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品读长篇小说《身后那个村庄》(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5日 点击数: 字号:

向国平

当我2017年8月拿到长篇小说《身后那个村庄》的时候,心中很是欣慰、激动。作家宋福祥是一位视文学为生命的土家汉子,几十年的执着笔耕,几十年的拼搏与奋斗,终于在艰辛的文学之旅上突出重围,写出了精品力作。

《身后那个村庄》是一部以鹤峰邬阳乡为背景的南方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真实地反映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清河湾这个村庄里“男人北上,女人南下”后的情形。作家以独特的视角,书写了从农历三月三到九月九的故事,时间虽然不是太长,却引出了清河湾这个村庄的历史,以及对现实的思考。

清河湾这个村庄里,曾经有一棵千年古藤,相连着清河两岸的地脉,见证着村庄里古老悠远的历史。用“千燕聚首”的一个自然现象,展开了村庄里的这个故事,追索“千只海燕歇古藤”的故事,拉开了历史的跨度,展示出村庄的深度。

千年古藤虽已仙逝,但古藤的根脉仍然还在清河的岸边,仍然还在村庄的深处,村庄里的男人和女人曾经沿袭着先辈的生活模式和生活状态,守着这一方水土繁衍生息。然而,随着现代气息的不断浸入,原来的生存格局被彻底打破,村庄也逐步改变了旧时的模样,人们在经历过现念冲突的痛苦之后,不再局限于村庄里的平静与安乐,开始背景离乡去闯生活,逐步形成了劳务大量输出的现象,构成了鲜活的“男人北上,女人南下”的格局。

在《身后那个村庄》里,叶家台和柳树岭的叶柳两家时代友好,虽然家训接近,但后辈的造化各各不同,继而演义出完全不同的人生命运,这是作家对清河湾这个村庄的宏观思考。

叶明清老汉高寿,在与柳清阳老汉追忆往事时狂笑而死,成为村庄里第一个笑着死去的人。可柳清阳老汉就没有叶明清老汉那么幸运了,他为三儿子柳家富,幺儿子柳家宝整天提心吊胆,看到他们兄弟俩一个沉迷色欲,一个沉迷赌局,却难以施展老父的威严,把两个留守村庄的儿子教育成本份持家,勤劳朴实的庄稼人,他的内心十分自责,却又十分无奈。最后当三儿子柳家富染上艾滋病,幺儿子柳家宝疯了的时候,柳清阳老汉的人生由此变得惨淡悲凉。尽管这样,他却仍然关注着村庄的事物,关注着清河里的水涨水落,仍然尽全力帮助四儿子去做正事。直到最后,柳清阳老汉仍然坚守着柳家的老宅,守着柳树岭上的那一片老树,啃着腊肉排骨,喝着陈年老酒,用一双早已变得昏花的老眼,望着清河湾这个村庄里涨起来的一汪碧水。

村庄里的风景秀丽,千只喜燕,千万只蝼蚁,守护着这个众生涌动的村庄。而这个村庄始终以古藤为根脉,白鹤飞翔在蓝天,娇燕在尽情地舞蹈……男人北上,女人南下,在尽情地追求幸福的生活。一幅气象万千的壮丽画卷,铺展在《身后那个村庄》里,成为这个时代的缩影。

《身后那个村庄》中的人物众多,故事跌宕起伏,生动活泼。每个人物血肉丰满,性格鲜明且个性突出。作家用细腻的笔触,生动鲜活地刻画了每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

《身后那个村庄》的确是一部高端大气之作,洋洋洒洒六十万字,字字句句精彩唯美,对自然景物的描写,对人物性格的描写,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描写,对婚姻家庭的剖析和描写,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展露着作家的功力与才华,让我们看到了鄂西南文学创作的希望。

主人翁刘亚奇与三个女人的感情纠葛贯穿了整个故事,汪小妹、黄小娟、杜心柔是三个性格完全不同且同样美丽的女人,对家庭婚姻的观念也持完全不同的态度。在这场感情的纠葛之中演义着“藤缠树、树缠藤”的故事。细读其中的每一段文字,感觉到作家的手笔之下似乎是要把黄小娟树为乡村爱情之中的偶像,他的万般柔情折服了包括刘亚奇在内的所有男人。黄小娟的善良、温顺,以及处世为人的方法都无可挑剔,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那种女人。而这样完美的女人在现实生活中却未必能够找到原型,似乎也是作家心目中的一个偶像。

杜心柔敢爱敢恨,旗帜鲜明,是都市现代女性的代表,在生活中这样的原型能够找到。而汪小妹的性格特征,估计是让很多男士伤透脑筋的那一种,在很多落马官员的家属之中,像汪小妹这样自私的女眷比比皆是。

朱家河坝的六妯娌是村庄的亮点,也是当下农村应该大力倡导的文明风尚。但在“村庄”之中,唯一能够安分守己,坚守那份纯朴与幸福的却是叶明清老汉的长子和长媳,他们绝不贪图钱财,不坑人害人,只求平安幸福。

《身后那个村庄》是一幅多彩的乡村画卷,它给人们提出了很多耐人寻味的关于乡村的课题,引发了我们的思考,的确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书。

我们期待着作家宋福祥再出新的成果,期待着《山坳上的村庄》和《走近这个村庄》早日问世。

2018年12月28日鹤峰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