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话说云雾村(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吉元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4日 点击数: 字号:

文字/胡吉元

多年前,不经意翻阅《鹤峰州志》(乾隆6年版)时,有这样的一段话较为深刻的留在了当时的记忆里:

“又吏部咨开,本部会议得湖广总督迈柱等疏称容美地方……东西以金山、云雾村为界,南北以百顺桥为界,约计州境周围八百余里,县境周围六百余里。”

金山在哪里,云雾村有何标志性地理意义?

带着一系列疑问,在近几年的工作之余,曾数次穿行于云雾村的群山之中,或观山瞰水,或眺云望日;或攀崖越涧,或缘坡匐行;或野外寻踪,或慕贤访谈。极尽可能的寻找志书及文史资料中所涉及的地点与地段,现场体验鹤峰、五峰两县交界的界址与地貌特点。

时间的砥砺,给予了我想要的答案。不懈的努力,也终于有了应有的结论——鹤峰、五峰以河为界,由上而下依次为任家河、王家河、严家河,长达20华里。

山重水复之处的任家河,是鹤五两县唯一过往的要津之地。其现今公路滚水坝的中心坐标点,系东经110°17'33",北纬30°12'49",海拔750米。两县接壤的行政区划,鹤峰县境涉邬阳乡云雾村5、6、7、8四个村民小组,五峰县境涉牛庄乡金山村2、3组,凌云村双家坪、王家垭、窑湾等相关村民小组。

2019年6月11日、15日,趁着天气和柔而无烈日烤炙的晴暖天气,一周之内两上云雾村庄,除了进一步完善“云雾”作为容美改土归流后的首设“云雾村塘”的资料外,还对现有的云雾村区划所涉及的历史事件,进行一下客观性的梳理与条陈。

咽喉之地

1735年,清雍正帝在对以容美为代表的一系列土司实施改土归流之后,除实行换血式的设立流官外,还在鹤峰州境内全面建构汛塘制度。在鹤峰州北部境内,设置了“邬阳官汛”、“楼角塘”、“高桥塘”、“云雾塘”等驻防机构,“楼角塘”、“高桥塘”、“云雾塘”受制于“邬阳官汛”。

汛塘之制,何也?道光《云南通志》卷四十三《关哨汛塘一》云:“关哨汛塘之制,诘奸究而戒不虞也。滇省地处边隅,夷蛮错壤藩塞,号戒盖綦重焉。我朝设立哨塘,分置兵役,星罗棋布,立法至为周详,是以荡平,共庆烽燧潜消,而永绝宵小窥伺之萌也。”

如上所言,绿营设立汛塘,其主要作用涉及四个方面,一是缉捕要犯,二是防守驿道,三是护卫行人,四是稽查匪患。一言以蔽之,清朝设立汛塘之目的,在于维护朝廷对地方的治安管控。

按照当时的汛塘编制,邬阳官汛驻兵20人,下辖各塘分别驻兵5人。因此,就邬阳关兵防而言,改流之初共有兵防35人。道光时期,塘汛兵丁各有裁减,邬阳官汛减为14人,云雾、高桥、楼角各减为4人,合计驻兵26人。其兵丁待遇,岁享工食银6两(时任鹤峰州知州毛峻德工食银80两)。

改土归流后的民生状态,可通过当时的一名在任官员管窥一豹。鹤峰州吏目(介于现在的正科级与副县级之间)一个名叫陈泰的,他在任期间,岁享工食银31两5钱2分。兴许是当时的吏治严明,或是民生凋敝,以至于这名做了四十年官的江西金溪人,虽有“以大计膺保荐者数矣”之功,然不仅“终不获迁擢”,且去世之日竟落得“箧无余资”安葬……

其时,驻防官兵的军费开支,与当时极不便利的交通有很大关系。兵丁俸饷,采取每年两季发放,“兼请回营存贮州库,于季初移取包封,会同支取”。官兵粮米,采取“春夏二季按月赴州仓支领南粮米,秋季支领本色米,冬季支折色……”塘汛公用经费,每年“领银262两9钱4分。本营兵丁红白事件,白事给银5两,红事给银3两……”由此可见,在落后的封建时代,统治者偶尔也释放出了人性化的一面。

