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过年进行时】山里的年味(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1日 点击数: 字号:

杜雪平

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只有短短的几十小时就是除夕。

他乡的人儿有的早早到家了,有的还在赶车的路上,四季的忙碌就为一个"年”字的丰满。

记得小时候,过完小年忙大年,舂米打粑粑,做甜酒,推豆腐、熬糖,然后才是烧肉,蒸糯米丸子,预意团团圆圆。

大年三十早上,大人们忙着丰盛的年饭,孩子们用米汤贴春联和年画,那时的我贴着革命样板戏的剧照,一遍遍欣赏,甚至想入非非…那时生活很艰苦,只有过年才能吃上最美的佳肴,不象现在大年订餐在酒楼里,扔掉的饭菜也供那时吃好多天,那时煮肉的猪头汤,一家人煮萝卜还要吃上一大向,生活变得翻天覆地,怎么就少了点儿让人梦萦魂牵的年味儿。

放完鞭炮就在举杯团年之时,也没忘盛了一桌少少的饭,端上热騰腾的菜,倒上酒,为祖人″献饭",再在堂屋里烧一堆钱纸,款待后祖人才正式团年,家家烈酒飘香,户户笑声满堂。年在大人们荡漾的酒杯里,在孩子们甜甜的笑声里。三十晚上还要"守岁",虽没有春晚大餐,那时的人们也象看流星雨一般的浪漫,子时一过,开始"出天行",家家户户鞭炮齐鸣,爆竹声声辞旧岁,雪花朵朵迎新春。响亮的爆竹炸得群山颤抖,小河翻腾,为的是迎接来年的风调雨顺。

初一不出门,初二初三拜亲人。正月大拜年就此拉开了序幕。没有宝马没有奧迪,没有宽敞的硬化路,只有九曲木板桥,只有山路十八弯。拜年,拜年,粑粑上前!土家人的印子粑粑是一道永远的风景,脸盒大小,图案精致:有二龙戏珠、双凤朝阴、梅竹同心,花好月圆,花边雕的万字篆刻,拜年一家送两个,配上白酒红糖,若给岳父岳母家拜年,还要配一大方肋子或一大块肉以示敬重和感恩。那时的天气也比现在寒冷,大概南极还沒开始化冰吧,山上的村庄被白雪覆盖,弄了一冬的柴这才排上用场,火炉以几百斤的猪脑壳柴为首,大炉大火烧的旺旺的,在塌坝里堆雪人的孩子也偶尔烤一下冻红的小手。一声声"拜年啰"的吆喝声,打破了山里的寂静,象一缕缕春风吹进家门。山路上雪原里穿梭着拜年的脚印,拜年的队伍人人背着一尖背的礼品,最值得炫耀的是看谁背的细背窭又叫花背篓精致美观,就象当下的豪车牌,走近要拜的屋前阶檐上"跨!跨!"几声嗑雪声,山里的农家便开始沸腾起来…

岁月远去,但抹不去这份年的印记。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