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故事

贺龙在鹤峰之转移红土坪(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1日 点击数: 字号: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报告军长,敌人四面包围了县城,再不撤退就来不及了来了”!卢冬生大声报告说。

“要撤你撤”!贺龙挥动着手枪,临危不惧,指挥战斗。

“徐干成,保护军长撤出战斗”。卢冬生对贺龙警卫员、手枪队长徐武生果断下达保护军长撤出战斗的命令。

卢冬生是中央,特别是周恩来同志特地派给贺龙的交通员,警卫员,要是贺龙有什么闪失,他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的。

徐干成急忙扔出两颗手榴弹,趁着手榴弹爆炸腾起的烟雾,贺龙在徐干成手枪队的护卫下撤出桑植县城。

退出桑植县城,梨树垭敌重兵围包,贺龙在手枪队的掩护下,迅速向洪家关转移。

梨树垭一线,革命军阻击敌人进攻,交战白热化。

贺龙甩掉手枪队的保护,冒着枪林弹雨亲自指挥梨树垭战斗。

敌人四面包围,围追堵截,前后穿插,打乱了革命军阵地战部署,敌强我弱,革命军乱了阵脚,不得已,分散突围。

硝烟中,徐干成和手枪队找到贺龙时,见他裤子上被子弹打穿了三个洞。

革命军顽强战斗,也没能抵挡住敌人的疯狂进攻,桑植县城,洪家关相继失守。

白果垭,革命军退到的第一个地方。

贺龙站在山崖上,凝视着桑植县城、洪家关方向,喑然不语。

革命军的诞生,攻占桑植城,国民党反动派大为震惊。民众欣然,给予厚望。

正当革命军,桑植城内民众欢庆胜利之时,国民党反动政府急令贵州军阀李鑫的43军龙毓仁旅对桑植县城、洪家关发起攻击。贺龙亲自指挥桑植县城,梨树垭战斗,由于革命军刚成立,大多数人未经过正规的训练,在敌势力强大,火力凶猛面前,抵挡不住,致使挫败。

敌人围追堵截一刻也没有停息过,以为消灭革命军势在必得。

贺龙、周逸群、贺敬斋决定,革命军分散突围至白果垭、白龙泉、金仓、罗峪一带。

白果垭山大人稀,地理条件独特,山高林密,易于部队活动。

百果垭是贺龙好友邓仁山的家乡,群众基础好。邓仁山在1916年1月21日,曾跟着贺龙到巴茅溪打过盐局。1926年7月贺龙率部参加北伐,贺英回到桑植,邓仁山又在贺英手下任大队长。工农革命军成立时,邓仁山和媳妇谷德桃(称谷大姐)都参加了。白果垭是革命军撤退的唯一去处。

部队退至白果垭,受到邓仁山夫妇和当地民众的欢迎,烧茶做饭,安置伤员。

为了保证贺龙等的安全,邓仁山、谷德桃夫妇将贺龙接到纸坊溪自己家中,并在住处设下三道防线,亲自安排岗哨,布置联络点,严加警戒,十分谨慎。为了防止敌人突袭,谷德桃叫邓仁山亲自守山口。

一日深夜,革命军连长张善卿叛变革命,向敌告密,并带领敌军偷袭贺龙驻地,他们趁邓仁山放哨不备,用斧头将他砍死,夺走枪支,然后迅速向贺龙驻地包围过去,谷德桃巡逻到这里,发现丈夫被砍死在这里,知道情况有变,她顾不了惨死的丈夫,立即掏出抢来开枪报警,然后直奔贺龙驻地,贺龙听见枪声,立即指挥军部、前委人员转移。谷德桃快速如箭,当她快要接近贺龙驻地时,发现一群黑影正在向贺龙驻地逼近,她明白,这群黑影就是偷袭贺龙的敌人,她毫不犹豫举起手中的驳壳枪向敌人开火,张善卿大喊一声:“不好,贺龙有备”!敌以为贺龙早有防备,察觉了他们,背后抄袭,前后夹击,速调头接火。枪声大作,谷德桃边打边进,近距离与敌人交火,在她的掩护下,贺龙、前委同志安全突围。

邓仁山为保护贺龙安全惨遭敌人杀害,丈夫的遇害使谷德桃悲痛万分,战士们向邓仁山遗体告别,贺龙发出心中的怒吼:“兄弟,邓仁山不会白死,他的血不会白流,血债要用血来偿,邓仁山!这个仇贺龙为你报定了!”

