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多情的八月(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6日 点击数: 字号:

□ 向清义

眨眼又到八月,八月是个多情的季节。这个时候,苞谷托儿黄壳了,桃子,梨儿都在骄傲地展示自己一一我成熟了!特别是那种生长在荒郊野外的野果“八月瓜”,此时正红着脸,开口说话:“我好有营养,我好甜!你不来亲亲我吗!”

“八月瓜”,书名叫“六肾果”,还有一个美名叫“北国香蕉”。因籽多味甜,营养丰富而受到大多数人的追捧!所以,“八月瓜”在网上是价格疯涨,一路攀升!

现在已临近阴历八月了,我想邀几位退休的同学去我的家乡——六峰花栗园找“八月瓜”。但我一个都没邀约成功,因他们有的要引孙子,有的要出去旅游。此次邀约只能作罢。但我“贼心不死,”又去邀约隔壁妹妹!于是,我立即微信给隔壁妹妹道:“我明天到六峰花栗园摘‘八月瓜’来,你给我安置早饭!”

隔壁妹妹立马回道:“你来,我给你弄好吃的。”我说:“你不要搞的太复杂了,有金豆洋芋或者北瓜洋芋就可以了。”隔壁妹妹说:“行!你明天早点儿来!”

也就是今天,虽然天气很热,但我还是穿着长衣长裤,因我去家乡找“八月瓜”是要钻山林,走茅路的。如穿短衣短袖的,搞得不好,蚊子把你叮一下,毛毛虫把你霍一下,你会很难受的。

早晨七点多钟,太阳还只有丈多高,我买了一点儿礼品,就乘车来到了我那朝思暮想的家乡——花栗园!

走到隔壁妹妹的家里,她的饭莱己弄好,只等我来吃了。

饭菜摆上桌子,我一看,没有金豆洋芋和北瓜洋芋,只有“金包银”饭,菜也就是腊猪蹄炖干洋芋片儿,有烧辣椒捣烧茄子,还有大家都喜欢吃的合渣!

看到这些我喜欢吃的美味,我陶醉了,忍不住对隔壁妹妹说:“你弄这么多美味,是不是想把我胀死哒谋财害命!”

隔壁妹妹横了我一眼说:“我又不逼到你吃,你胀死哒我反正不管!”

隔壁妹妹吩咐她老公说:“向嘎哥哥喜欢喝苞谷酒的,你今朝陪他喝一杯!但不准喝醉!我和他还要去找‘八月瓜’的”。

吃完早饭,我与隔壁妹妹又和小时候一样背上背篓,拿着镰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去重温过去的故事,寻找八月的美味——八月瓜!

那时候的花栗园也就是一个生产队,这里四面高山,也算是一个小盆地,但在这小盆地之中还有小盆地一一饶家窝盔和陈家湾。这花栗园中还有我好多记忆中的地名,什么太阳坡、月亮岩、马家槽、牛背上等,这些地方都有传说的哟!《牛背上》在《鹤峰民间故事集》上有记载,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就去领略一下“吃在白竹山,屙在花栗园”的传说吧!

闲话少说,还是赶紧去找“八月瓜”才是正事儿。

走到太阳坡,我问隔壁妹妹道:“这个地方你还有印象没?”隔壁妹妹说:“印象太深了,那都是‘八月瓜’惹的祸!”

记得那是初秋的一天,我和隔壁妹妹去挖前胡(中药材),当然那时候‘八月瓜’也正在成熟。我和她来到太阳坡,就在小路边不远的地方,看到一棵树上有二十多个‘八月瓜’,胖胖的,红红的,有的正在裂口,发出诱人的信息——我好甜!特别好吃!隔壁妹妹看到了,立马就拿起镰刀,跑上去就要砍树采摘“八月瓜”。

我仔细一看,那棵树的尖尖儿上还有一个大蜂窝,此时,那些蜂子正进进出出,忙个不停。这种蜂子叫“梭楼蜂”,只要有人震动树干,那些蜂子就会绕树而下,群起而攻之!

在隔壁妹妹即将动手的一瞬间,我意识到了有危险,立即将她推倒在一边。当时隔壁妹妹骂道:“向嘎哥哥,你是不是癫哒,!把我摔那门大一个跟头!”

我用手指了指树上的蜂包说:“要是你的镰刀砍上了树,我俩的小命就没了!”隔壁妹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那确实。只是可惜了那些‘八月瓜’!我得不到了。”我安慰隔壁妹妹说:“你别急,到了晚上,我就把那些‘八月瓜’给你摘下来给你。但蜂包要归我”。

到了晚上,我就用干茅草扎了一个大火把,上面还浇上一些煤油,拿上洋火(火柴),拿着镰刀,背上背篓,和隔壁妹妹又出发了。走到那个地方,蜂子己归位了。我把那些浇了煤油的干茅草捆绑在一根长木棍上,用洋火(火柴)点燃,火苗旺旺的,我立即就把火把举到了蜂包的下面,狠狠地烧了起来,在火苗的包围中,蜂子无路可逃。不一会儿,蜂包壳就燃完了。

隔壁妹妹拿着镰刀砍倒了那棵树,她摘“八月瓜”,我摘“蜂包”,各得其所!

