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初夏光影晴方好 长岭山水扑面来(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容阳客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9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文字/图片 容阳客

初夏时节,光影晴柔,青山如黛,碧水澄澈。徜徉在鹤峰县容美镇长岭河谷,光影叠加,山水交织,石桥如虹,古树苍翠,作物茁壮,组成一幅幅动人的画卷,让人心旷神怡。

长岭村位于鹤峰县城下游的溇水岸边,藏在大山深处,有着迷人的山水风光。清澈的小溪唱着欢快的歌儿,汇入溇水的怀抱。简易的石拱桥横跨在小溪上,阅历着世事的变迁。虽不如江南水乡里的小桥那般雅致,那般多情,外貌也十分粗糙简陋,但他沧桑的容颜里藏着苦涩的经历和故事。

小桥下游,一座更大的石拱桥横亘在小河上,格外打眼。就像赵州桥一样,这座石拱桥由打凿整齐的青石条砌成,造型优美,装饰着幽静的山谷。由青石砌拱的石拱桥已成为古老桥艺的留存,现在新修桥梁基本都是钢拱、斜拉、混凝土桥梁。在深山中看到这座造型端庄沉稳的石拱桥,给人欣喜和温暖。

漫步山谷,杜鹃鸟在山间不知疲倦地啼叫,无名野鸟在林中对唱情歌,清澈的溇水在谷底哗哗流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山野的味道芬芳扑鼻,使人胸怀格外舒畅。无意中,奇遇就会向你走来,一片灌浆饱满的麦穗映入眼帘,真的是奇迹,让我激动得语无伦次!很多年没有看见麦穗了,虽然是一小块,不成规模,但给我无比的惊喜!思绪把我拉到久远的从前,背着麦粒翻山越岭去城里加工厂换面条的经历,80年代读初一路过县城吃8分钱一碗面条的画面,如电影镜头一般在我脑海回放,往事历历在目。

长岭植被茂盛,各种树木郁郁葱葱,从山顶伸向河谷。栗树花絮缀满枝头,在岭上成片怒放,远远望去,十分醒目。夫妻树在林中恩爱合抱,温暖着彼此的岁月,任他风吹雨打。虽体型佝偻,窟窿噬体,仍坚强的深向天空,寻找太阳的光芒。陈家屋场前的古楠树,历300年而不衰,越老弥坚。树干粗硕,三人合围;枝繁叶茂,树冠遮天。她亲历过长岭的风雨雷电,见证过长岭的沧桑往事。带着朝拜的虔诚,我敬仰她,凝视她,仰望她。听她讲过往的岁月,听她讲人世的代谢。不与世争,吸天地灵气,傲然挺立于山水间。她强大的生命力,给我无穷的力量。

长岭的茶叶在岭上铺展,层次分明,远观似起伏的绿波,近看如在山岭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绿毯。一位中年大姐告诉我,长岭成片的茶园是当年乔老爷带领村民种植的。我问乔老爷是谁?她说是已故前村主任张老先生,他名字里有一个乔字,所以大家叫他乔老爷。乔老爷是村里能人,村民对他敬佩有加。村里有两个茶叶加工厂,村民采摘的鲜叶就地销售,价格适中,每年每户有四五万元收入,相比出门务工收入更稳定。

溇水在长岭河谷来个优美的S形曲线,从空中俯瞰应该是一幅完美的太极图。曲线两岸是肥沃的土地,长岭过去被称为鱼米之乡。篓子往河里随便一扔,就是满满一篓活蹦乱跳的鱼儿。岸边水田种稻,“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天”,曾是这个深山小村的快乐生活。来到岸边,一畦畦稻田全部改为旱田,油菜籽正沉甸甸挂满枝头,玉米苗在阳光下茁壮拔节。

不通公路的年代,长岭人出行有两种模式。一是过硬,从谷底沿着林间小路翻过高高的八峰山,再下到山脚的鹤峰城,用弯架或背篓驮运上百斤的山货或农资爬山往返。二是乘坐豌豆角小舟,沿河逆流而上,到城里装好物资和人员再顺流而下。拉豆角小舟逆流而上是个力气活,只有真正的水手和汉子才能胜任。几个汉子拉着纤绳奋力登步,喊着声声号子,在激流,在险滩,在河岸,匍匐前行。拉纤是要喊号子的,那声声号子里,藏着纤夫的勇敢和不屈,或许还藏着他们炽烈的情和爱,那高亢具有穿透力的号子更是他们对命运的呐喊。

在鹤峰不通公路的时代,溇水流域曾是水运木材的大通道,繁忙热闹,大批木材顺着溇水到达洞庭湖,再沿长江抵达武汉南京上海。溇水多礁石险滩,远去的年代,在这条河流上,水手和纤夫上演了许多关于冒险,关于生死离别,关于轰轰烈烈的爱的故事。

不久的将来,随着长岭下游江坪河大坝蓄水发电,库区尾水将抵达县城附近的麂子峡。那时,一条黄金水道就会展现在长岭人家的门前,两岸青山,行舟绿水,船帆穿梭,游人如织,这不是梦境,而是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