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故事

贺龙在鹤峰之两个重要代表大会(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2日 点击数: 字号: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春的到来,温柔而又交缠着一丝寒意,树芽露出羞涩的幼稚,小草迸发出顽强的生命力,破土而出,大地穿上了淡淡的绿色的新衣。

四月中旬,五峰、鹿儿庄。长阳、枝柘坪。贺龙率红四军主力一部到五峰、长阳等县游击,与当地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处决了一大批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扩大了红四军的影响。

建始大荒口乡建立了农协会,郭春青任农协会主席,归邬阳区苏维埃管辖。

1929年4月10日,敌成立“桑鹤联防剿匪指挥部”,陈策勋任指挥。

五月上旬,贺龙率红四军主力返回鹤峰县城。

溇水河,南岸、北岸,柳树下,欢声笑语,洗衣服的姑娘们洗衣棒“啪,啪啪”节奏兴畅,娃儿们浅水游玩,浪花中笨拙的狗爬式叫人惬意。

“姐,来一个。”一个姑娘的叫喊声。

“姐,来一个嘛。”姑娘们齐声吆喝。

“来一个就来一个,哪个怕哪个嘛,说好了,我来了都要来。”一个姑娘放下手中的洗衣棒,站了起来,清了清嗓音,唱了起来:

“清早下河嘛洗衣裳,搓起衣服嘛想君郎,君郎跟着嘛贺龙军,打尽土豪享太平。”

“姐,入洞房都三天了,想男人就是想男人了,还说想君郎呢!我要是入洞房了,那就是豆腐伴大葱,一清(青)二白,男人就是男人,睡瞌睡时,到底哪个上床,是男人还是君郎,不要搞得那么复杂么。”说完,笑声迭起。

柳树下,凉风习习,贺龙、陈协平,坐在柳树下,放松心境,贺龙望着清澈透底的河水,浪花形影,河中鱼儿欢游,南岸的洗衣棒捶打声,歌声,笑声,深感革命责任之重大,百姓之期盼,催人战斗,金戈铁马奋蹄疾。

“对面的歌唱得真好,协平同志,有不有兴趣,对唱一首。”贺龙饶有兴致地说。

“军长,等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别说一首,就是让我陈协平站在这溇水河畔唱它三天三夜也行。”陈协平说。

“说好了,可就别反悔,到了那一天,我贺龙和你,还有前委的同志,鹤峰县委、县苏维埃的同志,红四军的战士们唱台大戏,找几个人陪你表演采莲船,我就搞一帮人玩狮子灯。我玩龙头,你看行不。”贺龙对陈协平说。

“军长,玩狮子灯,那个玩龙头的非您莫属。您想啊,湘鄂西这只大狮子,这只龙头重于泰山,何人将它擎于手中。军长,你说,五峰、长阳之游击,红四军影响的扩大,对湘鄂连成一片意义非同小可,红军目前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以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为方向,扩大区域,巩固已建根据地之成果,龙头才是这样的发展之路子的头。”陈协平说。

贺龙咂了几口烟,陈协平的一番话将他引入深思。从陈协平的讲话中使他明白一个道理,龙头驾驭整个舞狮队的能量,龙头进,狮身狮尾也得进,这跟吃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仗也要一仗一仗的打的道理,根据地建立必须是一块一块的建,一口是不可能吃成一个胖子的。

“军长!”卢冬生边跑边喊。

“军长,卢冬生向您报到。”

“辛苦你了,冬生同志,两月不见瘦多了。”贺龙握住卢冬生的手,心疼地说。“快说说,中央有什么指示?”

“到中央后,我见到了周恩来同志,送上了湘鄂西前委给中央的报告,这是中共中央的指示信。”卢冬生递给贺龙一个牛皮纸信封。

贺龙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一边读一边发出感叹:“太好了,中央的指示太及时了!”

