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邬阳乡那些地名和故事(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0日 点击数: 字号:

张泽洲

鹤峰县邬阳乡在县境东北角,与建始、巴东、五峰连界相望,是一片地旷林郁、山高水长、藏龙卧虎之地!这里的各民族群众曾经历深重苦难,英雄辈出,有着闪光的革命斗争历史; 这里曾长期处于深度贫困,有着艰苦奋斗、攻坚克难的脱贫足迹。改革开放前,鹤峰山大,邬阳的山更大; 鹤峰路险,邬阳的路更险; 鹤峰人穷,邬阳的人更穷。进入新时代,鹤峰山水美,邬阳的山水更美; 鹤峰发展快,邬阳发展变化更快; 鹤峰故事多,邬阳的故事更多。我给大家说一说邬阳乡的那些地名和故事吧。

邬阳关

邬阳关曾是容美土司时代的北寨关隘。相传容美田氏土司派驻这里的第一任镇守边关官员姓邬,此地是一面斜坡,从东南方向照来的阳光充足,又是一道险要关口,故名邬阳关。另一传说是邬阳关本为“五阳关”,其地形如一位仰面朝天躺着的巨人,周边有5个带“阳”的地名:身困邬阳,头顶朝阳,面向太阳,手扳观阳,脚踏阴阳。

邬阳关三面环山,一面临河,树木葱茏,梯田层叠,农舍棋布,溪流逶迤。《鹤峰县志》载:“……北邬阳关,皆冲途扼要之处,一夫当关,万夫望而却步”。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改土归流,废除容美土司,设立鹤峰州,所管辖地域仍沿袭土司时期的关防,邬阳关设千总署,乾隆年间设外委千总,在邬阳关、高桥、云雾村、楼角驻守兵丁设防。

邬阳关有个村落叫陈家棚,是鸦片战争中抗击英军,血战虎门沙角炮台,壮烈牺牲的民族英雄陈连升的出生地。陈连升,土家族,自幼习文练武,侠肝义胆,16岁从军,屡建战功,逐级提升为鹤峰州把总、施南府千总、郧阳守备等职,后又升任增城营参将。道光十九年(1839年)一月,陈连升随钦差大臣林则徐到广州禁烟,任九龙官涌营参将。在同英国侵略军持续战斗中,陈连升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打退了英军凭利炮坚船的多次进攻,擢升任三江协副将,镇守“虎门第一隘”的沙角炮台。1841年1月,英军头领义律趁卖国投降的琦善撤防时机,派出战船20余艘、2000余人,以密集的枪炮向大角、沙角炮台猛攻。陈连升率领600余名守岛官兵,与数倍于己的英军作殊死战斗!在孤军无援的情况下,陈连升抽出大刀率先冲入敌阵与敌人肉搏,壮烈殉国。当地民众收殓陈连升及烈士们的遗体,修建“节兵义坟”安葬,并建立“忠烈祠”纪念。据传,陈连升的战马被英军掳到香港,在那里不吃不喝,日夜悲鸣,绝食而死,被称为“节马”,建有“节马碑”。陈连升是从鹤峰邬阳关走出的民族英雄,是鹤峰人民和邬阳关父老乡亲们的光荣和自豪!我们要代代传扬陈连升的故事,不断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砥砺奋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在上世纪20—30年代,陈连升故里又有陈年振、陈宗瑜等杰出英雄人物。

