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三家台探秘(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9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杨琼

碧树成荫,枇杷飘香。和风丽日,舒云缱绻。在天高日长的美丽五月,最适宜与山、与水、与村庄来个深情的拥抱。

唐家河的河水, 涌着美丽的浪花,跳跃着欢快的节奏,撩动我多情的心弦。靠近他的胸膛,没有火辣辣的热烈,只有清凉的气息,舒服的只想躺进柔肤的甘泉,做一场酣畅淋漓的甜梦。

古龙桥横空而跨,气势恢弘,藤蔓缠绕。不老,就像四十岁的男人,称职地履行着他的责任与担当,承载着来往车辆的负重、行人的安全。桥头两亭对照,翘檐搬爪。见证着蒙古族和土家族的姻缘结合和文化融合。

向三家台出发

今天的目的地是去蒙古村和唐家河上游,去探究大关门里面的摩崖石刻。

我们一行五人(有文联退休的向端生主席、唐彩凡、洪传佳老师、谭卫成叔叔、我)去蒙古族三家台村。带路的洪传佳老师是一个眼光卓越和文化知识丰富的退休教师。带路的谭叔叔是白水村人。

去神秘的蒙古族是我一直的向往。

从古龙桥出发,沿路上鼓胀饱满的空心泡儿,泛着红宝石般的光泽,一簇簇,一蓬蓬,煞是抢眼,勾引的我直咽口水。心想如果能停车,我定要吃到嗝饱肚圆。还有很多瓜蒌藤蔓蔓延在路边的坡坡上、树枝间,在城里可是能卖七八元一斤呢!我一定要捞一把回家当菜吃。想想自己就是一个吃货,可惜开车的不是我,由不得我嘴馋,只能硬将清口水硬生生地咽回去。

吃不了空心泡儿,也摘不了瓜蒌菜。但并不影响旅途的愉快。听听故事不是很好吗?洪老师和谭叔叔就沿途的景点说了很多故事。因山路迂回环绕,绕的我晕头转向,笔记也记不了。我问唐家河以什么命名的,谭叔叔说他的幺嗲住的地方叫唐家河,幺嗲姓唐,名文汉。因此把这条河流就命名为“唐家河”。

幺嗲一生攒的要命,说只要路面稍稍好走一点,他的幺嗲就把草鞋脱掉了,提着草鞋走路。吃番薯洋芋从来不剥皮,如果客人在他家吃番薯洋芋剥皮了,他会从地下捡起来吃掉。他忙忙碌碌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口落肚攒买了十几亩水田,修了偌大的房子,可谓是家大业大,是当时富甲一方的土憋古(土豪)。后来土改期间,经常在外的刘清海看到湖南那边在打土豪、分田地,地主家的财产都被分给了平民。他回家用了一个心眼,租住在幺嗲的家里。打土豪的来了,幺嗲被划成了地主,他的家产也就由四方老百姓分了,刘清海自然分到了几间房屋,还分的了几亩水田。大家都说幺嗲一生勤劳,藏了很多洋钱,水缸下,灶塘边,到处都是埋的洋钱。到头来除攒了一个地主名分之外,啥也没有了。

说到吃番薯不剥皮,向主席也说他的父亲亦是如此,说红薯皮好吃,其实那都是善意的谎言,五八年、五九年吃草头木根的日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老一辈人的心里,饿怕了,吃草度命的日子后人是无法体会的。

听听老一辈的故事,品品五味人生。想想现在的丰衣足食,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蒙古村直观

蒙古村全称叫三家台蒙古族村。一路爬坡直上,我的思绪随着车轮的节奏乱飞。我们山里人理解的蒙古族,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民族,他们敬仰长生天,狼和雄鹰是他们的图腾。

我的眼前浮现出蓝天白云、绿草茵茵的草场,牛吃着草,羊撒着欢,还有那彪悍威猛的蒙古族汉子驮着美丽的蒙古族姑娘打马走过的场景。我想:蒙古族当初是怎么从大草原迁入到这大山里面的?出于什么原因?他们还住蒙古包吗?还吃手抓羊肉吗?喝的是奶茶吗?

