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新闻频道>媒体看鹤峰>产业大发展
有机,照亮大山深处脱贫路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3日    点击数:

记者 向竹清 梅 珂 通讯员 赵 婧

邬阳人又干了件敢为人先的事。

这个老一辈革命家贺龙战斗过的地方,近几年在全州率先开展有机创建,响亮提出打造“全域有机之乡”。

在鹤峰,邬阳乡相对闭塞的环境,造就了这里良好的生态,也阻隔了老百姓致富的门路。

2013年起,邬阳依托良好生态环境,以全域有机创建为抓手,大力推进茶叶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闯出了一条以良好生态推动产业发展、以产业发展支撑脱贫攻坚的绿色发展路子。

几年来,这里的山更绿了,老百姓的腰包更鼓了。

盛夏的邬阳乡龚家垭村,远山层峦叠嶂,近处茶园透绿。这里是骑龙茶业有限公司创建的300亩欧盟茶叶基地。

美景的背后,是严苛的标准。公司总经理郭国介绍,欧盟基地的茶叶检测指标有500多项,是有机茶检测指标的10多倍。

欧盟标准,世界上最严格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

几年前,当人们刚刚认识有机时,邬阳的大片茶园已经开始有机转换。如今,邬阳人又有了第一块欧盟标准的茶园。

为什么总是邬阳人“第一个吃螃蟹”?乡党委书记汪娟认为,一方面是因为邬阳人历来有敢想敢干、敢为人先的韧劲,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贫穷。穷,则思变!

见证和参与邬阳茶叶产业发展的金阳特色农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永翠告诉记者,邬阳人以茶为生,全乡每3亩地就有2亩茶叶。长期以来,茶叶并没有给邬阳人带来可观的收入,直到2013年,邬阳茶叶亩产值还维持在2000元左右。

产业乏力,老百姓增收无门。2014年,全乡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319户7454人,占全乡总人口的50%。

搞工业,没有产业基础,生态环境也不允许;发展旅游,交通区位支撑不起来。邬阳人清醒地意识到:要摆脱贫困,还得在“地”上做文章。

2012年底召开的全州秋冬农业综合开发会议,让邬阳人嗅到了机遇。这次会议首次提出,在全州开展有机茶基地创建。

建,能不能闯出路子是个未知数。不建,肯定没出路!

“邬阳四面环山,山高林密,茶在林中、林在茶中,非常适合发展有机茶;邬阳茶农向来思想解放,有种名优茶的传统;经过长期发展,乡里培育出了骑龙、金阳等规模以上茶叶企业,具有发展有机茶的市场条件。”乡党委一班人意见高度统一:干!

谁也没想到,大山里的一次产业转型,却成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次有益探索。

彼时,全国已有18个省1000多个县市产茶,茶园达4400多万亩,产销量240多万吨,传统茶叶市场渐趋饱和,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与此同时,全国茶叶通过有机认证的面积不足6%,产量占比不足2%,有机茶市场供远小于求。

不经意间,邬阳站上了农业转型发展的风口。

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质量安全的三个等级。有机,作为最高等级,有着更严苛的标准。

搞有机,必须3年内没有用过农药、化肥;种子或种苗未经基因改造;生产基地无水土流失及其他环境问题;作物在收获、清洁、干燥、贮存和运输过程中未受化学物质污染;从常规种植向有机种植转换,需两年以上转换期……条条都是硬杠杠。

最难越过的,还是思想观念这个坎。

不打农药、不追化肥、不施除草剂,如同刮骨疗毒;3年转换期内,不仅要投入更多劳力,茶叶也大幅减产,老百姓能买这个账?

石龙寨村是邬阳首批开展有机茶转换的村之一。因为有机创建,村党支部书记姚正安没少挨骂。

“几亩地的茶园,不打除草剂,一年光除草就要多背十几个人的工。”这还好办,哪家哪户缺劳力,村干部和驻村工作队可以下地帮忙。可到了茶叶采摘时节,茶树全成了“黄毛死殃”的样子,叶片薄、芽头瘦不说,还泛着黄色,一点儿卖相也没有。一些茶农的怨气更大了,有人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是“骗子”!

为了消除茶农顾虑,乡、村两级干部和驻村工作队进村挨家挨户做工作。

石龙寨一组贫困户胡吉凤,家里6亩老茶园,原来一年满打满算有万元左右的毛收入。听说搞有机茶要多投工投劳,她有些不乐意,干部说往东,她偏要往西。对口帮扶的乡政府干部杨腊英,三天两头往她家跑,还自掏腰包带她到宜昌、恩施长见识。“你大胆干,茶卖不出去我包了!”杨腊英的诚意和承诺,打消了胡吉凤的顾虑。去年,熬过3年转换期,胡吉凤拿出卖茶的账本一算,全年收入两万多元,是转换前的两倍多。

