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缘访董家河(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0日 点击数: 字号:

杨琼

在小城的狭小空间里挤的久了,心情便有些浮躁。正坐立不安时,叔叔说去五里采集传统村落资料,说叫我随行。我心中窃喜,五里可是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于是抄起包包就走,真是说走就走的旅行。

常言道:“出门了由路”。老公当司机,刚出发就偶遇清湖舅舅,他说要回清湖。我们决定先送舅舅回清湖,再从三溪、百顺一带绕道去五里也行。一路上,叔叔说起采集传统村落资料,说前几天去了董家河。舅舅听说要搜集传统村落故事。话匣子就打开了,他说:“其实说起传统村落,哪里都有讲不完的人文故事。”

瞪瞳先生的由来

话说董家河的吕润生,原本是鹤峰东乡那边吕家人氏,后在鹤峰董家村落户安家。他是鹤峰一带道教坛门的有名道士掌坛人,但凡能做道士的人差不多都能识些文字,算是文化人,所以人们称道士为“道士先生”。

吕老先生带了一大帮弟子,大多弟子一点就通,学上一年半载就能成为道场上的得力帮手。其中有一个弟子人倒是不傻,搬东西做杂事也勤快,很是招人喜欢,可就是没上过学堂,一字不识,拿着经书找不到倒顺,记性又不好,所以学起来就相对艰难多了,跟班一年半载诵不了经上不了朝,说白了就不是学道士的那块料。吕老先生见他忠厚老实,对师傅很是体贴孝敬,同师兄弟相处的也很好,实在不忍心将他撵走。可总是带着一个上不了场的徒弟又怕孝家不喜欢。有一次,吕老先生就商量徒弟,道场做到最后一朝的时候,师傅叫他好歹要出场。徒弟显得很为难,但又没有办法,定了定神,暗吸一口气。只好硬着头皮穿上法衣,捋了捋长长的袖子,持如意、拿朝简,踱着方步,装模做样地做起法事来。他拿着朝简朝前方一指,又朝后一指,朝左一指,又朝右一指,上一指,下一指,然后放下朝简,做了一个双手端碗的动作就法衣飘飘地下朝了。孝家见过做道场的,从没见过这么做法事的道士先生,大惑不解,于是拱手作揖请吕老先生帮忙注解一下:“这前、后、左、右、上、下一指是代表啥意思啊?”吕老先生早有思想准备,只是没想到徒儿这般前、后、左、右、上、下一番比划折腾,他也被搞蒙了,但他毕竟是久经道场,遇到特殊情况他都能圆满地应付过去。于是他不紧不慢地说:“这个师傅啊!可不简单,是我们最厉害的师傅呢!他做法事可灵验了,他这朝前一指嘛就代表前朱雀,朝后一指嘛代表后玄武,左一指是青龙,右一指是白虎,上有三十三重天,下有十八层地狱。”“那这个端碗的动作指的是什么?”“碗是什么样子的?”“圆的。”“对!对!对!这个动作就叫圆满。意思就是说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上有三十三重天,下有十八层地狱都做完全哒,最后这个动作就叫“功德圆满”,逝者可以含笑九泉。碗又与‘万’字同音,意思是子孙发富发贵万万年!”孝家听后很是高兴,吩咐家人多封了赏银给道士。

回程的路上,吕老先生问及徒儿说:“你这前、后、左、右、上、下一指到底啥意思啊?”徒儿羞愧地说:“师傅啊!我前无杀手,后无救兵,左也难,右也难,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啦!”“那你那个端碗的动作又是啥意思呢?”“师傅啊!我那时候还没吃早饭,肚子饿的咕咕叫,身子打飘,心里就只想着吃饭,情不自禁地就做了个端碗的动作。”师傅摇着头,又怜又爱又恨,无奈地说:“你鼓起眼睛像铜铃,却一字不识,叫你背经文你一年半载没记住一点,站在朝堂上像截树筒子张不开口,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哎!你就是个瞪瞳先生哟!”后来人们就把道场上不诵经文的叫做“瞪瞳先生”。

