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故事

贺龙在鹤峰之共渡难关(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1日 点击数: 字号: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天苍苍,雾茫茫,雪花如絮,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刚一落地即刻成了冰。雪下了好多天了,群山峻岭白茫茫一片,天地一色,除了雪还是雪,这里是雪的世界,使人分不清东西南北,也分不清那是天,那是地,路在何方?在通往湖北鹤峰走马坪的崎岖山间小道上,一支200多人的队伍冒着风雪艰难的蹒跚着。

鹤峰是湘鄂边有名的大山区,地处武陵山脉,山高林密,沟壑纵横。上世纪三十年代,桑鹤边界的大山深处是十里无村,百里无店。这地方,入冬就是冰雪的世界,冰雪统治着这里的一切。

队伍艰难地爬行在茫茫的雪海中,他们衣着破烂,脚穿草鞋,有的甚至脚上烂草鞋也没有,光着脚血淋淋的,雪海里留下带血的脚印,鲜红鲜红的。冰渣在脚下发出“卡嚓卡嚓”的声响。他们单薄破烂的衣裤上结满了串串冰凌。有的手拄一根木棍子,有的俩人三人搀扶在一起。走在队伍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魁伟的汉子,身上衣不遮体,脚上一双破草鞋,他就是贺龙。队伍行进中,他不时回头招呼着其他人。雪下过不停,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呜呜”的吼叫声叫人心惊胆寒。他们没有一个人停下,没有一个人倒下,紧跟着他前进!前进!

贺龙走在队伍的前面,任凭凌风雪花扑打着他,让他睁不开眼睛,缓不过气起来,和他一同艰难行进的战士们,凭着顽强的毅力,迎着凛冽的风雪,深一脚浅一脚。冰雪寒风的吹打,阻力很大,加上崎岖的山道,似路非路,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突然,一个战士摔倒在雪地里,他连滚带爬扑过去。

“摔着了吗?”战士在贺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眨了眨他那双睫毛结满了冰雪的大眼睛,望着军长那坚毅而又慈祥的目光。战士站在他身边,似乎突然感到风没有了,雪也停了。在这恶劣的气候里,是军长用他那高大伟岸的身躯,为战士挡去了那残忍无情的风雪。他的精神,增添了战士们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坚强的决心。

突然,山梁上滚下来一个雪人,雪人身后掀起浪浪雪花,雪人不停大喊:“到了,军长到了”。

雪人停了下来,报告军长。

“同志们,再加一把劲,经理处的同志早已给我们把火烧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等着我们罗”!贺龙转过身向战士们挥手呐喊,鼓劲。

贺龙一喊,打破沉寂,队伍马上活跃起来。

“武生主任,今天经理处的同志又给我们弄什么好吃的”?一个战士大声问道。

“今天给大家打牙祭,干萝卜菜合渣包谷饭,外加一盆坨坨肉”。徐武生笑着回答。

“别哄我们了,武生主任,坨坨肉是什么呀,那就是萝卜坨坨嘛”。

欢快的笑声驱散了寒冷,驱逐了疲劳。一顿来之不易的饭菜,使大家非常满意,“坨坨肉”(萝卜坨坨)见到了数日未见的油花、辣椒、盐。

战士们围在火堆周围烤着转转火御寒,大家相互倚靠着打着瞌睡。

贺龙心痛地看着眼前一身破衣裤,一双乱草鞋的战士们,心情十分沉重。数九寒天,冰雪肆虐,战士们连一块抵御风寒的布块都没有啊!

东进石门,短短数月,事事历历在目。他表情十分凝重,右手把拨火棍捏得紧紧的,冷汗从手心里渗出,牙咬的嘣嘣直响,痛苦中寻找记忆……

1928年8月25日,贺龙率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抵达石门北乡磨岗隘,见到了石门县委的陈昌厚、郭天明、五伯显等人,他们汇报了南乡暴动失败的经过。5月,湖南石门南乡建立了“湘西工农红军四支队”,开辟了以太浮山为中心的根据地,南乡暴动,由于投机分子候宗汉、舒业坦的叛变而遭到失败,石门党组织也受到严重破害。

石门暴动5月失败,8月两湖省委又指示贺龙率领革命军第四军策应石门暴动,显然,情况发生失误。鉴于状况,前委决定,一方面就地建立革命政权,一方面向松滋、澧县发展。9月,革命军第四军游击于松滋、澧县一带,收缴团防枪支,镇压土豪劣绅,影响很大。

9月23日,会师渫阳,翌日拂晓,遭敌十四军李文杰部的袭击,激战两小时,第四军向所街突围,伤亡很大,参谋长黄鳌牺牲。

10月21日,在泥市,原石门县委军事部长罗效之叛变,向革命第四军发动袭击,激战四小时,伤亡几百人,退守丝茅岭,师长贺敬斋牺牲。

在及其险恶的形势下,贺龙率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仅剩的200多人经过十多天的苦战,甩掉数十倍敌人的追杀,11月初退到桑植鹤峰边界的大山中,在七郎坪、红土坪一带活动。

