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贺龙在鹤峰之准备东进(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徐培芝 向端生

初春,阳光普照大地。湘鄂边苏区的形成,震惊湘鄂西。

1930年1月上旬,湘鄂边根据地形成,建立了鹤峰、宣恩、恩施、建始。巴东、长阳、五峰、石门、慈利、桑植十几个县的边界地区20多个区100多个乡的苏维埃政权,包括清江以南的广大地区,近30万人口。(其范围除湖南大庸、龙山,湖北利川、咸丰、来凤、宜都等游击区外,)实现湘鄂西前委、贺龙提出的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目标。

2月中旬,半个月前,贺龙在九区五里坪巡察根据地建设路途中,骑马摔伤了腿,此时腿刚刚痊愈,正准备按照中央和鄂西特委的指示率军东进。

这时,时任鄂西特委副书记的万涛奉命来到鹤峰,向贺龙进一步传达了中央和鄂西特委关于红四军东进洪湖与周逸群等创立和领导的鄂西红六军会师的指示。

在周逸群等人的领导下,鄂西地区的革命形势有了很大发展。周逸群在那里领导地方党组织和各支小股游击武装,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中坚持斗争,由于领导正确,政策的当,群众发动深入,鄂西地区已经建成了相当区域的根据地。各级政权和党、团组织以及群众团体已相当健全。并且创建了近6000人的红六军,根据地的政治经济条也比较好。

当听到周逸群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搞出这样一个红火的局面时,贺龙越听越高兴,禁不住笑道:“好,这一下子红四军。红六军两军会师,场面就搞大了。一万多人的队伍横征竖讨,哪个难得住。”贺龙当即通知召开了前委会议。

在前委会议上,贺龙特别强调:“东进是肯定要进的。树一挪就死,人一挪就活!不过,我们搞了两年得个教训:那就是要有自己的窝,老虎有个山头,白鹤有个滩头。我们走了,这里的根据地还是要搞好的,丢不得的,不能像猴子掰包谷,掰一个丢一个。辛辛苦苦掰了一夜,手上还是只有一个。”

前委们十分赞同贺龙的说法。陈协平说:“军长的意见很明白,东下会师红六军,但是,湘鄂边根据地这一块不仅不能丢,而且还要巩固发展扩大,使之成为湘鄂西根据地的大后方。在东进之前,一定要对根据地的工作做出具体安排。”

汪毅夫说:“湘鄂边根据地才刚刚形成,各项工作千头万绪,任重而道远,东进后,这块的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革命形势的发展是不可预测的,红四军一走,敌人就会趁机而入疯狂围剿,到那时候,首尾不得接应,根据地就会遭受严重损失,百姓就要遭殃,这个问题不可小视。”

“大家说得确实有道理,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前委每一个同志认真思考,湘鄂边根据地的建立,我们吃尽苦头,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根据地的形成的确来之不易。我跟大家一样,确实舍不得,但是,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我想东进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敌人会从四面八方围堵追剿我们,堵得我们出不去,围得我们回不来,这样,局势就复杂了。当然,执行中央和鄂西特委的指示无可非议,问题是如何巩固保卫我们的根据地。”贺龙接着说:“我提议召开一个根据地各县委(党组织)、县苏维埃政府、游击队领导人会议,会上由万涛同志传达贯彻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精神,统一思想,并根据鄂西特委指示精神,来具体研究红四军东进后湘鄂边根据地工作,大家看怎么样。”

“贺龙同志的这个办法好,把大家思想统一到鄂西区党委代表大会精神上来,寻求既能巩固和发展好湘鄂边根据地,又能实现红四军、红六军的会师,人多办法多,众人拾柴火焰高嘛。”万涛说。

“万涛同志的意见很重要,大家权衡一下,事在人为,没有路,不要紧,路是人走出来的,走的人多了,就有路,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路我们不是走出来了么。” 贺龙强调说。

“革命也有局部和全局的问题,中央和鄂西特委的意见是把湘鄂边、鄂西两块根据地连成一片,筑成一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红色区域壁垒,攻进并举,易守易攻,从军事战略上讲,意义是重大的。”万涛接过贺龙的话题说道。

“我还要强调一点,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革命怕打破坛坛罐罐,这种搞法,革命是不会成功的。就说吧,第一次解放鹤峰后,我们主动退出鹤峰,有的同志提出异议。不到一个月,我们第二次解放鹤峰,鹤峰地区的革命局势接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革命要讲战略和策略。”贺龙的讲话,引起了前委的共鸣,贺龙接着说:“湘鄂西前委的前身是湘西特委,两委合并为湘鄂西前委,它顺应了当时革命形势的需要。湘鄂边根据地的形成,地盘大了,革命从当时的星星之火,到如今革命的星火燎原到湘鄂边的十几个县,几十个区,100多个区乡,什么是大局,这就是大局。革命成功了,你们写回忆录的时候,这将是何其浓墨重彩的一笔。”贺龙的话,大家为之震撼。

