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图片频道
5秒

探访王家河(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于洪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5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探访王家河

 

王家河是贺龙元帅的嘎婆(外祖母)乡,这是我从湘鄂边苏区史料和有关贺龙元帅的文史资料中知晓的。

据说贺龙元帅少儿时期大多是在王家河度过的,与表兄表弟、表姐表妹们一道在水田里 捉泥鳅,下河溪捉鱼,在河旁的歪脖子柳树上荡秋千。

崇山峻岭深处的王家河一直是我神往的地方,早有徒步探访的计划。

今年是贺龙元帅逝世50周年。

6月10日贺龙元帅次女贺晓明一行专程回到鹤峰祭拜革命先烈。

在湘鄂边革命苏区文物馆,贺晓明给在场的人说,贺龙元帅在大革命时期,遇险时常常化装成商人,自称“王老板”,手下的人也一概姓“王”,这都与王家河有关。贺龙元帅不管到哪里,都忘不了王家河,忘不了外祖父、外祖母,忘不了那里的老表,忘不了儿时的记忆。巧的是每次化装“王老板”都能化险为夷。

讲完这段故事,贺晓明又自言自语的念叨,王家河一直也没去过,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王家的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原本就心心念念计划去王家河,听了贺晓明的话决定尽早行动。

6月26日,我在王慧、王冕兄弟俩和周家坪村村委会主任刘定科、退休教师周泽民的陪同下,驱车至楠木坪后顺溪流而下。从楠木坪至王家河目前还没有修通公路,往前人们大多是沿溪流上下出入,遇暴雨山洪则不可通行。这天虽说天晴,溪水还没有消尽,几次三番都要趟水前行。

其实,从楠木坪到王家河的路程并不遥远,约莫2公里左右。沿溪而下,尽管太阳高照亦不觉得炎热,反倒是凉风习习,让行人感觉不到太多的劳顿。溪流几近断流,水潭里盛的水清清澈撤,像镜子一样映照着蓝天白云,映照着周边的树木花草。定下来细看,水里有还留着尾巴的蝌蚪和小鱼。

不大一会儿功夫,我们就来到了顺流而下的小溪和另外一条小溪汇合处,当地人叫这个地方“花儿口”又叫“两水过经”,另外一条溪流较之我们趟过的小溪水量丰盈了很多,合二为一之后继续往下流淌,下游就是王家河。

穿过一片野核桃林,走不多远就到了王家河。

王家河,只见河床布满大小不一,任由山洪洗刷打磨得浑圆的石头,不见一汪清澈的水潭,也不知在上游的哪个地方潜入了地下。两岸的河旁柳高高大大,直入云天,枝叶繁茂,河道虽没有清凉的流水,却有清凉的林风。

随行的王慧指着岸边的一棵歪脖子杨柳说,老辈子传下来的,说这就是贺龙少年时爬上去捆绑好绳索和兄弟姊妹荡秋千的树。原来树枝延伸到河的对岸,自然成桥。每逢大雨山洪时便可以走独木桥往来通行。

遥想100多年前,王家河周边的原始森林涵养着丰富的雨水,也许溪水不曾断流,少年贺龙在小溪里戏水摸鱼,在稻田里捉泥鳅抓黄鳝,吮吸天地之灵气,自由自在的成长着。

王家河四周都是高山峡谷,恰巧在王家河这块地方有足以养活百十来号人的平地,贺龙嘎公、嘎嘎的老屋门口就有好几亩稻田。

贺龙少年时代跟着嘎公、嘎嘎住过的老屋依然静默的伫立在那里,只是年久失修,曾经的灶房偏沿儿已经倒塌。王慧指着放置一角风吹雨打的木柜告诉我,这是贺龙嘎嘎的木柜子,贺龙在这口木柜上以湘鄂边特委的名义向中央写报告,详细叙述了占领鹤峰县城的经过和党组织活动的情况。

王慧、王冕兄弟俩现在是这栋老屋的主人,他们是贺龙的母亲王金姑的堂兄弟王先云的后人。他们的太爷爷王湘生是贺龙的亲血老表,跟随贺龙闹革命在洪湖、监利一带染病后病故于家中。

王慧说,从楠木坪到王家河只有1.6公里的距离,正在多方争取修通道路。老屋前的稻田打算好好把它养起来,不施化肥,不打农药,稻田里养着泥鳅、黄鳝,还生长“稀世珍宝”葛仙米。兄弟俩有自己的计划,希望把王家河——贺龙元帅的嘎婆乡建设得更加美好。

王慧说,最令他头疼的是老木屋历经沧桑,逐年损坏,意欲修整。有关方面又说这是革命文物,不得乱动。灶屋倒掉了,木柜烂掉了,整个老木屋也经不住风吹雨打了,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王家河的公路迟早是要修通的,老木屋终究是要修葺和保护下来的。

王家河,贺龙元帅成长的这个山旮旯,定会成为人们广泛关注的红色旅游景点。

 

摄影/文:于洪

 

 

 

 

 

 

责任编辑:鹤舞燕沙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