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恩施日报:万里茶道走南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平章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0日 字号:

文 / 陈平章

南村,昔日麻療土司的地盘,原属湖南慈利管辖。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湖广容美田氏土司田世爵,领万千将士,举着锋刀利刃,擎着明亮的火把,喊杀之声惊破长夜。滚滚浓烟之中,弱肉强食,胜者为王,麻療土司逃走关外。古老的司署,在元朝末年有了新的主人——容美土司。

南村,千年古村落,现存古土司遗址,古墓、古碑,古庙,古店址,古桥,古洞,古树木,古茶树……

仙景美女,歌舞欢宴。天长日久的南村,山上长着古老的传说,水中流淌着古老的故事。

百年前的古驿站南村,曾是茶叶的世界。四周千家万户的茶叶,经过一条条宽广大道,一条条羊肠小道,向这里汇集,在这里集中。这里有茶楼、茶仓、茶市,有客栈、骡马店。

茶市交易活跃,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凉风习习的红豆杉树下,常常围坐着南来北往的茶商。祈求发财的香火,在小庙中袅袅升腾。茶叶旺季,酒店爆满,客铺一票难求。

南村,包裹在浓浓的茶香之中。银元铜钱奏出的美妙乐章,和着茶农茶商的笑声,和着茶哥茶妹的嬉笑嗔骂之声,在南村街头、桥头、山头回荡。

走出南村不远,来到连三坡脚下,一级级石梯向山崖逶迤而上,直达山顶。走在布满茵茵苔藓的石梯上,耳畔仿佛伴着骡马奔走,铁蹄铿锵有声,铃铛震撼着茶山大地。

当年是一支驮队,几十匹骡马,现在是车队、高铁、动车。数以万千的茶叶,运出深山,然后驰向远方。

由福建北上的茶道,直达内蒙古、俄罗斯,长达13000多公里。鹤峰境内尚存古茶道330多公里,有茶号9处,驿站8处,石刻12通。鹤峰南村,是万里茶道上的一颗明珠。

连三坡上,似乎行走着三三两两或一队队背夫。他们背着一种叫满墙的背篓,披着牛皮坎肩,搭着汗巾,拿着铁钻打杵,行进在这一坡连一坡的崇山峻岭之中。长长的吆喝声,重重的打杵声,在连三坡上回响“慢着,慢着,打一杵啊!”“上七下八平十一,多走一步都吃力!”

背夫劲道十足,汗水摔地。枯燥漫长的路上,嘴里总是离不开女人,说起婆娘,格外添劲。

“上坡不讲妻,浑身无力气!”“哈哈,走路讲起妻,上坡雄雄的”。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劳累坚强的背夫,一副肩膀,背着山峰般的茶包;一副肩膀,背着大地一样沉重的责任。人行走在茶道上,心总是被一根叫家的绳子牵着系着。一旦卸下肩上的茶包,总会朝着家的方向,归心似箭,疾走如飞。

我们踩着丛林中走过骡马背夫的古石梯,从头坡走到了二坡。这是一道峡谷,溪水潺潺。两块古老的石板,长一丈二,宽二尺三四,每块估计要以吨计。

石板从东头伸向西头,便是一座悬在半空的石板桥。石板桥旁有一座古石碑,从风化的石碑上,依稀读出这桥叫“广福桥”,是由众人捐款而建。

走过广福桥,上笔架湾,是一片300多亩的野生茶园。古老的茶树,历经百年风雨,还是那样郁郁葱葱。

在蛮荒自然中吐芽、抽枝、展绿,熠熠生辉。

百年茶树,就像一位历史老人,拍手迎送过万里茶道上的巨商大贾。一片片茶叶,像青春的少女,从这悠远的历史隧道上款款走出,北上南下,漂洋过海,去北国,去欧亚,遨游世界。

又是一道峡谷,笔架湾;又有一座古老的石板桥,“笔架湾”桥。笔架湾桥跟广福桥一样,应该都是惊动过鲁班的大工程。

大队人马在飘浮着茶香的桥上徐徐上行。在二坡顶上,南村村民上百人自发会集,欢迎着我们的到来。

盛装的土家茶姐茶妹,为我们沏好了一杯杯“宜红”茶或“容美”绿茶。洁白透明的杯子里,盛着南村的过去和今天,盛着深深的依恋和企盼。

送给您,装进怀抱,装进记忆,与南村一同带走。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