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贺龙在鹤峰之解放鹤峰城(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5日 点击数: 字号: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很快,队伍经陈四沟、水沙坪,弹坊上,来到观城最佳处——清水堡。部队原地休息,前委集中在清水堡客栈旁的观城岩板平台上。

“报告军长。”唐占益风尘仆仆赶到清水堡。

“快说说,鹤峰县城的情况。”贺龙一把握住唐占益的手,望着他好像一夜不见如隔三秋。

“军长,昨日夜,我潜入鹤峰县城,县城情况侦察清楚,你看。”唐占益说:“我们的脚下的山沟叫洗脚溪,接着是东门口。地处县城东南一侧。我们左边这座山是谢家岩,顺山而下三里地,过洗脚溪下游,就是小东门的白鹤井。县府的东大门;我们右侧五里地就是芙蓉山,顺山岭而下就是威风台,是团练队固守县城的制高点,筑有碉堡。威风台下是县府的北大门,人口密集。顺芙蓉山横过往西是洪家坡,人户也不少,下坡到杨柳湾过三元桥是县府的西大门,县府四周筑有高二丈的围墙。县府位置比城中心地段高三丈余,全是麻条石安砌而成。东门口右侧是下一里许是南大门”。唐占益接着说:“南门外是县城的一条小街,北门下是县府要地,驻守严密。北门上的威风台,防守碉堡坚固,一个中队驻守,配一挺机枪,枪多刀少,配有两门土炮。大东门是我们进城的必经之门,东门口团练队防守森严,一个中队,配有机枪两挺,团丁全配汉阳造,两门土炮;小东门一个中队驻守,配有一挺机枪,团丁刀枪兼配;西大门火力较弱,驻守一个小队,枪少刀多;县府火力配置较强,机枪一挺,连枪四支,汉阳造十多支,土炮两门。南门外是溇水河北岸是居民和民密集商贾之地,因有溇水河天然屏障,加之民房沿河岸而建,固只有少量团丁活动”。溇水河南岸是水寨,民居较稀,鹤鸣书院在八峰山麓,少有驻兵。

“好啊!唐占益,不愧为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大革命时期入党的老党员。”贺龙非常满意,双手抓住唐占益的双肩,郑重地说“六班长,我贺龙要重重奖励你”。

“军长,唐占益三兄弟参加革命军,跟军长为穷人打天下,不为个人小利。”唐占益说。

“就你这一点,我就要奖励你,不过我贺龙手上不宽裕,奖励你逮口叶子烟”。说完,贺龙把烟斗双手递给唐占益。

“咳,咳咳”一口叶子烟,呛得唐占益受不了。

“六班长,攻打鹤峰县城,你看从什么地方下手?”贺龙问道。

“看军长的劲头,早胸有成竹了。”唐占益回答。

“手枪队长,叫几个前委,陈宗瑜、王炳南到山顶上来一下”。贺龙向站在距离他五丈外的警卫员喊道。

几分钟,陈协平、汪毅夫、李良耀、陈宗瑜、王炳南来到山顶。

“大家看好了,山下就是鹤峰县城,我贺龙,虽说我母亲是鹤峰太平王家河人,太平镇我小时候就到过姨妈家。赶骡子时也多少次路过走马坪。但进鹤峰县城可是大姑娘坐轿第一次。别看鹤峰地盘不大,县城小,可土司却看上了它,统治了三四百年。改土归流以后,清政府又统治了一百多年。后来,军伐混战,国民党抓兵拉夫,鹤峰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今天,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就要解放它,推翻国民党唐庭耀的县政府,让它回到鹤峰人民手中。告诉战士们,进城了,打的是唐庭耀,打的是团练队,可不要损坏城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仗还没打,贺龙却事先对作战纪律作了严格要求,他心中的鹤峰是有很重的份量的。