冷兵器时期的鹤峰州,其军事行囊自然也是再简陋不过了。其兵丁装备有:盔甲,牌刀,扁刀,旗帜,战箭,步弓,鸟枪,腰刀,帐房,锣锅,锹锄,铁斧,长矛,撒袋,铁群,铅子,号衣……虎衣帽裤鞋,是高一级军弁的衣饰;马蹄驳、劈山驳、过山鸟等大型重器,仅装备于军事要地和重大战争。

因此,鹤峰州治下的云雾村塘,东望牛庄金山,南照凌云绝壁,西眺板壁悬崖,北亘任家河谷,实属山陬海隅一角。然而就因它地处咽喉,系商贾过往的唯一要津,塘防驻地建于青龙落穴位置,显见于设兵驻防、息事靖边对于当时的统治者多么重要。

红色之地

新中国成立后,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国家要“有步骤地将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据此,从1950年到1953年,在新解放区占全国人口三分之二的农村,党领导农民开展了土地制度的改革。

云雾村是新中国成立后鹤峰边境的高山地区,和五峰县接壤,紧邻巴东、长阳县境,山高谷深,人烟稀少,乡情复杂,群众生活极为艰苦。

1950年春节过后,燕子区召开会议,布置“清匪反霸,减租减息,建立农会”等土改工作。龙海谷、项炳然被安排为云雾工作组,由龙担任组长。

龙海谷又名溶川,生于1927年,湖南桃源县人,家庭出身地主,曾就读于中华大学,于武汉解放前夕入江汉公学,武汉解放后又转入湖北革大学习,并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湖北革大,全称湖北人民革命大学,简称“革大”,是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刻,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先念等同志亲手缔造的“抗大”式的革命干部学校。“革大”校友是解放初期鄂西各县党、政、财、文系统干部的主要来源。

1949年12月,龙海谷等“革大”结业校友,积极响应李先念校长“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的号召,怀着崇高的革命激情,不远千里,奔向鄂西,成为入鹤工作的79名成员之一。

项炳然,湖北江陵人,生于1929年,贫农,中共党员,小学文化。1948年参军,历任战士、副班长。

龙、项二人到达云雾村后,住在生活最贫困的群众家里,与农户一起辣椒当盐、糠菜为食,白天出门爬山越岭,访贫问苦,晚上开会,宣讲革命。每次开会,龙海谷就为群众教唱《谁养活谁》、《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歌曲,宣传跟着共产党翻身求解放,人民当家作主的革命道理。经过十多天的发动,群众情绪高涨,积极参加清匪反霸斗争。

当时,一小撮坚持反动立场的国民党乡保人员,煽动、胁迫少数群众,勾结五峰反共自卫团团长钱福堂一伙策划暴乱。4月8日,鹤峰“反共救国军”营长王协堂(国民党副乡长),纠集匪徒20余人,在三元河密谋后,携带步枪9支、大刀10余把,于凌晨3点多包围了龙海谷、项炳然的住户李章甫家。龙、项二人刚开完会睡下不久,就听有人喊门,自称“农民代表”,有事要找工作队。项炳然急忙起床开门,匪徒一阵乱刀砍来,龙、项均被砍伤。项炳然伤势尤重,倒在地上流血不止,两支枪也被匪徒夺去。

匪徒将其五花大绑后,搜出龙海谷的工作笔记。王协堂气势汹汹地问:“你们来搞什么?”龙海谷怒视着王协堂说:“我们是党和政府派来组织农民闹翻身的!”王咬牙切齿地说:“闹翻身?我今晚就叫你们翻身!”说完,指使匪徒将龙海谷吊在楼枕上,下面架火薰烤,严刑逼问。王协堂抖着笔记本又问:“你为什么把我们的名字写在这个本子上?”龙海谷回答:“你们过去压迫、剥削人民,是有罪的。但只要主动赎罪,缴枪投降,人民政府是可以宽大你们!”王协堂恼羞成怒,把手一挥,匪徒们便一拥而上,你一刀他一刀,残暴地割下了龙的耳朵和肌肉,惨不忍睹。龙海谷坚贞不屈,仍厉声警告匪徒:“你们杀了我,我不过是先死,共产党会找你们算账的,血债要用血来还!”他高呼:“共产党万岁!”

