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留驾司访古(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向端生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4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文图  向端生

2019年11月29日,晨8时,接喻欣电话,今天去留驾村,您可在东街等我们。我下楼稍候,她们便来了。上车。朝下坪方向急施。车至雕岩,施工装载,堵车约半小时。

十时许,到达留驾村委会。有两女士值班,颇热情。我们说明来意,王秀丽女士便给村支书打电话,村支书在县城开会,王女士便陪我们找相关地方,人员。

留驾,在我的记忆中,一个“古”字挥之不去。

老街。留驾司老街,我是1970年参加县城至下坪的公路测量时到过,当年的留驾街道,两边屋宇俨然,商铺林立,旅栈客挤,青石板街道,行人攘攘,骡铃叮当。当年是叫留驾公社,而且是公社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公社办公楼(当时在古街西端下坡约300米的河坪里),有学校,时任校长是董道学,有全日制小学六个年级,还有附设初中班两个,学生近500人。当年有附设初中班的学校,数百学生,书声朗朗,下课后可看到学生满街追逐的开放式学校。现在成了高墙紧围,铁门挂锁的封闭式学宫。见两位年轻女教师出来,还有一男士扛着潲水桶随后,其中一女教师返身锁门,然后三人到公路边将潲水桶抬上车。男士开车远去,两女老师返校。我们问,现在这学校有多少学生?其中一女老师答,十八个教师,十七个学生,六个年级。

原来的街道南边的房屋全是吊脚楼,靠街的是与街面平齐的铺面,后面则全是吊脚。现在是面目全非,吊脚楼已经不再,仅有几个高脚磉墪摆在街道上,但已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也不履行原来的支撑房柱的作用。商铺不再,仅有进街口左侧一栋盖着布瓦的留有铺台儿的三间砖房曾是商铺的迹象。客栈不再。

古茶号。据资料信息,留驾司在清末有英商开办的“宝顺合茶庄”。在留驾老街上原来有一栋四合井的大院屋,是清朝年间的古茶号。是鹤峰州时期四大茶号之一。民国时期,这栋房屋被国民党团防所占,成了团防首领李松庭的据点,于是就有了贺龙收编邬阳神兵后进击鹤峰县城途中扫除团防据点的故事。也就成了范松之智取黄金鳌的遗址。1935年后,天井屋属覃遵敬所有,他亦开茶庄,老街后面的那一山几百亩茶园概称为茶庄坡。

新中国建立后,古茶号实行公私合营,后来归供销社用作中茶收购站。后来因当时留驾乡政府与供销社有经济纠纷,经下坪法庭调解,将原政府的新办公楼作价给供销社,将原中茶站的旧四合院换给乡政府作办公楼。四合井深宅大院不再,遗址上建起了三层洋楼。我找到解放初期即从五峰渔洋关茶叶公司调来鹤峰作茶叶技术专家的李志义的遗孀王化姒,老人已经90岁,但仍耳聪目明,思维清晰。她说:“李定义是1954年就被调到鹤峰来了,但我与两个儿子仍在渔洋关,盼着老公能回去,但是他几年都请不到假回渔关的家中,后来由鹤峰县政府把我们几母子接来鹤峰,都转成了非农业户口。一开始在北佳坪茶叶收购站,1960年调到留驾司茶叶收购站。当时在中茶收购站的还有洪佑人等,共有五个人。主要是收红茶,一开始,收购打包后用骡子驮到五峰渔洋关精制茶厂,后来鹤峰自己有了精制茶厂,茶叶就驮到鹤峰城。1970年开始修雕岩的公路,骡马队就运茶到清湖。公路修通后,就用汽车运了。”

古街。古街是在名为司里的位置。是容美土司时期椒山宣抚司的署衙。椒山宣抚司原是长官司,明末容美土司宣抚使田玄勤王有功,恢复宣慰司职,椒山长官司随之升为宣抚司。上世纪七十年代还有四合院的楼房存在,被称之为广福寺,可能是改土归流后,毛俊德将古司署衙改设为寺庙了。现在这里大多是砖混楼房了,仅有一些散落的麻条、石质门枢,磉礅等物可遥想当年的恢宏。向词洲介绍说:原来椒山司衙的一条里吧长,四五尺宽的街道,街道全是用河卵石立式镶嵌成人字路的街面。后来搞大集体时毁了不少,现在可能还能找得到少量的古石路面。应该说在留驾村,有两条街,一是原留驾公社政治文化中心所在地的那条街,我们可以称它为老街。一条是椒山长官司署衙所在地的街,我们可以称它为古街。

古衙门里还有牢房,牢房是在地下挖的坑,一丈见方。四周用麻条石围紧了的,上面全用一尺多厚的板枋盖着的,前面有门,大约一米宽,也是一尺多厚的板枋做的门。牢房上面是修的有看守们的房屋。后来,搞大集体时,牢房被改作牛栏。