“听听大家的意见,这一仗怎么打。”贺龙话入正题。

松树林中,战士们倚靠在树上歇息。

县城四面大山,九峰山、八峰山,毛竹山、撒谷岭三山一岭成四角屹立之态,山下一块盆地,溇水河绕盆旋转而过,活生生构成几副太极图案。两岸柳树成荫,不是午时不见曦日。县城傍山而建,东南西三条河水灌入,造就了河水向西奔流十里的奇特域观。县城被三山一岭铁桶似的包裹着,一道道天然屏障自然生成。

“哎哎,不要沉迷风景,仗怎么打”。贺龙笑着对大家说。

“军长胸有百万兵,仗怎样打,您早计划好了,说,来个竹筒倒豆子,一粒不剩”。陈协平说。

“是的嘛,您是军长,打仗还得靠您,您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汪毅夫说。

“打仗不是小事,冷静沉着,灵活机智,计划周密,指挥得当。军长,开盘吧。”李良耀说:“军长只等战士们集合开战了。”

“鹤峰县城这一仗,关系到我们建立湘鄂边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建立湘鄂边根据地的大事,所以,战斗计划必须细致周密,哪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要考虑到,细节决定战斗的胜败。所以,我要大家共同决策。”贺龙再一次强调。

短暂的安静,大家显得非常紧张。六号、七号连续作战,两战两胜,战士无一人伤亡。今天是八号,第三仗开战迫在眉睫,山地战与城里巷战截然不同,大家一致认为,贺龙的意见是正确的。

“军长,特科大队继续担任主攻任务,况且,我们队伍中有一部分战士进过城,有有利条件。”陈宗瑜请战。

“城里情况虽不是太清楚,刚到鹤峰时,徐锡如带我转过几圈,我配合主攻部队攻打狮子口的东大门,直捣县政府”。李良耀说。

王炳南说:“我配合唐占风、唐占益的五班、六班主攻威风台碉堡,从北门杀进县政府”。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攻打鹤峰县城的作战计划就这样形成了。

“众人拾柴火焰高。下面我宣布攻打鹤峰县城作战计划:陈宗瑜率特科大队从洗脚溪进,主攻东大门,前委李良耀指挥;唐占风的五班,唐占益的六班从芙蓉山顶主攻威风台,然后攻北门,军事主管王炳南指挥;罗统一一班,贺炳南二班从谢家岩下义学岭攻白鹤井小东门,前委陈协平指挥;贺沛卿三班绕洪家坡,下杨柳湾攻打西门,前委汪毅夫指挥;四班,从毛竹山杀下城墙坳,直达跳鱼坎、鸡公洞,阻击敌人向西逃跑,由班长王相泉指挥;九班,从义学岭下桂花桥东抢占接官亭渡口,渡过溇水河南岸,占领松树坡、鹤鸣书院制高点,将水寨、后坝一带腔制。田明贵指挥。大家明白没有?”

“明白了!”大家回答干脆有力。

“上午十时打响,一个小时结束战斗。大家回去后,做好战前动员工作,抓紧时间,还可以休息一会儿。行动吧”。说完,贺龙快步向战士们休息的地方走去。

一听说马上就要出发攻打鹤峰县城,树林中气氛热烈,战士们说的笑的,有的赶紧把草鞋带再系一下,有的在整理着衣裤。个个精神饱满,劲头儿足。松枝上的小鸟也来凑热闹,跳来跳去欢叫不停。

贺龙来到战士们中间,看到部分战士在整理破烂的衣裤,咂了一口烟,笑着说:“还有啥子弄法嘛,把那些布巾巾儿打过疙瘩连起来,唐庭耀县长见了,还以为我贺龙的兵浑身挂的都是手榴弹,他不给你们新衣服都不行啰”。说完爽声大笑。

贺龙的乐观精神每时每刻都在无声激励着战士们,再苦再累再困难,只要贺龙一到他们中间,就像驱散了乌云见到了太阳。

“好啰,同志们,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大家跟着我贺龙去找国民党的鹤峰县长唐庭耀赔衣服裤儿去”。他站起身来,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正好八点整。

“出发”!贺龙把手一挥,战士们飞快奔向战场。

“报告,贺龙攻城了”!田少梦跌跌闯闯直奔县政府,唐庭耀刚走到办公室门前,田少梦的喊叫吓得他差点栽倒在四合井的水池里。

天亮前,田少梦领几十个残兵败将刚从观音坡逃回县城,哪知,他前脚进城,贺龙后脚就到,真是神兵天降。

“赶快给我打回去,顶住”!唐庭耀挥动着手枪,嘴里不停地吼叫。“罗金山,你的常练队一中队死守东门”!

