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在那红色的故土(0/0)

两百年历史的板栗树幸存纪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6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文字/罗 维 摄影/马红云

世界硒都、中国硒谷腹地,神秘交叉点上的鹤峰县中营镇红岩坪村,它是远近闻名的红色故土,是贺龙元帅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及红三、四军临时指挥所和湘鄂边革命根据地,孕育了“老区传统”和“红色精神”,至今还保存完整的红三、四军指挥部、警卫营、枪炮局等革命旧址11处,遗址27处。

麻水红岩坪村三组板栗树坪有一棵两百年以上历史的板栗树,它就是湘鄂边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的王炳南烈士殉难地,是11处革命旧址之一,伴随历史的进程,演绎了无数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当地人们提起这颗古老而神奇的板栗树时,无不伸出大拇指,赞口不绝,在峥嵘岁月中苦度、解脱、幸福地生存到今天,的确不容易。

笔者怀着崇敬之情来到板栗树坪进行了实地走访。

走进与板栗树相距不到百米的康姓氏家中,年过八旬的康保庆老人见到有客人拜访,连忙问道:“你是不是来看这棵板栗树的。”“不错。”“那好呀。”他就低声说:“它就是王炳南嘞。”

康保庆老人给我搬了一把椅子,让我坐下,关于这颗板栗树的故事且听老人慢慢道来:“12岁时,我随父母从红岩坪麻水街的阳坡上迁至到这儿。坪里、阴阳二坡都是一片高耸入云的板栗树,看不到其他树种,这就是板栗树坪的来历。现在存活的这颗板栗树最低都在两百年以上,12岁到这儿,就有那么粗。后来就没有怎么长了。

1958年,全国兴起了“大跃进”运动,浪潮席卷了板栗树坪,该坪里、阴阳二坡只听斧头(开山子)梆梆梆砍树的声音,声声阵阵,喀喀喀,木碎爆开横七竖八的板栗树倒在地上,枝杈重叠的压在地下。砍倒的板栗树一点作用都没起,枝杈腐烂成泥土,主茎杆已腐烂不堪,附近社员或多或少地捡了点烤火,做柴火而已,唯独剩下这棵板栗树没有砍掉。”

当我问起这棵板栗树西南面,是什么原因腐烂已变成腐质土呢?

康保庆老人说:“七十年代初,赵玉清当队长时,权力之大,当时社员说了这样几句话来形容:‘开山一拿,古树倒下,开山一响,古树遭殃。’赵队长心想这个板栗树离家较近,又在平处,把板栗树砍了弄回去做楼板。就这样,身背斧头(开山子)实施砍伐,只砍三分之二多一点,不知道哪门一回事,就没砍了。”

当我问起这棵板栗树,又在您承包田里又哪门不砍呢?

康保庆说:“在我的承包田和屋边又没有其它的树,唯独只有它,每年收割季节,要堆撂苞谷杆,所以就没有砍。

当我问:“听别人说,前几年,要把这棵板栗树炸掉是不是真的?”

康保庆说:“这个事儿啊,是真的,是我大儿子康国安搞的。”

康国安如实告知:2001年春,在板栗树蔸脚下,掏挖了一个土洞,先后用炸药、引火线、雷管,实行了两次爆破,第一次装了雷管和炸药,并用木桩筑实压紧,点火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爆炸,又去把雷管掏出来,检查是不是有问题。重新剪了一节引火线,插入雷管中,点火一甩,瞬间爆炸了,经检验雷管没有问题。

第二次实施爆破计划,点火一个多小时,又没有爆炸,又把炸药、雷管掏出来,剪一节导火线,插入雷管中,点燃引火线一甩,瞬间又爆炸了。

两次爆破,两次哑炮。正从这里路过的本村村民周锡如得知情况,就给康国安说:“那你再搞不得。”

写到这里,我不禁感慨:“这棵古老而神奇的板栗树,命真的很大!”

采访结束了,雨也停了,我走上公路,中共鹤峰县委、鹤峰县人民政府给王炳南烈士立的碑文矗立在道路一边,顺着田地里种植的烟叶行间,走到这棵板栗树下,对板栗树一看,几人合围的板栗树的主干与蔸的连接处腐烂三份之二,是人为侵害而留下终身残迹,主干的中间,因腐烂而变成腐质土,同树身组合为一体,百孔千疮,奇怪的是树冠的生命力比健康的更有活力,2018年还出奇地结了很多果实。

1933年,受“左倾”错误的影响,王炳南被指控为“改组派”,被逮捕,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吊脚楼底下,承受背火背篓的酷刑,戴脚镣的双脚腐烂发臭。即使这样,“左”倾路线的执行者们仍不放过,王炳南就在这棵树下,惨遭杀害,临死还背着火背篓。

这棵板栗树与王炳南烈士一样,是何等的坚强,你只要细微地去看,树冠犹如穿不透风的绿伞,有近四分三的树冠、枝叶向着东方伸展。虽然王炳南烈士英勇牺牲了,但红色基因代代相传,信仰之火熊熊不息。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