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走近屏山:山高水长舒锦绣(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杜雪平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2日 点击数: 字号:

图/文 杜雪平

屏山,我已去过多次,每次都收获着不同的精彩。阳光明丽的五月碧空如洗,我们快乐小分队目标万全洞。

先是瞻仰红军医院纪念碑和烈士陵园,然后沿着铺满鲜花的步行道走过土司盛世的老街遗址再绕一道山湾便到了悬崖观景台,半壁悬空的观景台有安全护栏,有休息的长椅。俯首远眺对岸雕崖:一条蜿蜓向北的挂壁公路,脚下是峭壁千仞的铁板岩和溇水谷底。即使栖在这里的飞禽也会惊魂炫目!我恐高,偷望一眼双腿已在发麻,真不亚于本土作家们写的《虎钮金印劫》一开头在西王后的密谋下王子们去“回生崖”上点“回生灯”的场景。

我们小心翼翼顺塑料梯步道左折右转来到向往已久的万全洞。此洞,曾多次在对面的公路上仰视这方山顶洞穴就象一只直射苍穹的眼睛。

洞府空旷,偶尔有花草的清香。据《容美纪游》载:洞内原来建有石门、寨墙、炮台、左有“就月轩”,右有“爱日亭”,正中还有“大士阁”,“魏博楼”……虽不见当年的亭台楼宇,长满青草的地面依然清晰可见阶檐、阳沟、土台的建筑痕迹,进洞的东边石壁上还留有“万全洞记”的模糊字刻,应是几代土王的书屋。西面有一口盛满洞顶岩层滴水的井,井水清澈,手捧一口清凉甘甜。滴水声在幽谷半空犹如珍珠落盘,溅起层层涟漪。诗云:“一蹬悬丝下太空,巨鳌张吻自云中;等闲雷雨无时息,万古源泉滴无穷”。

昂首洞府中央,较平滑的“天”顶有一处三角形约几寸宽的缝隙,听司机刘师傅说,以前这个石缝比现在宽的多,曾有两个自认为聪明过人的贪财鬼,想到这石顶上一定有土王私藏的财宝,于是在石缝里放了炸药,三声炮响,以为炸开了财富之门,谁知道洞顶石层不仅没有炸开,反而合拢了三分之二,见事不妙吓得贪财鬼连滚带爬的跑了。这事就发生在本世纪初,后来有人笑侃,那是末代土司田旻如的灵魂还在洞里……因此,后来的游人就不敢嚣张了。

出了万全洞,又开始返回到攀爬悬崖的天梯,真难想象几百年前,土司王朝偏偏就喜欢生活在洞穴里,建筑材料和生活用品又是怎么运输的?没有路空手来去也是命悬一线。容美土司的洞穴生涯真是一个难解之谜,有人说是“耗子精”返世?我看是孙行者的后裔吧……

万全洞与屏山爵府相距很近,步行不过半小时路程,爵府三堂二街、后花园、地牢、杀人台、跑马场、阅兵台只是一座草长莺飞的小山丘,在这山丘的东面500米有一座独秀的石峰小昆仑,我们沿石林中间的小路爬上山顶,顶端一方见坪,一丛花栗树如冲冠青丝,给小昆仑频添了不少灵气,树中无杂草,还能拾得读书亭上残存的灰色瓦片。站在读书台上居高临远:白鹤与云彩齐飞,远山共长天一色。诗曰:兹山峻极比昆仑/俯视茫茫势欲吞/览胜顿开新气象/藏书别构小乾坤…遥想当年,土王迎面的是青山隐隐,怀抱的是碧水悠悠,盘踞在这苍涛翠浪之巅,可闻虎啸龙吟,可作动人诗章。难怪土司家族滋生了十位杰出的诗文作家,留下千古名篇《田氏一家言》,形成田氏诗派。

三千顷容美司署,寺塔戏楼立于谷壑之间,演一曲动听的《桃花扇》,“山高水长”是一对永远听戏的醉汉。溇水峡黑龙渊组成一道完美的护城河,“天心桥”枕着绿水枕着土家人的希望,一头藏着蛮荒新娘,一头紧锁强掳的侵犯。京城的词人为此撒下一路诗篇:“曲蹬危桥落太清/独伸仙掌壁空明/扶藜未踏神先栗/明日还从此路行”。

古往今来,屏山这艘停泊在容美港湾的诺亚方舟,深藏着千古奇谜,来吧,想去的你!今日屏山不再是“蜀道难其难,未必如屏山!”等待你的是宽敞的公路悠悠的小船。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