革命军突遭敌人袭击,部队溃散,突围中贺龙与周逸群失去了联系,周逸群突围后,转移石首、沙市一带,坚持斗争。

贺龙、贺敬斋、李良耀、卢冬生等人从白果垭退到鹤峰红土坪,身边仅剩几十人。

红土坪是一个海拔1000多米偏僻的山村,距离桑植县城、鹤峰县城100多公里,这里地形复杂,山高路险,易守难攻。红土坪里住着100多户人家,土豪田少梦、田三幼父子把控这个地方。大革命时期,贺龙和田少梦有过来往。

1926年,土著武装首领谷志龙,为强占田少梦家财,以“经济犯罪”之名将田少梦缉拿,贺英得知且全力保释而出。革命军撤出桑植县城、洪家关后,贺英与革命军失去联络,便带领部分人马和家属撤至这里,田少梦作了安排。

贺龙、李良耀、卢东生、王炳南等人退至红土坪,田少梦款待了他们。相安无事。

不几日,贺敬斋也带领几十人来到这里。

贺龙认为,在当时的境况下,为了摆脱敌人的追杀,找个安全落脚的地方,撤至红土坪是唯一的去处。

为了便利收集革命军失散人员,又不得惊扰民众,贺龙给不上百人的队伍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不允许任何人随便拿民众的东西,侵犯民众资财。

队伍安顿下来,贺龙立即召开前委会议,总结这次被挫败的教训。贺龙说:“这次初战失利的根本原因是这支队伍在政治上很脆弱,他们虽然身为革命军,但对革命还没有真正认识。大多数是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农民军,有的是看家护院的,有的是团丁,没有打过打仗,没有见过大场合,纪律松散,成分复杂,素质不齐,所以,枪一响就慌阵了”。

李良耀、贺敬斋、卢冬生、王炳南等人赞同贺龙的看法。并提出了一些休整队伍的意见和办法。

“总结教训,吸取教训,他们只服从军长指挥,相互间不协调,甚至互不信任,作战一失利,便溃散了,将失散人员重新聚合起来以后,彼此又相互埋怨,队伍要进行休整,引导向好的方面发展,提高战士们的觉悟,弄清为什么参加革命军,为什么打仗,清除那些唯利是图,想当官发财的投机人员,纯洁队伍”。李良耀提出休整意见。

“当前的主要任务是想办法收集失散人员的归队,安顿好伤病员,稳定队伍情绪,利于今后队伍的扩展”贺敬斋说。

“初战失利,我贺龙要承担责任,叫大家莫怨这个怨那个,振作起来,要是不服气,我们就再打一仗,看看谁行”。贺龙提醒大家,要团结,迎接更加艰苦的战斗。

大家各抒己见,相对是统一的。

根据大家的意见贺龙决定:以红土坪为根据地,收集失散人员向红土坪集聚,重振队伍。贺敬斋、王炳南火速回桑植、洪家关收集失散部队;李良耀前去鹤峰,同鹤峰的党组织取得联系;贺英、谷大姐负责安置伤病员和家属老小,负责收集桑植鹤峰边界的失散人员。我,卢冬生等人到鹤峰的走马坪、慈利的官地坪利用旧部关系进行活动,扩大队伍,相机再起。

4月,李良耀在鹤峰县城与徐锡如领导的鹤峰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并同徐锡如、范松之一道来到红土坪,向贺龙汇报鹤峰党组织活动情况。

“鹤峰党组织比较活跃,活动主要是举办训练班,讲授《共产党宣言》,积极培养发展多名优秀分子入党。今年元月,正式成立了中共施鹤临时特委,龙潭司暴动失败后,施鹤临时特委总结了失败教训,制定新的活动计划,决定打入神兵组织,争取和教育群众,我已按照施鹤临时特委安排,已进入邬阳关陈连振、陈宗瑜‘神兵’队伍工作,在神兵队伍中,已秘密建立了党组织,绝大部分神兵积极倾向革命斗争,陈宗瑜被吸收入党”。徐锡如汇报说。

