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时空锁不住你的风情

----槽门寨印象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9日 字号:

□ 陈广文

是盘古虚掩了楼门,还是岁月锈蚀了铜锁。几年前,一颗深藏的旅游明珠在中国之中的鹤峰,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惊艳了四方。他有一个年轻的名字叫槽门寨。

盛夏,街市的人们顶着酷日穿行在溇水河畔。短衫轻衣抖落身上的炎热,行色匆匆採撷河岸流风的薄凉。

我和摄影家王开学老师穿过人流,前往秘境中的槽门寨。

从鹤峰山城往西过鸡公洞、沿芭蕉河大坝穿隧洞、经大溪、历小桥进入到翠峰高耸绿水浩茫的芭蕉河库区的尽头。

烈日爬上中天,汗水湿透衣背。我们顿步在进寨的山口。

回眸远眺,山峦重叠,横地无穷。远天的深蓝连着近前的碧水秀山,倒映在高峡平湖之中。放眼库区,水皆缥碧,山河浩荡。归鸟低回,白鹤高翔。一副精美清雅的湖光山色图,如诗如画,似梦似幻,鬼斧神工,自然天成。

蓦忽间,一股清凉的山风从向家沟两山峡谷间涌出,掀动衣袂,将一袭惬意爽入心脾。

我们立在路边荫凉处,听林间秋蝉成韵,好鸟争鸣,清流作响;看山溪野鱼浅泳,菖蒲放花,蕊蕾初展。我们神游在山水间,窥谷忘返。

同行的王老师告诉我们,“这还只是槽门寨子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的冰山一角。说到槽门寨,我似乎与它前世结缘,今生只是重逢,六年前的一次采风,我背着相机,沿这条荒草深湮的山谷小路,意外地走进了这处逸迹在深山的宝地---槽门寨。”

槽门寨子又称向家沟,位于鹤峰县城西北6.5公里处。据当地老人说,这个寨子距今约有四百余年的历史,这是我县目前保护最完好的古民居群落。

相传,早在土司时期,向家沟是常驻在西坪虎寨的土王田九霄的狩猎场。一日,槽门寨主向员外的爱女向玉株,放下手中的女红刺绣,骑马进山狩猎时,遇到一只吊睛白额的老虎。见到玉株剑拔弩张的模样,老虎张开血盆似的大口一声巨吼,拿出看门三招:一扑、一掀、一剪!正与玉株殊死周旋,突然“嗖”的一声,一支神箭命中老虎的肛门,整个箭身没入七分,只留箭羽细数着老虎屁股喷涌的殷血。老虎一声长啸倒在血泊中。

待玉株从紧张中回过神来时,一个威武英俊的少年手持神弓,肩背箭囊站在玉株的面前。一个是风流倜傥,英武潇洒,一个是天生丽质,闭月羞花。田九霄的舍命救美,向玉株的虎口余生。从此两情相牵。田九霄经常出猎到此缠绵徘徊。向玉株唱着山歌,托着相思,呼唤着心上的人儿常来这里幽会。

据说向家沟人人爱唱山歌,个个会唱山歌,就是从田九霄与向玉株成亲时传承下来的。

在盈盈的故事里,我们沿着峡谷崎岖的简易公路执着前行,终于抵达槽门寨“六景”之一的大鹏山。

 横空出世的大鹏山酷似大鹏,头顶云天,张开双翼俯瞰大地,在芭蕉河水库的映衬下,好似槽门寨子的安全卫士。镇守着进寨的关隘。犹有相思意浓,振翅欲飞的神态,去迎接期盼已久的眷侣回归。

   过山溪,穿密林,走进青龙谷,青龙谷潭深数丈,波光潋滟。上有悬泉飞流,下有怪石万状。斜阳穿林,照得飞溅的水花五色交辉。潭外百兽隐迹,万木斗秀。凉风吹过,尘净气清。

走出峡谷,盘山而上,直抵船头山下。船头山神似一艘远航的巨轮,在太古时代遭受伟力冲击,搁浅在山脊上,一头插进谷底,一头昂然向天。船头山上,绿林丛中几株古柏苍虬,迎风劲舞。好似久远的主顾欢迎我们的到来。

