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吾家小弟(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31日 点击数: 字号:

米荃

好久没有小弟的消息了,今天,非常惊喜的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一声亲切的“姐”,心里竟有说不出的高兴,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过去追逐打闹的时光。

小弟其实并不是我的亲弟弟,而只是我的一个堂弟,他的爷爷和我的爷爷是亲兄弟,爷爷一共有兄弟姊妹八个,所以我的堂兄、堂弟也很多,而在所有的堂弟中和我最亲密的就是小弟了。

小时候的他,长得胖乎乎的,虎头虎脑的样子非常逗人喜欢,惹人心疼,由于他只比我的妹妹小两岁,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我的一个跟屁虫,每天除了睡觉以外,其余的时间几乎都是赖在我们家里,和妹妹一起黏在我身旁,小时候我特别的宠他,什么都会由着他的性子,妹妹为此还一直“争风吃醋,“耿耿于怀。时间久了,也许是潜移默化的缘故,小弟对我妈的称呼也改变了,本来是应该叫伯娘的,可他却总跟着我们叫起“妈来,直到现在他也改不了口,我妈很疼他,拿他当自己的亲儿子看待,走到哪都喜欢把他带上,不知情的人总是问:“你妈什么时候又生了你这么大一个儿子?小弟听到别人这样说越发开心,还故意“炫耀”:“我有两个妈,一个叫妈,一个叫妈妈。

小弟很懂事,时常对我妈说:“妈!我长大了要孝敬您,给您挑水、帮您砍柴……那时候乡下没有电视可看,小弟每天晚上都要待在我们家里热闹热闹,在我妈的身上撒一阵子娇,直到他妈妈来接他的时候,他才耷拉着个脸跟着他妈妈回家。

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就在小弟和妹妹的淘气、追赶、打闹中轻轻滑过。小弟在五岁那年跟着他的爸爸、妈妈去了外公那边居住,从此,我们一家人总是在牵挂惦记着这个不是家庭中一员的一员,只是在每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就会重回以前的欢乐温馨。渐渐的,小弟上了小学、中学,再后来远去新疆当兵,无论在哪里他总是时不时的打个电话给我或是妈,一声声的“妈”和“姐”叫得依然是那么自然,那么认真,让我觉得自己本来就有这样一个亲弟弟。

今天,小弟在电话里和我说他现在黑了很多,身上的肉也长壮实了很多,他说还有几天就要从部队转业回来了,他不想在自己生活的小城里工作,而是想回到留下许多童年记忆的鹤峰来工作,他觉得只有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他想守着自己的爷爷和奶奶,虽然他们都不在了,但逢年过节的时候还可以去给他们上上坟,扫扫墓。

看来,离开的这些年里,小弟虽然从一个嬉戏打闹的小孩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可他这点却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他对长辈的一片孝心和对家乡的眷念之情。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