融合,资源整合是关键。资源整合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重要抓手。在文旅融合的道路上,乡村最大的优势就是资源优势,如传统的文化习俗资源、生态环境资源、人文风情资源、文化古迹资源等,乡村旅游打造就是要挖掘这些优势资源,发展必须突出资源效益最大化。这就要求各级干部,要认真分析文旅融合的突破口,找到地方发展与现有资源之间的结合点,通过打造旅游目的地,带动产业高质量发展。

深入发掘历史文化资源,推动富有地域特色的文化产品开发,既有利于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又有利于促进文化的传承传播,提高文化自信,让优秀的文化融入生活、走进现实,使人们在实践体验中进一步认知历史、传承智慧,使沉淀在文物保护中的文化资源真正留下来、活起来、灵起来。同时,重视乡村优秀传统文化独有的历史记忆和思想表达,充分发掘乡村传统文化的底蕴、精神和价值,并赋予其时代内涵,发挥其在凝聚人心、引导村民、淳化民风中的作用,使之成为推动乡村振兴的精神支撑。

(三)通过对故道的探究,在青少年中厚植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思想情怀。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强调,全党同志要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我们要通过党史学习教育,深刻把握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本质内涵,精准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的核心要义,深切感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的主旨精髓。站在“两个一百年”历史交汇点上,要在学史明理中守初心,在立德树人中担使命,充分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将党史学习教育与“校园文化建设”“思政课堂建设”“课后服务建设”有机结合,进一步拉近学生与党史间的距离,让红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传承。

打造校园党史学习教育阵地,先从感受氛围开始。学校把党史学习教育融入到书香校园创建之中,创设走廊读书角、班级读书角,不断充实阅览室和读书角的红色革命书籍藏书量,并鼓励孩子们将自己喜爱的红色书籍带到学校,进行图书交流,资源共享。利用好校园文化长廊,把红色故事、名人名言等内容,制作成集优美、个性、艺术性融于一体的宣传品牌。充分发挥红领巾广播站、黑板报、国旗下讲话的作用,分享师生读红色书籍心声,播放红色故事,使师生目之所及、耳之所纳处处都能受到书香的感染和熏陶,处处都能了解革命历史,浸润革命精神。

随着教育事业的不断发展,培养好学生的人生观、历史观、价值观和打造“有效思政课堂”至关重要。由于中小学生课余时间十分有限,课程紧张,特别是思政书本上的硬性知识点特别多,学生更不可能花时间去观看新闻,了解社会实时动态,导致思政课堂教学内容不够丰富,学生视野不宽。对此,初高中学校利用现代教育技术,适时、适量的融入到思政教学中,尽可能为学生展示社会动态和国家大政方针,将枯燥的说教变为学生的自我教育,让学生在视听中更直观感受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创造人间奇迹的改革开放,从而汲取智慧和力量,增强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信心。

搭好“课后服务”平台,丰富课间内容。积极开展“继承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等教育研学活动,通过组织学生观看党史影片、参观革命遗址、缅怀革命先烈、学习传统文化、倾听革命故事、唱红歌、讲故事、诵诗词等方式,培育学生的红色精神,让红色文化融入中小学生的内心世界。同时,挖掘青少年中的突出典型,引导他们见贤思齐。一首首耳熟能详的红歌、诗词,一条条红色革命道路,一篇篇振奋人心的革命先烈故事和先进人物事迹,在师生心中此起彼伏,激情澎湃,将他们的思绪带回到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

在校园文化建设中讲述乡土历史,也是学生获取历史知识、接受思想教育的重要途径。一是结合学科教学内容,颂扬乡土历史人物、描述地方历史古迹、弘扬家乡的历史文化、了解家乡的过去与现实,可以缩短时空距离,帮助学生感悟历史,热爱家乡。二是通过讲述地方历史古迹,熏陶学生的爱乡情怀。家乡是学生认识社会的开始,中学生生于斯长于斯,对家乡有地理上的亲近和情感上的接近。家乡的历史古迹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结合地方历史古迹进行历史教学,就大大地缩短了遥远的历史与学生之间的距离,激发了他们的学习兴趣和爱乡情怀。三是通过弘扬家乡的历史文化,根植学生的爱乡情结。乡土历史文化带有浓厚的地方文化色彩和乡土人情,学生对此有着亲切感、认同感和自豪感,真实感受家乡深厚的文化底蕴。

乡土历史,是一个地方弥足珍贵的文化资源,也是中国历史的缩影与具像,对中小学生具有一定吸引力与教育意义。因而充分挖掘地方乡土历史,在校园文化建设和学科教学中不失时机的运用,既能陶冶学生情趣,巩固知识,更能弘扬学生爱家乡、爱祖国、爱人民的思想道德情感。

责任编辑:向端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