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旅游景点
5秒

诗意鹤峰‖探秘石龙洞(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悟珍 黄澄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文字/李悟珍 摄影/黄 澄

初识石龙洞

石龙洞位于燕子镇石龙村,村因洞而名。石龙洞是个老地名,曾是土司东出荆楚的官道必经之地。

听人说石龙洞大得壮观,当地人拍了沿途深涧几处风光,吸引了热爱户外人的眼球,当然就有我们山猫队,大自然鬼斧神工总是有无限的魅力。前年春上,山猫结队经唐家铺往哈葫芦,就为着去探洞。沿途险峻,荒无人迹,找了当地人指点,才寻着一条当地人进山砍柴打箬叶往来的险峻的路下去。越往下越难,至一悬坎处,攀树挽草也无法下去。好在先前来探险的人,砍了碗粗的三棵树,依着悬坎外的一棵树,横一根竖两根地搭架着,横的作桥,竖的当梯,拴一根野藤。得揪住野藤攀住搭的木棒悬空而下,至此,吓阻回数人。敢下去者沿着深山峡谷好不容易到得洞前,却遇深潭阻隔,不借助筏子类无法过,大家伙虽是一心来探洞,见此也只能遗憾地望而却步。

再访石龙村

在县城经营废品生意的矮哥是个探洞的发烧友,他自小生长在石龙洞,多次向我描绘石龙洞如何如何雄奇,说几时去探洞邀你。去冬的某天,矮哥叫上县城有名的两大摄,加上我结伴四人再往。从县城经朝上坡、杨柳坪至石龙村,从石龙洞东边进。

村中山间平地,有条河穿村而过。寒冬里河早已干涸,河床裸露,在夹岸落得光秃秃的树的映衬下,有一种说不出的寥落。遇农人拾掇整饬河床,将沿岸的枯枝败叶拢到一堆噼里啪啦地烧着,青烟弥散到河谷,氤氲出一番朦朦胧胧的景象,倒成了刻意难求不经意而得的一场梦幻。

农人是正筹划开发哈葫芦的公司雇请的。我们沿着干涸的河床走走停停至雷打岩,才知自小生长在石龙村的矮哥其实也从没到过石龙洞。寻人家打听到往石龙洞的路后,从坡脚底人家处径直下河爬山,横穿对面山林,一路披荆斩棘,经矮哥的大岩屋(大岩屋一带是矮哥名下山林)到了哈葫芦。远远眺望石龙洞,路太险天亦晚,虽心有好奇终未敢往。

三顾石龙洞

今冬再来,矮哥、黄大摄、云作家和我,矮哥又邀约进过石龙洞的当地人小田同往。行前准备充分,备了矿灯,还带上干粮、水,拉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势头,终如愿一睹石龙洞庐山真面,不枉“三顾茅芦”。

这次仍驱车从唐家铺进,走的却是和前年不同的道。徒步走的哈葫芦,这次是雷打岩。

雷打岩在南,哈葫芦在北,中贯一条深涧。那深涧,就是去冬在石龙村见过的穿村而过的那条河,一路逶迤奔驰,至雷打岩下,在两山夹峙中切割而成。深涧通向石龙洞后,潜伏地下,就此消失不见。

站在深涧南岸的崖壁公路上远眺,8点多钟,太阳刚刚从对山大岩屋上冒头,远处平旷的山间小盆地的红瓦白壁一片屋宇处是哈葫芦,可真是个好地方啊。顺着一个个圆丘状的山岭延伸目光,更远处的新寨村易迁点的一溜安置房正沫浴在冬阳里。眼面前一丛丛干枯的金黄的大茅草花,在山风中摇曳着,散逸着冬日调零的优雅。

纵有冬阳,仍难抵山风凛冽,不耐久留,忙钻进车去雷打岩。

哈葫芦,一个很有趣的名字,都这么叫,问了几个当地人却说不出来历。说起雷打岩,当地人抬手指着屋后的一座崖壁,“诺,勒就是雷打岩!”顺着当地人指向看过去,屋后山顶有一大片光亮的夹着白石条的青灰崖壁,说就是被雷打出来的,更为神奇的是被雷击打后还现出了个“人”字。任我瞪大眼,也没有瞧出。用手机拍照放大,在那人指点下,果真在青灰崖壁的白石条间寻见了那个并不起眼“人”字来,不由感叹,乡民能远远地能辩识出,眼力着实了得。敢情雷打岩得名就是这么简单直接,雷打过的岩嘛。

