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风雨江坪河》连载(18)(0/0)

第五章:蓝图初展(第1节)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4日 点击数: 字号:

 

签约作家 :溇水涛声

 

(本章引言:屹立在江坪河万仞石壁上的大佛,仿佛在对人们说:你们忙吧,溇水的子民们。财富就蕴藏在这宇宙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筑高坝,建大库,财富就是你们的,财富属于勤劳和智慧的人,你们努力索求吧,取之有道,永不枯竭!)

 

易贤明、陈岗、张工、范工等一行七位离去不久,省水勘院实施具体勘测工作的勘测队伍便来到鹤峰县城,在溇水饭店住下,准备开展具体的规划工作。

在这支正式勘测队伍中,除上次来过的陈岗队长、范工外,还有新来的小许、小詹等。

水电局安排技术员张运朝参与接待工作,以便为他们引路、介绍情况,并与他们一道工作。

勘测队伍从跳鱼坎下河,乘着轻舟,缓缓而下。只见两岸峭壁,如刀砍斧削,峡谷深处多达几十上百米。在岸边,恐龙巨齿般的岩石参差错落,有的像大象,有的像熊猫,有的像野猪,有的像飞鸟。这些奇形怪状的巨石,或面目狰狞,或憨态可掬。这是亿万年溇水孕育出的精灵,它们首次见证着湖北的水电专家队伍从它们身边飞流而下。穿过仅仅10来米宽的麂子峡后,河面宽阔,水流渐渐平缓。此刻,考察船进入十里长潭。秋日的阳光轻柔地洒在水面上,把麂子峡阴沉沉的景色换成了山明水秀的画面,在柔和的暖色调里,连绵群峰倒映在碧波清液之中,两岸的吊脚楼在苍翠的树木、竹林里,时隐时现,层层梯田挂在云间。呈现出一幅苏轼笔下的山水画:

野水参差落涨痕, 疏林欹倒出霜根。

扁舟一叶归何处, 家在江南黄叶村。

到了花坛子,景色又大切换,河床缩窄,河流变急,狭谷里涌起滔滔浪花,勘测队伍中有专家设想在此建坝,理由是这里距县城很近,规模小,比较容易建成投产,有的说不可以,建个小电站会影响整个河段开发云云。一路欢声笑语,两岸风光怡人,美不胜收,很快越过了两河口、新本河。这时夕阳衔山,峡谷变得黯淡起来,几十公里的水上起伏颠簸,大家又累又饿,张运朝上岸,招呼队伍停止下行,上岸宿营。

勘测队伍今天顺水流舟,是为了对他们的院领导在此前确立的江口、江坪河电站具体位置有所了解,他们决定对县城以下的整段河流作初步考察,便于各专业组人员对河流走向、地形、地貌、地质以及建坝(厂)及水工布置的位置等心中有数。

在岸边一赵姓人家,勘测队伍的队员们,换上干衣裤,围在火坑边,坐在油灯下,畅谈顺水流舟,沿岸奇山美景的无限乐趣,总结一天考察的收获。虽是勘测,却有游山玩水之感。这时赵老板家的把十几个人的饭做好了。包谷饭、包谷酒、腊肉、干鱼、青椒、合渣汤,摆满了一桌子,赵老板仍然不过意地说:“你们大城市的人怎么吃得惯山里的饮食?”

陈队长端起一碗黄澄澄、香喷喷的包谷饭说:“很好,我们经常在野外,我们的专业就是如此,到了许多比你们这里还差的地方,搞水电主要是在深山峡谷里,一年没几天在城里。你们太好了,使我们不好意思,以后,我们经常要打扰你们,江坪河电站建成后,你们就会搬出大山,到镇上或城里去住。”陈队长边说边用筷子夹起一大块腊肉来。

赵老板一边往锅里、盘里添肉加菜,一边说:“我们祖辈住在这里,在城里是不习惯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建高坝后,我们就搬到比坝高的地方去住,仍然从事我们的老本行,种田喂猪,打鱼摸虾。”

“你们不要光往好处想噢,大坝里面一装水,你们在鱼儿泉就捉不到鱼了。”说这话的是范工。赵老板家的见自己弄的饭菜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心里非常高兴,接过范工的话说:“鱼儿泉不出鱼,我们就打条船,搞旅游,再说,也可以养鱼嘛!”赵老板家的很开朗,笑声比话声还多。

第二天一早,吃了早饭,一行人告别赵家,又乘船沿河而下。从前一天下午,考察船就颠簸航行在五里乡境内,先后通过了飞岔口、狗子洞,沿途有刀枪坡、林隐寺等风景点。

当天出发不久,船驶过让口河,进入鹤峰第一大镇走马镇境内。这时溇水更加有了些风范,平添了些气度。南渡江、竹枝河、格子河三条支流和万千涓涓细流的汇入,使溇水水量大增,时而白浪滔天、时而平湖一片。

经过白日垭时,已是上午十一点来钟,白日垭峡谷之中,仍然不见阳光,阴森一片。传说贺龙曾在这里化作一条青龙,脚踏祥云,从峡谷上空一跃而过。考察船在古老而年轻的渡口上停船休息。平时喜欢看书、读史的张运朝,此时便向陈队长他们讲起贺龙年轻时在鹤峰赶骡子、两把菜刀闹革命、刀劈巴茅盐局、在鹤峰建立湘鄂西第一个县苏维埃、在走马坪收编川军的一些故事,又讲贺龙如何化作青龙,从这白日垭腾云驾雾,从峡谷上空跃过去的故事。陈队长、范工、小詹等坐在靠岸的船上,倒也听得津津有味。大约中午过后,下午的考察就到了这次的主要目的地——江坪河。

张运朝打开万分之一地形图,图上很粗的铅笔线横切着河流处,表示未来的高坝。陈队长及同行考察的范工、小许、小詹,注视着地形图,又环视着河段两岸的山巅、河床岸沿。陈队长说:“从县城往下,这里位置最佳,两岸对称,基岩裸露,且是深切河谷,估计不会很深,下游可建河岸地面式厂房,还有宽敞的工业、生活辅助区,交通又十分便利,真是再好不过,上次院领导也亲自来看过。”

张运朝内心感到喜悦,同行们有共识,这是一件很可喜的事。

在江坪河峡谷考察停留了两三个小时,再次上船下行,继续考察。

 

责任编辑:陈平章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