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风雨江坪河》连载(23)(0/0)

第六章:典范永在(第2节)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0日 点击数: 字号:

 

签约作家:溇水涛声

 

第六章:典范永在(第2节)

朱凡卜说:“那怎么行,你是外来的大学生,国家的人才,还是你在外面!”

高纯金说:“别争了,别争了,谁的命不是命,快撑,快撑!”

顶天立地的大撑木,撑住了即将天塌地裂的巨石,进一步采取措施,后得以安全施工。

高纯金专业知识的初露和勇敢精神,受到隧道工程全体同志以及领导的好评和高度赞扬。县水利局的领导知道后,要求工地上重用他,当技术员用他。

超体力、超时限的体力劳动对高纯金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他以顽强的精神挺过来了。

生活上的考验也是极其严峻和让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工地食堂吃的是包谷饭,喝的是合渣汤。现在县城里的许多人也喜欢吃金黄金黄、香气沁人的包谷饭,也吃合渣,但那是天天吃大米、白面、肉食吃腻了,偶尔换换味口,或是有意地吃点粗粮,有利改善肠道功能。

高纯金们在隧洞工地吃的包谷饭是用煤火烘干的包谷做的,一点也不香甜,合渣汤里放的不是鲜嫩的青菜,更不是像现在放了鲜红的辣椒油、瘦肉丝,还在火上炖得泡泡开的那种“张关”合渣,这里的合渣汤,倒进碗里跟发生化学反应差不多,吃到嘴里酸酸的,怪怪的,鲠在喉头,实在让人难以下咽。可当地人就这么吃,祖祖辈辈就这么吃,遇到灾年,湖平里的3000多亩田土被淹了,还没得这般吃食,得靠政府有限的供应,供应的包谷还得到几十里上百里开外去背,否则只有饿肚皮。

吃了24年大米的高纯金起初吃不惯,第一天从食堂里打了三两饭,一碗合渣汤,吃后就吐了。可不吃没办法,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怎么抡锤打炮眼?不吃怎么推车拉渣子?就是什么也不干,你不吃怎么活下去?慢慢地,高纯金也能吃煤烘包谷饭泡干萝卜菜合渣汤了,而且从1970年8月开始,一直吃到把900多米隧洞打通,打通后又扩洞,一直吃到1972年3月份工程完工后才离开,整整吃了1年又8个月。

一年多清湖隧洞的艰苦生活,对初出茅庐扎进鹤峰的高纯金来说,在肉体上经受一次砥砺,他身上多处受伤,流过血,还患上了关节炎;而心灵上的洗礼、净化,则是高纯金这一时期的另一大收益。

郑板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诗句,被高纯金体会得淋漓尽致,他甚至想“疑是民间疾苦声”不够贴切,应改成“尽是民间疾苦声”。因为目之所及,尽是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们。人们活得是那么辛酸、艰难,人们对伤痛麻木,对死亡无所谓,没有衣食无忧者对人间眷恋的情愫。

高纯金能很快胜任清湖隧洞的艰苦劳动,能大碗大碗地吃煤烘包谷饭,干萝卜菜合渣汤,对高山贫困的农民充满同情之心,与他少年时困苦的生活,成长环境密切相关。

高纯金从武汉来鹤峰之前,也曾过着黄连丛中吊苦胆、苦根苦藤苦蔓蔓的日子。

老家在咸宁农村的高纯金有兄妹六人。父亲虽然有些文化,能读书能写字,却不善躬耕田土、种植庄稼,仅靠母亲一个人挣工分。轮到高纯金上学读书时,交学费不够,交生活费不够,经常挨饿,小学中学时候真够苦的了,读小学时不能按时交钱,就出来亮相,到中学寄宿时没钱交,就停伙,不给餐票。一个月的饭票,吃一张撕一张,撕完了再买。哪里有钱买呢?没有钱买了,就饿着肚子上课。

这次,一连两天,初中班主任老师发现瘦小的高纯金怎么没精打采,怏怏地,伏在课桌上。就问:“高纯金,你怎么啦?”

“没吃饭!”高纯金说。

“为什么?”

“没钱!”

班主任动情地把精神萎靡的高纯金带到伙食团说:“这个学生成绩非常好,就是家里穷,先给他借些餐票吧!”

过一段时间,又停了。又是老师去帮他说好话。有时家里卖菜凑几块钱,又能交个把月,棉衣从小学穿到初中,这样好歹把中学的日子混过来了。

由于缺吃少穿,瘦弱的高纯金初中毕业时才1.39米,高中毕时也才1.52米。成年以后个头也不高。俗话说:“金玉买歌笑,草糠养贤才”,在苦水中泡大的高纯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直到进入大学以后,情况才慢慢好起来。

这可能就是高纯金能很快适应清湖隧洞的艰苦生活以及在鹤峰艰苦的环境里扎根奉献20年的原因,对贫困群众充满感情的思想基础。

磨难是笔财富。贵珠出于贱蚌,美玉出于丑璞。高纯金初来打洞的经历,对其肢体的砥砺和心灵洗礼历程,为他以后的溇水开发,献智献策于鹤峰人民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1972年8月,水电科决定派已经在五里区工作了半年的他去全县条件相对较好,水利工作占全县三分之一的走马区工作。谁知这一去就是整整8年,这一去也使他有机会接触、认识了江坪河、淋溪河,为后来江坪河的开发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

在山间河谷,高纯金经常会碰上当地村民或村、组的组长、村主任、村书记等一些人,这些人会热情地告诉他,哪里哪里如何的好,哪里哪里可以发电。听过介绍以后,他说声“谢谢”就到现场去看,看的结果往往大相径庭,他们说能做的,一看不能做,他们说不能做的,往往能够挖潜,能见效益。

“是不是人们在戏弄自己?”不是的,他们大多不懂,只能看到表象,这就要求自己的作风更加扎实,才能取得科学数据,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在这样的思想支配下,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他把走马的山山水水跑了好多遍。

什么是危险?什么是绝处逢生?只有身临其境、亲自体会才有感觉。

这一天,高纯金已经在乡下跑了好多天了,他从梅坪又来到江坪河的上游段——白日垭,到楠木去看水利工程。

这个白日垭,也就是陈队长一行后来考察经过,传说贺龙在此化作青龙过河的地方。

高纯金来到白日垭,稍事休息,他喝足了溇水河里的水,仰望巴掌宽的一线天,揣着一颗紧张的心,开始攀爬手扒岩。

 

责任编辑:陈平章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