我们在司衙所在地看到了衙门抱鼓、磉礅等物散落在公路旁或民户周围。

古茶树。留驾司现在还流传有“广福寺的茶,白鹤井的水,皇帝冲泡白鹤飞”的传说。原来老司署周围到处都是茶,而且是老茶树。摘茶要爬到树上采摘,老树发出来的茶叶品质更高一些,所以留驾司的茶成为了当年的名茶。

王秀丽给一位叫覃友香的退休医生打电话,说你屋后有古茶树还在吗?对方答,在。你们来看吧。我们去到覃医生的实际就是向词洲家的屋后果然看到了一蔸古茶树。蔸脚即分岔成三根茶树,均40多公分粗。枝条长达6米多,向四方伸展。

12月3日,王秀丽又在茶庄坡找到一蔸大茶树,从照片看,就象比广福寺的那蔸还要大一些。

古坟:11月29日,王秀丽与覃友香带我们在留驾村一个叫碑湾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古坟,是一座有罗围的双坟。立有三厢挂耳的碑。但正面墓主名字已无法辩认,可能是后裔为了保护碑,使用了错误的保护方法,给碑面涂了油漆所致。好在左边的耳碑面还能看清一些字,我发现有清中页鹤峰的一些知名人物如洪先焘、洪先绪等人的名字,还在右耳碑面上后昆中有县城李氏族谱中曾出现的李定才、李定南、李定莫、李定选等人的名字,我想这一座古墓应该有些来头。于是给文化遗产局局长田学江作了汇报,他当即派考古专家陈拥军、罗建峰去现场考古。12月3日,我们再到留驾村,考得碑文如下:

左耳碑文:李氏相安公長女,原任广东三水县知县洪先焘委署荆州府江陵县训导洪先绪公之表姊妹选拔即补州判李定南之姑母也,生于先皇亁隆甲子年一月初十日申时年及笄于归王门为 显考文慰公配丙辰年二月,文慰公捐馆囗囗囗囗囗囗廿三岁 母柏舟自矢之死靡他井向親操勤苦罔问抚摩孤幼,幸皆成才囗囗囗囗囗庆己卯年新修志书,母节孝之名载入县志,乃阐濳德幽光焉。今皇囗囗囗囗钦名掌河南道监察御史提督湖北学政王 考试宜昌下车时採禄鹤峰囗囗囗囗生员刘开太 郭传薪 部为熠等公呈出结 王公赠以砥节怀清匾额囗囗囗囗皇道光九年正月十八日午时享年五十六春,守节三十三载卜囗囗囗囗囗王家囗囗囗作 山 向 今皇道光十年八月二十七日总理湖北全省塘务世袭囗囗囗囗守备府田 抄奉 湖北武□□处承宣布政使司栗 道光十年七月十六□□奉 湖北囗部院杨 为礼知事准 湖广总督部堂□ 宪檄□□□□□□司

由内门抄出御史正奏请 旌表以彰风化 摺□

恩依议□□维正气准请

皇太后貤赐建坊 钦此 囗囗囗轩覃玉堂原宜昌请生员郝孝思原呈出囗囗囗

石匠 刘

右耳碑文:后昆 李定才 李定南

从碑文看,这座墓是王文慰与其妻子李氏的双坟墓。李氏与时任广东三水县知县洪先焘,荆州府江陵县训导洪先绪是姨表兄妹。在李氏23岁时王文慰不幸去世。李氏在王家抚摩孤幼三十三年,育子成才。当年朝廷为了正民风,彰风化,为其貤赐建贞节牌坊。

李氏是容美镇东街李氏人,查李氏族谱中有李定才、李定南、国华、国望等名。

11月29日,我们看到这座墓时,覃友香知道墓主的后裔住在天星寨,于是引导我们上到天星寨找到了王保聪(82岁),王照元(79岁)、王照顺(68岁)三弟兄。他们说那座的坟主是他们的进山公公,是湖广总督派来的禁军教头,叫王文玉或王文惠,确切名字记不清了。据说是在县城李家上门,后来州府给他封了一块地,在留驾司街边上。现查明墓主叫王文慰,与他们说的基本吻合,“慰”字,鹤峰方音有读“Yu”音的。那一支王氏族谱派序为“天文星斗光,大明照万方,家声传永远,祖公宗德长。”现在已有家字辈的人出世了。

留驾司或许就是因为王教头这一朝廷命官落籍此地而将“刘家司”改称为“留驾司”的。

留驾与容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深入研究是很有些意思的,在容美土司时期,田氏历代与椒山长官司刘氏联姻,田旻如即在堰坪为她的姑姑刘门田氏立碑。改土归流后,容美李氏望族又将女儿配给王教头在留驾安居。

这一方水土还有很多古事可写,如天星寨的来历,如天星寨的古战壕,古战争等。因还需做功课,暂且打住。以后再来寻访。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