听着瞪瞳先生的故事,不知觉就到了清湖,我们的目的地是去五里乡,跟舅舅道了别,匆匆就往三溪、百顺方向赶。

快要进百顺的时候,从老百姓口中得知百顺正在浇灌水泥路,路已经封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看看时间已是十点多,再折转身去五里时间恐怕不够用,去往五里的计划只好临时取消了。我原本满满的期望也泡汤了,心情难免有些失落。

叔叔说那就去董家河吧!董家河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初识董家河

邂逅一座山,一条河,一花,一草乃至一个人,需要的是缘份,缘份不够,就算你跟他迎面相逢,也不属于你的风景。

大多住在山里的人,总说山里人去看山水,是吃多了撑的。哪里的山水不都差不多一样一样的?其实不然,那只是因为长住仙境已经从视觉感官上麻木了。旅行如果仅仅只限于山水,必定收获甚微。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热情,美景一定不会辜负有心的人。只要仔细观察和探究,山水不仅仅能带给你感官的享受,他身后蕴藏的民族文化精神之魂一定更能打动人。

董家河位于鹤峰县燕子镇董家坪村,发源于五峰的万字河,九进九出的明河暗流穿山而过,被誉为世界上最长的坡立谷而闻名遐迩。董家河有着独特的地貌特征:有三狮赶象、七星照半月、青龙伴白虎、九龟寻母、溶洞瀑布等等景观。

多少次受歌友刘姐的盛情邀请去董家河赏景拍照,都没能如愿。她的描述和她的热情深深地感染了我,触碰了我灵魂深处的冲动,使我对董家河一直有着魂牵梦绕的神往。

多少次想象过悠悠董家河的温婉与美丽,后来与董家河有过两次短暂的擦肩,可惜只是在风雨桥有过短暂的停留,没有沿河跟她来个亲密接触。

站在桥上观水,但见小河的水平缓而幽静,像一条绿色的锦缎柔软地铺在董家坪的村庄,与其他河流不一样的是河里怪树丛生,或歪或横,树干短粗苍劲,枝叶浓密茂盛,倒映在镜面一样的水里,形成水天一色的水墨丹青。岸边农舍俨然,长长的烟垄或横或直,齐整整地排列在小河的两岸,宽厚肥大的烟叶承载着董家人的小康之梦。千年香果树,百年桐麻枝,还有那千手银杏树,一定有着神奇的故事和美丽传说,一定见证着董家河的历史变迁与发展。在这里,一花一树,一草一木,都给人一种无限的遐想空间。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去不了五里,去董家河享受一袭清凉,是求之不得的幸事。今日机缘巧合,注定要和董家河来一场有缘的相遇。

缘遇张词明

来董家河的人,大多会选择在香果树下车,在我们前面行驶着一辆挂粤字牌号的房车,香果树下,我们一同下了车,有河风拂面,水被微微荡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去。房车的游客下车就发出惊叹:“哇!这里好凉爽啊!这里太美啦!”我们的目的是去寻访传统村落的“九佬十八匠”,顾不上美景,于是跟远道而来的游客简单打个招呼,就去寻访刘老木匠的后人。

刘老木匠已在十多年前病故,他的儿子均已六、七十岁了,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这样的晴好日子也不知在不在家,还好,真是有缘,老两弟兄都在家中乘凉。

