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家乡的变化(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龚先群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4日 点击数: 字号:

龚先群

我的家乡容美镇康岭村,离县城两公里处。5个村民小组,是一个人口1800多人的中等村。

40年前,我村贫穷落后。物资匮乏是那个年代的普遍特征,与之相比,恶劣的居住条件才是家乡人最头疼的事情。那时,村里大多数人家住的都是土坯房,条件稍好些的,住的也只是三柱两扁担的房子。土坯房,是将泥土倒进一个木箱子,而后两个人用木头锤子将泥土夯实垒成房子的主体,在粘土中填充茅草和稻草秸秆用水和成粘度适中的泥做墙的外刷材料,用杉树皮和茅草做成房顶上盖。夏天,是家乡人最难捱的季节。一场大雨来临,粗糙的泥墙皮一经雨水冲刷便会迅速溶解,房子也仿佛被瞬间瘦身。风雨中飘摇的土坯房,让人心生恐惧。屋里因为雨水的渗透变得阴暗潮湿,泥土的腥味和生霉的潮味几乎伴随整个夏天。为了防止大雨的再一次来袭,人们会选择晴好的天气及时地给房子上几遍新泥。“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和杜甫隔了一千多年的家乡人,那时的居住环境同样令人担忧。

生产队是那时农村最基层的生产组织。由于土地所有权归生产队所有,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不高,大家干活出工不出力。庄稼长势不好,自然分到各家的粮食也不多。我们家由于男孩多,食量大,一年分得的粮食吃不饱饿不死的格局。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那是个历史的分水岭。我们康岭村原是龙井公社桂合大队,是1981年2月实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这利好的政策犹如一场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农民将成为土地的主人,不仅对土地有长久的使用权,而且对地里的收成享有分配权。我当时是大队团支书积极参与这次轰轰烈烈土地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运动,清晰地记得,在确认土地权属后,父亲与我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划工作。从种植何种农作物到田间繁复的劳作步骤,他都有精细的安排。为了能直观地与母亲沟通,我和父亲将自己家承包的土地还在纸上画起了草图。逐片逐块种植那样的作物,看着父亲认真的样子,虽然我不知道父亲内心要想干什么,但年轻的我感觉父亲似乎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这件大事关乎全家的未来。就连向来脾气风风火火的母亲,也一改往日的急躁,与父亲轻声细语地商量着。观点不同时,她也会更尊重父亲的意见。播种季节马上就到了。家里开始大量购置农用工具和备足各种作物的肥料,“兵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来父母卯足了力气要大干一场啊!

1981年,我和父母最忙碌也是最开心的一年。因为已经有了一年的独立种植经验,这年的农活父母干得更加得心应手。母亲每天劳作在田间地头,看着庄稼一天一个样,她的积极性更高了。我还买来了相关书籍一边学习一边实践。那年我家的玉米、水稻、小麦、黄豆、红薯、马铃薯等农作物都获得了大丰收,除去交给国家的公粮外,还有了一些结余。也是从那一年起玉米,红薯、马铃薯不再是家里的主食,米饭也久违地登上了餐桌。

以后几年,随着收入的年年递增,家里的经济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一九八三年,我家率先盖起了三间砖瓦房,在村里,父母着实牛了一把。房子收拾妥当后,我们一家搬进了期待已久的新居。看着平如明镜的水泥地面,粉刷一新的雪白墙壁,房子里父亲亲手装制的木制板壁,刷着葱绿色油漆的木质窗户,精巧别致的大小立柜,电视橱柜和茶几,母亲感慨地说,要不是政策好,我们哪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啊!

以后的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1983年我被推荐选为康岭村村委会副主任,半年多时间我就被容美镇党委、政府任命为村主任,任职期间我就整天忙碌村里工作,找致富的路子,发展村集体经济,为解决村干部的工资,大力发展了村级企业。先后我村办起了木制加工厂、自来水厂、茶叶加工厂。同时,开发村民发展经济林木,因地制宜那家能发展什么就发展什么,当时,我村有三百多户村民养猪、养牛、养羊,还有的农户种植蔬菜,剩余劳动力出门打工做生意,还有的年轻人跑运输。多年来,我村村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我村的农户都住上了平房高楼 。这些日子里,每位村民说:“只有改革开放才有我们老百姓的今天。”。我现已退居了二线,享乐晚年的幸福。现如今,我也经常看看电视和手机上面正能量的东西,本人爱好写作,经常给县网站、县、州级书刊杂志投上稿件宣传本地,大部分稿件都采用了。今年12月还出席参加了县作家协会第四届代表会,真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感受。

回想到以前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那就真的了不起,如今,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彩色电视机从模拟到数字,显示器由球面到平面,大屏幕等离子、背投、立体、高清晰度等彩电技术的更新换代令人目不暇接。村里昔日的土坯房也早已没了踪影,全村村民的楼房拔地而起。砖瓦房也一改往日的红砖外漏,精致的瓷砖或大理石外贴豪华又典雅。室内或欧式或简约的装修风格彰显着主人独特的审美情趣。村里修建了平坦宽阔的水泥路,“无雨一身灰,有雨一身泥”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宽阔的村、组公路旁树木成荫,鲜花盛放。驴、马、牛等当年田间劳作的主要牲畜,早已被现代化机器所取代。播种机械、栽植机械、施肥机械、施药机械、中耕机械、收获机械等在农村的大量投入使用,不仅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提高了农业生产水平,而且降低了劳动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勤劳节俭的家乡人也越来越重视膳食的合理搭配搭配。鱼、蛋、肉类、海鲜、各种蔬菜也写进了家乡人的食谱。40年前我村仅此一台手扶拖拉机,而今村里村民购买各种大车、小车及各种机动车几百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农户有了小车,还有十几户村民购买了宝马、奥迪、丰田霸道豪华越野车。如今农村、比城市安逸。有自然的风景和天然的氧吧,日子过得像天堂。现在非农户口要想转农村户口比什么都难,特别是近三年,党中央精准扶贫政策深入千家万户,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

时光荏苒,40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我也从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跃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家乡,这个我从未稍离的地方;这个和我一起成长的地方;这个凝结了我太多情感的地方;这个我从这里出发,又准备回归的地方。改革开放四十年,家乡的变化天翻地覆。我只记录下这段与我有关的勤奋过的记忆,权当是对家乡的一份惦念和对久远记忆的一次唤醒,更有对家乡的期盼和祝福……。

责任编辑: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