贺龙听了徐锡如的汇报非常高兴,不断称赞:“干得好啊,徐锡如同志!党组织在鹤峰活动取得了不起的成绩,成立了党的组织,发展了党员,做了群众工作。做神兵的工作不是简单的事,工作做好了,神兵将是革命军队伍中一支了不起的武装力量。桑植县城、洪家关丧失,对革命军发展有影响,我们要学鹤峰的同志那样,失败了,总结教训,再来嘛”。贺龙要求鹤峰党组织进一步开展活动,尤其是党的组织发展,要不断培养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发展农民运动,要特别重视和加强邬阳关神兵的工作,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

“徐锡如同志,我和前委的同志决定:派李良耀同志去鹤峰协助你的工作”。贺龙还说:“当邬阳关神兵组织成为真正革命军队伍的那一天,我贺龙到邬阳关为你庆功”。

“军长放心,鹤峰党组织活动在城关、太平、邬阳关等地区,只会愈来愈强大,神兵内部除了我以外,还有组织上派去的好几个同志也在开展秘密工作,过不了多长时间,邬阳关神兵就会是党所掌握的武装力量了”。徐锡如说。

“锡如同志,抓住时机,在神兵队伍中要不断加强做‘神兵’的工作,把他们集聚在党的组织的周围,适当时候,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利用周边地区的有力条件和‘神兵’的力量,打出邬阳关神兵旗号,震慑一方,推进工农革命在鹤峰、巴东、建始、五峰四县边界的延伸和发展”。

贺龙似乎看到了邬阳关红旗漫卷,一支新的工农革命武装力量汇集成气势磅礴,勇往直前融入革命斗争的洪流。

初夏,红土坪阳光明媚。以红土坪为中心且不断向周边地区扩展,工农革命军队伍在不断壮大。贺敬斋、王炳南回桑植收聚失散人员近百人,贺英、谷大姐收聚桑植鹤峰边界失散人员一百多人,陆续归队的失散人员上百人,加上贺英游击队,队伍集聚已达400多人。

贺龙利用鹤峰党组织的活动经验,面对队伍状况,初步对革命军进行休整。

贺敬斋、卢冬生、王炳南依照贺龙的休整步骤,一头扎进队伍里,和战士们讲战事,谈家常,培养新的官兵关系,鼓励大家积极克服困难,提高革命觉悟。

贺龙把排以上干部聚拢在身边,讲北伐,讲南昌暴动,引导大家总结桑植县城、洪家关挫败的教训,启发大家讲纪律,讲团结。讲如何带兵,如何培养官兵关系,如何指挥打仗。提高大家的领导能力和军事素质。

贺敬斋、王炳南主持军事训练。出操,练刀术,棍术,枪的操练,瞄准射击。当时,枪械十分奇缺,不少战士手中只有马刀,长矛,还有的战士背的是“爪子火”(火枪),火铳,还有的手中只有一根青㭎木棍。贺敬斋、王炳南把他们分成不同的类别,分类训练,持刀的练刀术,拿棍的练棍术,背“爪子火”的练瞄准,射击,如何焙制火药。

训练场上喊杀声阵阵,马刀长矛交手,棍棒相拼,汇成一幕幕震撼人心的独有的训练绝景。

一天,一个战士丢下手中的刀不练了,嘴里嘀咕:练刀术没意思。恰好王炳南碰见,王炳南没有训他,把他叫到一边,轻声给他说:你知道两把菜刀的故事吗?战士说,不知道。王炳南便给他讲起了贺龙两把菜刀巴茅溪杀盐局的故事。战士听后,二话没说,立马拿起刀练了起来。后来这个战士的刀功了得。

贺龙知道这件事后,夸奖王炳南说:“老伙计,你的训练办法好,但不要讲老黄历了”。

转移红土坪一个多月,短暂的休整,革命军队伍发生了变化,400多人的心逐渐凝聚在一起,官兵如兄弟,贺龙走到那里,战士们都亲切的叫他“军长哥”。有什么话找他说,有什么苦找他诉。贺龙因势利导把干部带到战士们中间去交朋友,拉近了官兵关系。

