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图片频道
5秒

中营镇长湾村——邬阳乡龚家垭村的野趣之旅(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5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文/田科武  图/田科武  于洪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人生的秋天,就像那潇潇落木和滚滚江水,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随意。

11月7日,单位举办记者节活动,6日晚办公室及领导小周,同事于洪分别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其中的登山徒步探索之旅。印象中越是带有遗迹或者是秘境的地方,要到达必有一番艰苦跋涉。由于早就失去了攀登征服的欲望,加上的确畏惧远行膝盖疼痛之苦,本来决定不去。奈何上午九点多,于洪在中营大路坪电话再次相邀,说一行还有趣味相投的同事、同行陈明斌和黃澄,于是驱车大路坪赶上了这次为第二天记者节大部队徒步的探路之旅。

长湾村是位于鹤峰县西北部的一个高山村,隶属中营镇。西部和西南部与韭菜坝村和白水村交界,东部和东南部分别与下坪乡的云梦村和中营镇的三家台村相邻,东部和东北部毗连邬阳乡的龚家垭村和凤凰村。北部紧邻建始县的官店镇,东北隔凤凰古寨可俯瞰巴东县的金果坪乡。平均海拔大约1700米,最高海拔2000米以上,堪称鹤峰的屋脊村之一。全村共有5个居民小组300多人,占地面积33平方公里,人均占有国土面积120多亩,户平拥有林地、牧草地和耕地接近400多亩。境内相对平坦,一条通村公路自西南至东北15公里贯穿全境,有的地方好几公里荒无人烟,是个资源丰富地广人稀的高山台地。

从大路坪出发至上中营集镇经中营村、大兴河村、黍子坪村、韭菜坝村到长湾村村委会驻地,一个半小时车程,11点半左右我们来到了长湾村村委会驻地。和当下县里其他村一样,村委会的办公场所是新修的小楼房,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村委会的旁边仅有一栋民房,是原村委会主任的住所,相当大的范围没有其他人家,显得格外安静。

在这里接洽之后,村里给我们安排了一位向导,是村里的纪检委员姓黄,他带我们坐车,沿途3公里左右,不见一户人家。差不多10分钟后来到沙家坪一户姚姓人家里,借用开水,泡方便面作为午餐。几人将甜薄脆饼干,放到麻辣牛肉方便面中泡软了吃,有点辣、有点咸、有点甜,开水瓶中倒水泡面,面条有点硬,饼干过水有点软,个中滋味无以言表。

新媒体部负责人陈明斌老师是中营本地人,曾经在中营教育战线工作了20多年,对这里的一切都较为熟悉。他回忆说长湾村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当年他在乡里工作有时来这里监考,全靠步行,人们照明用的还是煤油灯,生活和工作都十分艰苦。沙家坪是长湾村3组所在地,这里人户相对比较集中,原来老村委会就坐落在这里,我们吃午饭的这家对门山脚下那个地方以前是村里的学校,有20几个孩子读书,现在已是物是人非。在村子的最东面一个叫黑山庙的地方有一个教学点,7个学生和一个本地的吴姓老师。随着他的退休,这个教学点也就不复存在了。

随着时代变迁,一些地方变成了遗迹,很多过往的回忆也慢慢变成经过时间沉淀以后的故事。

向导老黄说我们还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才能经过七垭到达徒步的起点广垭。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沿途但见高山深秋,层林尽染,红是过了头的那种缺了光泽的深红色,黄也是失了生机的老黄色。一夜北风,潇潇落叶,一些高处的树林已是老叶落尽,只留空枝。远远望去一片萧瑟苍凉的意境映入眼帘。一路上我领略的尽是深秋的浓浓的秋意。

在七垭短暂停留,来到一户人家,只有70多岁的一对老人在家,说儿女们都进了城,过年过节才回家团聚。房子是典型的杆栏式穿斗土家木房,干净整洁。从顺着墙壁码放整齐准备过冬的劈柴推测老人过的生活,还是相对自然原始。放眼望去方圆一公里独此一户,没有别的人家。老人十分热情,给我们指路,仔细介绍当地的历史、山川形势,还邀请我们明年夏天过来旅游,避暑纳凉。山里人家淳朴的本性表露无遗。

从七垭坐车几分钟时间,中午12点左右我们来到叫做广垭的地方。向导老黄介绍,这里是一处品味很高的铁矿,为了利益,曾经有人土法上马,在这里大规模开采,后来由于环评不过关,被政府强制关闭。脚下裸露的红色土地就是被废弃的上千万吨的铁矿石。

看着这被挖断的山脉,满目疮痍的如同受到巨大创伤的这片土地,与周围美好的环境格格不入。想到博学的陈明斌老师在路上讲的离这里不远的有个叫做挖断山村的故事,许多感慨油然而生。

从前村里有两家财主相互嫉妒,都想整垮对方,独占资源,想尽了各种办法。一天一方听一位阴阳先生说,对方之所以发达,是占了村里的脉气。于是组织劳力经年累月挖山不止,是为了挖断对手的脉气。巧就巧在不管有多少人,白天挖了,经过一个晚上又自然复原了,任怎样总是无法挖断脉气。最后还是只得重金请阴阳先生,用桃树桩和铜钉才将脉气钉断,致使对手逐渐衰败。结果解放时两家都被政府镇压。留给后人的只有挖断山这个并不值得炫耀的村名。

“天下熙熙该为利来,天下攘攘该为利往。”一个利字,让人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不管是对人类自己还是对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自然世界都是如此!

