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故事

贺龙在鹤峰之建立根据地(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2日 点击数: 字号: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1929年3月18日下午,鹤峰县城。

“王文轩被红军逮死哒!”

“红军打胜仗了!”

消息传来,城内一片翻腾。大街小巷,溇水河边,人声鼎沸,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景象。

上午,鹤峰城内因害怕打仗遭祸而惶恐不安的市民们,隐隐约约听见红鱼溪方向传来炒豆子般的枪声,心里越发不安,四处打听消息。赤卫队严密控制城防不许进出,市民们担心红军打不赢,更担心是王文轩打赢了,他一进城天晓得要杀哪些人,派多少款,全城市民提心吊胆地熬了一个漫长的上午。

下午一时,姚伯超率领县游击大队雄纠纠气昂昂地整队入城。

下午三时,红四军主力部队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在大街上,特科大队独有的装束赢得市民们的阵阵喝彩。贺龙、王炳南、贺炳南、贺沛卿、陈宗瑜走在队伍的前面,贺龙微笑着不停地向大家招手,街面上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贺军长好!”市民们亲切呼喊道。

“大家好!”贺龙挥手致意。

人群中,糖食杂货老板不停地向他身边的人说:“上回我就给你们讲过,贺龙他就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对老百姓没的说的。王文轩在关外(走马)可是不得了的人物,说一不二,这回弄上几千人攻打鹤峰城,吹牛皮,还说要‘活捉贺龙,’没想到吧,贺龙几百人就把他给办了,我说哇。王文轩他去见阎王,阎王要是问他:王文轩,咋的啦,他该哪门说呢。”说完,笑得喘不过气来。

傍晚,溇水河畔两岸欢呼声如潮,市民们自发的玩起了采莲船、花鼓灯、狮子灯、唱起了川号儿、茅坝山歌。尽情地欢庆胜利。

县城校场坝,上千人的会场上,人们静悄悄地等待着贺龙在主席台上出现,当贺龙出现在主席台上时,台下一片欢腾。贺龙挥动着有力的大手说:“大家好啊!告诉大家,王文轩被我们击毙了。我们为苏区人民有除掉了一个大祸害。王文轩这个人要是不死,不知多少人要遭到他的祸害。王文轩被红军击毙了,红军打胜仗了!”会场上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和口号声。

贺龙接着说:“今天召开击毙王文轩的庆祝大会,就是要告诉大家,从现在起,我们红四军要在鹤峰扎根儿了,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建立区乡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打倒土豪劣绅,分配土地,把大家组织起来建立农协会,建立游击队,赤卫队的地方革命武装,保卫红色政权。”贺龙的讲话,就像一盏永不熄灭的指路明灯,照亮了鹤峰人民的心。

1929年3月8日(古历)湘鄂西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对这次战斗作了如下记载:

“张家坪之役,在二月八日,鹤峰著名土豪王文轩以湘鄂西民团联防总指挥名义联络五峰团防孙俊峰、桑植团防向凤翔、刘子维等向我们进攻,下午四时,红军在离城二十里之张家坪与王文轩的队伍接触,我军左右退却又左右包抄之,部队幸获利,并将王文轩击毙,是夜云卿同志等,以大敌未灭,故又率队夜击正面之敌,因王文轩已死,敌全部退却,左翼孙团亦闻风而逃。是役我等大捷,鹤峰政权等巩固。”

深夜,中街,鹤峰县苏维埃政府二楼一间屋子里,桐油灯跳跃闪烁着光亮。前委、贺龙。苏维埃主席、委员集聚一起召开会议。研究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问题。

“二月下旬,前委决定建立了中共鹤峰县委,同时从红军中抽调了徐锡如、龙在前、周其、温勉之等同志参加了县委,并作为党的特派员分赴各区做开辟根据地的工作,创建苏维埃地方政权,发展党、团组织,就目前工作看,取得了好的效果。”陈协平汇报说。