说到这里,故事应该结束了,其实故事才刚刚开始。

回到家了,隔壁妹妹看到那些“八月瓜”,喜得没法哒(无法形容),就说:“向嘎哥哥,你不要‘八月瓜’的话,我就帮你去择蜂儿好了。”

“可以呀!”我又说道:“你莫到时候又要我给你分蜂儿哟!”

经过两个多钟头,蜂儿择完了,那时候我们加工蜂儿的过程是用开水焯一焯,再炕干或晒干,然后用莱籽油或猪油去炸焦,加上辣椒末等调料,那香味立刻飘散开来,弥漫了半个村庄!

当天夜里,隔壁妹妹吃了加工的蜂儿后说:“向嘎哥哥,我用‘八月瓜’找你换点蜂儿吃哈,可不可以?”我说:“可以呀,一个‘八月瓜’换一个蜂儿!双方都不亏”!隔壁妹妹说:“我就是癫转哒,也不得用一个‘八月瓜'去换你的一个蜂儿沙!”

说归说,笑归笑,最后我还是给她分了三分之一的蜂儿。

回忆完“太阳坡”的故事,我们就正式寻找“八月瓜”了。我记得昔日这里的田边地角,沟沟坎坎,到处都生长着一蓬蓬的“八月瓜”,那颜色有红的,有白的,有青色的,还有紫色的。但大致样子都像“猪腰子”,难怪它的书名叫“六肾果”的,我今天才搞明白。

那时候,我和隔壁妹妹不一会儿就搞满了两背篓,吃力地背回家,在屋边的青草地里找一个秘密地方,然后就把“八月瓜"堆放在草丛中,等它们自然成熟。

三五天后,那些“八月瓜”就逐渐成熟了,这样放的“八月瓜”,它是不裂口的,你只要用手一捏,发现是软软的,就可以吃了。那一段时间,我们都很少吃饭。其实我们己被“八月瓜”胀饱了。

今天重到“太阳坡”,还梦想有昔日的收获!结果是大失所望,这里过去种苞谷的地方,己被参天大树代替了,偶尔看到几棵“八月瓜”藤,它己爬上了高高的大树,那些红红的正在裂口的,散发出香甜的味儿狠地刺激着我的味蕾。

太阳升起来了,那些躲在树荫中的蝉“软呀,软呀”地叫着,仿佛在嘲笑我们:“你们摘不到它,赶快回家!”更气人的是那些鸟儿也好像是在显摆它有本事,在树上飞来飞去,争食着那些裂开口的“八月瓜”。

隔壁妹妹说:“那么高的光杆子树,你也爬不上去,那些‘八月瓜’你也莫想哒!我们到别处去找找吧。”

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太阳坡”,转身就走到了“马家槽”,这里以前也是喜欢生长“八月瓜”的地方,哪知道这里也同“太阳坡”一样,大树参天,吊在树上的“八月瓜”,我们也只能望“月”兴叹了。

在扫兴而归的路上,我们还是遇到了惊喜!就在路边上,生长着一大蓬“牛黄刺",在“牛黄刺”的树上结满了大大小小的“八月瓜”,因“牛黄刺”太锋利,刺又多,所以鸟儿也不愿意去那里啄食,人们也不愿意去冒险。但我不怕,我有办法!

我用镰刀砍了一根带钩的长木棍子,在不挨到“牛黄刺”的情况下,把“八月瓜”一个一个地钩掉在地上,然后再去捡起来放进背篓,一看也有四十多个,此次家乡寻梦,没打空手,也算不虚此行了!

回到隔壁妹妹家,她给我弄了中饭。饭后,我就把那四十多个“八月瓜”分了一半给她,哪知她一个都不要。我问:“你哪门不要?”

她说:“要吃‘八月瓜’,我不要到山上去找,我屋后头裁的有一大块,不信你去看。”转到她屋后边,只见大约有一亩多地的平地上,全部用水泥柱子栽的桩,钢筋搭的架,四周都是栽的“八月瓜”。此时,棚架上面吊满了“八月瓜”。你进去稍微不注意,你的脑壳就会和“八月瓜”打架!在这棚架下面,隔壁妹妹又栽满了名贵药材

——七叶一枝花和白三七。

看到隔壁妹妹栽了那么多“八月瓜”,我说:“晓得你栽的有那么多‘八月瓜’的话,我们就不用上山去找了,到你这里摘一袋子就可以了,呵呵呵呵。”隔壁妹妹说:“我栽的‘八月瓜’是卖钱的,你口气还真大!还摘一袋子?摘几个吃哈是可以的。”

我对她说:“我是说得好玩的,别当真!”隔壁妹妹说:“我晓得你是说得好玩的,你这次来家乡找‘八月瓜’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在寻找我们的过去,追忆小时候的情趣!”我说:“是的,我主要是难忘我过去那份淡淡的乡愁!”

八月,丰满的季节!八月,多情的八月!!!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