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人文频道 >鹤峰印象

恩施日报:奔跑吧,溇水

文章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周玉华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0日 字号:

周玉华

溇水多苦难,从云蒙山腹地苦寒的泉眼渗出来,就在深壑乱石中求生存。浓密的雾霭,遮住了星月,连最亮的北斗星,也只在树梢偶尔露出一隙微弱的光。高山草甸,巴茅草、蕨类、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藤蔓,抽吸着她叮咚的细流。狐狸、野猪、山羊在那清浅的碧潭里打熬着岁月。有一个伐木人累了,坐在水边,听她嘤嘤地哭泣。

那时,她还是个孩子,步履蹒跚。她不知道流向何处,也不知道远方究竟在哪里。伐木人每天来,轻言轻语地和她说话:孩子,要活命,就要学会奔跑。山,绵延不绝的山,沟壑纵横的山,乱石穿空的山,挡着她的出路。那时,雪花纷扬,天地白茫茫一片,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道路在何方。

迷茫困顿中,她看到身边的高山密林中,有一支不足百人的队伍顶着风雪艰难前行。他们穿着单薄的破衣裳,有的穿着烂草鞋,踩得冰渣咔嚓咔嚓响,蓬乱的头发上挂着一串串冰凌。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汉子,脸上却毫无惧色,呼啸的寒风中,领着一群人艰难地向前、向前……

她懂了。有了奋斗的目标,就要咬紧牙关冲破重重阻隔,奋勇直前。揣着不屈的信念,溇水从云蒙山向东一个急转弯,经邬阳龚家垭西端的甘溪坪,在山谷间跌跌撞撞到老官桥,又转而向西南,顺山势流过下坪,再跑到留驾司。那时,她的孪生姊妹,同样在云蒙山之北一个叫土垭的地方,缓缓流出,过沙家坪后便进入地下溶洞,成为暗河。水流在暗河中急速下坠,在云蒙山与长湾村的那座山间的峡谷深涧中,再次喷涌而出,有了一个极美的名字——两凤溪。在留驾司,两姊妹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有这样勇敢的姊妹,真值得骄傲和自豪。

来不及倾吐过去的遭遇,也没时间停下脚步歇口气,远方,还远着呢。她们相互激励,合二为一继续向前奔流。到了两河口,又遇上了同出一山源的白水河。白水河的经历也很艰难,她抵达白水沟与三家台蒙古族村时,一块高大陡峭的石壁横亘在面前。这时候的白水,早已经蓄积足够的力量,不舍昼夜地冲刷、咆哮、撞击,硬生生地将坚硬的石壁冲开一个狭窄的通道,绝尘而去。同源的三条小河合拢之后,冲破雕崖大峡谷。从此,她们便有了共同的名字——溇水。

是的,蓄积力量,壮大队伍,于奔涌的大河是必要的。同样,革命队伍更需要和劳苦大众打成一片,只有团结一心,才可能走向胜利的明天。就在中营镇的麻水,贺龙率领着中国工农红军五次进出中营镇红岩坪村,开展轰轰烈烈的苏维埃运动,掀起了土地革命高潮。

溇水冲破了雕崖大峡谷,水随山势舒缓。长途奔波,她得稍事休息,养足精神。未知的前方,还有多少险滩要闯,有多少峡谷要穿。

静水深流,她第一次悠闲地打量着身边美丽的景致。调皮的野鸭子在波光粼粼的水面畅游。白鹤在沙丘上优雅地拍击翅膀。一头小马驹在妈妈的带领下,伸长脖子饮着清凉的河水,近岸的水葫芦举起朵朵绒花迎接着纷落的柳絮。一只竹筏载着渔人顺流而去,洒一路山歌和着河水轻盈的节拍。多美的地方,一辈子住在这儿多好啊。此时,溇水再也不是贪玩的少年,她明白河流的使命,哪怕前路依然凶险。高山的阻挡,危崖的摔打,美景的诱惑……不能动摇她坚定的信念。哪怕跌成碎玉点点,哪怕在巉岩上摔得头破血流。

有了信仰的支撑,又何惧热血抛洒?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1931年,溇水目睹了一曲慷慨悲歌!鼓锣山上,32位铁血战士凌空一跃,像涅槃的凤凰,悲壮九天!他们是32名洪湖籍革命军人,领命掩护大部队撤退,遭遇石门团防罗效之部2000多人疯狂围攻,敌众我寡,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扔光了阵地上最后一块石头,在三面绝壁的鼓锣山顶,他们一起纵身跳下悬崖。青山处处埋忠骨,甘把碧血洒沃土。他们的鲜血,没有白流,那可歌可泣的无畏精神,激励着更多的革命战士为了民族的解放而奋勇杀敌。

溇水又出发了。在顾彩“蜀道难其难,未必如屏山”的感叹中,越绝壁过屏山,跌落幽谷,成就了幽谷藏秀水、人来鱼不惊的峡谷奇观。更多的溪流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她玲珑的身段变得丰腴、圆润、矫健,她的胸怀变得沉静、宽广、博大。而等了千万年的隔子河,终于盼来了与溇水的深情一拥。之前,隔子河每遇艰险,都会祈望观音岩。当地人说“观音岩,岩观音,观前观后观世音”。可这尊岩菩萨,并没有让现世安稳,即便见证了湘鄂边人民所有的辛酸过往,隔子河也只能日日叹息,夜夜低咽。溇水让隔子河重新点燃起希望,只要齐心协力向前奔流,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普渡众生,只是人们内心向好的愿望。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溇水至今记得,1930年4月,从五里坪出发,到五峰湾潭一战,贺龙部一举歼灭鄂西伪团防孙俊峰部1000余人。同年12月,川军3000余人进犯五里坪,贺龙会同邓中夏率红二军团五路合围,最终全数收编。五里坪成了土地革命时期湘鄂边苏区的中心,桑(植)鹤(峰)石(门)五(峰)长(阳)五县联县政府在此办公。历经百年,五里坪红旗猎猎飘扬,火炬代代接力。仅今年5月,前往五里坪老街革命旧址参观的游客就有171批2893人次。

岁月不息,大河奔涌。这是时空的延续,也是历史的铁律。溇水到青猴城,到让口河,到江口朱家村,汇聚、融合,奔向了更宽广的湖湘大地,驻足风平浪静的洞庭湖,她回望来路,记忆像一根青藤一线串珠。从下坪、容美到燕子、五里、走马、铁炉,这一路,溇水走得很慢,既百折千回,又扬眉吐气,既惊心动魄,又引以为豪。容美、老村、龙坪、茶店、楠木、红土、陈家、栗山、鱼山、唐家渡、江口……每一个或经过或遥望的村庄,哪一片土地没有她殷勤的浇灌。两岸的稻穗、麦浪,哪一粒饱满的粮食没有她精心的滋养。

无数条细流汇聚成奔腾的溇水,无数双手握在一起汇聚成民族的合力。历史会记住溇水每一朵翻腾的浪花,会记住溇水这条血性的河流。

奔跑吧,溇水,向着更加美好的明天!

责任编辑: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