张词明,又名张代忠。是刘老木匠的大儿子,随了母姓,所以不姓刘。老人热情好客,很是健谈,天上地下无晓不知。叔叔跟他聊起“九佬十八匠”,他拿出祖传的盒子,打开盒子的同时,话匣子也就随之打开。土家人有“九佬十八匠”的说法,九佬是指:补锅佬、钻磨佬、撬猪佬、杀猪佬、剃头佬、修脚佬、嘎船佬、打榨佬、烧火佬。十八匠是指:金匠、银匠、铜匠、铁匠、锡匠、岩匠、木匠、雕匠、画匠、漆匠、瓦匠、窑匠、篾匠、椅匠、弹匠、解匠、染匠、赶匠。老匠人用智慧和一颗匠心,一代代传承着千年的土家文化,成为土家族的“活历史”。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中已经很少见了,年轻人也基本上不会了,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张词明说他眼睛不好,要叔叔帮忙把九佬十八匠写下来,他要放进祖传的盒子里珍藏,以传后人。然后他做了九佬十八匠的补充。他说“九佬十八匠”只是大略的归纳,岂止九佬十八匠呢?还有“三缝九佬十八匠”一说。至于“九佬”,也分“站三佬”、“坐三老”、“跩三佬”。剃头佬、嘎船佬、打榨佬为站三佬,补锅佬、撬猪佬、钻磨佬为坐三佬,杀猪佬、修脚佬、烧火佬为跩三佬。

张词明的父亲是刘姓人氏,名刘竹武。进山公公为世字排,排行为:世国光明祖,得佑远长升,清传忠孝义,善家胜子孙。自进山公公进山开荒种地繁衍传下来已经有十一代人了。他的父亲继承了祖上传承下来的手艺,而且成为当地有名的木匠掌墨师傅。修的大屋大宇不计其数。父亲也做道士,道场也道场的规矩,道场上要讲道德。道场上有三不收,即:失火扫火场不收钱,道友家里有事不收钱,丢儿丧女做道场不收钱。讲究的是“万事留一线,今后好见面”。

但做道场的也有一些惟心的说法,说“医做发,道做塌”。说医者仁心,是救人于性命的行当。而道士虽说是为死人超度,但毕竟赚的是死人钱。张代忠的父亲一生主要还是以木匠事业为主。其实,“道做塌”用科学是完全可以解释的,做道场的人熬更守夜,经常没有休息好,生物钟遭到严重破坏,身体因此也会显得疲乏,从而缺少阳刚之气。

张词明为什么能懂这么多?并不是以生俱来的。张词明既然姓张,必定和张姓人氏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脉渊源。

丹辉玉燕与千手银杏

张氏进山公公自宗字排迁徙至鹤峰,走到清湖一看,山环水绕簇拥着一片平府之地,柴方水便,开垦出来的土地可以牛耕大种,是发家致富的好地方!当即落在了清湖张家台,开荒拓土。立排行为:宗德维星,开先少祖,代立功勋,远长汉楚,世泽延长,富贵昌隆。

张氏五代,已经发展了好多人口。分家后,有的就在董家河临河而建房屋居住。有个叫张开鹏的人,人称张相公,是个戴顶子的秀才。张相公写的一手好字,在董家河边办了一所私塾,那时候的教育体制注重的是国学基础教育,学生从上学起就得学“三字经”“百家姓”,张先生要求学生能横流倒背,把国学教育融进骨子里。张先生因为书教得好,诗联写得好,书法丹青也不得了。加之学堂办的火热,因此有贤达之人赐了一块长约两米、宽约一米的大匾,匾上雕刻着一尺见方的四个鎏金大字,名为“丹辉玉燕”。匾的右边有“宣统辛亥张子开鹏重立”,左边落款为“鹤峰州儒学正堂加三级薛名臣题”等字样。我的眼前浮现出当初挂匾之日文人雅士穿长袍齐聚学堂打躬作揖祝贺的热闹景象,“丹辉玉燕”几个字顿时令木屋蓬荜生辉,有了超凡脱俗的儒雅之气。时过境迁,丹辉玉燕几个字虽已不再金光灿灿,但一直都是张氏族人引以为傲的金字招牌,更是董家河人的文化之本。

人们对自然界的很多东西存有敬畏,大到天地,小到草木。人们将树木看作是一种图腾,在民间,银杏树又被称作公孙树,因为它是雌雄异株,所以它在繁衍时多聚在附近,形成一个体系、树群,就像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所以很多人会在自己的房前屋后种植上银杏树,以象征求福子孙昌盛。据传说张开鹏在董家河栽了两颗银杏树。其中一颗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砍掉了,所幸留存下来的一颗现在已经是几人合围、千枝勃发的大白果树了。现被人命名为“千手银杏树”,银杏树的枝条虬劲向上地撑开,就像一把撑开的大伞,永远庇护着善良向上的董家河人。

