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图片频道

信步容美忆当年(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4日 点击数: 字号:

图文/陈明斌

最早的大楼

溇水大桥南岸的五层大楼,那是八十年代鹤峰的地标建筑,县供销社总部。那时的溇水桥还很窄,北岸尽头城墙下是电影院,那时电影结束后,我们踏着《月光下的迪斯科》的节奏行走在溇水大桥上:

没有七彩的灯

没有醉人的酒

我们在月光下

跳一曲,跳一曲

迪斯科

迪斯科,迪斯科……

放学路上

百步蹬,早年在城里读书,每次路过都要数一下,看到底是不是一百步。只是我现在已不记得当年数的是多少了,而我现在路过,却从来不数。

等候

摩的,曾经是城市的一道风景,即使现在,或许将来依然会存在。其实,危险的不是某种交通工具,而是危险的驾驶方式。

流动摊贩

现在的步行街,当年也是一条商业街,那时走在街上,叫卖声此起彼伏。有限度地容忍能自律的流动摊贩存在,其实也体现一个城市的温度。

今天生意有点差

百步蹬上,广场边,有个算命先生的摊位曾经生意很火,名声也很大。而今貌似生意清淡,是人们对生活不再抱有希望,还是认为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

师傅,刹一脚

当年,从一中到电影院,大约要走半小时,畜牧局正在修大楼,路上到处泥泞。那时的师傅是稀缺人才,傲骄的很,你还敢叫他刹一脚?

通往政府的路

这是一条通往老县政府的路,那时能在这石级上面办公的人,是充满神秘,威严,且只能仰视的。印象中,以前我从没上去过。现在石级旁多出了一丛竹子,增添的不止一丝生机。

永远的樟树楼

你曾在樟树楼下等待再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

且莫对我责怪

樟树楼,曾经多么繁华的地方,然而现在却停满了车,一片萧条,满满的失落。

马上就走

老人看到我举起相机,露出惊恐的神情说:我就走,我马上就走。我解释说,我就给你照张相,没别的意思,他却反而给我道谢,末了还各种拘谨。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种挑担的摊贩也就越来越少,即使有,也少了当年的淡定与从容。

打折

生意做去做来,不管如何挖空心思,打折才是硬道理。

92年县里组织经贸大会,商贾云集,人头攒动,那时讲价可不像现在这么打折,更不需计算器。

卖家:80,买家:30

卖家:60,买家:40

卖家:55,买家:50

卖家:好,成交

结账

继水果自由后,现在谈论最多的是猪肉自由。其实,猪肉自由不是问题,有不有猪肉卖才是问题。还好,鹤峰菜市场暂时还有卖。

当年的猪肉,那真叫便宜,不过成交量却远远没有今天的高。

老城墙

医院大门前拆迁,露出这段老城墙。这段老城墙对于鹤峰人的意义,就好比紫禁城的城墙对于北京人的意义。容美数百年的土司史,记载的是鹤峰22万人生生不息的奋斗史。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