陈年振又名陈海生,土家族。少年时家境贫寒,曾用功读书,想走仕途之路改变命运,但屡试不第,只得回乡以教书谋生。其子陈宗瑜,少年时见世道不公,便无心读书,喜欢舞刀弄棒,操练武艺。1924年—25年,陈年振父子眼见地方恶霸势力欺压百姓太甚,便仗义执言,为被害人写状辞告到官府。岂料官府腐败与恶霸沆瀣一气,逼得陈年振倾家荡产,还被关进了县大牢。当地土豪又唆使一伙军阀士兵闯进陈年振家中抢掠财物,陈宗瑜怒不可遏,持梭镖杀死一名匪兵。不久陈年振越狱逃回邬阳关,父子秘密组织“巴建鹤同心会”,串联穷人拿起武器,同反动官府和地方恶霸作斗争。1926年12月,陈年振、陈宗瑜聚合200多名穷苦青年农民组成邬阳关“神兵”,提出“抗捐抗税,抗夫抗兵”,参加“神兵”者一律发誓:“一不贪财,二不奸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在凤凰寨设立“神坛”,操练武艺,有事为兵,无事为民,打富济贫,除暴安良,同军阀势力和地方团防多次交战,成为威震一方的地方农民自卫武装。1928年春,鹤峰共产党组织负责人派人到邬阳关做“神兵”的工作,不久又派共产党员吴琛、范松之等加入“神兵”,宣传革命思想,发展党员。陈年振、陈宗瑜父子向往参加革命队伍。1928年秋,陈宗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贺龙率领工农革命军游击鄂西南,收编宣恩晓关和咸丰黑洞部分“神兵”后,智取汪家营,奔袭建始城,经景阳河、官店口进入邬阳关,1929年1月2日正式收编邬阳关“神兵”,将其200余名青壮年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特科大队,陈宗瑜任大队长,其余人员编为大道会革命军,由陈年振率领留守邬阳关。1929年1月7日,贺龙率领工农革命军以第二特科大队为前锋,从邬阳关出发,进军鹤峰城。这支队伍斗志昂扬,势不可挡,智取观音坡,抢占威风台,攻占鹤峰城,追击溃敌至太平镇杀掉伪县长,1月13日,宣告成立鹤峰县苏维埃政府。

1929年5月,第二特科大队改编为红四军第四团,陈宗瑜任团长,带领部队参加湘鄂边第一次反“围剿”,攻占桑植县城等战斗。当年10月,红四军在章耳坪被敌军围困,为掩护军部突围,陈宗瑜率领四团与敌人浴血战斗,在抢占制高点中壮烈牺牲。此时,陈年振已年过半百,强忍失子之痛,担任红四军第五路指挥,坚持反“围剿”,承担湘鄂边苏区东北线的防卫任务,配合红军主力,一举消灭五峰、鹤峰边界的反动团防孙俊峰。1931年5月,陈年振被冤屈“不服从党的领导”而遭杀害。1932年12月,贺龙回到邬阳关,召开群众大会为陈年振昭雪平反。

新世纪之初,县、乡人民政府在“关垭”修建了革命烈士纪念碑和烈士墓,陈宗瑜等红军烈士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在邬阳牺牲的孔琪、袁守才等烈士长眠在这里。

现今,邬阳关又有两位全国模范人物,一位是全国模范司法所长罗才胜,一位是全国最美家庭家长、金阳绿色农产品公司董事长朱永翠。

邬阳关还有不少秀美动听的自然村名——

杨柳池,平静的一汪水池,周边水草青青,杨柳依依。

板桥沟,深涧清溪,潺潺流水,溪流上有用木板铺设的人行小桥。

花荞岭,山岭上曾广种花荞。这种荞花开如雪,成熟期短,用于度过夏荒。

灯草湖,一片沼泽湿地,生长着茂密的水灯草。

岩口子,一道悬崖豁开一条缺口,成为人畜可登山而上的通道,是进出斑竹园的主要关口。

还有杨家村、孙脊岭、倒转湾……

斑竹园

从岩口子攀爬上去,就进入斑竹园。这是一个地势比较平缓的村庄,田园幽静,竹木茂盛,散居着百余户村民。1928年12月31日,贺龙率领工农革命军进驻斑竹园,邬阳关“神兵”首领陈年振闻讯,从大明岩赶到斑竹园迎接贺龙。第二天,贺龙、陈协平、王炳南、杨维藩等同陈年振、陈宗瑜在张汉清屋场举行 “神兵”收编,200多名邬阳关一带的青年被编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特科大队,陈宗瑜任大队长,贺龙亲自授旗。另一部分“神兵”编为大道会革命军,由陈年振任司令兼参谋长留守邬阳关。

工农革命军在邬阳关休整了几天,中共湘鄂西前敌委员会和工农革命军军部设在斑竹园的聂发清屋场,贺龙等前委和军部领导人在这里开会、办公。现在,这处革命旧址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金鸡口