贺敬斋、王炳南时不时找战士们搞对抗训练,手把手训练“战胜对手”技术。培养“一对一”对抗能手。

那个曾一度弃刀不练的战士,一日,向贺龙发起比刀术的挑战,贺龙迎战。在一个院坝里,几百战士围成一个圈,挑战尚未开始,呐喊声便起伏不断。只见那个战士头裹青布头巾,腰缠青布带,手持一把木制大刀,威风凛凛站在院坝中央。在战士们的呼喊声中,贺龙上场,只见他身着白布短褂,脚蹬草鞋,手持两把木制菜刀,来到院坝,一个金鸡独立亮相,威风凛凛,豪气逼人。战士们一片喝彩声。

挑战开始,那个战士出刀在先,贺龙持菜刀迎战,“刷刷刷”,那个战士出刀急速锋锐,力如雷霆。贺龙一看,就知道是王炳南教的“贺氏刀法”中的“蛟龙出水”招法,顺手来了一招“刀刃龙尾”化解。一来一去,三十回合不相上下。那个战士沉不住了,速出一招“蛟龙镇海”,气势磅礴,贺龙一招“泰山压顶”,只听见一声“咔嚓”,那个战士手中的木制刀断成两节掉在地上。战士们发出一片喝彩声。

那个战士脸不红,心不跳,气质非常,一下跪在贺龙面前,双手抱拳,大声喊道:“军长,收我为徒”!贺龙上前,扶起那个战士,拍了拍那个战士膝上的泥尘,说道:“好,收你为徒”!然后对着在场的战士们宣布:“今天,我贺龙宣布,收全体革命军战士为徒,练好我‘贺氏刀法’,杀尽蒋介石反动派”!

挑战场上欢呼声雷动:“跟着贺龙闹革命”!“杀回桑植去”!

“报告”!侦查员报告:“占据桑植的一个辎重连正在撤离桑植”。侦查员还说,这个连是敌军的后卫,由参谋长李策指挥,在桑植抢掠的财物大都由辎重连携带。贺龙听了侦查员报告,决定给予打击。

听说要打仗,战士兴奋起来,个个摩拳擦掌。

贺敬斋建议:“打埋伏吧!辎重连有油水,敌是有保护的,不会只有一个连”。

贺龙说:“对头。我们埋伏在小埠头,打伏击,大家要清楚,如今,我们不是大家大业两万人的二十军,是三四百人的小队伍。我们每一个同志都是干革命的本钱,要尽量减少伤亡”。贺龙慎重、周密地对战斗作了布置。

6月25日,贺龙弄准了敌辎重连从桑植起程的确切情报,派贺敬斋带300多人悄悄潜伏在小埠头,专等敌辎重连钻进他们布好的口袋。

敌人认为贺龙的部队刚刚被打垮,辎重连是装备精良的部队,游弋杂派武装,山民散匪绝对不敢前来碰硬,至于贺龙的革命军,自4月初就被打垮了,杳无踪影,李策根本没有把贺龙打进算盘里。不会有什么严重情况,便大摇大摆地行进前往。

敌人进攻桑植是走的这条路,此处层峦叠嶂,古木参天,地势十分险要,过往行人只能从绝壁上凿出来的一条窄道上通过,一边是绝壁,一边是滔滔的澧水。

这本是伏兵奇袭的好地方。贺敬斋站在山坡上的树林里看得很真切,过了不大一会儿,敌人钻进了伏击圈。只见他们一个挨着一个地往前赶,就如同着急转世投胎一般。

贺敬斋驳壳枪一挥,首先响了家伙,枪声一响,立即有人应声倒下,

王炳南高喊一声:“打呀”。树丛里枪声如炒豆子一般响成一片。

一个冲锋,全歼了这个辎重连,击毙敌参谋长李策,缴获了100多只好枪,好几十担粮食、成捆的布匹、子弹、银元等五花八门的物资。

贺龙十分满意,他拣起一支手提机枪,拉开枪栓看了看,然后对大家说:“今天划得来,打了一个辎重连,缴获了这么多物资。大家把东西拣拾好,做好袭击樵子湾的准备,收拾张善卿,收复洪家关”。

这次战斗,全歼敌辎重连,打死敌参谋长张策的消息不胫而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零散人员闻讯也纷纷寻来归队。

责任编辑:向丽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