前委会同意贺龙的想法和万涛的意见,决定召开湘鄂边根据地各县县委、县苏维埃、游击队领导人会议,传达贯彻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精神。

2月下旬初,传达贯彻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会议精神大会在鹤峰县城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召开,来自鹤峰、宣恩、恩施、建始、巴东、长阳、桑植、慈利、五峰、石门的县委、县苏维埃政府、游击队领导人50多人参加会议,贺龙主持会议。

贺龙向大家介绍万涛说:“今天给我们传达贯彻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精神的是鄂西特委副书记万涛同志,他今天要讲的话十分重要,鄂西区党委的方针、政策,是我们湘鄂边根据地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工作的重要指导方针,是我们的工作标杆,我们的一切工作必须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大家听清楚,搞明白,不然的话,我们就会违背中央和鄂西区党委的工作原则。”

大会上,万涛赞扬了湘鄂边革命根据地的形成是在贺龙同志为首的共产党人领导下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的结果,他说:“湘鄂边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是湘鄂边人民浴血奋战,千百万人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是两湖乃至中国工农革命的旗帜,值得发扬和继承,”他接着说,“中国工农革命之势大浪滔天,势不可挡,推翻旧的政权建立新的政权,已成全国革命之大势。不久的将来,工农革命胜利的大旗将会高高飘扬在湘鄂西大地,飘扬在全中国!”

接着他介绍了鄂西区党委1929年12月底召开的第二次代表大会情况,他说:“这次代表大会到会代表35人,旁听40多人,代表鄂西区12个县的4200多名党员。中央和省委均派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历时9天,通过了政治任务、党的组织、军事问题、苏维埃组织问题、土地问题等12个决议案。并选举产生了周逸群、万涛、段德昌、周小康等9同志组成的新的鄂西特委。”

在传达《关于鄂西党委目前的政治任务与工作方针决议案》时,万涛说:“这次鄂西区党委在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提出并通过了党在鄂西的总路线和党的任务。总路线仍然是发动群众开展斗争。争取广大群众在自己的周围,准备武装暴动,以群众革命消灭军阀混战。党的任务是:一是健全党的组织,加强党对青年团及其他群众组织的领导;二是建立赤色区域的工农政权,坚决实行土地革命,利用各种方式加紧宣传;三是发动群众武装,扩大红军组织,吸取群众斗争中的积极分子加入红军;四是加强城市工作,首先从强健宜、沙工人入手;五是建立各地的反帝工作,尤其在宜沙要加强反帝工作。”

万涛说:“在《关于鄂西党的组织决议案》中,指出了过去党组织存在的不正确的倾向主要是:‘党组织无产阶级基础薄弱,没有抓住中心区域的工作,地方党多不健全,与群众组织关系不明确,形成党代表群众组织,在提拔工农干部问题上也存在一定的形式主义,没有注意教育党员,以至党员的政治水平不高。对于巡视、发行、分配等秘密工作注意不够,因此,使革命遭受一定的损失。党的任务必须改造旧的基础以创新的基础。’决议还指出:为了加强党的领导,帮助特委领导和联系各县工作,决定建立中心县委员会。”

万涛说:“在《关于军事工作问题的决议案》中,指出党在军事工作上的任务,首先,党要加强兵运工作。大会认为:兵士属于农民阶级,多系无土地当兵,他们有反军阀、拥护苏维埃的要求,党必须争取兵士群众到革命方面来,配合工农群众总暴动。为此,必须反对和平发展和无条件的兵变主义。其次是发展游击战争扩大红军。根据目前党的总任务是争取群众,那么,游击队要以发动群众起来斗争为原则,彻底实行土地政纲,扩大红军,发展游击战争。为此,在红军建设方面,规定党领导红军。红军以工人、贫农为中心基础,党代表、政委,负责对内政治教育,对外宣传工作,建立兵士委员会,实现民主管理。另外,在战术与策略上,要随时准备进攻,不是保守逃跑,但也不攻坚和打硬仗,应采取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对敌人的游击战术对付敌人。再是实现党员军事化和武装工农。大会认为:每个党员都要有军事知识和技术,才能领导游击战争。……为了使革命走向高潮,准备武装暴动,有必要武装工农,组织工人纠察队,在苏区的一般青年农民,应受相当军训,编成赤卫队。白区也应武装工农,并随时注意夺取民团武装。”