金鸡口又名金溪口,是容美土司时代的重要边防关口,列为“四关四口”之一。这里与建始、巴东接界,被称为“一脚踏三县”,东边与五峰县接界。湾潭河与岔连河在二岔口汇合后一路奔泻至金鸡口,与岳家河汇合,进入巴东县境的桃符口,汇入清江。金鸡口处于两条河流交汇的峡谷中,海拔300多米,是邬阳乡地势的最低点。

由于是三县交界处的重要通道,金鸡口成为鹤、建、巴三县边界商贸和文化交流的中心。从前在两条河交汇处靠南面的石滩上,建有一条100多米长的小街,一律是老旧的木板房,居住着几十户村民。上世纪50年代,金鸡口小街曾被失火烧毁,县人民政府拨出专款,帮助灾民重建起一条小街。小街设有供销社分店,供应食盐、布疋、煤油等生活物资和百货日用品。三县边区的农民来这里出售药材和各种土特产。小街上有一所小学,虽学生不多,但有鹤峰、建始、巴东三个县的学生,是一所名符其实的民族团结小学。

金鸡口生产队村民耕种的农田大部分在巴东那边,他们家住在鹤峰,耕种在巴东,当年何亚斌县长在此咏叹:“建始女,嫁鹤峰,金鸡一啼耕巴东。”

从前,金鸡口小街上家庭手工作坊加工的面条远近闻名。一是地处低山,农田光照好,生产的小麦籽粒饱满,磨出的面粉品质好; 二是传统加工工艺,制作精细。这种土面条虽然颜色不算白,但面筋足,耐煮,不糊汤,尤其有浓浓的麦香味。当年县里干部来这里,如果能买到几斤土面条,会感到非常高兴和满足。后来,随着粮食实行统购统销,严格定量分配和供应,金鸡口的手工土面条再也见不到、吃不到了。

金鸡口的人都会下河捕鱼。这里的鱼是在清澈的流水中吃山溪中各种浮游生物长大,背脊黢黑、鳞小,鱼身圆长,刺少肉多,用菜油炸一下,再放入汤中煮沸,加上紫苏、花椒、葱姜,吃起来味道特别鲜美!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修建巴鹤公路,正从金鸡口通过。为了方便三县的交通和群众往来,修建两座公路大桥把三个县紧紧连在一起。建桥期间,三个县的农户都自发给建桥施工队送蔬菜、送豆腐,两座桥梁建成通车时,家家户户放鞭炮庆祝。

新世纪初,开发清江兴建185米高的水布垭大坝,建一座装机184万千瓦的水电站。金鸡口属于水库淹没区,小街的全体村民服从大局,毅然向南面山腰迁建家园。金鸡口老街沉入水下,移民新村气象一新。人们眺望巍巍大山环抱下那烟波浩淼的水库,那坚固高大的桥梁和蜿蜒宽畅的公路,心头免不了浮想昔日的那条小街,小街上的那些故事,勾起悠悠乡愁。

百鸟坪

这个地名美丽、动听,名副其实,因为水清林幽,土地肥沃,光照充足,各种鸟类在此地栖息、繁殖,鸟语茶香,人鸟和谐相处。现在,这里是骑龙茶叶公司、金阳绿色农产品公司的有机茶叶生产基地,有优质茶园2000余亩,生态环境优良,农户生产、生活在如诗如画中。可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里曾发生过反革命暴乱,革命烈士的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

1949年11月18日,人民解放军湖北军区独立二师四团和八团势如破竹,一举解放了鹤峰县城。国民党伪县长鲁坚和县大队长徐云谷逃到百鸟坪躲藏,召集下坪乡伪乡长聂端章、副乡长王协堂等策划,企图以鹤峰、五峰、长阳、巴东、建始边界山区作为“反共基地”,组建“反共救国军”,封王协堂为营长,发给步枪20多支。不久,鲁坚、徐云谷在逃窜中分别向人民政府缴械投降,而聂端章、王协堂等继续网络地方伪保长、豪绅和帮会组织,砍香明誓,死心塌地反共。他们与五峰钱福堂(国民党区长)、长阳王务之(国民党乡长)、巴东谭德明(国民党保长)、建始黄协臣(国民党区长)纠集在一起,组成“反共救国独立团”,向人民解放军和革命干部疯狂反扑。1950年4月10日深夜,钱福堂、王协堂等带着匪徒100多人,袭击县派驻邬阳工作组的住地,杀害了工作组长孔琪和解放军班长袁守才。这伙匪徒又连夜偷袭云雾村,11日凌晨杀害了县派驻云雾村的工作组长龙海谷和解放军副班长项炳然。接着,王协堂与钱福堂、王务之等策划,在五峰采花区、鹤峰百鸟坪、建始三友乡同时发动更大的暴乱。王务之、王协堂带匪徒80余人,携机枪一挺,步枪30余支,加上胁迫的群众共300余人,于4月16日凌晨从瓦场坪出发,兵分两路围攻百鸟坪乡政府。