“军长,你说,中共中央指示信是谁起草的吗?”卢冬生说。

“不知道,你去的中央,我又没去。以我想啊,这指示信一定是周恩来同志起草的。”贺龙笑了笑说。

“不错,中央看了湘鄂西前委的报告,周恩来同志又亲自找我详细了解了湘鄂西斗争的情况,周恩来同志十分关心湘鄂西根据地的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党组织发展和群众组织的建立,党组织的影响力和群众的思想基础,红军的发展。”卢冬生进一步说。

“好啊,我知道,1928年,我从上海出发回湘西,临走前,周恩来同志请我和周逸群吃饭,说,中共中央同意了我回湘西搞武装斗争的请求。‘负责发展工农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建立苏维埃政权。’我们一直是按照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要求做的,但是做的好还是不够好,难说。这次,中共中央的指示信再一次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明确了目标和任务,湘鄂西根据地将会发展得更好。”贺龙说:“协平同志,立即召开前委会议,传达中共中央指示信精神。”

湘鄂西前委在鹤峰县城召开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1929年3月17日给贺龙给湘鄂西前委的指示信,根据中央指示,讨论了红四军的行动部署。

贺龙在传达中指出:中共中央的指示信,是针对湘鄂西前委腊月初七给中央的报告写的。信中对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个重大问题做出了明确答复:

“从建始与鹤峰两次战争经验来看,你们发动了群众,镇压了豪绅,收缴了民团和警察的枪支,这些都是合乎游击战争的原则的,是对的,不过游击战争最重要的是要有组织性,要与群众有密切的联系。过去的游击战争,发生过一些不好的倾向,今后尚易犯而应注意者:第一是脱离群众,使群众完全不了解游击战争的意义是为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第二是毁灭城市及大烧、大杀、大抢的倾向。这种倾向是一种游民无产者心理的反映,它足以妨碍党在一般群众中甚至工人群众中的影响的发展。我们在党内必须极力肃清这种不正确的观念。……游击战争的主要任务,是实现农民斗争的口号,削弱反动派的力量及建立红军,这些当然是你们能够了解而且正在进行的。……我们游击队势力所达到的区域,自然必须发展大部分的组织,扩大群众组织,推动并帮助群众斗争,扩大我们的宣传。”

信中介绍了毛泽东、朱德总结的建军经验,要求前委参考,以加强部队建设。”

信中说:“在朱、毛军队中,党的组织是以连队为单位,每连建立一个支部,连以下分小组,连以上有营委、团委等组织。因为每连都有组织,所以在平日及作战时,都有党的指导和帮助。据朱、毛来人说,这样的组织,感觉还好,将来你们部队建党时,这个经验可以备你们参考。”

关于当前政治形势与红四军的发展方向问题,信中指出:

“目前,反动的统治阶级内部各派势力的冲突,正由酝酿而加紧而准备更大的破裂——军阀战争。……在这个政局下,虽然可与你们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不过你们的势力还很微弱,同时湘西、鄂西一带党的组织及群众的组织还缺乏基础,此时欲图大的发展,亦尚困难。你们来信说,红军拟向下游发展,将来以湘西之常德或鄂西之宜昌为目的地,这种计划还太大不切实。目前所应注意,还不是什么占领大城市,二是在乡村中发动群众,深入土地革命。故你们的主要任务,还在游击区域之扩大,群众发动之扩大,绝不应超越了主观的力量(主要的还是群众的力量,不应只看见武装的力量),而企图立刻占领中心工商业的城市。”

“鄂西、湘西发展区域究竟以何处为最好,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对湘西、鄂西的实际情形尚不十分明了,不能具体地答复。在原则上说,游击战争的发展,应该是向农村阶级矛盾与斗争到了最激烈的地方,党和群众的组织有相当基础的地方,以及给养丰富,地势险峻的地方为最宜。不过这些条件很难俱备,你们可斟酌实际环境,取这些条件最多者而选择之。”

贺龙说:“中共中央的指示信,是针对湘鄂西前委腊月初七给中央的报告写的,信中对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大问题做出了明确的答复。中共中央在信中对我们前三个月的工作给予了肯定,认为我们的工作发动了群众,镇压了豪绅,收缴了团防和警察的枪支,合乎游击战争原则,是对的。提出了游击战争的最重要的是组织性,要与群众有密切联系。指出了今后尚易犯而应注意的两种不好的倾向:一是脱离群众;二是毁灭城市及大烧、大杀、大抢。明确了这两种倾向的危害性,党内必应极力肃清这种不正确的观念。中共中央在信中指出了湘西鄂西武装势力微弱,党的组织,群众组织缺乏基础。发展计划太大而又不切实,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是:还不是什么占领大的城市,而是在乡村发动群众,深入土地革命,还在游击区域之扩大,群众发动之广大,决不应超越了主观的力量。”