“是,县长”。罗金山惊慌不已。

九月,罗金山,率县保安队接二连三地攻打邬阳关陈连振、陈宗瑜的神兵,二十一日一战,陈连振、陈宗瑜指挥神兵将他打败,神兵从毛家垭一直追到龚家垭,神兵的威力使常练队闻风丧胆。罗金山惨败回县城遭到唐庭耀的一顿臭骂。恰在这时,田少梦、田三幼父子投靠唐庭耀并受到器重,并委任常练队第四常练队队长,罗金山妒忌,记恨在心。唐庭耀的小算计是待时机成熟时由田少梦取代罗金山。哪知,田少梦也不是什么一块好料,苦心经营的观音坡在他手里败得一塌糊涂,不仅没有消灭贺龙,反而引狼入室。

“田少梦,观音坡的账老子以后跟你算,带上你的人马固守威风台,北门。你把贺龙打跑了,老子再给你父子升官”。唐庭耀话音一落,田少梦掉转头直奔威风台。

唐占风、唐占益的五班、六班在王炳南的指挥下,片刻,包围了威风台,碉堡高五丈有余,枪眼密布,四面都可开枪射击,碉堡四周地面全是空旷地带,碉堡顶上层两门土炮,虎视眈眈。

唐占风、唐占益带领战士们匍匐前进,刚接近碉堡十丈开外。只听见碉堡上有人嘶叫:“贺龙,老子叫你尝尝土炮的滋味”!“轰隆!轰隆”!随着浓烟的升起,两声炮响,铁片、铁珠、铁坨子倾泻而来,打在地面上,泥沙飞溅。好在没有人受伤。

“土炮的滋味不好受,在叫你尝尝机枪的滋味吧”!“哒哒哒”!碉堡内机枪吐出长长的火舌,强大的火力压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双方轮番射击,战局僵持着。

王炳南一听喊话声音很熟,妈的,又与田少梦狭路相逢!“唐占益,干掉敌人的机枪”!

唐占益快速出手,接过战士手中的汉阳造,“叭叭叭”三枪,敌人的机枪哑了。

“冲”!王炳南驳壳枪一挥,战士们刚冲几步,“嗵嗵”两声土炮巨响,“嗖嗖嗖”铁片,铁珠横飞 “趴下”!战士们就地趴下。

“唐占益干掉碉堡上炮手”!唐占益透过散去的烟雾,瞄准几个正在给炮装弹药的家伙,“叭叭叭”三枪,两个家伙从碉堡顶上栽了下来。

“哒哒哒”碉堡上的机枪又狂叫起来

战士们伏地伺机发起冲锋。

特科大队,在李良耀、陈宗瑜的指挥下,战士们轮番向东门发起攻击。东门是直通国民党县政府的大门,百步台阶,台阶下左右两侧,各一尊高大石狮傲立。常练队一个中队据守东门,罗金山侧隐大门一侧,居高临下。定神一看,城墙下,头裹红布头巾,青衣短打,手持大刀的神兵。冤家路窄,邬阳关的惊恐还未消失,今天交战于鹤峰县城,鹿死谁手?