董家河人受祖辈的文化熏陶和传承,一直重视文化教育。给后人们灌输的理念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当代从董家河走出去的博士生、大学生有张代进、张菊红、周平、周峰……等。相信他们在未来的道路上,一定会承前启后创造出更耀眼辉煌的业绩。

向家坟园和狮子庙遗址

向家坟园位于三狮赶象的狮子头上,据说是玉天井的向氏祖先请阴阳先生从五峰一带寻脉赶脉看中了伏流泉涌,青龙盘绕,三狮赶象这样一块风水宝地。就在青龙头部修造一座向氏祖坟园。向家坟园当初立有一对石狮子,狮身高大气派,雕刻的活灵活现,后因被无知之徒掀翻打乱掀入河中,带着经年的岁月风尘及青苔沉入了水底。现尚存有罗围的古墓三座、墓碑基座尚存,仅有“向凤举字希孟老大人”的碑文记载尚还明显,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季冬月()日立。罗围均用规则的麻条石砌成,碑面边子刻有祥云花边图案,象征着风云祥和。

从坟园的规模和气派,可以推断,当初的向家人不是名门旺族,也定是富豪一方,据说当初此坟葬后玉天井向家出过文武两举人。

张家人自从到清湖董家一带落户繁衍,亦很快发展为大族,张家为了能保佑子孙后代发富发贵,就筹资到大狮子的头上修建庙宇,后来也出了戴顶子的能人。

庙宇也因故毁掉了,只剩下一个可供后人考究的遗址。

不管是坟是庙,都体现了当时董家河的繁荣昌盛,都是历史的记载与沉淀。

风雨桥的变迁

凡是有水的地方必然有桥。

桥是连接对河两岸人们通行的要道,也是连接两岸土家儿女感情的纽带。

早在很多年前,董家河人为了方便两岸人们互相来往,就想方设法架桥。因为河面较宽,用长条木架一座桥是不可能的事,只有想办法架一座浮桥。

浮桥是用厚木板一块一块拼凑而成,风平浪静的时候,人们小心翼翼尚能安全通过,可遇大风下雨就不能顺利通行了,不小心就会从摇晃的桥上掉进河里。在没有修桃花山一级电站的时候,董家河是一条原始的河流。涨水季节,他脾气暴虐,肆意纵横。河水暴涨时,浮桥会被大风大浪冲走,待到天气转好又得重修。这条河,曾经不止一次吞噬过过桥人鲜活的生命。

风雨桥的边上有一颗千年香果树,董家河的仁人志士为培养后人,募集资金在香果树边上创办了义学学堂。为了方便学生上学,同时修建石墩木桥,桥身为屋桥结构。风雨桥给学生提供了最便捷的上学通道。这座桥就因此被命名为“义学风雨桥”。

风雨桥经过上百年的历史变迁,因年久失修曾经垮塌。后来,随着一级电站的修建筑坝,打了钻山隧道,董家河一改往日的暴虐,变得温婉而幽静。

一九八三年,县政府和董家村里共同出资一万元(各出一半)修建了一座石拱风雨桥。

然而,这座石拱桥上面的屋桥没有经受住风雨的考验,有一年,一股百年不遇的黑风夹杂着暴雨从象鼻山疯狂地袭卷过来,风雨桥被直接掀翻,正巧有一小船从脚下驶过,风把小船直接推回桥下,倒塌的风雨桥正好打翻了小船,驾船的船工被倒塌的桥木砸伤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2010年按旧制复制了风雨桥,并更名为“董家河风雨桥”。此桥基础牢固,柱子、檩子、川枋均为榫卯结构。飞檐翘角,上盖青色窑瓦。粗大的杉木柱子,稳稳当当锁在铸铁的桥基上,承载起来往过客安全可靠、遮风挡雨的光荣使命。

