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5秒

雪中容美(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点击数: 字号: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0)
暂无简介

图/文 陈平章

新旧交替,一场大雪,美了三河六岸,醉了容美山乡。

伫立在洪家坡上,一睹容美雪中风景,十年难遇,梦里故乡。此时此刻已过中午,雪后初晴,一轮淡淡的红日,挂在西南天际,我眺望着身前身后。容美城区北面的毛竹山,冰封雪裹,直插天穹。南面的八峰山,披着洁白的银装,如仙鹤傲翔。

土司时期,容美镇是田氏土司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建有庞大的署衙群,名曰中府。中府后面的毛竹山,名叫芙蓉山。中府门前的溇水河,名曰龙溪江。1704年阳春三月,无锡诗人顾彩游历容美。一日,顾彩伫立在的百斯庵阁楼上,写下了《容阳形势》二首,其一写道:

两崖官道夹清溪,村舍参差竹树齐。

山作铁城分内外,桥连草市辨东西。

石田耕破凭牛力,霜磴悬行信马啼。

向晓众禽争百啭,独鸣林表是天鸡。

顾彩笔下的容美土司城,虽然鸟语花香,热闹繁华,可也不过是村舍茅屋,桥连草市,马行大道、牛耕石田的乡井图画。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三百多年过去了。千古毛竹山,仍如“一朵芙蓉插九霄”,巍峨八峰,还是“隔断扶桑日驭遥”。坐落在群山下的容美镇,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雪落容美的日子里,那些影界的大咖、大腕们,都“带着梦的行李”,追随梦一样的乡境而远去。而我也因事耽搁,没有赶在积雪的最佳时间邂逅千古容美,惜别了容美被美雪浓妆艳抹后最亮丽那一刻。好在我到底来了,在洪家坡上看容美,不失清纯。

今日容美繁华地,楼宇参差群山低。

香车宝马争相逐,华灯齐放映龙溪。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