王匪一伙在两名工作队员面前无可奈何。天一亮,他们就将流血过多,奄奄一息的项炳然拖到牛坪对面的山垭上枪杀了,继而又将龙海谷拖到香果树中湾杀害。时年龙海谷23岁,项炳然21岁。

龙海谷、项炳然被残杀后,人民群众无不为之悲恸,称他们是共产党的英雄好汉。一些参加收殓烈士遗体的群众,看见烈士被刺破的肠胃里流出的糠菜草根,无不痛哭流涕……

烈士英名,永垂青史。1983年6月27日,国家民政部批准龙海谷、项炳然为革命烈士。

1975年、2004年与2013年,龙海谷之子龙丕池(湖南省桃源县教师)曾先后三次来到邬阳乡云雾村,寻祭先父之墓。2013年11月21日,龙丕池夫妇在鹤峰县相关部门负责人陪同下,将先烈遗骨正式迁葬于湖南桃源县烈士陵园,使之灵归故里。

巍巍青山埋忠骨。在云雾村九组牛坪的小山之上,项炳然烈士的墓冢掩映在一片葱绿的树丛之中,与日同在,比月齐辉,以一种特有的宁静与祥和,似曾仍在诉说着那段曾经“我以我血溅轩辕”的红色历史……

风云之地

山高路险,云奔雾涌;深壑危涧,云缭雾绕。云,雾,既是云雾村天时地缘的气候特征,也是云雾村作为一方行政区划的岁月留声。

(1)张陆暴乱

建国后的新中国,农民通过土地改革,分得了土地,劳动积极性空前高涨,农业生产得到迅速恢复,农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

然而,在百废待举的新中国,在一些边远的荒野之地,仇视新中国新生政权的敌对势力,破坏新中国建设事业的不法妄举,仍有不同程度的抬头之势。在僻静遥远的农村,反革命分子利用个别群众对农业合作化的不满和工作中出现的失误,造谣惑众,制造骚乱或反革命暴乱;资产阶级中坚决反抗社会主义改造的分子进行报复破坏活动;一部分反动富农破坏社会主义改造和农村各项中心工作……

有鉴于此,高瞻远瞩的毛泽东同志在1955年3月21日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警醒全党同志:“国内残余反革命势力的活动还很猖獗,我们必须有针对性地、有分析地、实事求是地再给他们几个打击。”

一切,似乎都在应验之中。10月28日,与鹤峰县云雾村邻近的五峰县土鱼河人张子林、金山坪人陆金堂,利用少数老百姓对大跃进运动的不满情绪,串联云雾村、金山村对河二岸的罗某周、李某尧、王某述等近百人,发动反革命暴乱。以土枪、马刀等武器为事端,突袭五峰松木坪铁厂,抢走厂部民兵枪支20余条。并制定反动纲领,声言暴乱成功后,占山为王,对骨干成员论功行赏。

事件暴发后,恩施、宜昌两地驻军武警,在五峰、长阳、巴东、建始、鹤峰等5县民兵配合下,经二十余天的围追搜捕,将暴乱分子全部抓捕归案。恩施行署在鹤峰邬阳乡栗子坪召开公判大会,对骨干成员张子林、罗某周执行枪决,王某述、李某尧、马某轩等被判处有期徒刑。陆金堂、陆某庭、雷某概在五峰牛庄鞍水塘被执行枪决。

(2)高峰事件

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历史,最令人不堪回首的,就是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1968年,在鹤峰县高峰这个山大人稀的公社里,有云雾、严家、二台、金鸡等4个大队600余户,2800多人口。

5月11日,公社革委会在金鸡大队举办社直机关和大队以上干部学习班。办班期间,以抓阶级斗争为名,从批判云雾大队会计陆某的“资本主义思想”开始,接着以富农分子李文方半夜还在燃灯大亮,以及半个月不到野猪棚去歇等问题进行揭发批判。他们认为李没有交待出新的问题是态度顽固不化,便管制不得回家,白天押着劳动,晚上突击审讯。这样一连三天三夜的车轮战术,李文方仍未交待出新问题。

