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邬阳关记(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点击数: 字号:

周良彪

邬阳是鹤峰县一个较偏僻的乡,离县城容美镇约60公里,但鹤峰人一般不称邬阳乡,而称邬阳关。邬阳人自己也是。笔者也觉得,比之邬阳,邬阳关似乎更结实。一个“关”字,道出了邬阳的古老和险要,也道出了邬阳人的精神气。

容美土司时代,鹤峰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四关”“四口”,邬阳关和金鸡口扼其北。据说当时并无“邬阳关”一说,但土司是政治家也是军事家,一番踏勘,认准了这是北方防御的重要关口。既是关,就该派重兵把守,遂派遣一位姓邬的军官前来镇守,并给此关正式取名“邬阳关”。阳者,视野开阔、阳光充足之谓也。窃以为,亦不乏军队和军人的“阳刚”之气。阴阳相生相克,阳气重,必克阴。因此,“阳”之谓,是附着了土司的寄托的。

与“关”相比,“口”也许是一个范围更狭小的概念,甚至只是“关”里一个小小的“点”。金鸡口即是。在清江南岸巴东、建始、鹤峰和宜昌五峰四县交界处,斧削的峡谷在五百余米深处切割成一个“十”字型交叉点,此即金鸡口。据说这是一个“三鹰啄金鸡之地”。“三鹰”乃三座山,即五峰县境内的鹰子山,建始鹤峰两县的界山鹰子岩,邬阳乡凤凰村境内的鹰咀岩。这三只“鹰”都盯着的一只“鸡”,乃建始县境内之鸡公山。鹰有三只,鸡只有一只。谁是这只“鸡”的最后拥有者,只能用“决斗”的方式来决定。然千百年来,三只“鹰”彼此虎视眈眈,无从下口,“金鸡”却独享其闲,养精蓄锐,大食蜈蚣及一切害虫,且每日都“雄鸡一唱天下白”。可见“金鸡”的命名,也是大有深意的。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邬阳人从“邬阳关”和“金鸡口”的名谓中,吸足了精气神,做事做人自有一番大格局、大气象。

陈连升就不用说了。他最初从军时只是容美土司“土军”的一个小卒,后调到施州军中。从嘉庆年间开始,先后任鹤峰州清军千总、保康营守备、广西左江镇都司、广东连阳营游击增城营参将。道光十九年(1839年)1月随钦差大臣林则徐到广州禁烟,因在抗击英舰进犯立功被提升为广东省三江口副将,调守虎门沙角炮台。在此,他率领600余清军官兵与2000多英军激战,与长子陈长鹏先后为国捐躯,所骑战马被英军掳去后,每日向陈连升战死的方向啼鸣,绝食而亡,被世人称为“节马”。公元2019年4月27日,笔者随鹤峰民族文学笔会采风团成员一起,来到了陈连升的故居陈家棚。是啊,所谓的故居,如今还是一片春草满地的空地,只隐约可见房子的基脚。但笔者深深地感到,春草地上有一股气在升腾——英雄之气,国殇之气,不死的英魂之气。陪同的乡党委书记和鹤峰县作家协会主席介绍,县里已经立项,在此建陈连升纪念馆。

陈连升是邬阳关人,近两个世纪过去了,邬阳关人要把英雄的魂招回来!他们要响亮地昭示世人,邬阳关是“连升故里”!

他们还要向世人昭示,邬阳关是“红色邬阳”!

陈连振及其长子陈宗瑜、次子陈宗元,是邬阳关人红色精神的雄辩象征。1924至1925年,陈连振和长子陈宗瑜先后宰杀侮辱寡妇、抢劫民财的官店土豪黄协臣走卒,霸占民女的官店团防大队长曾飞武。在走投无路之际,他们发动鹤峰巴东建始三县边境地区贫苦农民,建立了“神兵”大道会,组织农民武装自卫。1928年初,次子陈宗元在一次战斗中不幸遇难。痛失爱子之时,他们遇上了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在贺龙帮助下,“神兵”大队被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特科大队。此后,陈宗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任命为大队长,后升任红四军第四团团长,跟随红军转战南北。他带领红四团猛冲猛打,先后取得了攻克鹤峰县城和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在攻打桑植战斗中,为掩护部队撤退,陈宗瑜不幸中弹牺牲。而此时的陈连振正率部分武装留驻邬阳关,担任红四军第五路军指挥,夺得胜仗无数。然而,1931年1月,“左”倾路线执行者竟以莫须有罪名杀害了连振和五路军主要干部。整整一年后,红四军重返湘鄂边,重返邬阳关。在邬阳关举行的群众大会上,贺龙亲自宣布,为被冤杀的陈连振平反,为被冤杀的10余名第五路军干部平反!

为了受苦受难的人民大众,陈连振父子三人先后血洒疆场。他们是邬阳关人,如今,邬阳关人响亮地提出,要接续先烈遗志、建设“红色邬阳”!

邬阳关人的血液里渗透进了英雄基因、红色基因,他们生性就是为阳光而生、为阳光而战的人。

采风活动中,我们夜奔骑龙茶叶公司,品地道的邬阳关“四道茶”——清茶、油茶、甜茶、团圆茶,听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介绍他们的“德治法治自治”之道和乡里的全国优秀司法所长、全国最美家庭;旋赴行政服务中心,穿过震天的锣鼓,围着熊熊篝火,与乡民们共跳摆手舞;晨踏金阳公司有机茶叶基地,赏层层茶田,观七星剑舞;掌灯召开乡村振兴与文学创作座谈会。休息间,队友郭大国在路边一“专业洗车”点洗车,一问,身手敏捷的洗车者竟是83人老大爷,陪他聊天的是他82岁的小伙伴!

于今,邬阳关人的脸上挂满了阳光,心里盛满了阳光,眼里奔涌着阳光。我看见,他们召唤着英雄的魂,擎举着先烈的旗,高唱着时代的歌,在阳光铺就的大道上飞奔!

2019年5月5日记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