贺龙说:“中共中央的指示信指出,在发展区域上要选择农村阶级矛盾与斗争到了最激烈的地方,党与群众组织有相当的基础的地方,给养丰富、地势险峻的地方,这四个条件湘西、鄂西完全具备,尤以鹤峰最突出,在杜家村改编时我们就提出建立鹤峰根据地的方向,第二次解放鹤峰后,湘鄂西前委重点提出了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扩大游击区域,建立党和群众组织,我们的做法是符合中央要求的。”

湘鄂西前委,及时召开了鹤峰县委书记、委员,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副主席、委员,红四军中队以上中队长、党代表,支部、党员大会,学习传达中共中央指示信。

会上,贺龙指出:“中共中央指示信,这些指示都非常及时,对湘鄂边苏区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我们的每一个领导干部,每一个党员,都要认真学习和落实,明确我们的工作方向,明确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任务。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信精神,特别需要严肃纠正过去发生过的‘大烧、大杀、大抢’倾向,我们一些同志,不讲党的原则,不讲红军纪律,在工农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党内必应极力肃清。这种‘三大’现象必须坚决制止,不管在今后任何时候都不得再发生!”

中共中央指示信在前委、鹤峰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党员干部中触动很大,贺龙引导大家回过头来看工作,不再走回头路,吸取教训,

前委、贺龙根据中中央指示信,研究了党的发展和苏区的建设,指示鹤峰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召开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和苏维埃政府代表大会。

5月8日,李家大屋,县苏维埃政府。

全县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和苏维埃政府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大会会场主席台庄严肃穆,镰刀斧头旗,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军旗,鲜艳夺目。大会主席台后上方悬挂着“中共鹤峰县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鹤峰县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会标。

鹤峰县委书记陈协平,宣布“中共鹤峰县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暨鹤峰县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开幕。

代表们爆以热烈的掌声祝贺大会的召开,湘鄂西前委、贺龙,中共鹤峰县委、鹤峰县苏维埃领导走上主席台就坐

党的代表大会由陈协平报告了党的组织建设工作,苏维埃代表大会由杨英报告苏维埃建立工作。

县委书记陈协平向大会报告了鹤峰县党的组织建设情况,他说:“全县十一区,1929年上半年三个区建立了区委会,中共第一区(城郊)委员会,1929年春由县委员吴琛组建,区委机关驻鹤峰县城,书记吴琛,隶属中共鹤峰县委;中共第二区(太平镇)委员会成立于1929年春,由陈协平组建,区委机关驻太平镇,隶属中共鹤峰县委,书记邓忠义;中共第五区(邬阳)委员会,1929年春,县委派周其到邬阳关开展党的组织建设工作,成了中共鹤峰县第五区委员会,书记周其,区委机关驻邬阳关,隶属中共鹤峰县委。”

杨英向大会报告了鹤峰县苏维埃建立情况:“一区(城关),主席田师安。二区(太平),主席邓忠义。五区(邬阳),主席李茂庭。四区(留驾),主席周海涛。十区(走马),主席贺佑明。五个区成立了苏维埃。”

县委召开鹤峰县苏区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和苏维埃代表大会,大会传达了中共中央指示信,重点讨论了党的发展和鹤峰苏区建设,确定了红四军的发展方向,进军桑植,扩大根据地。

鹤峰县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重点研究组织发展。

贺龙指出:“党的组织发展时间里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的之重头,地方党的组织发展,军队党的组织发展,都关系到根据地的建立,前三个月,哪个地方党的组织发展搞得好,那个地方工作成效就显著,哪个地方党的组织发展薄弱,那个地方的群众思想基础,党组织的影响力就薄弱,工作就上不去。我们发展党的组织,不仅要讲组织的大小,重要的是要讲质量,发展党员一定要讲条件,讲标准,严肃党的纪律。只有这样,我们党的组织才会越来越强大,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号召力才会越来越深,越来越大。”