黄鳌、贺敬斋的牺牲,使第四军遭受到巨大损失,部队元气大伤。

黄鳌担任过北伐军第二军政治部秘书,湖南省军委主席,牺牲前担任工农革命军参谋长。

贺敬斋,早年跟随贺龙,北伐时任独立十五师第一团团长,南昌暴动时任第二十军主力师第一师师长,南昌暴动失败后,在湖北监利一带坚持斗争,与贺龙会师后,任四十九路工农革命军军长,(贺龙任总指挥),湘西北工农革命军成立任师长,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师长,中共湘西前敌委员会重要成员。

鲜血染遍千山道,英雄魂叫鬼神惊。他亲眼目睹了战士们被敌人子弹射杀,像深冬被破伐的参天大树无声倒下,他看见了枪林弹雨溅起的无数血弧,划破了革命胜利黎明的前夜。

贺龙眼前不断浮现黄鳌、贺敬斋,无数英勇牺牲的战士们的身影……

黄鳌。贺敬斋的牺牲,这不得不能不使贺龙痛彻肺腑。

贺龙用木棍拨了拨火,再添上一把柴,把火烧的旺旺的,生怕把战士们冻醒。他把烟斗里的烟叶装得满满的,用燃烧着树枝点燃吸着,浓浓的烟雾从嘴里飘逸散开。

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东进石门期间,桑植鹤峰边界上敌我斗争十分激烈,在桑植内半县坚持斗争的三姐贺满姑,于8月6日被捕,敌人将她在桑植县城残酷杀害。北乡罗峪的大团防刘子维公开打出了反共旗号,大肆屠杀工农革命军家属,多次袭击贺英游击队,使桑鹤边的革命力量受到很大损失。刘子维在工农革命军成立初期参加了革命,做过一些对革命有益的事情,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东进石门,尤其是失利后,他叛变革命,投靠龙毓仁,屠杀革命军战士及家属多人。9月16日,在青湾袭击贺英游击队,贺英女警卫员龚连香牺牲,贺英、徐焕然、王化政等人冲出重围,转移到鹤峰一侧——葛尔台。

“湘西王”陈渠珍得知李文杰在松滋、澧县、罗效之在石门重创贺龙之部,贺龙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200多人退至七郎坪,红土坪一带,人疲马乏。肥肉又送到了嘴边,得意的不得了。贺龙洪家关起事,龙毓仁抢先夺功,他心中不快。6月29日,贺龙率部直扑樵子湾,重占洪家关。陈渠珍速派姜文周团,团防防陈策勋突然袭击洪家关,从贺龙手中又夺了洪家关,贺龙损兵折将,退至七郎坪。可陈渠珍还是恼羞成怒把姜文周痛骂了一顿,只恨姜文周未能全歼贺龙所部,乃至活捉贺龙的计划未能实现。陈策勋趁机对洪家关肆意烧杀抢掠,又派人挖了贺家的祖坟,以泄对贺龙之恨。陈渠珍以为贺龙石门失利,又失去了左右臂,部队溃败,毫无战斗力,趁机追杀,消灭贺龙易如反掌,势在必得。陈渠珍又令姜文周率团1000多人直扑红土坪,“围剿”贺龙余部。根治匪患。

11月2日,姜文周将所部兵分两路,一路由白竹坪攻击红土坪,一路由三合街攻击红土坪,二路合围,企图将贺龙所部聚而歼之。

贺龙带革命军第四军100多人,从七郎坪再一次转移到红土坪田少梦家,田少梦、田三幼父子叫上家人,长短工开火做饭,安排息宿,迎接贺龙的到来。

正要开饭之时,一阵剧烈的枪声响起,贺龙部100多人被姜文周一部包围,贺龙临阵不乱,沉着指挥迎战。有的战士抓上一把饭塞进嘴里,边嚼边开枪射击,有的战士抓上一把生包谷子装进口袋,边嚼边撤,经过激烈战斗,方才冲出重围。第四军伤亡10余人,损失步短枪4支,王炳南的父亲被敌人捉去。

面临强敌,第四军日夜转战于红土坪、七郎坪、堰垭、茶园、桑木坪、红鱼坪一带大山之间。不到一个月,就转移了23个地方,几乎是天天搬家,夜夜转移,日不归屋,夜不能眠,隔三茬五无食入口,战士们只得以树叶树皮果腹,岩缝石洞藏身,活动范围窄小,生活十分艰难。

敌人严密封锁各个路口,凡有人住的地方派重兵把守,尤其是地方反动势力,土豪劣绅捣乱破坏,与敌勾结配合,采用威逼恐吓手段禁止群众接近第四军,大小村寨全被敌人控制,使得贺龙和战士们得不到一粒粮食。其处境艰难程度前所未有。

天气越来越冷,雪越下越大,战士们身无御寒之裳,肚无食粮,枪无弹药,病伤无药,贺龙和战士们一样一身破衣裤,一双烂草鞋,柴火取暖,草根填肚,饱受饥饿和寒冷,几天喝不上一口稀汤菜糊,在这饥寒交迫的情况下,贺龙没有叹一口气,没有皱一下眉头,有时在烟斗里装满杂草枯叶,点燃后让战士们咂上几口,以解烟瘾。时而有空,就和战士们拉家常,摆“龙门阵”,谈思想,唱歌子,扳手劲。他告诉战士们:“革命胜利了,大家不要忘记我们所经受的一切”。

他经常问战士们:“同志们,苦不苦”?

