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沧海桑田话巨变(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向国碧 杜雪平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文字/向国碧 杜雪平

光阴如水,岁月如歌。让金桂飘出的第一缕花香献给我亲爱的祖国七十华诞。忘不了嘉兴南湖的红船,传出的是巨人的呐喊,共产主义是破宇的春雷唤醒了冬眠的灵魂,在神州大地点燃了星星火焰。忘不了八一南昌的枪声,从此有了自己的队伍。长夜漫漫,党是黎明前啼血的杜鹃,是东方升起的启明星座。几十年来先烈血流成河白骨成峰,是无数的英烈用生命点响共和国成立的礼炮声声。

祝福你,我年轻的共和国!七十年的艰难跋涉,七十载的战果辉煌!

新中国成立后政通人和百废待兴。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艰苦卓绝建设贫穷落后的祖国。

五十年代我的家乡鹤峰县:好山,是羊肠小道;好水,是鱼船木桥。白鹤之乡只是一幅孤独的山水画。进入六十年代初,铁血儿女在寂静的大山上勇敢地划出了一道美丽的鸦来线,同时悠悠的溇水河奔流的南渡江分别架起石拱大桥,象一道道飞跃蓝天的彩虹。那时走进这个年代的老人第一次看到汽车能跑能停是多么兴奋和感慨呀,胆大的会情不自禁无比好奇地摸摸车再问问司机:“好大的牲口哦,吃地是么嘚?跑这么快?”司机打趣地回答:“它怪得很,不吃饭只喝油。”有人纳闷了,公社社员种那么多的油菜榨的油原来都被它们喝了,看来这么大的牲口好是好,力气大,还是养不起……

八十年代有了电视机。记得是85年夏天,我有一个远房伯父下城到我家,我们夫妻俩攒了好几月的工资才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这晚可乐坏了伯父,他是老家村庄里的文化人,新闻看的是津津有味,又有文艺节目,一直看到电视里的再见。都说伯父是个机巧人,很少走亲戚,这次破天荒在我家歇住了三天,还深有感触地说:“电视机真是个宝贝玩意儿,假如古代有这东西进贡给皇帝老儿,说不定他会封你个‘敬宝状元'哩!”

九十年代出现了对讲机和模拟机“大哥大”,有这个在手,好似是一种身份的体现,也有爱显摆的人撇开了人不打电话,故意在人多的场面上一手叉着腰,歪着脑袋:喂!喂!

那时的鹤峰县城没有规范的菜市场,樟树楼(以前是百货商场)的台阶上是个临时菜摊。一天,一伙阿婆大嫂卖菜聊天正起劲,一个老大叉着手边打电话边走近菜滩,一位大妈神秘地对身边人碰了几下悄悄说:快走!你看那小伙子只怕疯哒,一个人讲话,象个自港圣。一年轻漂亮的大嫂忙揍过身来,故意重重拖长音调抛了一句:人家这是在打电话!

进入21世纪,城乡差距越来越小了,交通也逐步方便,虽不见几道硬化路,基本上修通了乡村片区的毛路,农民开始购买小货车,小客车,三轮摩托车,盖楼房。多元化发展经济,农民的收入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家用高档电器,人人拥有智能手机,户户安装了网络电视。

鹤峰县城忽然从解放初期一下穿越到高楼林立,街道宽敞,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的现代化小城。溇水河从几只豆角船到第一座溇水大桥,从城东顺流而下:狗二桥、细柳城、花炮厂、溇水桥、连升桥、圃子桥、华龙桥、鸡公洞桥、龙桥、凤桥、杨柳潭、一中、麂子峡大桥(1、2、3),潼泉大桥。不由得使人想起《北京的桥》里唱出的歌词:

☆☆的桥千姿百态

☆☆的桥瑰丽多彩

……  ……

你就数哇数哇数

怎么就数不过来

2015我县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全面落实“六城同创”活动,街道变得洁净整齐,步行街喜庆的路灯次第婉蜓,只只白鹤立于灯顶寓意着腾飞的鹤峰。夜幕降临,清澈的溇水河倒映着一座座大桥上的七彩光影,溢彩纷呈。夜色迷离,给人有“二十四桥明月夜” ,“烟笼寒水月笼沙”之感。水在景中游,人在画里走。

近年来,乡村公路四通八达,农户的硬化路修到了大门口,省道升级穿山建桥为的是安全提速,建高速更是如火如荼。随着交通业的飞速前进,藏在深山人未识的风景除了土司文化红色文化外,天然风光董家河、格子河、屏山峡谷悬浮船、哈葫芦养生谷、原生态土家吊脚楼群槽门寨子,江坪河水电站,享有小张家界之称的五龙山……山里,无处不美,有了旅游业的大舞台,一颗颗深藏的明珠正破土而出。

鹤峰小城,中国的缩影,从无到有,从落后到先进,一切的变化演绎着时代的进步,缘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动了历史的前进。

白鹤展翅,群峰起舞,为共和国走过七十个不平凡的春秋而喝彩!在党的阳光雨露滋润下的鹤峰人,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敢创造出更加美好的明天。

                     写于2019·7·26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