仍至雷打岩下人家,弃车下河。河是去冬走过的从石龙村穿村而过的河,一路逶迤奔驰,至雷打岩下开始跌宕冲突,改了性情,换了模样。落入眼帘的全是柔水对磐石的激荡洗礼,河谷乱石嶙峋。任凭磐石壁立,终敌不住柔水冲突,揉捏切割,削骨整貌,塑型改样,这里的河石见证着水的力量,全别致得触目惊心。

有顶被洗磨如鱼眼的。

有水飞叠而下旋出的水窝,切出的石谷。

最是那两壁巨石,为水冲突洗磨,竟如两只温柔的手捧出一个动人的“心”来。

在这冬寒水枯时节,经水洗礼的河石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不由想着,夏水湍急时,这里会是怎样的石破天惊呢。

从河谷上山,过大岩屋至哈葫芦后再下山往石龙洞。开发商的栈道已快峻工。有了栈道,路径还是那段路径,去冬披荆斩棘跋涉的一路变得格外轻松而惬意。

栈道打矮哥的大岩屋前过。进屋打量,外表不起眼的大岩屋其实有着巨大的岩罩,延展出去荫蔽着六七亩的平坝,煞是可观。从里往外瞧,大岩屋像是一只巨人的眼,落入眼睑的是对岸早上驱车而来的崖壁公路,还有逶迤绵延远去的山岭,又是番奇妙的景象。

转过了山垭,上到了哈葫芦,又见着了垭口那棵似犁弓的松。它立在山垭上,象棵消息树,去冬一路披荆斩棘横穿山林有些疲惫时望见了它,晓得出了山林,满心高兴,倚它歇息。

在建的哈葫芦已初具规模,散步道,宾馆,休闲度假山庄……去冬还是安静而封闭的一隅,今冬到处是忙碌身影,明冬或许就变得车水马龙。

栈道正在向石龙洞方向修建延伸。沿栈道下行百十米,弃道转入山路。还是前春走过的木棒搭架的险道,连滑带梭,好在陪我们前往的小田身手敏捷相帮,一行五人倒没费多大功夫到了谷底。

枯水期,秀美的二龙潭明显缩水了,大潭跌至二潭的那道瀑也消失了。在峡谷中的岩石中跳跃转折,向石龙洞进发。

洞前不远,当地人叫猪槽峡的,即是前春阻隔不可逾的深潭处,已可涉水而过。

在这寒冬,脱了鞋袜高挽裤脚涉水的滋味不可言喻。当看着黄大摄一踏进水中就开始不住龇牙唏嘘时,忍不住大笑起来,明知有些不地道,仍然忍俊不禁。感谢小田背我过峡,感谢同伴相助,免受龇牙唏嘘之苦。

近了石龙洞,才发现洞顶山体弧形,夹岸合围,中空如葫芦状,这或许是哈葫芦得名的原由。

往里走,葫芦也跟着变幻着大小。

终于到得洞前,洞口高阔宽广,怪不得对岸远眺,洞似在山腰。原是洞前树荫遮蔽,远处瞧着的只是洞顶。

抬头望天,天为洞所剪,竟被剪成了一弯山月,美不胜收。此情此景,除此,唯屏山望月楼可见。感叹流连,同行者黄大摄、云作家等得美景以鄉,跋涉路上的呲牙唏嘘都成了浮云。

无意中瞥见洞前浅潭, 清清净净一汪枯河残流中倒映着那弯山月,山剪水映,抬头望一弯挂洞前,低头看一弯在水中,神奇景象,美妙绝伦,惊喜不已。

回首打量偌大的洞口,一条河至此进洞,潜伏地下。恍然明白,洞为何叫石龙。想想,一个洞吞没了一条河,那可是真正地卧龙吞江啊。原来石龙洞就是一条巨龙,在哈葫芦这里张开龙口吸河吞江。假如不是冬冷水枯,而是雨丰水涨之季,此处当是雷霆万均!

