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风雨江坪河》连载 (29) 第七章(第2节)(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3日 点击数: 字号:

 

签约作家:溇水涛声

 

第七章:“三子”驱动(第2节)

面对“生之者寡,食之者众”难以度日的财政经济,县政府的主要精力一度不是抓经济建设,更不是抓基础设施建设,而是讨工资,保运转。

各机关实行改革,按县政府的要求,三分之一的人坚守机关,三分之一的人下基层,三分之一的分流创办经济实体。

尽管如此,工资还得推迟3至4个月方能发放,县财政对单位不拨“差额工资”,不拨付业务费,于是各单位都安排了“创收”人员。

有的将财政工资抵在单位,有的年底交一笔创收费后又参加单位统一“分配”,有的单位比较宽松,财政发多少,一分不扣,然后让其自劳自得。如果单位既不安排创收,又无其他诸如专款之类的资金来源,那就不享受差额工资。结果导致单位与单位之间,职工与职工之间,在同等的条件下拉开了较大收入差距。

一时间,创收人员满天飞,创收的门路也是五花八门。有卖茶叶、药材的,有倒木材、大米的,也有开客车、货车的,还有科局级干部长年开麻木车的,也有南下北上打工的,10多年后的今天,“创收人员”尚未回归者有之。

在创收者中,有“因祸得福”而获利的,有经营不善,或违法经营给单位和国家造成损失而丢官降级的,甚或脱离单位丢“铁饭碗”的。

当然,这种现象不仅在鹤峰独有,在恩施州各县市普遍存在,连州委机关也有官员到鹤峰茶区做生意的,还有县委书记带头,组织职工入股个体户种天麻被骗的笑话等等。

那时的中国,国家公务员离职经商叫“下海”,又回单位上班的叫“上岸”。

在这种刚刚实行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下,刘祥华和他的班子成员在3年多里,都采用了哪些手段,来振兴经济?为江坪河上马准备条件?

作为从常务副县长升任县长的刘祥华一开始就深深地感到,鹤峰的经济要走出低谷,走出单一农业经济的死胡同,必须调整思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是改变不了鹤峰贫困现状的。

对形势反应比较敏捷的刘祥华,在他担任县长刚刚两个多月后的第十三届人民政府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就大胆地制订了新的发展思路,狠抓结构调整,实现三个“调头”。

即“在所有制结构上,要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向非公有制经济为主体调头;在产业结构上,实现以第一产业为主体向优化第一产业,强化第二产业,发展第三产业调头;在效益结构上,实现从产量产值型向质量效益型调头”。

自1994年12月份开始,刘应凯就不再主持县委工作,调县人大常委会任主任职。

县委书记由利川籍的原来凤县常务副县长叶太俊担任,填补了何亚斌离任后鹤峰县委半年左右没有书记的空档。

新任书记到位后的1995年1月10日,刘祥华在全县四级干部会议上又提出了当年的奋斗目标,要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和党的十四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坚定不移地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紧紧围绕效益财源建设,狠抓电力工业、药化工业、磷化工业、电石化工业,即“一电三化”,农业舞活茶叶、烟叶、林业等6条龙,突破性发展工商企业、多种经营、个体私营和第三产业,狠抓国有工商企业的扭亏增盈。围绕这个思路,努力实现八大经济指标。

八大指标指国内生产总值、工农业总产值、本级财政收入、农民人平纯收入、粮食总产、农村多种经营、银行存款和社会商品零售额。当年的财政收入目标是2500万元以上,比上年要增长300万元。

就在刘祥华和政府全体的班子成员使出浑身解数,带领全县干部群众摆脱困境,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时候,9月16日,水电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规划局局长、计财处处长、水规处处长及高工、高知一行10多人驱车鹤峰。在毫无声息中迎来了尊贵的客人,事后可以感到,此乃江坪河电站工程的一件大喜事。

这一天的鹤峰,还有另一件大喜事,使得鹤峰县城万人空巷,从县领导及县直单位的干部职工到县城的市民,上万人齐聚八峰,参加中日合资湖北峰江氨基酸有限公司开业庆典暨氨基酸原料药产销联谊会隆重开幕。

大会即将开始,正要在庆典大会上致开幕词的县长刘祥华,接到县政府办公室关于长委来人的电话,但他实在无法脱身,便立即找到分管计划工作的副县长崔仲伟:

“崔县长,不好意思,现在有件紧急事要您下去处理。您看……”

崔仲伟虽是副县长,位在刘祥华之下,年龄却比刘祥华长了上十岁,又是早年从武汉来到鹤峰的知识分子,任副县长之前,曾在县一中任教,后出任校长等职。所以平时就很平易近人的刘祥华,对这位副县长更是分外敬重,才以礼贤和商量的口吻安排。“长委来了十几个人,事关重大,拜托您下山,代表我出面去接待一下。”

崔仲伟本和刘祥华同车上的八峰,也是去参加庆典大会的。沿途还在教刘祥华说普通话,让刘祥华临阵磨枪后好在大会上用普通话致辞,没想到会议尚未开始就要离会下山,很是扫兴。刘祥华的谦恭礼贤却让他有临危受命之感,带着武汉口音,很爽快干脆地说:

“你放心开会吧,我一定尽力搞好接待,不会误事。”

崔仲伟匆匆忙忙从八峰山巅盘旋而下,来到宾馆和客人见面后,方知县宾馆早被八峰来宾住满,无法入住,只得将其一行十余人带到溇水桥南的畜牧大厦。

畜牧大厦虽然新落成不久,条件仅次于县宾馆,但房间不够标准,还几人一间,实在委屈了这些在级别上待遇上远远超过县长、副县长的领导和专家,果然其中有人露出不悦:

“怎么,这么……”

在崔仲伟急忙解释原委,表示歉意中,长委一行中的规划局易局长听出崔仲伟操一口浓重的武汉口音,一攀谈,得知崔仲伟是武汉人,大学毕业分配来的,马上把陌生的距离拉近了:

“幸会,幸会,添麻烦了!”

崔仲伟也忙不迭地示歉:

“条件有限,多多包涵。”

安顿之后,崔仲伟和客人开始玩起了扑克。

责任编辑:陈平章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