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南疆之行忆当年(连载之八)(0/0)

崇左城里寻左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宋福祥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9日 点击数: 字号:

宋福祥

2019年5月13日,我们行动的目标是去“友谊关”和“通灵大峡谷”。但车子驶入高速公路行进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绕进了一座名叫“崇左”的城市,我们在那个服务站稍作休息。当我注视着标示牌上的“崇左”二字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记得2015年3月,我们去广东东莞虎门,详细了解鸦片战争中的民族英雄陈连升,从军四十七年的人生旅程时,其中就有一站是广西左江镇都司。当年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位民族英雄陈连升将军,是从鄂西北保康守备营守备将军的任上领兵前来左江镇出任都司之职的。我被“崇左”之中的“左字”所吸引,这个“左”字与“右江镇”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当年,陈连升将军奉命从保康营调往右江镇出任都司将军的主要任务是扼制瑶民闹事。但我认为,调陈连升将军驻守左江并非一个单一的任务,如果左江镇真在崇左的地界之内,崇左离中国九大边关之一的友谊关只有四十里,也就可以判定,陈连升的主要任务还是驻守边关。

崇左市是中国通往东盟最便捷的陆路大通道,是中越西部一圈和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城市,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城市之一,设有国家一类口岸三个,二类口岸四个,边民互市点13个,是中国边境口岸最多的城市。

崇左市城市大致呈西北及西南略高,向东倾斜,地处北回归线以南,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有丰富的物产资源,被誉为中国的糖都和锰者,是中国最大的甘蔗种植、蔗糖生产基地,境内居住着28个民族。

崇左为壮族先民路越民族聚居之地。战国时期,岭南称百越之地,崇左属百越的一部分。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

经过一番找寻,崇左市中确有一条名叫左江的河流穿过。崇左是一个地级市,在崇左市下辖的行政区划之中确有一个名叫“左江镇”的乡镇。

左江,是西江水系上游支流郁江的最大支流,古代称介南水、介员水,发源于越南与中国广西交界的枯隆山。左江上游在越南境内称之为“奇穷河”,又叫黎溪,于凭祥市边境平而关进入中国境内后称平而河。流至龙州县城有支流水口河汇入,以下河段称为左江。东流至龙州县上金,有明江汇入。龙州至上金段又称丽江。流经驮怀村与崇江市江州区交界处,又有黑水。

左江的风景很美,一年四季绿水清波,鱼游浅底,两岸风光无限美好。想当年陈连升将军驻扎在此也还舒适安逸,不过边关的战事吃紧,内疆也有暴乱需平,不然朝廷绝对不会千里迢迢调陈连升将军领兵前来。到这时,一个新的问题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这次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四十周年纪念大会,鄂西北保康就来了两个参战老兵。柏正荣和李守义就是从保康到襄阳,从襄阳坐绿皮特快列车来的广西南宁,从襄阳到南宁就坐了二十七个小时。用这个实例来推理,陈连升将军当年是人背马驼,从湖北保康调防来到广西左江要经历多少艰辛?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地方特别重要,朝廷随便从江浙福建一带调一个将军前来镇守左江即可,为何还要千里迢迢调陈连升将军到任?可见陈连升将军不仅已经进入朝廷的视线,而且在朝廷的视线之中已经具有十分重要的位置。

寻找陈连升将军的点滴信息,也是我此次南下的目的之一,在《陈连升传》一书的创作过程中,几乎是把“左江镇都司”和“连阳营游击”这接近十年的时间一笔带过,苦于没有寻找到准确的历史资料。但是可以肯定,陈连升将军在驻守左江出任都司军职期间,以及调任广东连阳营游击将军期间,这样一员猛将,朝廷绝对不会让他去过清闲安逸的日子。

从湖北保康调防广西左江镇这是一个长途奔袭,我们假设一下:按照特快列车每走一小时,战马轻装疾行一天的比例来算,陈连升将军也要二十七天才能到达南宁,更何况还领着兵带着武器装备。而且所有的部队并非全是骑兵,以步兵带着行装后的脚头子,陈将军的队伍没有三个月到不了广西南宁。别忘了,南宁到左江也是路途遥远。

当然,凭着近几年追寻陈连升将军足迹的经验,只要找到了这个地方,就一定能够寻找到更多的信息。想到了这一层,我便产生了单独行动前去左江的想法,便去与指导员杨显德商量,他的回答很干脆:“那可不行!我们这次行动是军事化管理,必须统一行动,以确保每一位老兵的安全是首要任务,你一个人单独去崇左,出了安全问题谁来负责?”指导员杨显德说得很严肃,我转念一想觉得也是这个理,也就不再提起这个事。心里却在想:深入崇左左江一带,了解陈连升将军驻军情况的事,就只有另找机会再来了。

正在这时,领队通知我们登车继续前进,我把手里的半截烟头丢进垃圾箱里,然后跟在几个老兵的身后登了车。炽热的阳光照着高速路口这个叫“崇左”的服务站,我望着高速路上那块指向“崇左”的绿色标牌依依不舍。脑子里仍然在思想着陈连升将军当年在崇左驻守边关时的许多假设,像一团乱麻,也不知何时能够将其理顺。

车辆在高速路上快速奔弛,我拿起手机突然想起了一个办法,如果能够托人找到一本《崇左市志》,或者是从前的《崇左县志》,也就什么迷团都解开了。我立刻打开微信给住在南宁的老首长潘业贤主任发了个信息,说明了我的意图,老首长不一会儿就回了信息过来,表示迅速着手托人去找这本志书,支持我的文学创作。我顿时大喜,回了一声“谢谢”。看来有句话还真是不假:天下只要有战友的地方,就什么事都不再犯难了。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