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溇水品波(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邓斌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7日 点击数: 字号:

 

文字/邓斌

耐不住暑期燥热而又单调的日子,就携上一双儿女沿野性的溇水去寻找清新,寻找闲适。

倚在岸边的礁石丛中,我神往于溇水的片片锦缎与簇簇雪浪。这水,来自山的腹腔,穿林走石,纵崖切谷,从过去到将来,总如此循环奔流,重复终古,难道竟未有过困顿寂寞的缠绵么?

距我不远的对岸,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伫立在断崖尽头,望着粼粼水波显然陷入了无边的冥想。她两臂交叉于胸前,黑的长发与绿色裙幅的下摆向身后飘拂,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把断崖装点成魅力无穷的神女峰。看不清她的容颜,更不知她的两颊是否淌着清泪,但我仍被强烈地震撼:担心一眨眼间,立体的惊叹号从高空划向河面,鲜花般的生命轰毁于水波轻轻的一颤……

“爸爸快看,有人钓鱼!”儿子的声音欢快热烈,生机勃勃。我顺着他的指端望去,只见贴近水面的一个石壑内,果然有一个全神贯注的垂钓者。他头戴白晾帽,身披白衬衫,却把酱紫的胸脯与两臂袒在日光里,眼睛盯着他钓线下的浮标纹丝不动。我望了许久,也未见钓者改变身姿,有所收获,真佩服姜太公的子孙们放线垂钓的坚韧耐心。静候在如此幽僻的所在,想必不是企望钓来姬昌之类的王侯吧!

少女仍如石笋般地伫立,钓者仍如雕塑般地静默。怀着油然而生的好奇心,我重新俯瞰逶迤而来和逶迤而去的河水,想借助粼粼波光读懂他们心中的块垒。

河水淙淙,鳞波闪闪。平缓处,是一汪一汪凝重而沉静的墨绿,山石和树木的倒影很有节奏地抖动。水波自河心向岸边漾来,临近礁石终于水花飞溅,发出哗啦哗啦的细吟。一波未息,一波又至;生生灭灭,永无间歇。

水流到落差较大的陡坎,则一改从容闲适的冷静,突然变得跌宕澎湃,声震谷壑,把山影树影揉个粉碎,化作愤怒的雪浪与惊心动魄的漩涡。其水其波,或动或静,或缓或急,不屑一顾人世艰辛与生命的苦乐,总是悠悠然前行,又总是后有来者,依然故我。水在流逝,河,却是永恒的。

也许学业或事业的热望一朝冰冻,也许爱的赤诚受到轻薄与戏谑,也许对世途太多的坎坷缺少足够的估计,那少女如饥似渴来读溇水,想从跳荡的诗页里读出无忧无虑的解脱么?

也许淡漠了尘世的追名逐利,也许在热热闹闹的风景里有过太多太多个性的失落,也许衣食住行油盐酱醋和生老病死窒息了每一片闲暇,那钓者才放出长线,想从失与不失的波光里捕捉大彻大悟的超脱么?

我似乎读懂了他们,却不能读自己。愚钝的大脑悟不透人与自然是相属还是相类?我想象先有这河尔后才有人类世界,又不知一波一浪为什么要如许匆匆地从人眼里滑过?少女在生与死的抉择中,钓者在如明如暗的等待中,我在悟人悟己的品思中,目下的水波早已不是先前的水波。后浪推前浪,逝者如斯夫,我能说昨我乃今我、今我即明我么?

两个孩子天性好动,满河滩蹦蹦跳跳去采集圆溜溜的鹅卵石,不时还在沙坝上打几个滚儿。童年的笑声与涛声合流,河谷间激荡起节奏清晰的回音,勾起我往年的稚梦。

一群游人从我身后掠过,边走边侃他们肤浅不堪的游兴:“嘿!这算什么河,简直就是一条山沟!走走走,没什么看头!”可不是吗?这里除了流水、石头和清凉的气息,的确一无所有。一泓清波,自然不是高傲的游客们眼中的风景;他们醉心于霹雳舞和摇滚乐,醉心于钞票酒巴席梦思,醉心于各种人造的诱惑与人造的垃圾……我想,假若他们也愿意临水自照,定会在大自然参照下,惊诧其灵魂的变态与扭曲!

面对古往今来一条河,哲学家看到永恒与发展,文学家捕捉意境与形象,悲观者获得再生的信念,隐逸者悟出入世的辉煌,匆匆游客仅看到一沟石头一沟水,无真无邪的孩子专注于五彩奇石的光洁与灿烂……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与人就是不一般。

少女终于坐下来,双肘撑着膝盖,掌指捂着面容,只有长发尽情地潇洒,我的心于是不再悬悬。我猜想,是千古不息的流水教会她冷静地思索,给了她觅回自我的信念。

钓者也把晾帽与衬衫一齐拉开,凭酱色肌肉的磅礴活力猛甩钓竿,让一尾小鲫鱼在阳光下划出几道寒光闪闪的弧线。殊不知是脱钩还是断线,那鱼儿仍被离心力抛回浪间。钓者望着我灿然一笑,似乎他的获取不在鱼类而在我痴痴的观赏。

下视波心,我们的倒影和山光水色一道,正在悠悠地激动……

就在我自我陶醉的顷刻,上游飘来了一只木筏,身轻体健,势不可挡。木筏上一群赤膊汉子大幅度挥舞长篙短桨,号子声苍凉古朴震天动地。波浪把他们捧在涡心,礁石截不住他们的向往,没有任何力的宣泄与健美操的表演能与他们媲美!我突然感到:他们才是自然人生真正的强者,只有他们真正悟透了波翻浪涌流年若水的世界。踏着古往今来的时光拼搏奋进,扬起呼啸的浪花展示力的奇伟,其眼里的河流必然不是哲学家、文学家们自以为看到的模样,不是我等在岸上徘徊观望者自以为领悟的内涵,更不是肤浅而高傲的游客们那种走马观花的妄断。至于孩子,他们尚迷恋于青山绿水石子泥沙的缤纷,小小心灵还无法负载那些沉甸甸的思瓣……

看来,我与少女、钓者们并未品透面前的河流,没有读懂水波深层的真确理念。我们应该寻找属于我们的木筏,领着崇尚新奇的后代子孙们去超越飞速前进的浪潮,看看山里山外的世界究竟在怎样地沧桑演变。

孩子们仍在嬉戏,摇晃着我过去的身影;少女、钓者,突然自河岸消逝,他们水中的影子融汇成我切切实实的现今;木筏已飘飘远去,捎上我渐趋清晰的感悟与希冀,沿着溇水驰入浩浩汤汤的洞庭,浩浩汤汤的长江,和那浩浩汤汤的东海……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