“为发展和推动根据地的建设,县苏维埃政府主要进行了这样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调集原县赤卫大队编为警卫团,与一部分‘神兵’驻防鹤峰县城:分派一区(城关)二区(太平)三区(燕子)四区(留驾)五区(邬阳)的游击队堵卡放哨,阻止各地团防侵扰;二是积极分配土地,县苏维埃抽调政府工作人员从事土地调查,登记了豪绅地主的山林田地房屋及放债收租情况;三是制定经济发令,由苏维埃出布告,号召乡村农民运米进城售卖,解决城镇市民用粮,还组织了协作社,号召农民集资入股发展生产;四是在城关创办初级中学,编印工农读本,开班农民夜校,提高工农文化水平;五是根据湘鄂边‘神兵’情况的复杂性,采取了争取神兵群众,惩办坚持反动立场的头子,领导神兵起来向压迫他们的佛堂斗争,逐步将神兵武装改造成农民武装。”吴天锡报告了县苏维埃开展的工作情况。

贺龙听得很认真,就相关问题作了记录。对鹤峰县委、县苏维埃政府的工作情况表示满意。他说:“这次伏击打得非常成功,击毙了王文轩,消灭其下属官兵百多人,群众欢欣鼓舞,这给我们建立以鹤峰为中心根据地的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鹤峰县委从红军中抽调骨干参加县委,作为特派员到各区工作,这办法好。在今后一个时期,还要从红军中抽调,加大地方工作力度,推动根据地建设。县苏维埃政府的工作,实际上是县委领导、指导,苏维埃做。这次伏击王文轩,我们在前面打,赤卫队在县城严密控制城防,苏维埃的工作做得好啊!刚才天锡同志讲得好,你们把家看好,我们红军就打胜仗。会议后,前委的同志,还有我,都要下去,不是要说,而是要做。”

大家一致同意贺龙的意见。贺龙说:“大家下去后,要一点雨儿一点湿,不能隔山打羊,不能走马观花,这是事关革命前途的大问题,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建立起来了,这就是红军的家,红军的窝,革命胜利了,我们回家休整,革命要是遇到了挫折,我们就回家疗病伤,病好了,伤好了,拿起枪又跟敌人战斗,所以说,建立根据地,就是建设革命的大后方,粮食、兵源,建个家,搭个窝。都是为了革命,为了我们自己,你们说,是吗?”

贺龙再一次提醒大家,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对工农革命,对红军,对湘鄂边人民是何等的重要啊!

三月的葛尔台。寒意依存,春天也只是一步之遥。

贺龙、陈协平疾行50多里山路,来到了葛尔台。大姐的游击队在这里坚持斗争已快两年了,敌人的进攻,敌人的围剿,葛尔台不仅没有垮掉,相反越斗越勇,越战越强大,成了湘鄂边红军、游击队向往的地方。

鹤峰县委书记陈协平多次向他提到大姐的葛尔台,堰垭整编时,大姐也亲口给他讲过,“要有一个稳定的地方。” 搭窝、根据地,印记在他头脑中的越来越深。

站在葛尔台的山崖上,贺英指着高耸如云的大山,指着云雾缠绕下的峡谷深壑说:“这就是大姐生活战斗的地方。”贺龙似乎有了如梦初醒的感觉。大姐说:“我的前方是妈妈出生的地方王家河,再前方是婆家洪家关,左前方是四门岩地区,右侧是周家坪、三台,翻山就是幺姨生活的毛坝,再走上三五里,是大姨生活的洞长湾,这一块地方进可守,可攻可退,是我游击队如鱼得水,土豪、团防讲起就害怕的地方。”

“大姐讲的我明白了,这次上葛尔台就是学大姐,建个家,搭个窝。”贺龙笑了说:“上次在堰垭,大姐解我革命军之危难,洞长湾击毙唐庭耀,徐焕然可是立了功的,大姐心中是有哈哈儿数的,我就不明说了。如今,工农红军第四军,就是要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打倒土豪分田地,发展巩固地方武装,大姐还得多教我几招啰。”