大会决议:

一般党员发展条件:1、成份好,以雇农为主,其次是半耕农与自耕农;2历史清楚,与土豪劣绅无联系;3对党忠诚,对敌斗争坚决,革命到底,至死不变。

对于发展对象,事前要进行个别考查与教育,由组织上派专人个别谈话,有的工农分子还要送到有关部门学习。

经过认真考查教育,对真正具备了条件的,由个人申请,一至二个党员介绍,经小组讨论和支部大会通过,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然后举行入党宣誓。

誓词:“努力革命,阶级斗争,服从组织,严守秘密,牺牲个人,永不叛党。”

入党后,发有红缎子制作的党证。缴纳党费,多少不限。

党的组织生活严密:支部大会每月一次,小组会三至五天一次,主要是:1、检查党纪的执行,看是否有泄密、贪污和不正当的男女关系;2、研究布置工作,讨论敌情和打土豪问题;3、研究发展党员;4、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5、进行党的知识和国际国内形势的教育。

党员违反纪律要给予处分,有劝告、警告、留党察看、开除党籍等。凡脱离组织三个星期以上者算自动脱党。

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重点讨论了根据地的开辟和发展。大会还讨论了苏维埃政权的性质,县、区、乡苏维埃人员配置,选举办法,工作隶属关系,政策制定及执行方法等。

贺龙在参加讨论时指出:“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就是看发动群众深不深入,群众发动起来了,农民运动开展起来了,苏维埃政权就得以巩固,根据地的开辟和发展,就是看我们苏维埃政权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中共中央指示信,明确了我们苏维埃政权的任务,我们就要朝着这个目标奋斗。全县是十个区,九十三个乡,群众组织的建立,担子可不轻啰。”同时贺龙就苏维埃政权性质,人员配置,选举办法等提出修改办法,他一再要求;苏维埃政权的工作,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

代表大会决议:苏维埃政权是工农民主政府,县、区、乡政权的领导人由群众大会选举产生,县苏维埃设主席一人,副主席二至四人,正副主席组成主席团,有秘书组,下设肃反、土地、军事、粮贸、组织、宣传、文教等委员会,每个委员会有委员三至五人。区、乡苏维埃均设主席一人,副主席一至二人,配有秘书一人以及土地、肃反、军事、财粮、组织、宣传、文教等委员。县、区、乡苏维埃每半年或一年选举一次,可连选连任。凡苏区人民,年满18岁以上的,不分男女,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各级苏维埃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各项重大政策、措施,首先在党内讨论,作出决议,然后执行。

大会闭幕,贺龙作了重要讲话:“鹤峰县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鹤峰县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我们传达学习了中共中央指示信精神,明确了我们的主要任务,明确了斗争的方向,党的代表大会重点讨论了党的组织建设,对组织建设的发展提出了很好的办法。县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重点讨论了根据地的开辟和发展,县委已决定,派周其、龙在前、朱西元、唐树勋、易发琛、吴琛等分赴邬阳、留驾、太平、燕子、茅坪、中云等区开展工作。这种办法好啊。同志们,这次代表大会,我们迎来了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的高潮。我们要扎实地工作,把中共中央指示信落实好,把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建设好,直到完全取得革命的胜利!”

会后,红四军进军桑植,扩大根据地。进军前,前委对红四军进行了整编,整编后,军长仍由贺龙担任,党代表陈协平,一路指挥仍是王炳南,党代表仍是张一鸣,原一二中队编为一团,团长贺桂如,党代表龙在前。贺炳南、贺沛卿、向伯胜分任一、二、三营营长,原特科大队编为第四团,团长陈宗瑜,党代表徐锡如。谷中清、唐占益分任一、三营营长,范松之任该团特务连长。谷志龙部编为独立第二旅,旅长谷志龙,党代表汪毅夫。各营、连都成了党的营委、支部或小组,在士兵中培养发展了一批党员。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