“陈宗瑜,老子罗金山今天就不怕你那些乌合之众,不管你是‘特科大队’,还是‘铁壳大队’邬阳关一仗,你把老子赶过龚家垭,今天,老子要报邬阳关之仇,把你赶下溇水河”。罗金山是猪脑壳煮熟哒,牙包骨还硬

“罗金山,给老子还不快打”!唐庭耀来到东门亲自督战。

“开炮”!“嗵嗵”!两声炮响,硝烟四起,两挺机枪交叉扫射。,几十支汉阳造不歇家伙的射击。陈宗瑜组织几次进攻都被强大的火力压了下来。

“哈哈!陈宗瑜,几把刀也敢和我罗金山的机枪、汉阳造搞。你的神兵不是会妖术吗,早知道是你,就该给你准备点狗血什么的,破一破你的妖术,‘刀枪不入’,屁话,来呀。”罗金山嘴里这么说,其实心底里是发怵的。

罗金山的挑衅,李良耀、陈宗瑜,临战不乱,继续组织进攻。

大东门、北门,战斗打响,小东门在陈协平的指挥下,罗统一,贺炳南的一班、二班向敌人发起猛烈进攻。

四班在班长王湘泉的率领下,穿过松树林,翻过几座大山,到达洪家坡顶,俯瞰山下的鹤峰县城,浓烟四起,枪声一片。“同志们,你们看,县城打得好热闹,加把劲,火速赶到跳鱼坎,鸡公洞,阻击敌人西逃”。

班长田明贵率九班,趁威风台,北门、东门战斗打响之际,顺谢家岩而下,绕过东门口,直下溇水河接官亭渡口,夺得渡河船只,抵达南岸,生擒了鹤鸣书院常练队的一个小队,占领了鹤鸣书院、松树坡制高点。

威风台,战斗异常激烈。碉堡内,田少梦、田三幼拼命抵抗。

王炳南指挥唐占风、唐占益两个班实施交叉进攻。少时,唐占风迂回碉堡西侧贴近碉堡,碉堡墙上的枪眼,离地面丈五有余,枪弹够不着,唐占风把战士们少有的几颗手榴弹收集拢来,捆绑在一起,借助人梯,亲自将一捆手榴弹从枪眼送进碉堡内,“轰”一声巨响,碉堡内硝烟滚滚。正面佯攻的战士们发起攻击。

“撤,撤回北门”。田少梦一声喊,碉堡内残存的团丁一溜烟逃回北门,紧闭大门。

“追击”!王炳南一声命令,战士们如猛虎下山般向北门追去。

“哒哒哒”。北门城墙上枪声大作,田少梦逃进北门,爬上城墙,凭借城墙工事,猛烈开火。战士们只得就地借着石堆,土坎开枪还击。

王炳南、唐占益距离北门不到八丈,身后的战士手脚并用向前爬行。敌枪声不减,唐占益就地一滚,靠近北门,仍出一颗手榴弹,“轰!”手榴弹炸开门的一角,唐占益趁着烟雾扑向大门,顿时,他只觉得胸前一热,倒在地上。

国民党县政府内,人喊,鬼叫,混乱一片。

“报告县长,威风台失守,北门必将不保”。田少梦一脸糗黑,衣衫不整,披一袴吊一块,跑了进来。

“报告县长,东门保不住了,贺龙攻击猛烈,我们已退守荷花池”。一中队长头缠绷带,嘴角流着血,向唐庭耀报告。

“妈的,饭桶,机枪、汉阳造对付不了几支鸟枪”。唐庭耀用枪指着前来报告的中队长的脑袋嚎叫:“回去,给老子死守荷花池,要是丢了荷花池,老子毙了你”!

“快点,快点”。文书慌乱地收捡文书。唐庭耀一看,气不打一处来:“逛窑子你比谁都稳得住,枪一响就尿裤子,那些有何鸟用,印章呢?还有几根条子(金条)呢”?文书被唐庭耀吼得不知所措,越慌越乱。

