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恩施日报:拾梦江坪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8日 字号:

□ 陈 亮

世间缘分之奇,在于偶有不期而遇的惊喜。

之前数年,未曾有涉足鹤峰的经历,对这片原始古朴的生态之地,虽已暗生倾慕之心,却未有机缘一亲芳泽。

庚子年第一次沿溇水下行,经过南渡江,见江坪河库区蓄水已让此地山弯渐成平湖。惊诧于这群峰万壑间的雄奇秀丽之景,自要停车驻足观看。远山含黛,湖水澄静,点缀于青绿山间的这一潭碧玉,轻波微漾,如山之眉眼。形迹匆匆的美景偷尝,不免生出更多期许,试想要是能泛舟河上,尽赏湖光山色,又该是一种怎样的幸运。

存着这样的心愿很久,终得愿在一个不期而至的黄昏实现。那日夕阳渐沉,余晖普照峰峦,群山一片苍茫肃静。自山弯处坐上小船,心头窃喜,长桥那面江坪河段的陌生山间,逾30公里水程,其间深藏着多少秘境美景,如今当真要一一亲览了吗?

一直觉得,这世间有些风景是造物者的神来之笔。如果从燕子乡经五里再到走马镇的这一段乡间公路,带出的是宁静村寨、僻远山乡般山居诗意的话,那么,自南渡江泛舟江坪河,便似突然撞开了通往另一片天地的奇幻之门。

两山壁立,恰似山门一道,转过一个弯,山势渐开,两水交汇,立成一片开阔平湖。峰回路转远山苍茫,夕阳回照满河碎金。高远山巅淡烟流荡,小舟轻漾碧波粼粼。悠悠然如梦缥缈,竟似闯入一幅水墨画之中。

于此曼妙景致里泛舟,眼目尽处,林木葱茏亭亭如盖,夕阳明灭遍洒山野,展现着不同的华美与苍凉。农家小屋隐于竹丛背后,暮归农人荷锄执铲,水滴般缓慢移动。倦鸟回翔,自幽谷间发出咕咕吟唱,这是他们的家,古老宁静而又温暖。遥想亿万年春秋,方造就这山水亘古如斯的清幽寂静。而今这高峡平湖之景,亦能溯源江坪河水电站长达数十年之久的工程营建之路。自然山水与人文留迹终得以于此完美融合,成就这片壮阔雄奇秀美之景。心念一动,观山看水的心境里又增几分访古幽情。

鹤峰一带古为容美土司地,明清动荡之际,偏居一隅的土司王朝统治者在降清与反清间摇摆不定,几多征战杀伐,阴谋阳谋在此上演。溇水悠悠曾见证了多少刀光剑影,到如今,那些过往尽化于历史尘烟之中,踪迹难寻。再观这山水,脑子里竟隐隐浮出一些邈远的遐思,想这世事纷纭,时空漫漫,无非沧海桑田,心内生出几分慨叹。

自小看山,对峰峦常存亲近之感,于此山水相依的美景之地,心头不自觉涌起容美土司故主田甘霖的诗句:何处生春早,春生画舫中,沿溪迎练白,卷袖采莲红。诗中所述应是屏山一带风景,但屏山与江坪河之水同源,峡谷神韵也有同工之妙,借用于此倒也颇为恰当。田舜年亦有词曰:“对景挥毫,物骚命体,不愧一门百笏。风月狂挑吟担,江山养就豪骨”。此中欣喜与豪情,隔着数百年的时空,依旧清晰可感。只是如今这平湖美景,土司时期的田氏诗人无福消受,我辈却能荡舟其间,平增几分诗情,便也生出欣逢盛世的自得快意之感来。

溇水河穿山劈峡,东归澧水,一路多有诗意名称,还有几条支流,也有好听的名字。有一条叫竹枝河,只不知源头处是否有万丛竹枝。隔子河发源五龙山,于五码头处与江坪河交汇,上段有鱼泉洞、流水洞等名,还有一处名七眼泉,据传为七仙女下凡沐浴之地。

想来这世间诸多奇异景观,总会有人弄出一些故事,增添一些凄美传说。只是这样的故事,编撰的痕迹太过明显,反不如直接看山看水来得畅快。矫揉造作的雕饰反而刻意,于风景和赏玩者本身倒是一种负累了。于是又想起南朝陶弘景的诗来: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这药材遍地、珍禽遍野,恍若远古伊甸园的山水秘境,可堪持赠君的东西本是随手可拣,只是往来之众生,大家各抱心思,所恋不同,所求亦不同。爱听故事者,便赠之以传说;爱清幽山水者,便馈之以自在。古语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大约也就是此般境界吧。只是这黄昏空寂的山里,究竟还有几人似我这般,欲觅这一份清幽,守那一份宁静?

隔子河岔道峡谷果然深幽。一路行来,有几处似已至水穷处,偏几弯几折,眼前又现出一段新路来。小船转进去,崖壁就在舟边,青苔石乳触手可及。瀑布密集而细小,顺山势而下,分成数叠,飞珠溅沫,却自收敛着野性,仿佛倚在枯瘦黝黑胸膛上的串串佛珠,细数着尘世光阴。

“人言此是桃源地,不信桃源如许奇。”不禁想起问津渔郎游记容美的顾彩来。这位清代戏曲名家曾有四个月做客容美经历,古之容美,山路崎岖,极难行走,顾彩入山之路经麻寮所(今走马镇)至五里坪(今五里乡),在南府(今五里乡南村)遇上前来迎接的田舜年,于此逗留十余日。留下“天开一嶂,山环水绕,如十二翠屏,桑麻鸡犬,别成世界”之句。期望中的桃源胜境自然未让其失望,想来他这一趟行程定是自在而自足,快意且圆满。

他自南渡江前往中府途中,江上尚无平桥,只有一座竹木编成的软桥可供通行,恰又遇山水猛涨,实属惊险万状。就是在这样的艰难行程里,他仍写了多首游记诗。

这样遐想着一些旧事,不觉已是迟暮时分。夕阳没入山岭,远峰剪影横亘。湖面有风渐起,山间水声越发清越。又默念起孟浩然的诗句: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

拾梦江坪河,琴声是没有的,但山水胜境却可以饱尝,只是不知下次重访又将在何年何月,涌动自足之念的时候又不免心生怅然。也罢,且将这拾梦之旅收入心间,一如星月沉入湖面,一如长夜化进梦乡。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