于是,革委会张某朝等人认为,高峰地区阶级斗争的盖子还没有完全揭开。张说:“革命委员会成立后主要是抓阶级阶级斗争,否则与不成立是一样的。”决定组织“宣传队”,持续两个多月私设公堂,捆绑吊打无辜群众,刑讯逼供,伪造出两个“反革命组织”的“暴动计划”,借“剿匪”“平暴”等由,肆意抓人、打人、迫害人,使之受害群众达190多人,被抓87人,致死18人、伤残6人,引发了一起受到北京高层关注的“高峰反革命政治惨案事件”,简称“高峰事件”。

高峰事件发生后,中共鹤峰县委十分重视,积极协助省州调查组进行调查处理,将首犯及其主要元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并分别判处3-15年徒刑。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和总结。列宁曾说:“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从高峰事件中,我们吸取的教训是深刻的。尤其是提醒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是一切事业的领导核心。离开了党的领导,国家便会动荡不安,人民就会罹逢危难。现阶段,我们就是要坚定不移的坚持党的领导,不忘初心,牢记史命,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文化之地

光阴荏苒,不舍昼夜。在云雾村人的根脉里,“耕读为本”俨然已被奉为安身立命、齐家兴业的人生之要。一条汉子,只要勤于耕种,不辞稼穑,肚儿总不至于受饥挨饿。一个芳华少年,只要悉心于书,学业有成,不仅会写得锦秀文章,更是改变个人与家庭命运的最好途径。

于是,在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农耕文化里,也就成其了云雾村独有的一方文化。而这种文化的根脉与渊源,不在于这里有何得天独厚的资源,而在于这里有别于它地的教育特质。

这种教育特质,既有民国时的私垫教育,也有建国后的公办教育。

民国17年(1928年),罗家屋场开办私塾,收授学生20人。

民国18年2月,五区第六乡(时高峰乡)学事委员罗知军主持开办茶园苏维埃小学,成为鹤峰县苏维埃小学首创。同年8月,五区苏维埃政府召开教育工作会议,由中共鹤峰县委委员、第五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周琪主持,各乡苏维埃主席、副主席及教师代表参加,与会代表70余人。代表第六乡出席的是乡主席谭进庭,副主席何毅斋,教师谭德壬。会议研究了苏维埃小学的开办问题,内容涉及小学创办、教育改革、苏维埃政策宣传及教育经费问题。会后,五区教育发展最快。1930年春,五峰团防胡元清得知贺龙率领的红军离开了云雾,遂烧掉了茶园苏维埃小学及其它6栋民房。教师李传发因无法教学,便加入红军并担任了军部文书。

民国19年秋至民国27年春,浮烟台开办私塾,由学究李香甫任教(时私垫驻地为两个天井大院,一为私垫,一为保公所,子李文税为保长)。

民国27年秋至民国34年(1945年)春,陈家垉开办私垫。初由建始县官店镇来的郑老先生包办,两年后被武汉流亡来的学者张重友取而代之。

1945年秋至1949年底,孙家大湾开办私垫,授课业师仍为张重友。

以上时间段表明,云雾村直至建国前的私垫教育,不仅从未间断,而且在全县、全区都具有领先水平。而流亡学者张重友的到来,更为这荒野之地的教育注入了无限生机与活力。

张重友是武汉人。1937年“七七事变”后的8月21日,日军对武汉城狂轰滥炸,使年届六旬的张重友不得不踏上了流亡之路,逃到了群山茫茫的云雾村。

在云雾村人的记忆里,张先生是一个饱学鸿儒,经史子集、天文地理,无不烂熟于心,信手拈来,且书法水平亦精湛之至。张初到云雾时,因无人知情,先是被陈家垉私垫的郑先生请其代课,后因张学识与教学远非凡夫之功,两年以后,郑便主动将授课之事让位于张而回官店老家去了。

张重友是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的开明之士,思维活跃。除了能游刃有余的向学生讲授《三字经》、《国语》、《四书五经》、《百家姓》、《千家诗》、《朱子家训》等经典作品外,还在教学方法上,能将所学知识融会贯通,如将“人之初,性本善”改编为四字语“人之初生,性本至善”。将《资治通鉴》编为五言歌诀。对云雾村的山水风光,他概括为“龙窝泉、狮子口、严家岭、手扒岩、浮烟台、关帝庙、天生桥、熊掌坪”等八景,且将各自典故以小楷书写后送之于老少人们——以通俗易懂的形式,一来教授年少者识文断字,二来使年长者钟情于自我的山水宝地,养心、养眼、养神。