“云卿啦,大姐是女人,没得你们站得高,看得远,守家的哈数还是有的,四门岩、周家坪、三台,还有毛坝、洞长湾这片地方,交给大家姐好了,不管什么时候,这里就是你们的家!”贺英说这话,在她心中还是有数的。在后来革命最艰难的岁月里,葛尔台成了湘鄂边根据地鹤峰中心的中心。红军后方医院、枪炮局,转移到四门岩地区,不间断地接受了成百的红军伤员到葛尔台养伤,湘鄂边根据地重要军事干部的转移护送,县城粮食的解困、红军兵力的输送。贺龙夫人蹇先润身孕期间,也是在葛尔台居住和生活的。

太平,老街,陶家大屋。

“太平二区农协会、”“太平二区唐家乡农协会,”两块匾牌分挂在陶家大屋大门两边,庄严肃穆。

“军长好!”田子为握住贺龙的手。

“客气啥子嘛,听说你是湖南人,我们还是老乡嘛,敖文书呢?他也是湖南人,老乡见老乡,革命嘛四海为家啰。”贺龙笑着说:“听说西路的农民运动搞得好,我来看哈子。”贺龙把缰绳递给手枪队的一个战士,朝二区农协会走去。

“二区农协会的工作差距大着呢,没做好,军长批评。”田子为说。

“我看都没看,啥子也不晓得,哪门批评。”贺龙走了进去,转了一圈说:“这个家伙与张佐臣的有一搞。”

田子为说:“太平二区农协会成立时就在这里办公,房子是没收的财产,唐家乡农协会开始在唐家村一农户家办公,为了工作方便,区乡农协会就在一起办公了。”

“唐家乡是二区的中心地带,人口多,地方大,艾蒿坪、龙潭坪、向家坎、姜家坡、申家湾、肖家坪、洞长湾、唐家村同属唐家乡,乡农会开始组织的时候,有些农民持观望态度,党的宣传和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渐渐地得到了农民的认同,这样乡村的斗争就普遍爆发起来了,农民召集大会,没收地主财产。党的一切主张,的确已获得广大农民群众的拥护。” 唐家乡农协会主席黄鼎成说。

“二区农民思想基础比较好,反抗精神强,有革命的倾向性。大部分人家都有人参加过贺英在桑植鱼鳞寨组织的农民军,抗捐抗税,杀富济贫。洪家关工农革命军成立时,洞长湾的徐焕然一次就带去100多人参加了革命军,现在葛尔台的贺英游击队,十个有九个是二区的人。西至奇峰关,东至艾蒿坪,长达二十多里,有十里平川之称,土地肥沃,盛产粮食,二区区乡农协会的成立,把农民组织发动起来,这将是鹤峰根据地建设的大块头。”陈协平接着说:“我来二区时间不长,宣传了党的主张,被农民群众逐渐接受,对建立农协会积极性可高了,报名参加的赤卫队人可不少哒。”

“田子为你们二区的农民运动做的很好,黄鼎成你唐家乡的农协会搞得不错,你们宣传了鹤峰县委、县苏维埃的政策主张,把农民发动起来了,接下来的工作大都是山大人稀的地方,不过四门岩一线有大姐贺英他们,你们要和葛尔台多接头,要把四门岩至三台,三台至奇峰关,奇峰关至艾蒿坪连成一片,根据地大了,我们活动手脚的地方就宽了。你们说是吗?”贺龙对二区农协会的发提出要求,他还说:“农协会是苏维埃政权的代行机关,条件一旦成熟,苏维埃政权就得建立。二区是鹤峰的西大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根据地的建设,除了政权、经济、文化、教育,还有一点不可忽视,那就是地方武装建设,有了自己的武装,政权就可以得到保护,农民群众就可以得到保护,所以讲,根据地建设是十个指头一齐动,少一个都不行。”

夜幕降临,贺龙、陈协平赶回县城。贺龙在苏维埃政府饭堂里胡乱找了一点填肚子的东西。

“手枪队,叫陈宗瑜大队长到我这里来一下。”贺龙吃着一碗用开水冲泡的包谷分子饭,陈协平给他找来几个辣椒递给他。

“报告。”陈宗瑜跑步前来,看到贺龙吃的饭菜,心里不忍说:“军长,您......”