爬至半坡,洪老师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三家台村的境内,那栋房子就是现在的村书记的家”。我们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很长的一栋木质结构房屋隐在公路边的树林中,房屋属纯土家族木屋结构,柱头、板壁均用油漆刷的锃光发亮,唯一能体现蒙古族文化的是——板壁画有祥云边框图案,中间画有成吉思汗画像,还有狼图腾和翱翔的雄鹰图案。

我想,这就叫入乡随俗吧!蒙古族从迁入土家族的几百年间,在保留蒙古族文化的同时,已经充分地融入了土家族文化。从房屋的结构上已经充分地体现了土家、蒙古两族友好结合的文化元素。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相互尊重、团结友好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爬至山顶,终于看见了一座砖粉结构的房屋顶上有三个蒙古包,我不禁感叹,终于看见了心驰神往的蒙古包!洪老师说:“那是老村长部先瑞的家,要想了解蒙古族是从哪朝哪代迁入这里的,进山公公是谁,就只要问他,也只有他最知情”。我问道:“整个蒙古族就这三个象征性的蒙古包吗?”谭叔叔说:“三家台还有几个新建的蒙古包”。

到达三家台村委会,匆匆下了车,我立刻被三家台的神奇景观和蒙古族风情壁画所吸引。村委会依然是土家、蒙古两族结合的建造结构,靠山而建,坐落在一片较为平坦的台子上,村委会大门有对联一副,上联为:“放马南坡进山公求田问舍”,下联是:“坐雕深处蒙古辈落地生根”。站在这里,整个唐家河的概况尽收眼底。

村委会后面的靠山生的很奇特,石柱、石壁隐于树丛之中,只露出上面的一少部分。林中有很大的山泉轰鸣声,却左顾右盼没见到水流。走进院中,终于看到了崖上有一股清泉瀑布倾泻而下,给崖壁石柱增添了几分神秘和仙气。瀑布约十多米之高,宽约三四米,像一副宽大的水帘挂在崖壁之上。瀑布从何而来?崖壁后面是不是另有洞天?它的后面是不是藏有一个花果山?倾泻的山泉落下来隐入林中,又不知流到哪里去了。没见明沟,必有暗渠,我想去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这样神奇的景观背后一定藏着许多神秘的故事。只因行程事多,由不得我去寻觅细究。

探寻部生崧之墓

村领导班子听说是鹤峰文学界的向主席到来,便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行。向主席讲明来意,说今天到村里来有三个目的,第一找传统村落的概况和村民姓氏名单的资料;第二是去寻找蒙古族进山第三代传人部生崧的坟墓碑文;第三是下唐家河大关门去探究摩崖石刻。年轻的村书记说他下午要开会,立刻做了行程的合理安排。

村书记姓郭,名北洲,是一个精明能干、雷厉风行的年轻村领导。他说先去池塘坪部生崧的墓地,再去唐家河的大关门,再转身回村里搞资料。又说我们的车只怕没有办法跑那几条没有硬化而且多年没有维修的机耕路,只有开他自己的皮卡车前行。

一路上,他谈现实,谈发展。他说三家台村有的是美好前景,可以以少数民族文化为背景,以青山绿水为依托,以神仙茶园为品牌,以友好邻邦为载体,共同联合打造北纬30度中国之中的多民族文化,集吃、住、游、玩为一体的旅游行业。他说做大事必须要有宏观的规划,要有大格局,生态环境固然重要,人文环境同样重要,文化宣传尤为重要。

他每天给村民们灌输的理念是:转变观念。他首先给老百姓提了一个问题:“如果在你们面前放一筐鱼和一根钓鱼竿,两个其中只能选一个,你们选择哪个”?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道:“选择钓鱼竿”。他并没有回答老百姓的答案是对是错,他说:“这个故事流传于浙江。一个和尚准备了一筐鱼和一根钓鱼竿,问众生是要鱼还是要钓鱼竿,大家都说要钓鱼竿,因为鱼吃了就没了,钓鱼竿可以钓很多鱼。一个浙江人沉思良久,站出来说他要鱼,和尚不解,问为什么?他说他要把鱼拿到市场上卖了换钱,然后可以买很多钓鱼竿,再把钓鱼竿租赁出去,租用者用钓来的鱼作为租金,这样他就每天可以收获很多鱼,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就收获满满。浙江人有常人不一样的思维,经济观念很强,很会做生意,关键是理念不同,我们内地人很勤劳固然是美德,但提升村民自身素质和转变观念更为重要”。

