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甘溪坪——一个写下欧盟元素的地方(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吉元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9日 点击数: 字号:

文字/胡吉元

她是巴鹤公路山巅之上的风光长卷,天高云远,鹰击长空,雄峰峥嵘,千山逶迤。

她是土苗儿女妙手雕琢的温润璞玉,小桥流水,鱼翔荷池,檐傍修竹,茶畦葳蕤。

这,有画卷之美,更有璞玉之质的天然所在,便是地处鹤峰县邬阳乡龚家垭村的甘溪坪。

2017年11月,由杭州市上城区、恩施州鹤峰县两地人民政府协作,由湖北鹤峰骑龙茶业有限公司实施的“国家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有机茶欧盟认证示范基地,正式落户于邬阳乡龚家垭村甘溪坪。自此,在甘溪坪这块高海拔的山陬海澨之地,不仅融入了茶文化发展的国际符号,而且她翩若惊鸿的华丽蜕变,折射出了新时代文明实践的大手之笔…… 

1.过往要地

甘溪坪,完整行政辖区为“湖北省鹤峰县邬阳乡龚家垭村五组”,现有山地面积一千余亩,其中耕地面积300亩,是一处南北大山围峙、东西狭长的船形之地。其大小山头相对高度70-150米不等。由东向西,南面山系为:黄皮岩、学堂岭、冷浸坡、黄家垭、街店子、姚家坡、列四井,北面山系为周家岩壳、麻腰屋场、火连楂、猫子山、青田垭、波老盖、移动机站、三股垉、画字台、打狗喹、风洞岩。

南面的椒园垭与北面的龚家垭,因地呈山凹,遂成古容美土司中府通住司境北部邬阳关、金鸡口(土司时期“四关四口”之北陲)之必经大道,且在龚家垭之岭瘠上(今龚家垭村委会驻地),与东西走向的施宜古盐道,形成了经纬交叉的“十”字,系坐标点为东经110°8′8″,北纬30°6′20″,海拔1181米。

南北走向并穿过甘溪坪的经线骡马道,历史学家称之为湘鄂古茶道。作为该线路的一部分,在容美土司时期,从中府启程向北所经地点依次为:青树垉、陈四沟、两河口、留驾司、下坪、范家垉、椒园垭、龚家垭、崔家垭、高桥河、毛家垭、朱垴关、邬阳关、金鸡口,从而延伸到外埠拦滩河、桃符口、资丘、长阳,直止宜都。

在龚家垭与湘鄂古茶道交叉的纬线骡马道——施宜古盐道,由古施南府为起点,依次经过三岔、新塘、红土、官店、枇杷塘、十字路、岩屋坪、野烧墩、七垭、三岔溪、水漂子、覃家场、龚家垭、三里荒、杨家垭、王家山、清湖,延伸到外埠湾潭、长乐坪、渔关、聂河……

茶马道也好,古盐道也好,其实质只不过是称呼不同而已,无外都是古之人们陆地通行的过往大道,或骡马驮行,或人力负笈,或挑担匍匐。在生产力极其落后的封建时代,除了食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运输物资外,其次便是极为单一的交易物资,如茶叶、马匹、桐油、生漆、黄蜡、蜂蜜、药材、动物毛皮。到了近现代,商贸物资则多了一些品种,如布匹、药品、火柴、副食、煤油、胶鞋、帆布、肥皂、油灯、电筒、化妆品、油纸伞等日杂用品。再后来,便有了大道沿线的小作坊,如伞厂、染铺、酒坊、油榨、纸厂(烧纸)等,以及骡马道沿线的旅店、饭馆、骡马店等。民国年间,在施宜古盐道经过的鹤峰境内,生意最红火的路边店有三叉溪的“三枝花母女旅店”、王金阶的骡马店等。

经、纬线骡马大道运输最繁忙的高峰期,当数大平天国运动和抗日战争两个时段的“川盐济楚”时期。

长期以来,两湖地区所需的食盐,皆为淮盐所把持,川盐所占市场份额极其微小。据老一辈人回忆,川盐比淮盐的质量要纯正得多。就连长期抑川盐而扬淮盐的清两江总督曾国藩,也不得不承认川盐比淮盐要霸道。

1851年,中国近代第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爆发。清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建都南京,淮盐不能上运湘鄂,于是有了清廷饬令的第一次“川盐济楚”。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爆发,沿海一带相继沦陷,海盐生产设备受到严重破坏,运输也受到阻隔。湖南、湖北等省海盐销区民苦食淡,迫需川盐承担起军需民用的重任,进而迎来了盐业发展史上的第二次“川盐济楚”。

综上所述,食盐可谓是民之必需、国之必备的天工之物了。而不同时期的统治者,同时也十分看好在食盐行业攫取巨额财富的可乘之机。民国时期,国民党鹤峰县政府在龚家垭设立了集治安与税收于一体的边贸检查站,县警察大队长徐云谷嫡系驻兵,每月3个轮次,每轮11人。言称是确保地方治安,其实质是国民党县政府扩大财政税收之所需。