县机炮连指导员兼燕子区长张仁甫、燕子区中队长郭长启等率领战士们迅速赶到邬阳关追缴匪徒,安埋被杀害的烈士遗体,在建始刘家堡一农户家中抓获匪营长谭德照和一名匪徒,县大队增派3连连长刘仕贵率一个排赶到了百鸟坪。4月16日上午,各工作组的干部和战士分头下去开展群众工作,一部分战士到农户家去推包谷(将包谷磨成粉),张仁甫、郭长启和少数战士留守百鸟坪乡政府。突然他们听到枪声,接着又是手榴弹爆炸声。郭长启大喊:“土匪来了,同志们准备战斗!”他手持短枪冲出屋,见匪徒们端着枪正在逼近,急忙来个连射,打了一梭子弹。敌人向后退缩,战士们冲出来对敌人射击,郭抢占有利地形,接过班长李凤祥的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枪声、冲锋号声、冲杀呼喊声响成一片。战斗了约一个小时,下到工作组的战士们也从其他地方向敌人射击,王务之、王协堂以为解放军的增援部队赶到,来不及带走被击毙的匪兵尸体仓皇逃跑。我方部队的子弹也不多了,加上雨雾茫茫,不熟悉道路,也停止了追击。战斗中我方战士杨华青牺牲,班长王金木负重伤,在运送途中牺牲。傍晚时分,张仁甫、郭长启决定撤离百鸟坪,转移到杨家垭。夜里10点左右战士们正吃晚饭,忽见百鸟坪方向火光冲天。据来人报告,是乡政府的1栋14扇、两层楼的大木房被烧毁。后来查明,是当地“反共行动委员会”成员,“新衣大哥”聂平阶、地主聂五姐、汉流老幺张群林等所纵火。

4月17日,县大队送来了一批子弹和一门六零炮,鹤峰县大队和燕子区中队配合宜昌军区独立二师25团,以军事进剿和政治瓦解相结合,迅速将鹤峰、五峰、建始、巴东边界的这伙反革命匪徒全部歼灭。

百鸟坪——曾经历战火、鲜血的洗礼,才有今日的小康新村,鸟语花香、幸福安宁!

大明岩

这是邬阳关东南一座雄峻的高山,形神似一只欲跳跃的巨硕蛤蟆,因此又称“大蟆岩”,西北面为斧劈刀切般的岩壁,像一面大明境映照邬阳关,增添了神秘氛围和磅礴气势!凡来邬阳关的人,无不对大明岩留下深刻印象。

大明岩最惹眼的是一面高耸云天的绝壁悬崖。在旁边陡峭的山坡上有苍林老树,有稀疏的田园、农舍,还有野猪、狗熊。从前别说修建公路,连人行小路也是靠人们手爬脚踩走出来、爬出来的,不熟悉或不仔细辨认,根本不知道那就是“路”。现在已早有公路绕上山顶和山那边的几个村。

大明岩海拔1781.8米,上世纪80年代初,乡政府将电力线架设到山顶,建立电视信号差转站,使深山中的邬阳关群众能看到电视了。后来逐步改为有线电视,差转站退出历史,又在那里建起通信基站,为大山中的广大群众传送无线通讯信号,使大多数人手中都不离手机。

悠悠岁月,大明岩深情守望着邬阳关,见证这里的改天换地、沧桑巨变!

 

本文参阅资料:

《鹤峰县地名志》《恩施州革命遗址》《恩施名人》《鹤峰解放纪实》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