他的想法是很前卫的,他具有鹰一样的敏锐眼光和远大智慧,从他身上看到了蒙古族那种鹰击长空的血统与锲而不舍的狼子精神。

车辆沿还没有硬化的公路一直颠簸前行,他一直在打比方、谈建设、谈发展。“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的是“三人同行,必有我师”。我们从中受益匪浅,和智者随行,我们的心情是愉悦的。

车行至山顶,眼前开阔起来,好一片平阳之地。郭书记说:“这就是池塘坪,这里可以打造一个跑马场和一个摔跤场,让内地人不用去草原就能感受实实在在的蒙古草原风情”。

从资料中得知,当初战乱之时蒙古族铁木真后裔大圣奴之子被陈美(亲兵或家将)藏在观音像龛座下得以幸存,因以“官荫”为名,取“观音”二字的谐音。并改用汉姓“部”,意为祖先曾是蒙古草原上骁勇善战的“部落”。

部官荫获救后流寓治所荆州中兴路,明初隐居湖北松滋(今苦竹寺一带),(明中叶)第四世有一支迁往湖南澧州,在澧勤耕苦读,颇有成就。但因明朝廷对元代帝王后裔严加防范,故部氏子孙仕途阻塞。部官荫是一世祖。到鹤峰落业的是十一世部锡侯,清改土归流后,“闻鹤峰归流未久,承垦开荒谋生最易”,第十一世部锡侯乃于乾隆二十一年(1755年)迁湖北鹤峰。他们为了寻求一方净土,而且是属于马背上的家园,他们终于辗转迁移找了这片水草丰盈的草场。

部生崧的墓地在坪中央一个地形叫七星伴月的地方,旁边有一片形似池塘的湿地,当地老百姓称那里是鲤鱼奔池。这个形似池塘的湿地,或许是当初蒙古族在这里饮马止渴的地方。坟墓后面不远处,七棵古杉树簇拥长在一堆,这几棵古杉树据说是有灵性的树,不能剔枝不能砍,因此至今保留着古老苍劲的姿态,而且长势旺盛。

部生崧,字曙轩,是部锡侯次子部溥的儿子,是一位受到过清朝嘉庆皇帝貤封的汉阳县训导。墓碑文正中为:“皇清授修职郎原任汉阳县训导曙轩部府君墓”。记载有“公生于乾隆己卯年正月二十日子时,卒于道光九年十月初六寅时。享年七十一岁”。

据当地村民说,部生崧墓只长不跌,用俗话说就是子孙兴旺发达之象。

来自大草原的部氏生崧,一直流传说葬于北佳坪,今日终于考察清楚。随行人员都有一种满满的成就感。

探秘大关门摩崖石刻

探究完部生崧之墓,折转身就直接奔大关门而去。

大关门是唐家河上游的一道神奇景观,又称鸡冠山。传说以前大关门到天黑两扇石门自然合拢,鸡叫三遍就又分开。向主席说:“‘开亮口’大致就是这么来的”。据说大关门山中有两个山洞,一洞通咸丰,一洞通巴东。

洪老师和谭叔叔一路说着传说故事,洪老师说他的舅佬倌曾进过一个洞,只走了不多远就不敢贸然前进了,洞很深,而且空间很大,很宽阔。里面凉风习习,据此猜测这里确实是一个有出口的穿洞,至于通不通咸丰、巴东,只有等有机会探险了才能断定。郭书记说等些日子请人砍条小路上去,把去山洞的路搞通了再说。

行至大关门,几扇巨大的石门斧劈刀削般屏立在河谷岸边,崖壁歪树斜虬,奇草丛生。崖脚凹凸不平的石壁被水长期冲刷,已经毫无棱角,显得十分干净光滑。新修的公路从门里而过,丝毫没有破坏到石门景观的原始性。我们从窄而深的大关门举目朝上望,只看见一线天,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真的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创造了如此神奇的奇门景观。

从大关门继续前行,山势时宽时窄,溪流绕石飞漩。溪边木屋人家,恶犬相向狂吠。问及剥黄柏的老汉,说摩崖石刻就在前面不远。

车行至一崖壁前,谭叔叔说摩崖石刻就在这面崖壁上。据老辈人说,以前这里是一座玉皇庙,崖壁就是神壁。我们下的车来,怀着敬畏的心情朝崖壁观望,这是一尊高约五米,宽约四米左右垂直平整的崖壁,崖壁铺满厚厚的苔藓,中间有人工凿出的两个八十公分的方形凹槽神龛,应是放菩萨所用。方框前插香的平台上,还有燃烧未尽的香柄。右边的方框上刻有对联一副,上联是:神坐石头殿,下联是:永保黎民安。下联旁边落款字较小,我们老少六人反复推敲辨认,各抒己见,终于弄清其中五个字是:石匠吴国興,后面两个字仍然无法判定,只有照了照片回家再慢慢考究(回家后向老师经过仔细辨认研究,终于弄明白两个字为“敬刊”二字)。