向导老黄告诉我们,广垭这条山脊还是中营镇和邬阳乡的分界线,身后是中营镇的长湾村,脚下是邬阳乡的凤凰村和龚家垭村。这里也是一个分水岭,可以说这山顶流出的水同时是鹤峰溇水和恩施清江的发源之水。

仔细询问才弄清楚,原来这里的水一边通过我们刚走过的沙家坪流向白水沟、唐家河、大关门至大路坪出两河口入溇水河,的确是溇水河的重要支流之一;一边经我们即将通过的三岔溪经金鸡口注入浩浩荡荡的清江河,也算清江的一个源头。

不由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一滴水一分为二,南辕北辙,辗转千里万里,不管各自的经历、机遇、境遇和命运是如何的不同,最终总是殊途同归,百川归海。

看来龙去脉,度山川形势。从我们来路的一条东西向的山梁与南北向的广垭在这里形成一个巨大的T字型的山的骨架,高高耸立,峥嵘崔巍。站在接近海拔1800米的山顶俯视四周群峰,北连巴山蜀水,南控两湖长江。不禁想起了300多年前到容美土司游历的清代文人顾彩的句子:“平地涌青莲万点峰峦皆下视”。遥想这里置一木楼,古代旅人一山又一山迢迢千里攀登而来,登上高楼迎风吟唱,该是多么豪迈!

鹤峰为古容美土司旧地,这里已经到了当年容美土司的北地边界,著名的邬阳关金鸡口就在脚下。中营这个名称是否因当年土司屯兵戍边而得名不得而知,我们即将弃车犹如古人一样行走的这条古道的确显得格外古老而悠长。

从海拔接近1800米的广垭垭口至山下1100米左右龚家垭村至小园村的公路垂直距离虽然只有700米,曲折的山路在原始的山林中蜿蜒向下,估计至少有5公里左右路程。

从广垭以下的路程其实全部都属于邬阳乡龚家垭村境内,村民介绍这段路荒无人烟,这座山当地人称之为小寨。

由于考虑返回交通不便,向导老黄到广垭之后,给我们指明了下山的道路,便跟随送我们的司机原路返回了。于是我们一行四人便在山林中摸索前行。

踩着厚厚的落叶,在近乎原始的森林中呼吸纯净的空气,享受树丛间照射进来的丝丝阳光的暖意,徜徉于无人打扰的枯树、青苔、残败的秋叶在密林中形成的特殊光影之中,一行人走走停停,好不惬意!

走着走着,我们渐渐走出了山林,好像是有人开垦过的一片平地,只听溪流潺潺,茅草没过人头,不见溪水和道路。几人脚踩手扒开路前进,忽见几树猕猴桃在微风中摇晃,伸手可及,采摘没有丝毫难度。摘下来发现在将熟未熟之间,皮勉强可以剥开,尝尝酸甜可口。于是各显身手,饱餐一顿。

这片曾经被开垦出来的地方也就两三百米左右,沿左手望去,不远处一栋较具规模的木屋赫然在望,不过房顶的小青瓦已经开始坍塌,显然是撤除过后留下的扇架裸露在外,一片破败景象。这片地方虽然久经荒芜,和周围大片的自然生态相比,就如在PS中修得过分的照片,总是感觉不大顺眼。后来了解,这里叫做三岔溪,曾经是村里的林场厂部。

一晃两个多小时过去,黃澄创作入迷,走在我们前面不见踪影,我和于洪与陈明斌老师分食他拿的一筒饼干,不久都已饱腹,可是饼干还有少许。陈老师弃之不忍,带之不便,只得驾估吃之,搞得晚饭食之无味。感叹陈老师富敌三人,却初心不改,是为我辈优良品德!

走过林场,溪流潺湲,溪水清澈,沿溪前行,来到瓢湾。忽闻溪流轰鸣,透过树林能够看见一泓碧水沿着陡峭壁立的岩壁飞流直下,蔚为壮观。这里就是有名的瓢湾瀑布。

再往前,林逾密,路逾陡,一个十分险峻处,人工修筑有113步青石路蹬,据说是由一个外地行商捐建而成。他的善举至今还被人们广为传颂。

下得百步蹬,不久终于到达此次步行终点。唯有黃澄还有余力不愿等车,继续沿公路向龚家垭前行。我们三人瘫坐在公路旁,陈老师衣衫浸湿,于洪干脆将他的冲锋衣脱下来,赤膊擦汗。我是最为狼狈,腿像棒打,膝如针刺。最后就地取材,利用拐杖,几乎是连滚带爬,才下得山来。

想到这条道路曾是从鹤峰县城经两河口、下坪、邬阳至中营以及恩施、建始的通衢大道。土家先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该是经历了何等的艰难历程!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