在乡、村两级党组织带动下,党员也动了起来。各村纷纷成立以党员、能人、乡贤为成员的全域有机协会,让村民的事情自己办。群众的自我管理,成为有机创建的重要推动力量。

思想观念干部兜底,产业发展还得靠企业主体来推动。

骑龙、金阳是最早参与有机创建的企业。为了最大限度抵消减产减收对茶农的影响,两家公司与农户签订流转协议,按每亩200元的标准有偿租赁基地,并免费提供有机肥。与茶农签订有机茶鲜叶收购合同,对转换到期的有机茶按高于普通茶叶市场价的标准进行收购。企业还出资组建以党员、贫困群众为主的有机创建监督管理队,对茶园进行常态管理。

政府主导、市场主力、群众主体,各方面力量纷纷向有机创建聚集。目前,全乡2.1万亩茶园,已经有1.3万亩有机转换成功,0.8万亩正在转换中。

邬阳村五组的李汉林是出了名的种茶能手。今年,他家的半亩有机茶,卖出了8200元的“天价”。这还不是他的最高水平,去年他的半亩茶园收入9250元,这个纪录在邬阳至今无人打破。

老李种茶的秘诀是什么?他腼腆地说:“搞有机茶没得巧,追好有机肥,及时拔杂草。”

从原来的千元左右到8000多元,老李茶叶收入爆发式增长,是邬阳茶农增收的一个缩影。

今年,邬阳有机茶鲜叶价格继续维持在去年的高水平,一芽一叶初展达到160元/公斤、开展100元/公斤,两叶一芽初展50元/公斤。茶农卖出高价,源自下游市场的持续火爆。朱永翠告诉记者,今年有机茶市场依然向好,公司生产1.5万多公斤有机茶,均价达到1200元/公斤,而且还没有库存。

有机,让茶叶真正成为邬阳的脱贫产业。不仅贫困茶农实现了直接增收,有机茶园管护衍生出的劳务服务,也让没有茶园的贫困户有了脱贫门路。

这几天,凤凰村二组贫困户向卫平早上6点就起床了,他得抢在太阳出来前,完成当天12亩茶园的管护任务。向卫平有另外一个身份:丰民有机茶服务公司员工。每年仅劳务服务一项,他就能拿到近两万元,这还不算管护茶园茶叶收入的分红。

邬阳外出务工人口多,留守劳动力不足,导致乡里很多茶园缺乏管理。今年初,乡里几家龙头企业共同出资成立有机茶服务公司,通过租赁等形式将茶园流转过来,再聘请闲置和贫困户劳动力参与茶园管护。公司负责人田鹤介绍:“全乡需公司管护的茶园有7000多亩,不仅能消化掉全乡易地扶贫搬迁对象中的劳动力,高峰时期还需从其他乡镇招募工人。”

在邬阳,以有机茶为核心,全域有机创建正带来全产业、全要素、全地域的深刻变化。

杉树村锦隆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曾庆辉原来长期在外闯荡,乡里提出全域有机创建后,他回乡成立合作社,带动村民发展有机产业。如今,合作社产品已经覆盖有机养殖、有机肥生产、有机茶油等领域。

“邬阳已经实现全产业有机覆盖,每个特色产业都有开展有机生产的市场主体。”乡长刘迪成信心满满。

有机创建,吃的是绿色饭、生态饭。邬阳围绕全域有机目标,大抓生态环境保护,在全县率先提出沟长制,让全乡每一条溪沟都有管护主体;率先推行乡、村、组三级生活垃圾集中清理转运,成为全县第一个无生活垃圾填埋的乡镇。

短评——

担当落实的基层作为

无论是产业基础,还是生态环境,邬阳并不是全州唯一有条件开展有机创建的乡镇,可为什么是邬阳走在了前面?

莽莽大山深处,邬阳敢为人先的实践,彰显了当地干部、群众高人一筹的思想观念和精神作风。

一是转变作风、敢于担当的精神。面对产业发展、脱贫攻坚路上的重重困难,邬阳乡党委、政府一班人没有绕道走,而是直面困难、解决问题,以开拓精神,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实施产业扶贫,大力推进乡村振兴。

二是敢为人先、勇于创新的品质。发展路上,邬阳人的思想没有为山所困、为路所阻,在产业转型升级中大开“脑门”,敢闯敢试,敢为人先,最终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在全州率先走出了一条绿色有机的高质量发展路子。

三是善于作为、狠抓落实的作风。落实抓不好,再好的蓝图也是镜中花、水中月。邬阳干部、群众、企业主体拧成一股绳,围绕全域有机目标抓落实,政府主导、市场主力、群众主体,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一步一步往前推,逐步将蓝图变成现实。

通过“有机”寻找商机,通过商机勃发生机。要成就一方发展,兴乡富民,邬阳的发展路径值得借鉴。日前召开的州委七届五次全会提出,全州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进一步转作风、敢担当、善作为、抓落实。邬阳的实践,正是全会精神在基层的一个有力注脚。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Copyright:鹤峰县新闻中心 鹤峰网,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Add:湖北省鹤峰县容美镇连升路6号(会议中心北楼) Postalcode:445800 Tel:(0718)5281361
新闻资质许可:鄂新办文(2006)8号 鄂ICP备12012955号-4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鄂新网备080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3005号 恩公网安备42280002000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