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过年进行时】杀年猪(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9日 点击数: 字号:

庄佳龙

"喂,妈您们等到我们腊月回来再杀猪儿,我们捉猪得力些,一起热闹些……"。

这是住我隔壁同事和他父母打电话时说的。是啊!今年又过去多半年,一晃腊月就会到来。身在异乡的游子,无论千万里,年底要回家。

老家的爸妈已有几年没喂年猪,也是年纪已大,难得经管。每年就种点小菜,摘点茶叶,有空,爸爸会去写写稿子,看看新闻。妈妈也拿起绣花针做起手工布鞋来,既美观又轻巧,愉快地度过晚年。但是我却无法忘记以前,从小猪仔放进猪圈时,胖嘟嘟的小身板在圈中边跑边吭吭。

养猪是传承下来的一个习俗。以前水田是种稻谷的,可是都已改种成茶叶,收入增加了。我想随着时代变化,可能农户也会逐渐的不去养猪,而是选择去市场买。

小猪仔进圈后,对它们的喂养是不能马虎的,刚刚离开奶妈不久,得需把喂它们的包谷粉子打的很细,然后掺少许嫩青草煮熟,喂它们时加些清水倒入槽中。每当看到它们把槽中食物嗞嗞吮吸干净,瞪着一双双黑眼睛轻摆着小尾看着你,很是可爱。心中也有一种成就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猪仔长高了,长长了、这时喂养时也简单些,只需把包谷打成粗块就行,这时洋芋熟了,红苕也逐渐成熟了,加上青幽幽的猪草。槽中倒上碎包谷块和洋芋,割回的猪草抛入圈中。此时它们既想吃槽中食物,又想吃圈中青草,简直忙得不亦乐乎,吃几口洋芋,又跑去吃青草,想吃这又想吃那,就会交叉闯来撞去。咽嚼时还会发出咚咚的响声,一点儿也不文雅,使我想起了《西游记》里面二师兄猪八戒那副夸张的吃相。如果有哪头还没吃饱,它就会去啃喂食的猪槽,又得给它们加一些食物。几经折腾下来,累了,也饱了,最后它们去经常睡觉的地方开始做美梦了。

转眼间,这几头从小猪仔已变成大肥猪,它们也快要完成一生的使命。

腊月到了,天气变的十分寒冷。一连串的阴天,见不到几个好晴天。总是有一片雾伴随着。夏天雾和云在一起整齐轻飘,被摄影爱好者称为"云海",或覆盖整片山峰或缠绕山的腰身。就连经常见到云海的我,也会流连忘返,时而陶醉其中。但冬天这美好的奇观就会少有,整个冬天都是雾茫茫加细凌雨居多。有时也会出其不意的来一场大雪。一夜之间山山川川一片银装素裹,年味更浓,寒冷依就。但丝毫对心情没有影响,不久要过年了,怀着小激动的心情,寒冷中也会夹着些温暖。

洋芋没有了,红苕也不多了,猪儿也肥了。这时老爸会拿来皇历看看那天是“肥日",定下期来。请来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劳力来帮忙。打开猪圈门,进入圈中,猪在圈中跑来串去,人在圈中追来赶去,一圈、两圈、又转了一圈。猪,累了。人,脚步也慢了。终于表哥逮住了一头猪的猪耳,顺势随着几个劳力的快速加入,有的抓住了猪尾,有的抓住了猪毛,大家齐心合力,让那一头头肥猪都去接受使命最后一刻。

这时,从天不亮就开始烧的几锅开水此时派上用场了。一壶壶开水淋向完成使命的猪身上,随着滋滋的声音,在高温与毛皮瞬间滚烫的接触下,猪皮一阵阵的收缩,这样刮起毛来又快又白。刮好猪毛去掉内脏的猪躯,被抬到门板上,扒掉板油。屠夫会展开他熟悉的刀法,三下五除二使猪的各部分区分开来。放入盆中撒上食盐,花椒、辣椒粉、均匀的腌起来。用准备好的棕叶子拧成的卯子,穿在每块肉的上端,挂向我们一冬都在守候火坑的后方。

这是今年的收成,待到明年隔三岔五的取下,慢慢去享用。

这天,特别热闹,周围的邻居,亲戚都会被请来吃杀猪饭,围在几大桌旁。大家喝酒吃肉,谈天说地、好不热闹。这天那个鲜啦,那个香啊!想起都不止垂涎三尺。鲜肉,猪血、猪肝、凡是猪身上的都会去做一道美味。就这样,年复一年的过去了……。

以后这样的场景很少了,但这满满的回忆,却留在许多人的一生中。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