万涛说:“《关于苏维埃组织问题的决议案》对苏维埃政权的意义和作用,以及组织问题都有了明确的说明和规定。指出:苏维埃政权是工农兵贫民代表会议政府,它是工农兵贫民自己管理政权的最好形式。苏维埃由工农兵贫民直接选举产生。它的任务:坚决实行土地革命,镇压和肃清反革命,扩充红军,实行劳工监督等。苏维埃组织要建立在广大劳苦大众群众直接选举的基础上,选举产业工人、手工业工人、雇农参加政权工作,以保证无产阶级对苏维埃的领导作用,并且经常召开代表大会。苏维埃设常委会,常委会由有影响的代表参加。五至七人组成,执行日常事务。苏维埃内设军事委员、土地委员、粮食委员,行政中心设在工农运动最发展的地方。苏维埃接受党的领导,并代替农会工作。”

万涛在传达贯彻中,对土地革命的意义和执行土地革命的办法,大会在决议中也作了详细的规定和说明。

各县委(党组织)负责人、县苏维埃、地方游击队领导人,听了万涛传达贯彻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精神,大家为之振奋,精神焕发,仿佛看到湘鄂西工农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其革命之大旗迎风飘扬。大家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精神的传达贯彻太及时了。拨开乌云,太阳喷薄而出,各项决议案给我们指明了斗争的方向,眼睛亮了,思想明了,革命的目标将人载入波涛汹涌的革命浪潮中,直达胜利的彼岸。这对于推动湘鄂边苏区以及鹤峰地区的革命斗争具有重大意义。

大会后,前委、贺龙、万涛。陈协平、汪毅夫、张一鸣,分别座谈了各县(党组织)负责人,县苏维埃政府、游击队领导人,多层面、多渠道,听取大家对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所通过的政治任务、党的组织、军事问题、苏维埃组织问题、土地问题等决议案的理解认识和巩固发展根据地的意见。大家的思想逐步统一到巩固发展建设湘鄂边根据地上来。

贺龙说:“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系列决议案,政策性、指导性极强,为我们解决党的组织、军事问题、苏维埃组织问题、土地问题提供了政治、政策依据,使我们今后的工作有了指导方针和策略。中央和鄂西特委关于红四军东进洪湖与周逸群创立和领导的鄂西红六军会师的指示,是从革命大局出发,把湘鄂边根据地和鄂西根据地连成一片,即有利于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同样利于根据地的巩固发展和扩大的需要。”贺龙告诉大家:“我贺龙也不舍得湘鄂边苏区,它就像我自己养的孩子一样,一时离开,哪有不牵挂的,但是,我们共产党人一定要服从中央和上级党组织的领导,这是党的组织原则,党的原则谁也不可违背。打开窗户说亮话,大家有什么想法,把肠肝肚儿都空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汪毅夫说:“革命的大局必须服从,万涛副书记传达会上讲得很明白,各项方针政策清楚明了,这就好比先生教学生写字临摹一样,只要我们不走样的执行,湘鄂边苏区一定巩固发展得更好,我建议加强根据地各地党的组织建设,在党的领导下,开展斗争。建议成立中心县委,根据地的一切工作,必须在中心县委的领导下进行。这也是符合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精神的。”

张一鸣说:“以鹤峰为中心湘鄂边根据地的建立,表现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贺龙同志为书记的湘鄂边前委执行中共中央战略决策的坚定性。1929年5月上旬,湘鄂边特委主持召开的鹤峰县委、鹤峰县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决议,完全符合鄂西区党委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精神,我认为:党必须领导武装力量,党的组织建设十分重要,堰垭整编,杜家村整编,学习了毛泽东、朱德的建军经验,把党的支部建到连队,我们的队伍壮大了。杜家村整编时,贺龙同志提出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当时意见不一,前委因势利导,一家意见统一了,心中目标一致,根据地就形成了。我赞同贺龙同志提出的根据地的巩固发展,必须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在党的领导下,实现鄂西区党委提出的政治目标,军事高度统一,苏维埃组织问题,土地问题都必须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脚踏实地地去执行政策,只有这样,红四军东进,湘鄂西根据地才会不断巩固和发展。”

“有一点,我提醒前委,红四军东进,敌人势必向湘鄂边根据地发起攻击,那么,如何应对敌人的攻击,以我看,军事力量的加强是关键的一环。”桑植的贺文渊提出。

“仅加强军事力量不够,我建议前委,从红四军中抽调一批骨干,与县农民警卫团组建成独立团,形成独立团、县游击大队,其他武装力量在县委的领导下,开展武装斗争,应对敌人的进攻。县委有了直接指挥武装力量的指挥权,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指挥统一,临阵不乱。”鹤峰县游击大队大队长姚伯超说。