甘溪坪,是距离龚家垭骡马大道交叉点最近的一处居民聚落,直线距离仅1公里,可谓近在咫尺,同时也是纬线茶马道的重要关口。正因为如此,在甘溪坪的椒园垭口上,这里建有标志性指路碑两块,规格为高104厘米,宽60厘米,厚13厘米。一碑已散逸,一碑仍在,其立碑时间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碑头有醒目驱邪图案、“众姓功德”字样,有修建骡马道捐资投劳者的具体名单及银数。在尚存的这块路碑上,依稀可认出捐银的张姓有3人,吴姓、周姓、刘姓各1人。

甘溪坪的坪中,有一时干时水的河溪由东向西纵贯甘溪全境。为确保南来北往商贾运输的便捷过往,甘溪坪的先人们在河溪上面,修建了较为讲究的四扇三间风雨桥,宽3米,长12米,其上可歇背担,也可乘凉。可惜的是,该桥已于1962年与河溪下游的“下坪桥”一同被“走蛟”冲走。桥头所立乾隆时的“众姓公德”碑,也是甘溪人数年后才从河沙的沉埋中侥幸掘出。这块长134厘米、宽66厘米、厚13厘米的建桥功德碑,其上所刻的建桥记载已无从辨认,只有“众姓公德”字样还醒目可识,见证着古今河桥的代谢过程、风华过往及其沧桑世事……

2.人文重地

甘溪坪东西相距3000米,南北宽约350米,四周青山环抱,季节性河溪有如蛟龙一般,贯穿东西全境。

一方水土,养一方爷们;一方爷们,演绎一方风流。甘溪坪,神州大地上的一艘小小方舟,她以她的娇小,她的玲珑,她的蝶变,她的温婉,在历史的时空中静静潜行,在时代的汪洋中奋袖博弈。

厚重人文,来自名垂青史的革命传统

龚芳清,1897年农历4月25日出生于甘溪坪一个贫困家庭。龚芳清从小立志报效国家,12岁即练功习武。1929年正月,加入到贺龙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由于他英勇善战,先后被任命为红军分队长、大队长。1930年7月,被任命为红军38团一营营长。

龚芳清武功高强,善于用兵,加上熟悉邬阳关一带地形,故在对敌战斗中累立战功。五峰团防孙俊峰是屠杀共产党和工农红军的刽子手,手上沾满了共产党人和红军战士的鲜血。龚芳清带领战士攻打孙俊峰,一鼓作气,打败了敌一个团的兵力。

为保卫贺龙在下坪、邬阳、金果坪创建的红色革命根据地,龚芳清对国民党反动派团防穷追猛打,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使之闻风丧胆。1934年8月,龚在与国民党团防头目陆明清的作战中,不幸左腿中弹,不能行走,只得回家养伤。

国民党地方团防殷约梅得知龚芳清的消息后,便密谋于1934年腊月二十七将龚搜捕,并严刑逼供,要龚说出贺龙去向及地方共产党员的名单,并许诺只要说清楚了,就可当上国民党团长。

龚芳清严辞拒绝。殷约梅恼怒之下,用刀一下下割着龚芳清的口舌……

这位英勇不屈的红军营长,最后被折磨致死,年仅47岁。

厚重人文,来自淳朴至美的风土人情

甘溪的人文是有颜色的。蓊郁的桂树,灿灿的茶株,翠绿的白笈,深红的红枫,纯色的楼房,涂靓了农家的五光十色。

甘溪的人文是有线条的。弧线性的小桥、堤岸,直线条的田坎、院墙,锥尖型的树冠、屋顶,圆形状的池塘、河堰,圈画了甘溪风光的几何模样。

甘溪的人文是有声音的。河溪里淙淙流响,茶畦上深情吆喝,庭院里欢声笑语,广场上轻歌曼舞,拨响了甘溪坪人人与自然的天籁之音。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甘溪坪的美,无处不在。甘溪坪的风光,无时不有。而甘溪坪的醉美风光,源于人的情怀,成于人的笑靥,融于人的步履。

甘溪之水,赋予了甘溪妹子的无限灵动。甘溪姑娘张祥珍嫁到下坪椒园后,又将小家安到了繁华的下坪集镇。经商,陪孩子,跳街舞,过着青春而阳光的山镇生活。时不时的,她也回到自己娘家甘溪坪,一边吮吸浓浓的田园气息,一边在田边的树荫下浏览智能手机,给老父老母现场查阅茶技资料、天气预报、农产品销售信息。遇上田坎上陡然出现的来客,她都会笑脸相迎,或装烟,或递水,或将游客带到需要去的山上、河边、田头。

贺忠琼老师是地地道道的甘溪坪人,也是邬阳民族中心学校的一名在岗教师,周末回家难得有暇做一下家务。但即使家务再忙,只要看到有外地游客来甘溪观光,会立马放下手头活路而义务担起向导。遇上相识的人,还会一面安排家人下厨烹调本地的当家菜,一面热心的给来游者讲古老的风雨桥与“走蛟”的故事,聊坪坝里前世今生的风土人情,观椒园垭上世纪过往的古碑文字。