“陈宗瑜,你母亲和你哥哥被陆明清捉去好几天了,至今还作为人质关在陆明清的巢穴北佳坪的莫家台,王文轩被击毙后,陆明清还不把人质给放哒,我看他是在找死,本应该我贺龙亲自去营救你母亲和你哥哥的,但是,你是知道的,根据地的建设迫在眉睫,有点腾不出手来,现在完成营救任务的就只有你了,我派给你红军主力一中队,特科大队,共计300多人,务必在本月二十五日前完成营救任务,仗要打得干净利索,绝不留后患!有把握吗?”

“是,军长,保证完成任务!”

陈宗瑜走后,贺龙放下碗筷,又拿起一个辣椒咬了一口。走出大门,抬头看了看,时候已经不早了。

“吴天锡,逛街去。”贺龙知道,要是说去一区看一看,陈协平会阻止,说是逛街,他就不会干涉了。吴天锡老以为贺龙是逛街,一路小跑下楼,俩人肩并肩走了十来丈。

贺龙说:“打个夜战,我们去一区看看。”吴天锡正要说话,贺龙接着说:“要是不愿意,就我一个人去。”

“哪能呢?”吴天锡再没说二话,一道前往一区。

一区农协会就在县苏维埃政府不远处,三十多分钟即可到达。

夜晚,鹤峰县城是很美的,虽说这里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电灯,但也知道桐油灯、松树明子也可以提供给一丝亮光,城墙上每个十几个垛口就有照明的火把,使小城显得颇有人气,有生存的希冀。

贺龙、吴天锡的到来,范松之明白,不是紧要的事,不是紧要关头,军长是不会打夜战的。

“军长,上午我去找过您和吴天锡主席,汇报一区工作。得知您去了二区,我就没等了,刚才我和一区农协会的几个同志,还在开会研究下一步一区工作的方案。”

“辛苦了,松之同志,党的特派员到区乡工作,关键是领导和指导,这跟下象棋一样,下一步看三步,通盘布局。”贺龙接着说:“一区的工作是马是骡子也要拉出来溜溜。”

范松之说:“一区的情况比较稳定,城关周边的新庄,朝山坡,云南庄、九峰桥、庙湾、屏山、王家坪、康岭、谢家岩、八峰山农民群众积极性很高,大多数农民都愿意参加农协会组织。去农协会登记核实了豪绅地主山林田地房屋及放债收租情况,发动群众焚烧了劣绅地主的钱粮契约。初步划分了阶级,划分四种成分,即无产阶级、半自耕农、自耕农、土豪劣绅。对地主之土地,明确宣布给原来庄户耕种,并不再向地主交租,城关大地主张佐臣逃亡武汉,其10000多亩水旱田地全部划给600多佃户耕种。城关地主李杰三有12个佃户,一年收租85担,第一次、第二次,解放鹤峰,他都没有跑,但再也不敢向农民收租了。乡农协会闸门还在酝酿中。”

贺龙听了,说:“一区,就在鹤峰县委,县苏维埃政府的眼皮底下,全县那么多区乡在看着我们一区,一区工作做好了,就稳住了我们的半壁江山,一区的工作不能仅限于区乡农协会,城内的手工业者、学校、药店、商铺、都要组织起来,建立商会、工会,协会组织,二区的根据地建设工作,比你们一区好多了,工作全盘抓,乡级农协会的工作大都铺开,唐家乡的农会工作你们可以去看一看,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嘛。以鹤峰为中心根据地的建设来不得半点马虎,你工作扎实,敌人就害怕,你工作打马虎眼敌人就高兴。”