“唐县长,怎么办啦”?闵典狱官带着一些官吏,豪绅财主进来,问唐庭耀讨出路。

“慌什么嘛,仗还在打,谁胜谁负还不确定,别乱了老子的阵脚”。唐廷耀故作镇定。

“有唐县长这句话,就放心了”。闵典狱官嘴说心明。进门时,唐县长的诡异动作暗示了他,忙退出。

特科大队攻击北大门的战斗进入僵持态势。

贺龙来到东门,一看,立即把李良耀,陈宗瑜集在一起,商议攻下东门的办法:说:“敌人居高,火力又强,我们在下,向上硬攻不是办法,我看,组织几个突击队,多点攻击,”。贺龙接着又说:“组织两支50人的突击队,在大门左右30米制造攻击点,在组织一支百人的主攻队,将敌人兵力火力一分三,特科大队形成进攻强势”。

李良耀迅速组织了两支五十人突击队,在东门口百姓家找来十几张木梯,作攀爬城墙之用。陈宗瑜带领百人主攻队,只待贺龙一声令下,攻进大东门将一气呵成。

“手枪队”。贺龙:“派几名战士速去北门,南门,还有西门,加快进攻破门速度,配合东门战斗”。

手枪队派出几名战士,速去北门、南门传达贺龙命令。

接到贺龙命令,北门,西门进攻速度加快,枪声剧烈。

贺龙亲自指挥攻打东门的战斗。

两支50人的突击队,抬着木梯向东门左右两侧靠近。陈宗瑜率主攻东大门的百名战士如同弦上的箭,只待冲锋。

罗金山一见眼前阵势,忙乱分兵,不得不将固守北门的兵力火力一分为三,大乱阵脚。

罗金山穷兽困斗。唐庭耀则令田少梦、田三幼带常练队第四队70多人,丢下罗金山,丢下县城。闵典狱官,十几个官吏劣绅给足了田少梦银元,从西门一同逃走。

贺龙一看时机已到,举起手枪,大喊一声:“同志们冲啊”!

李良耀带右侧突击队抵达城墙下,左侧的突击队同时抵达,战士们竖起木梯,攀上木梯,奋不顾身地爬上城墙。

陈宗瑜和战士们一齐向东大门冲去,喊杀声一片。

罗金山忙叫开枪射击,机枪、土炮、汉阳造,弹如雷雨,倾泻而下,主攻突击队后退二十丈余。

左右两侧突击队勇敢而上,越过城墙,挥舞大刀,直入敌群,左刺右杀,战势汹涌澎湃,常练队无心恋战,节节后退。

特科大队主攻队,冲了上来,大刀飞舞,捣毁土炮,砍杀数敌,生擒保安队二十多人。

罗金山退至保安队操练场负隅顽抗。瞬间,一班、二班在罗统一、贺炳南的率领下从小东门冲杀来,唐占风率五班、六班从北门冲杀过来,罗金山死于乱枪中。

贺龙、李良耀、陈宗瑜登上东门,与陈协平、王炳南会合。

罗统一、贺炳南、王湘泉、唐占风领着各班冲进县府,捉拿唐庭耀、田少梦、田三幼。

“报告军长,县府内外,不见唐庭耀、田少梦、田三幼的踪影,官吏劣绅一个也没有发现”。班长们报告说。

“报告军长,唐庭耀带着近百人朝跳鱼坎方向跑了,我们因刚到西门,没有来得及堵住”。三班长贺沛卿报告。

“报告军长,唐庭耀已逃往太平方向,鸡公洞他早有准备,等我们冲下山来,他已逃去了二三里”。四班长王湘泉报告。

前委同志、贺龙来到担架前,看望受伤的六班长唐占益,贺龙说:“威风台、北门你们打得好啊,王炳南专门汇报了你的负伤的情况,好好养伤,伤好了,继续跟我贺龙干”。唐占益握住军长的手说:“军长,请放心,我一定早日养好伤归队”。

贺龙掏出怀表,打开一看,时间刚好九时。“李良耀、汪毅夫同志,立即组成工作队,深入大街小巷到民众中去,做好宣传和安抚工作。王炳南、陈协平同志,清扫战场,不要放过县府官吏、常练队的任何人,保护县城安全”。接着又说:“陈宗瑜,手枪队,跟我渡河南岸。前委同志,下午三时。鹤鸣书院开会。”

说完,疾步向走城墙下走去。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