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南疆之行忆当年(连载)(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宋福祥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4日 点击数: 字号:

作家:宋福祥

南疆之行忆当年

(一)武汉相聚的时刻

按照这次南疆之行的约定,2019年5月9日是我们几个湖北的战友在省城武汉相聚的时刻。我与钟祥的战友刘家智分别从恩施和钟祥出发,经过四个小时奔弛之后,在汉口火车站相聚,然后打的车到达一个名叫“艳阳天”的酒店住宿。武汉的战友刘超英已经给我们订好了房间。等我俩领了房卡,入住房间后不久,刘超英赶到了酒店,与我们分别拥抱,距离一下子缩短了,回到了四十年前在连队一起摸爬滚打的情景之中。

刘家智是钟祥市纪委常委,纪委副书记,算是一个很有素养的干部,说话气魄足嗓门大,待人热情豪爽,三杯酒下肚,说话水都泼不进去。他与老兵刘超英很有共同语言,每天的晚饭不逮半斤酒到肚子里去,晚上的呼噜便没有惊恐之感。我不胜酒力,虽然很多人都说我的身上有一种匪气,可与刘家智和刘超英相比,顶多也只能算个巡山的小卒,人家那才叫真匪。

这次去广西,我们同行六个人。刘超英、刘家智、宋福祥、方登汉、陈方林、卢耀玉(方登汉的妻子)。陈方林与方登汉夫妇没与我们同住一个宾馆,相约5月10日在武昌火车站相聚。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还有一个较为重要的任务,那便是看一看我们连队的副连长,战斗英雄吕圣文,他因一个特殊的原因本次不便去广西。正当我们在宾馆的房间里叙说离别之情时,战斗英雄吕圣文领着嫂子卢耀玲来到了宾馆。

吕圣文,湖北洪湖人,与方登汉、陈方林是同乡。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吕圣文是战斗英雄,并火线提拔为副连长,是我部383团的战斗英雄之一。说起吕圣文,当年可是我们383团的一个风云人物。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他是团值82无后坐力炮连一排一班的副班长,一炮手。他身材不高,但肩宽体胖,虽然没有很高的学历,但打炮却是少有的高手。

在第一次战中,他肩炮射击,摧毁了敌人两个暗堡,而且每次都从枪孔中打进去,炮弹在暗堡内爆炸。其中一炮直接打掉了暗堡内机枪手的脑袋。在随后的几次激战中,由于地形复杂,雨淋山滑,瞄准镜和升降机均已失灵的情况下,他仍然采用肩炮射击,创下了肩炮射击十一炮,打掉十二个暗堡的战绩。在历次战斗中,一营长都指挥二、三班先上,把一班的吕圣文留在最后压阵。82无后坐力炮是打暗堡和坦克的利器,威力很大,每到关键时刻,一营长都会命令吕圣文上。

每次吕圣文领兵进入阵地后,根据地形地物,在没有条件安放炮架的情况下,吕圣文都会大声吼道:“给我装弹,肩炮射击!”战场上的情形是分秒必争,速度决定生死。

在越方石及命高地的战斗中,吕圣文带着二炮手邱少真,按照指挥作战副营长的命令,立即运动到右侧山腰距敌火力点二百米处,迅速架好火炮,转动高低机和方向机。不料,由于天下大雨,方向机和高低机因雨水浸湿而完全失灵,邱效真双眼注视着吕圣文问道:“怎么办?”吕圣文仍然果断地回答道:“肩炮射击!”他立刻取下炮身扛在了自己肩上。在多次战斗中,吕圣文都以这种果敢的决断消灭了敌人。在用炮火封锁班岗,掩护步兵强渡奇穷河的战斗中,吕圣文同样采取肩炮射击的方式,拔掉了敌人的火力点。吕圣文肩炮射击十一炮,拔掉敌人十二个火力点的传奇故事成为383团的骄傲。在战斗间隙,一营全体官兵为吕圣文请功。这就是吕圣文成为一等功臣,并火线提升为团值82炮连副连长的过程。

在简单回顾这些战斗经历的时刻,吕圣文两眼发亮,气魄实足。战友刘家智发表了一番对英雄赞美,更让老吕精神起来。嫂子卢耀玲的脸面上红润着,似乎再次唤起了她当年崇拜英雄的激情,还反复对我们说:“嫁给英雄无怨无悔!”倒是刘超英几时都不给吕圣文留情面,开口闭口说老吕可惜没文化,不然这块“战斗英雄”的招牌会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老吕嘿嘿地笑着,对刘超英的这种直言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有认同的感觉,就好比好兄弟之间的相互贬损,反而觉得更加亲切。当然,英雄吕圣文的倔犟脾气仍然没有改,说话大大咧咧,偶尔还发牢骚骂人。

我与战斗英雄吕圣文可以说是情深义重。在连队我与老吕同屋住了两年,且是正宗的湖北老乡,平时相互照应无话不说,彼此间没有戒备心理,情感尤为纯真。那时候嫂子卢耀玲经常去连队,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且多是我在陪伴她。她还教我怎样杀鸡子,怎样煮莲籽粥。在我的心目中,嫂子是最美丽的女人,她不仅样貌美丽,而且心灵手巧,贤淑善良,是一个标准的淑女。她嫁给老吕这个“最可爱”的人,真是受了很多委屈。老吕经常高声大嗓,脾气又犟又臭,嫂子仍然能够百般顺从,实属不易,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曾记得,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各部队按序列撤回原驻地之后,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河南日报、广西日报分别报道了战斗英雄吕圣文的事迹,这位“最可爱的人”顿时声名远播。每天给吕圣文寄来的求爱信和美女照片就有上百封,邮政局送信的人还专门用个袋子单独装着,多半日子又都是由我代收并提到我和老吕的房间。我们队部的几个兵一到休息的时候就帮老吕读那些恋爱信,封封写得情真意切,爱意绵绵,句句入心入肺。因为这些向英雄表达爱情的女孩,大多都是一些在校的女大学生,不仅字写得漂亮,而且语言优美,时常还把老吕撩得神情飘然。但日子久了,老吕还是冷静下来了,有时候连美照和信看都不看,就叫我们提到垃圾箱里点火焚了,我还暗自觉得怪可惜的。

说起当年在连队的那些事,我们总是激动不已,多少个精彩的情节和细节还在我们的记忆里闪光。因为那每一个瞬间都凝聚起了战友的情谊,那是火热青春的写照。我们四十年后的这次相逢,是对我们心灵的抚慰,也是对我们生命的奖赏,是美好的生命赐予我们的再次幸会。

吃过午餐之后,我们一行来到武汉关那个江滩公园,一边享受着江岸的风景,一边继续诉说着离别之情。我们拍照留影,记录下这些相聚的美好时刻,把四十年的离别与相思化作一张张永久回忆的照片。

那天的晚餐安排得特别丰盛,刘超英和刘家智尽情地饮酒。我和老吕不胜酒力也就免酒相陪,在一旁听着超英和家智的豪言壮语,就仿佛回到了当年连队的食堂,找回了军人粗放干脆的感觉。那一夜,我与家智住在酒店的标间里,听着家智如雷的鼾声,我久久难以入眠,脑海里浮现出当年在火热军营里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责任编辑:向端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