龚伦干是祖籍甘溪的转业军人。1992年转业到河南平顶山市煤建公司工作八年后,离别尚在繁华都市“中国煤建神马集团”供职的儿子,与妻毅然回到大山深处的甘溪平,种地兴菜,养鸡喂鱼,摄影旅游,远足跳舞,逛网自修,赏花会友,乐享田园之美。遇上甘溪坪的旅行者,会毫不顾惜自己年近七旬的高龄,陪客上三叉溪,翻广东垭,趟红岩河,下梯尔岩,耍洞湾电站……        

贺忠琼老师的胞弟贺忠斌,也是一名在岗的乡村教师,现供职于邬阳乡班竹小学。他和张祥珍、贺忠琼、龚伦干等人一样,也有着甘溪人特有的热情好客与古道柔肠。凡来甘溪者,必为甘溪来。他会简约快捷的端出沾有甘溪泥土的落花生,斟上甘冽纯正的山泉茶水,与客人一道分享甘溪坪原生态的美味和纯正无杂的珍馐。

厚重人文,来自诗情画意的乡村建设

甘溪坪平均海拔1050米。以海拔而论,当是二高山的气候气温。但,这里青山环抱的村庄,屏蔽了自然环境的严寒和肆虐的朔风,气候温暖湿润,降雨丰沛,土地肥沃,为各种动物的繁殖与植物的繁盛,提供了得天独厚、应有尽有的生存环境。

甘溪坪现有居民40户160人,有张、龚、贺、周等主要姓氏,他们祖祖辈辈和睦相处,友好交往。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建造了美丽的家园;用自己的勇气,战胜了自然界的一切恶劣环境,成就了一方看得着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山乡胜景。而厚重的甘溪人文与美丽的甘溪风光相得益彰,赢得了甘溪坪接续不断的发展机遇。

首先是道路交通建设进入快车道。这里的道路交通可谓四通八达。过去,仅有一条南北贯通的骡马大道通过南、北两个垭口。现在,南垭已有两条村级水泥公路通往下坪集镇,分别绕线经过下坪乡之江坪村、椒园村;北有连通巴鹤公路的连接线。三条高质量的水泥硬化路,为坪坝内的百姓走亲访友、出外旅行提供了方便快速的绿色通道。

再次是欧盟认证基地在甘溪坪的落地生根。欧盟标准,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农产品质量检测标准。除了需达到全域有机茶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喷除草剂,达到三年以上转换期的共性外,检测指标细化到500余项,是有机茶检测指标的10余倍。

近乎苛刻的农产品检测要求,既需要农业技术上的环环把关、丝丝相扣,更是一场思想观念的深刻革命。

然而,面对农产品的高难度、高风险,甘溪人以自己最好的人文底气,不仅赢得了欧盟示范基地的承办村落,也在后续的各项工作中顺利通关。

表面看来,甘溪人赢得的仅仅只是高端农产品的项目建设,而实质是赢得了甘溪坪的超前发展。甘溪坪有机茶欧盟认证基地的发展定位是: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推进“鹤峰争创全国有机茶第一县”,打造“邬阳全域有机茶第一乡”,实现农民增收、财政增税、企业增效,促进全县有机茶产业持续、健康、可持续发展。

这种发展既是革命性的,更是史诗性的;既是精准扶贫的创新实践,也是党的惠民政策的集中体现。而最本质的、最内在的,是使甘溪坪这样一个大山深处的小小村组,自身得到了“跳起摘桃”的超常发展。

有关“有机茶欧盟认证示范基地”的项目块头,姑且可以通过如下一组数字清单,来管窥一豹。

田间建设。茶品种改良108万株,投资24万元。田间人行道硬化5000米,40万元。田间绿化树3600棵,18万元。太阳能杀虫灯30套,6万元。修剪机10台,6万元。沼液池20个,20万元。  

设施建设。新修河堤公路桥三座,投资60万元。沟渠3100米,80万元。河堤公路3000米,180万元。河堤栏杆3000米,72万元。公路绿化树2000棵,40万元。路灯200套,30万元。

公共建设。兴建公共厕所一栋,投资20万元。建文化活动广场200余平方米,投资22.82万。监控设备40万元,其它辅助设施10万元。

……

甘溪坪的变化,能用一组组数字来描述,却又不仅仅只可以用数字来一言以概之的。党的富民政策惠无边,新时代的和煦东风沐无际。甘溪坪,仅只是这个光辉时代的一个缩影,只是这个灿烂岁月的璀璨浪花。而欣欣向荣的祖国胜景,是一幅浏览不尽、漫天而来的绚丽画卷。

甘溪坪,一个有山、有水、有风情,更有故事的地方,不仅写下了武陵山区革故鼎新,与世界接轨的欧盟元素,更以她独有的娇艳与动人的媚态,尽情彰显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风采!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