两头桥柱上刻有对联:“星移斗转赐八方便利,借水观天容百里风光”;“问水底云峦谁遗画本,看栏边指点各领风骚”。横联为“香果碧漪”。两幅对联和横批具有画龙点睛之效,董家河的诗情画意和韵味尽显其中。

一座桥,融入了木匠、雕匠、画匠、瓦匠、窑匠、漆匠、铁匠等独具匠心的精湛技艺,更体现了鹤峰的深厚文化底蕴。对于未来的思考

董家河的旅游,还在试探、摸索着前行。其间蕴藏着无限的发展空间和拓展思路。与之相关联的经济潜力其实很大。旅游作为一项产业发展,其间的问题也不容忽视,迫切需要从供需深化改革。

人上一百,种种色色,大多数游客出门旅游还是很讲规矩的,但有些游客喜欢乱扔垃圾和随地大小便,偶尔还会有游客乱摘老百姓的玉米、蔬菜、水果,见啥捞啥。老百姓对这类游客的不文明行为也有诸多的埋怨。老百姓说:“虽然我们并没有从旅游上得到直接的收益,但我们并不排斥游客来这里和我们分享董家河的美。但要有共同的保护意识才能使美景长久的保持下去”。

凡是有问题就会有根源,那么问题在出在哪里呢?问题在于粗放管理。如果能从根本上完善管理模式,从主路进入董家河,沿途没有显眼的警示牌,如果能在显眼的地方多树立几块温馨提醒的警示牌,或者是多安装一些监控设施,游客自然而然地就会有约束自己行为的意识。现在不是提倡“厕所革命”吗,沿途还应多修几个像样的公厕,作好指示牌,游客自然就不会因内急而随地解决了。

游客乱摘玉米、蔬菜、瓜果的行为看似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其实也并不是人家缺吃少喝,而是垂涎于原生态绿色食物的营养价值。从而体现了游客的需求导向。何不抓住游客的喜好顺势就势,把生态园小菜园建设好?让游客进园自己采摘,还可以提供农家餐饮便利,把自己的农产品卖出去,既可以增收,又解决了游客的需求。

如果到一个地方,光只是粗略地看山水,会不会总觉得意犹未尽缺少点什么呢?答案是肯定的。缺少的是——文化之“魂”。旅游必须以旅游资源为载体,打造文化品牌,充分利用本土文化吸引游客,让游客爱上这个地方,再作为无形的推手把品牌推出去。其实,董家河的老百姓一直在做,尽管没有收费,他们从民俗文化的表演和董家河人文故事的叙述,做到了无私奉献。

张词明对叔叔说:“来董家河的游客很多,特别是节假日,更是涌挤的不得了。但我们这里没有导游,人家看山看水,粗略而过,他们觉得不过瘾。有一次,我遇上了一批游客,要我给他们带路,我就沿途介绍‘千年香果树是谁栽,三狮赶象从何来,青龙盘舞脉络远,九进九出坡立谷’等等山水资源,他们听了很高兴,带班的掏出几百元钱塞给我,我谢绝说,‘感谢你们对我董家山水的钟爱,欢迎你们多来,钱就不收了。’”

叔叔说:“你当导游介绍董家风光是对的,人家感谢你给钱也是应该的。从你这件事,我想到了董家村的干部们应把村民们组织起来,象你一样,当导游。统一培训,统一着装,统一安排。在村口设停车场,游客在村口下车,由本村导游引领游览董家河,适当收取导游费,岂不两全齐美?”

叔叔还对张词明说:“你们的导游旗帜上就写上‘董家山水,村民导游’或‘我家山水我知情,我当导游真正行’等字样,人家就会很放心地跟你走的。”

这是一个创造性的观念,真还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董家河的老百姓始终用宽容、热情的心态善待着四方游客,他们用长远的眼光和发展意识,期待着董家河未来的发展。作为鹤峰人,我感动着董家人的感动,期待着董家人的期待。浅笔诚心,倾情写意,以聊表我对董家河的爱恋。

相信美丽的董家河,会在智者的引领下,创造出董家旅游的广阔蓝天!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