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求学之路(0/0)

文章来源: 作者:梁鸿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3日 点击数: 字号:

梁鸿

2000年秋季我被父母送到村小上学前班,那时还未满5岁;2017年夏我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参加工作,22岁未满。从泥泞小路到油柏大道,从“破三轮”到高铁、飞机,这17年求学之路,有欢乐有辛酸,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发展的步伐。

还记得小时候最愁的一件事就是夏天下暴雨河道涨水。从老家到村小要先趟过一条几十米宽的河,然后步行数公里才能到达。旱季河道里水少,平时村里大人们就给我们用石头、木头搭出一条路,偶尔也会因为踩不稳石头掉进河里,弄湿了鞋子。

每年雨季一来,河道隔三差五就要涨一次水,住在河这边的我们上学就成了一件大难事!如果水位不高水流不湍急,大人们就成群结队背着我们过河。那时趴在父亲背上的我总是牢牢抓住他的衣角,生怕被水冲了去。一旦遇上暴雨天,我们就不得不走另外一条路绕行到别村,通过别村的石桥再到达学校。那条路傍着河道,杂草丛生,不时还有碎石滚落,路旁就是湍急的流水。每每绕行到这条路,大人们都要带着镰刀走在前头先砍掉杂草荆棘,给我们开辟一条通道来。走完了这条“险道”,我们的衣服也就湿透了,只得抓紧换上备用的衣服,然后马不停蹄的跑去学校。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我上小学五年级,2006年那年河道上架起了铁索桥,我们就此告别了蹚水过河的时代。

上初中的时候,全乡开始兴修公路,坑坑洼洼的泥泞小路变成了宽敞的油柏大道。来来往往的车辆也开始多了起来,从老家到学校有了乡班客车,上学之路开始变得便利起来。高中三年,这条“求学之路”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老家到县城,老一辈以前要翻越几座山的路程现在只需二十多分钟的车程。

2013年高中毕业后的我选择去武汉上大学,临近开学的日子父母一同陪我去报到。从县城出发坐汽车到恩施火车站,再从恩施坐火车到汉口火车站,我们奔波了整整一天一夜。从未远离家乡和父母的我,那时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苦楚。每当我给室友们说起回家需要耗费十几个小时,她们都表示难以置信!

2014年,恩施进入动车时代。从八小时的火车到四小时的动车,恩施到武汉500多公里的路程也不在感到遥远。

在这条求学路上我们收获的,正是改革开放社会发展带给我们的幸福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