“军长,放心,我们把工作跟上去,一区就要有一个当老大的样子。”范松之说。

“松之同志你是老党员了,你的党龄比我长,我们的工作不得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和懈怠,勇往直前才是我们共产党员应该走的路。”

3月20日、21日,22日,贺龙翻山越岭,马不停蹄,深入到四区(留驾)八区(麻水)五区(邬阳)九区(燕子),对各区乡农协会成立、根据地建设、地方武装建立情况逐一了解。喜忧参半。

3月25日,陈宗瑜报告,24日午后,红军主力一中队,特科大队,直捣北路团防陆明清老巢莫家台,救出了母亲龚玉兰、伯父陈连培,北路团防节节败退。

同时接到报告:红军收复邬阳关后又在白沙、大荒、官店、中营、麻水等地游击。其他各线阻击部队亦连连告捷。

“好啊!敌人的第一次“围剿”被彻底粉碎了。”贺龙把烟斗敲了敲,兴奋地说:“只要有了党的领导,人民群众的支持,没有打不赢的仗,敌人的 ‘围剿’没有粉碎不了的!”

3月26日,红四军转移外线作战前夜。

县苏维埃政府又是一个彻夜未眠之夜。贺龙主持召开了“鹤峰根据地中心建立及鹤峰苏区形成”战略会议,会议紧张、严肃而又畅所欲言。

“我和前委、鹤峰县县委、县苏维埃的负责同志,跑了几天,所到之处,呈现出革命的大好形势,以鹤峰为中心的根据地建立,农民运动,地方武装建立的这把大火烧起来了,而且是熊熊的大火,势不可挡,越烧越红火。”贺龙“叭嗒叭嗒”砸了几口烟,又说:“鹤峰各地农民运动做得很好的是西路,田子为负责的第二区农协,其次是近郊第一区及北路四区农协,麻水第八区农协及堰垭第七区农协。最弱的是南关和五里坪之农运。现在已经成立农协的有七处(编入小组的)达4000多人,。地方武装方面:在邬阳关方面并有千名神兵,在党的影响之下而与反动派斗争着。各区农协并有警卫团组织,第一区百余农支,第二区有三百农支,第四区有数百神兵,第三四五各区均有数千农支,日常的轮流堵卡,巩固后方,虽四面保卫团企图夺取鹤峰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红军虽然到前方去,后方赖农民的力量,鹤峰的政权仍是有保障的。”

“军长对前段鹤峰为中心根据地建设情况,作了调查,所到各区,情况不一样,发展态势参差不齐,刚才军长说了。县委还要加强领导和指导,党的特派员要下功夫,不出工作的漏洞,待苏区形成之前,地方上的工作不得有半点马虎。马虎了是要吃亏的。”陈协平就当前县委的工作提出要求。

“农民运动工作总体是好的,二区、一区、四区、八区、七区的农民运动走到了前面,南关和五里坪的农民运动出现问题,下一步县苏维埃政府直接领导指导,求得全县平衡发展。”吴天锡说。

前委、各区特派员,区乡农协主席,就农民运动,根据地建设,农协组织建设,地方武装建设纷纷发言,思想、目标趋于一致。

“同志们,经过第一次反‘围剿’斗争,根据地不断扩大,西讫奇峰关,四门岩、葛尔台,东至白果坪,南至昌平、红土坪、北抵石灰窑的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地区连成一片,纷纷成立农民协会,惩治豪绅污吏的斗争在城乡展开。以鹤峰为中心的根据地建设取得了好的成绩,我们一定要在一两年内把鹤峰建设成湘鄂边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建成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大后方。”贺龙坚定地说。

1929年3月28日,贺龙率红四军主力转移外线作战,鹤峰县委、县苏维埃政府为发展根据地建设的大好形势,积极开展各项工作,为湘鄂边鹤峰苏区的形成而不懈努力。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