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8月,阔别故土数年的张重友,曾千里迢迢返回大武汉寻找自己家眷故旧。然而,深受日本侵略者七年蹂躏的武汉城,老家的一切已面目全非,见着的人也是不曾相识的生面孔。无奈与无望之际,张重友只得折返回到云雾村这个曾经容留他的栖身之地。全国解放后,张老先生因无妻无儿亦无女,便被当地政府视为五保供养,直至1976年98岁去世。

云雾村的私垫教育在民国及苏维埃时期可谓浓墨重彩,在建国后的公办教育中则处于稳定发展时期。

1950年春至1952年秋,浮烟台正式开办“云雾初级小学”。在此任教的教师先后有聂老师、林德锋、王毓全、张克能。

1953年春至1968年秋,浮烟台因政府开办供销社、药铺,学校迁至孙家大湾,任课教师有李诗章等。

1969年春以后,学校迁至现址,且在1976-1977年达到学生数高峰期,学生生源除本村外,还有外埠五峰金山坪村的适龄儿童少年,学生多达200余人。此时,教师数也是最多之时,先后有崔老师、章百开、罗长斌、李龙胜、罗光银、李诗章、刘体凤、严秀庭、高官会、罗才美、罗才祝、杜祖明等在此任教。

最美之地

云雾村地处邬阳乡东北门户,与外埠五峰县牛庄乡隔河为邻,距鹤峰县城103公里,距邬阳乡政府驻地43公里,平均海拔1112公尺,现有国土面积1.4万亩(其中森林面积1.1万亩)。传统产业有药材、牲猪、山羊、土豆、玉米、中蜂等,特色产业为商品蔬菜与有机茶。

云雾村素有“青龙落穴”之说——由东至北大溪奔流,汇清江入长江,一路天地氤氲;窑湾负南,长岭逶迤,孙家长岭相携群山万峦,聚敛日月华光。不一样的山,不一样的水,不仅在地质时代榫合了古今边关的要津之地,更筑就了云雾人与云雾村的最美高地。

(1)“最美乡村教师”邓丽

1982年出生于云雾村的邓丽,2008年从中南民族大学工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毕业后,应聘到武汉宏鹏职业学校当了一名辅导员,月薪四千多元。

然而,青春激扬的邓丽,却有她不一样的人生志向与选择——2009年夏,她毅然辞去了武汉的职务,回到家乡加入到支教队伍的行业,走上了海拔1800米的鹤峰县高原小学的讲台。

高寒的气候,偏僻的环境,平淡的岗位,无疑是对邓丽这位花季女孩的巨大挑战。然而倔犟的邓丽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而是怀之以崇高的师德与无私的大爱,陶冶了孩子们的身心,打开了聋哑儿的心扉,纠偏了传统的教学,使孩子们能在自己的校园里过上了“六一”(过去均是到镇中心学校参加活动),在小学的毕业考试中夺得了全县第一……

三年支教约定期满,邓丽没有离开,也没有申请调到其他条件好的学校,而是一干就是整整5年!

2012年9月,邓丽被评为全国最美乡村教师,并用自己个人所得10万元奖金,成立了“鹤峰县阳光助学基金协会”,以此感召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到关爱贫困学生的队伍中来。协会在理事会的共同努力下,后期已发展志愿者130多人,组织开展关爱救助活动数十余次,募集发放爱心物资和善款共计10万多元,使113名志愿者与孤儿学生、留守困难学生结成了帮扶对子。

邓丽和孩子们共同成长的故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邓丽个人和高原小学,得到了各级组织和领导的亲切关怀。自2009年以来,高原小学累计收到捐赠物资近百万元,学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教师结构也有极大改善,不断的有像邓丽一样的年轻教师申请调往高原小学任教。

(2)“全国模范司法所长”罗才胜

2019年1月30日,在国家司法部召开的表彰大会上,鹤峰县邬阳乡司法所所长罗才胜被评为“全国模范司法所长”。

罗才胜,云雾村人,1984年参加工作,2010年担任邬阳司法所所长。在他任职的8年时间里,各项工作在鹤峰县司法系统始终名列前茅,其中近5年综合考核连续荣膺优胜单位。