涉水猪槽峡,裤湿半截,拾薪燎衣,作好准备,戴上矿灯,入龙口,探龙腹。

往洞中,右行不几步,遇一潭污水,臭不可闻。抬头望,洞壁挂着一道触目的污水漫流过痕迹,顶面尤有污水不停地叮叮当当滴落进污水潭中。很明显是山顶污水入洞而致。洞顶方圆几里也无人家,弄不明白污水何来。河谷一路行来,所遇枯河残流皆清澈透亮,就是刚刚洞左见着的映月浅潭也是清清明明的,洞左洞右竟然泾渭反差如许。藏在深山峡谷的一个石龙洞竟然也没逃脱被污染的劫数,让人心惊而惶恐。

洞口往里百十米尤难行,河水奔涌而入,留下嶙峋巨石,加上时不时遇污水残流,先是云作家声言臭味难忍怕伤及贵体而退出,继而黄大摄为河石挡道危险迭至而折返。不想放弃者三人,爬岩攀石一阵,看不见洞口最后的一丝微光了,乱七杂八塞道的巨石少了,一路伴随的污水残流也没有了,臭气也消失了,路也好走多了。

洞腹中空较洞口更宏阔。行至第一个洞厅处,出现了千姿百态的石钟乳。一石似猴蹲坐,换个角度又如须发皆白寿星。

那如山东大白菜的,菜帮上有似用农家刚熬制的棕褐的苞谷糖液溜出的一枝花,细看着更象是某个匠人精心雕制的奢华玉摆件。

还有可名状的不可名状的笋、柱等,更多的是如隆冬地上起的凌牙,灰白色,踩上去滋滋有声。

洞中套洞,在漆黑的洞中,人少不敢大意,小田进过,依旧沿着他走过的线路走。到了第二个洞厅,更大更神奇。洞顶似人工打造的穹顶,地面平整如广场,还有齐齐整整一面石墙壁,除洞厅左角立着块钟乳石外,中空无物。矮哥声言这是个万人大厅,一点也不为过。曾进过五龙山观音洞,也有这样的洞厅,这样洞中广场,那神奇的岩观音就立在洞中广场。这洞中广场左角立着的钟乳石,虽没有五龙山观音洞的石观音高大,但谁能知亿万斯年后不会又长成一尊神妙的观音呢。平旷广场中还有一道小溪,缓缓流趟。

搬石击地,竟传来空空回声。敢情洞下有洞,脚下是中空的洞顶。又或许洞下的洞是水洞,河水走了下面。不为河水常侵,有了缓坡、平地。怪不得越往里走反没有洞口一段崎岖,一路伴随的污水也突然消失。

至第三个洞厅,又见着了石笋、石柱。那石笋像位纤腰云髻的仕女,端庄而慵懒地古典在这洞府深处。遍地是铁灰的似珊瑚的小礁石,有像一团菜花,有如一朵蘑菇。没有第二个洞厅宏大规整,更像是一隅海底的光景。

小田说前面还有这样的大厅,还得一个时辰可到。看看已进洞2个时辰,决定折返。折返中又顺道拐进了一段支洞。说是支洞其实也比刚探的主洞小不了多少。这洞常年有水漫流,和主洞大不同,出现了犹如层层梯田的美妙的边石坝景观。小水潭中见着磅磅(石蛙)。听说磅磅对水质要求高,污染的环境无法生存。想来这洞深处还没受到洞口横流的污水影响。

洞中归返,从见一丝微光到洞口全显,夕阳涂抹着洞口,一片祥和温暖,只是那令人作呕的难忍臭气又伴随了。哈葫芦正在被开发成生态休闲旅游度假景区,此洞自然是景区不可或缺的景点之一,只是这污染不治,臭气熏染,叫人如何来玩。

石龙洞深不可测,又洞中生洞,支系发达,只知道洞中洞至唐家铺方冒出地面,人说还有洞中洞通向屏山躲避峡谷。从地图看,这本就是相距并不太远的一个三角区域,或许这三角区域内就是一个宠大的四通八达的神妙莫测的地下秘境呢。这次入洞探寻,所进不深,所见不及万一,定有更多的胜境在深处在远方。但愿下次再访,不再有排入龙洞的不明来历的污水了。

题外话:溶洞是大自然馈赠人类共享的自然遗产,一旦遭受破坏就无法再生。假如看了此文,假如此文让你萌动了一去探秘的心情和行动,请一定珍爱洞内景观,那些美丽石钟乳有的很脆弱,可能你的一个随意就撞断了它。峡谷至石龙洞仍处于原生态状态,崎岖艰险,即或前往探险,因下山是樵径,峡谷溯溪、入洞探秘均须攀岩渡水,对身体都是不小的考量。所以,最好待开发完成前往,石龙洞的绝妙风光会在哪里等你。

责任编辑:武陵云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