战士们回答:“不苦”。

贺龙笑着说:“扯乱淡罗,不苦是假的,但是,我们是工农革命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不怕苦,大家一心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能克服,困难是暂时的,革命一定会成功,今天不苦点,哪有今后的好日子呢”。

战士们听了心里热乎乎的。

一次,经理处的同志不知从哪里搞到一点盐,就给贺龙做了几个有盐的辣椒,贺龙吃了一口,知道是伙房特意为他做的,他二话没说就将辣椒倒进了大锅里。

炊事员前去劝阻,说“军长,军长你身上担子重啊,看你。眼睛凹了,人瘦多了”。

“我们大家肩上的担子都很重啊,革命队伍嘛,兄弟,官兵一样,有盐同咸罗”。贺龙笑着说。

“军长,我们没有把事做好啊”。炊事员哽咽说道。

“莫讲哪些,我们工农革命军官兵平等,同甘共苦,有苦同吃,有难共渡嘛嘛”!贺龙笑着说。

傍晚,贺龙把经理处主任徐武生叫去,狠狠地削了他一顿:“我知道你们经理处是为我好,但是在这艰难的情况下,战士们饭都吃不上,给我搞特殊,吃盐辣椒,难道我当军长的就可以享用战士没得的吗!我们是工农革命军,官兵皆兄弟,在我们工农革命军队部里绝不允许国民党官长作风出现,从今天起,立个规矩,要是今后经理处给我搞特殊,你这个经理处主任就别干了”。

战士们知道经理处主任为几个盐辣椒挨批评的事,深受感动。贺龙的行为影响着每一个战士,正是“有盐同咸”激励大家克服困难,坚持斗争。200多颗心紧紧地凝聚在一起。

要是碰到有人发牢骚,旁边听到的人就会说:“你看胡子,当过军长,镇守使,哪样的福没享过,现在军长他官兵一样,吃个盐辣椒都不行,你见过这样的官长吗?跟贺龙干,吃再多的苦也心甘情愿”。

前委的几个同志,也利用“盐辣椒”的事教育战士,卢冬生、陈协平拿军长爱兵如子的故事来号召大家,不知是谁,还以“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的汉朝名将李广比军长,证明同样爱兵的贺龙军长当然能够成就大事。

敌人的“围剿”甚嚣尘上,面对敌强我弱,前委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贺龙、陈协平等人带领40多人,连枪20多支,十多匹马,转战红土坪、七郎坪、堰垭、红鱼坪等地的大山之间。不到一个月,换了数十个地方,有是在岩洞栖身,有时密林或草丛中过夜。一次,贺龙、陈协平等从桑木坪转移堰垭途中,不料,途中在深水塘的地方与敌相遇,贺龙抢先向敌开火,突如其来的枪战,敌人一时混乱,贺龙等趁机潜入水塘,凭借水塘中人多高的枯草躲过了敌人的追击。

危难之际,革命军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谷德前,谷德桃兄妹为贺龙等人的安全日夜奔波。他们联络亲友,发动群众,穿过敌人的封锁。躲过敌人的哨卡。为工农革命军送给养,搞侦察。在艰难困苦中,贺龙。陈协平等前委的同志与战士们同甘共苦,大家团结一心,克服困难。在情况稍微缓和的时候,贺龙亲自上山打猎。一次,他和游击队员田三元、谷二爷到山羊坪“赶山”,打到一只麂子和一只刺猪,背回来给大家打“牙祭”。贺龙一语双关地说:“敌人打我摸不着,我打敌人有把握”。

姜文周团在堰垭、红土坪、七郎坪一带“进剿”一个多月,大搞了七八个回合,搜山,前堵后截,封死路口,掳走粮食,手段用尽,终一无所获。最后,只好烧掉田少梦的房子,悻悻撤兵,他在给陈渠珍的报告中不得不承认:“该逆防范周密,日久数迁,据险固守,诚不易攻”。

贺龙在堰垭、梅坪山区一带匿迹遁形,并未让“湘西王”陈渠珍放下心来。陈渠珍深知,“斩草必须除根”。尤其是贺龙这样的人物,别看他今天还在躲躲藏藏地过日子,明天冷不防地跳出来,说不定又要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姜文周团在堰垭、红土坪一带“进剿”月余,一无所获而返,陈渠珍大为光火。指责,痛骂解除不了对贺龙的心头之恨。寒风刺骨,冰雪交融的隆冬季节,贺龙在陈渠珍和湖北五峰、鹤峰团防联合“进剿”之下,将队伍集聚在堰垭、梅坪山区一带被迫把饥寒交迫的队伍化整为零,隐蔽待机。

时近腊月底,“进剿”之敌终于退尽。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