穿越过船头山,躜进一片浩茫的绿林,就像穿过一段时空隧道。在荫凉的庇护下,我们不知不觉地走出山林。

一处村寨耀然在眼前。

四周青山环拥着一排古朴苍颜的木房,木房外一大片茂盛的玉米林连接着通向山外的简易公路。

公路旁边,依山近水,有一座老旧的草堂,便是摄影大师王开学老师的“醉翁楼”。王老师作楼而居,亦然有欧公“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的美妙寓意。

醉翁楼外,一排长长的牌匾上由西向东依次镶嵌着“槽门寨子简介”,及其美妙的自然风光与古老独特的人文景观。

这里有巍峨的大鹏山,迷人的青龙谷,碧波荡漾的坛子口,玲珑神秘的仙女盆,光洁如画的美女镜,溅玉飞花的头洞瀑布等自然景观,让你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这里山中有珍肴。丛林中野生的可食菌类繁多。枞木菌、竹菌、茶树菌、花香菇配上寨上人家腌炕的腊肉,蒸、煮、烩、炒,吃上一口会让你满口溢香,回味酣畅。

这里,小桥流水下,清流如练,野鱼成群。会让你茶余饭后怡情山水,游目驰怀。

这里,吊脚楼上老叟抽着旱烟,哼着小曲。时有美女唱着悠闲的歌,穿门入户。

这里,无处不风景。

挂在半山腰上的槽门古寨炊烟缭绕,枝头鸟语诉说着它们苦乐的年华,房前竹舞,摇曳着它们成长的风骨。

踏着石板小路,进入槽门人家。大溪村老支书陈顺才闻声笑盈盈地走出吊脚楼,忙不迭的沏茶敬烟,一行人落座在阶檐上,拉起了家常。    

我在层岩嵌成的晒坝上踱步,恍惚间,我就像翻读到一部老旧的书,那光洁的石板不知被多少脚印打磨的如此温润,有的微微下陷,有的稍稍隆起,这是受力不均的标志。每一块平铺的石板,就如芸芸众生,都承载过不同程度的人生压力。而苦乐不可平分。但石块表面都保持了绝对的光滑,块石相连的缝隙,仿佛古人粗犷的笔记,整个晒坝似乎刻满了历史深处的故事,我估摸他们承载过的明代先人的匆匆脚步,他们也历过清朝的风,沐过民国的雨。石块也见证过槽门寨一代代子民的风雨人生。

老支书告诉我们,槽门寨的人们常用石磨磨玉米,磨豆腐,磨和渣。石磨推的和渣格外爽口。和渣是寨子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佳肴。他们爱用石板嵌晒坝、盖房屋、砌阶沿、铺石路。从远年到现在,石与人苦乐相伴。

可以说,槽门寨的子民赋予了岩石的灵性,岩石又成就了槽门寨人文景观的厚度。

农历七月十五是槽门寨子的“托把节”。“托”即“扬起”之意,“把”是梿枷的操纵杆。“托把节”是扬起梿枷打谷物的节期。这一天,寨里的人们会燃起篝火,敲起锣鼓,吹响槽门独有的古乐器---咘噜。男人会穿上布扣蓝衫,女人会带上精美的发饰,他们会倾其所有,尽其所美,围着篝火手牵手,歌连歌,歌不歇,舞不停。他们要唱出心灵的向往,舞出骨髓的豪迈,以聘婷的姿态召唤灵魂深处那浓郁的情结。

品完一杯香茶,暮雾爬上了瓦当,远山写满了迷茫。低眉间,时光苍老了古寨的容颜。

陈书记一再挽留,并轻轻唱出了一曲动人的山歌《迎客》:

欢迎贵客来槽门

茶饭虽粗人热情

既有山歌迎贵客

又有美酒醉佳宾

天然氧吧好养生

忽然音韵由高亢转入平缓《留客》:

天也黑,地也黑

贵客莫走转来歇

没得饭吃舂种谷

没得菜吃杀种鸡

贵客不吃哪个吃?

槽门,还有许多未能抵达的风景,实为遗憾,但已然相遇的山水早已漂尽我的心尘。老书记的山歌情真意切,让我动容,让我怀想。于是回到恩施,写下《槽门的怀想》:

你幽深了太久,

我等了你好多年。

是青山故意

把你遮挡,

还是云朵与你

有过誓言?

幸好,一个偶然,

一双慧眼,

发现你睡梦中的姿态,

提醒了我,

有幸能与你结缘。

只为这一见,

我等了你好多年!

 

                                                 2021年7月25日

责任编辑: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