谭叔叔说:“传说这座崖壁是神的化身,说月黑之夜就会出现一个仙姑掌灯显灵,我真想在月黑之夜来看一下呢!”

神龛里面到底是供奉的是哪两尊菩萨呢?既然是玉皇庙,里面的菩萨应该有一尊是玉皇大帝,而另一尊是哪位神仙呢?人们自古有拜观音的习俗,结合“部官荫”的历史渊源,仙姑是不是就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呢?只是大胆的推理,不敢断定。神,给人们留下了永久的悬念和猜测。

离开神秘的摩崖石壁和大关门,大家意犹未尽。洪老师说:“你们如果有时间和兴趣,我下次陪你们来一次唐家河全程探险”。

访神仙茶园

回到村委会,村书记没来得及吃饭,饿着肚子就下城开会去了,值班领导给我们找了需要的所有资料并打印好。向老师说带我们去神仙茶园的衙门遗址看看。

神仙茶园,必定有关于神的传说,传说陆羽为了写《茶经》,走遍了巴山之南的山山水水,走到三家台已是精疲力尽,又累又饿的他倒在一兜茶下面晕死了。第二天清晨,茶树上的甘露一滴一滴地滴进了他的嘴中,他渐渐醒了过来,甘露滋润了他干渴的嘴唇,浸润了他的肺腑,他顿时来了精神,感觉浑身有了力量,于是他在《茶经》中说“南方有嘉木”。后来人们就把这里称作神仙茶园。

神仙茶园里的木屋瓦房全是装的紧紧成成,板壁漆的锃光发亮,一片风云祥和之象。我们在神仙茶园看见了真正的蒙古包。见到了才子部荆州的母亲黄迎春和他八十多岁的奶奶邓五姐。老少几代都属于土家族与蒙古族结缔的姻缘。奶奶耳朵有点背,她总是笑眯眯的,说她的孙子部荆州在清华大学政治研究所工作。说她的儿子儿媳都非常的勤劳孝顺,脸上充盈着满满的幸福和自豪感。真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

黄迎春个能干的女人,含着微笑的脸上没有过多的岁月痕迹,五十多岁还是个美女。我跟她讨教教育儿女成才之经,她说蒙古族的娃儿都爱读书,都有一股锲而不舍的精神。除了她家两个孩子而外,还有几个高材生,一个是二组的部先永,毕业于甘肃兰州大学,现在澳大利亚工作。另一是七组的覃章才,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到美国能源部工作,现回国任中山大学教授,是国际气候知名专家。

衙门遗址遗存的鼓儿磉墩雕刻的很仔细,连鼓钉都跟真的相差无几。还有形似跑马灯状的磉蹬,雕有花、鸟、虫、兽、兵器等图案,衙门是典型的左青龙右白虎土家族图腾标志,所有图案雕刻都精美绝伦,充分体现了工匠雕与画的精湛工艺与完美结合。

离开神仙茶园,我们不禁感叹:官去衙门在,国强民自安。

后记

回家后,向主席连夜写了《又访三家台》,并发了相关图片。神秘的三家台立即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与好奇,时隔五天,郭书记打电话来兴奋地说那里前去慕名造访的人一批接一批,并且又在摩崖石刻那里发现了三个字“真硃山”,属对联的横批。我也很兴奋,有一种马上要前去观摩探究的冲动。

是夜,我一直在思索,毫无睡意。于是发微信跟新闻中心的陈明斌编辑说起此事,没想到陈编辑说那三个字是他们今天发现的,并发来清晰的图片资料,经过对比,字体和对联似乎有所不同,似乎更规整,而且雕刻手法也不一样,不知是不是出于同一时期或者同一工匠之手。看来,三家台还会有更多的故事等待人们去挖掘探究。我敢肯定,三家台会在最短的时间里爆红网络。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三家台一定会发展成鹤峰小康路上的一颗闪亮明珠!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