“巩固和发展湘鄂边根据地,支援鄂西根据地,实现红四军与红六军会师,这是中央和鄂西特委的重大军事和政治的战略,是将五根指头攥在在一起,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拳头。我说,各县的武装力量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强大的武装力量,以鹤峰为中心,形成武装力量战斗力的统一,有县委的指挥,一方有战,八方响应。同时,要加强根据地的边区防御,充分利用好鹤峰苏区的东南、西南、南北的三个边防司令部的防御作用。以金果坪为中心的巴(东)建(始)鹤(峰)边防司令部;以椿木营为中心的恩(施)宣(恩)鹤(峰)边防司令部;以堰垭为中心的桑(植)慈(利)鹤(峰)边防司令部,这三个边防司令部,对加强根据地的保卫,特别在几次反‘围剿’的斗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提高三个边防司令部军事力量的建设,构筑边区联防,层层防御的格局,这样鹤峰苏区周边就形成了多道防御屏障,有力抵御敌人,巩固苏区。”贺英提出。

贺英的意见引起了前委、贺龙、万涛的重视。万涛激动地说:“真没想到大姐有如此的军事才能!这种军事防御战术,符合鄂西区党委提出的游击战略。”

“呵呵,我一个姑娘婆婆儿,只会洗衣做饭,拾家务事,打仗一窍不通,瞎说三千,万书记可别见笑嘛。”贺英笑着说。

“也难怪,周逸群多次说起大姐,说你是女中豪杰,我也多次听卢冬生、李良耀说,工农革命军、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的建立,大姐功劳不小喔。见到大姐,我十分高兴,红四军与红六军会师,湘鄂西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大姐还要操不少的心啰。”万涛敬佩地说。

“万书记放心,只要用得着我这个姑娘婆婆儿的地方,我会有力使力的!”贺英坚定的回答。

大会结束后,湘鄂西前委根据鄂西特委的指示精神,积极进行东进会师准备。贺龙、陈协平、汪毅夫、张一鸣分赴巡视了湘鄂边根据地的鹤峰、宣恩、恩施、建始、巴东、长阳、五峰、石门、慈利、桑植等县边界地区,二十多个区一百多个乡苏维埃政权建设工作,以及清江以南的广大地区,同时从红四军中抽调军事骨干,训练了十几支游击队,提升游击队的战斗力,补充了枪弹,协助了部分区或乡组建了赤卫队。一时间,湘鄂边根据地形成了父母送子当红军,妻子送丈夫当红军,人人参加游击队、赤卫队的热潮。

在巡视根据地的基础上,前委、贺龙再一次召开会议,贺龙讲话中强调指出:“会议重点是对组建鹤峰中心县委、红四军整编、根据地游击队武装力量统一指挥、红四军东进经费筹措等问题的研究。”

经过研究,会议得出的结果是:红四军主力迅速东进,决定建立了鹤峰中心县委,汪毅夫任中心县委书记,总管桑植、鹤峰、五峰、长阳、宣恩五县,负责领导湘鄂边根据地的各项工作。

同时,将红四军4000余人整编为“二路四团一个旅。”第一路指挥王炳南、党代表张一鸣,下辖一、四两个团;第二路指挥覃甫臣,下辖十一、十二两个团,军属警卫营营长廖卓然,党代表吴协中,独立二旅旅长谷志龙。

在根据地军事上,为了协调一致,由鹤峰中心县委统一指挥作战,决定鹤峰军事上由贺英负责,桑植由贺文渊负责。

从红四军中抽调出一批骨干,加上鹤峰农民警卫团改编为鹤峰独立团,贺炳南任团长,文南甫任副团长,(对外称红四军第三游击司令部,贺炳南、文南甫即正副司令)。

同时,将县、区游击队武装力量统一编配,由中心县委指挥,组成湘鄂边根据地强大的游击队作战力量。即:贺英领导的太平镇游击大队;姚伯超领导的县游击大队;驻守邬阳关红四军第五路军指挥陈连振领导的第五路军;曾贤文、杨清轩、吴作然、王殿安(边防司令)领导的巴(东)建(始)鹤(峰)边防司令部、恩(施)宣(恩)鹤(峰)边防司令部、桑(植)慈(利)鹤(峰)边防司令部的三个边防司令部,加上各县区游击队,赤卫队2000多人。坚持鹤峰、湘鄂边根据地的斗争。

为了解决经费问题,前委决定以鹤峰苏维埃政府名义向鹤峰城关及走马、五里等城镇居民借钱两万吊(约合一万银元)。

红四军主力于1930年3月上旬离开鹤峰,东进。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