2018年10月30日,罗才胜被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城乡基层法治研究中心”聘为研究员,应邀登上该校学术报告厅大讲堂。

罗才胜卓越成绩的背后,是付出,是奉献,是一名基层司法行政工作者的责任与担当。

2014年,恩施州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开展“律师进村,法律便民”活动,老罗结合邬阳乡山大人稀,多年来基层法治建设难接地气的现状,大胆提出以“律师进村,法律便民”为契机,在原组调解小组、村调解委员会、乡调解委员会的“三级调解网”基础上,构建了乡有一个法律顾问团、村有一名法务联络员、组有一名义务调解员、户有一名“法律明白人”的“四级法务网”。

邬阳乡司法工作的务实夯进,引起了各级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时任邬阳乡乡长的汪娟,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法治建设经验交流与新闻发布会,边远的邬阳乡一时声名远播。

邬阳乡“七五”普法推进会、村里的各种普法宣讲、法德讲堂,处处都活跃着老罗的身影。在他的积极建言下,邬阳乡创建自治、法治、德治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提炼成“三治融合”,最终打出了“法治邬阳”的亮丽名片。

此外,罗才胜还创新法制宣传形式,“把法治建设绑在企业与农户这条产业链条上,既可减少普法成本,又可增强普法效果,还可实现企业增效、农民致富的双赢目的。”这是老罗多方走访调查后的初衷,也最终印证了他预期的效果。现在,在邬阳乡的村村寨寨,哪里有法治教育活动,哪里就有企业参与;哪里有企业的运作,哪里就有法制宣传的声势。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企业投入法治宣传活动的经费,就达8万元以上。

(3)美丽乡村建设

云雾村党支部现有党员18人(其中村支两委4人)。在近五年的美丽乡村建设中,云雾村党支部始终围绕上级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结合精准扶贫工作,极力彰显党员干部的标竿作用,坚持“两学一做”常态化,经常性开展党性教育、理想信念教育,将一月一次的主题党日活动形式多样的延伸到田间地头。在驻村“尖刀班”的指导下,在村民中广泛开展“等靠要可耻、加油干光荣”的教育活动,让“我致富、我脱贫、我光荣”的理念深入人心。截止2018年底,不仅使46户125人建档立卡户脱了贫,而且在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建设诸方面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公路通行卡口全部打通。完成并硬化了云雾村狮子口至邬阳集镇、至外埠牛庄集镇共4.9公里的公路卡口余留工程;建成了云雾村与乡域内三元村、杉树村及与外埠凌云村共9.6公里的连接线;入组入户公路,实行砂石、板桥与涵洞等形式的全面整修。

人畜饮水有效保障。在集中区域,兴建了大水池13口500立方米,统一建立管网20公里;为零散户修建了水窖11口88立方米,以蓄水形式予以保障。

环境整治不留死角。严禁施农药、施化肥,对垃圾实行分类处理。通过河长制、沟长制、山长制等环保机制,改变村民生产生活方式,禁止野外火粪,禁止燃放鞭炮,杜绝水土污染。

产业建设卓有成效。共计转换老茶园300亩,新植有机茶200亩;依托浩海蔬菜合作社与金阳公司,发展辣椒、土豆、四季豆、南瓜等300亩,实行线上线下双销售。

惠民政策全面覆盖。其中搬迁脱贫建集中安置点2个,安置17户51户,分散安置19户61人。村外安置2户4人,危房改造57户。

社会服务全面优质。建立了便民服务中心和800平米的文化广场,兴建了基础设施配套的标准化村级卫生室,实现了互联网与移动通讯4G信号的全覆盖。

……

物质文化多姿多彩,乡村变化日新月异。云雾村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在党和政府扶贫政策的吹拂下,不仅实现了全村人民的整体脱贫,更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明实践中,用勤劳的双手与积极的思维,描绘出了有特色、有亮点、有灵性的不一样的山水新图景——天蓝、水美、花靓、田沃,风光无限,风景这边。

无疑,在鹤五边关的大地上,云雾村是一幅看不完、览不尽的诗画之卷!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