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柴火的土味,旧时的记忆(0/0)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杜超

对于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对农村有一份抹不去的记忆。

说起农村的柴火灶,放在20年前,那是家家户户必备做饭“神器”。记得小时候每到饭点,在泥土砌成的柴火灶旁,劈柴、生火、炒菜……想着、想着,旧时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幸福的感觉悠然而来。

小时候每到妈妈做饭时,蹲在泥土砌成的柴火灶旁,听着劈柴声、炒菜声,是每天最期待的时刻。

做饭前,妈妈会取下原本用钉子挂在树干上的柴刀,坐下来削干树枝。妈妈的柴刀呈椭圆形,只有鸭蛋大小,较细的一头是手柄,上面缠满了布条。这小小的柴刀貌不惊人,但颇锋利,只见妈妈在树枝上轻轻斜着一旋,就有一枚木片落下,顷刻间,她面前就有了一堆柴片。然后,妈妈会起身把柴片塞进灶膛生好火,开始炒之前备好的菜。

我不会劈柴也不会炒菜,却喜欢坐在灶门前时不时添柴烧火,然后时不时吞着口水,偷瞄几眼灶台四周,伺机偷吃几嘴。

烧火是儿时不可少有的乐趣,抓一把干的树枝塞进去,噼里啪啦地就燃开了,闪烁的火苗舔着锅底,食物的香味跟着弥漫开来。当然,烧火也是有“风险”的,火苗总是往外窜,烟也喜欢到处跑,让人咳嗽不停。火燃得旺的时候,在灶膛口窜动着,扑向早已被熏得幽黑的墙面。

记忆中的炊烟总是跟烤红薯联系在一起,早晨做饭的时候拿几个红薯放到灶膛里,让其接受着火的熏烤,慢慢酝酿出美味,那是我儿时最可口的“零食”。

玩得累了、饿了,就是红薯出灶的时候,满满一层灰却也抵挡不住它的诱人飘香,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掰开就吃,满口生香。

每次听到街头传来商贩卖红薯的叫卖声,总会忍不住跟着叫卖声掀起那段难忘的记忆。记忆里,烟熏火燎的灶屋,诱人飘香的烤红薯,暖心至深的饮食原味。

如今,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传统的柴火逐渐被煤炭、沼气、电力、液化石油气、天然气等多种能源取代。大多数家庭也都用上了电饭煲、电磁炉、液化灶和天然气灶,只有少数家庭中还保留着一方柴火灶,却也很少使用。

眼下柴火灶越来越难觅到,固然可惜,但细细一想柴火灶的“退役”,却加强了对林木资源的保护。

有失必有得,尽管柴火灶已经渐渐退出时代,但是用它烧出来的入口醇香的饭菜味道,铸就了难以让人忘怀的记忆。我们就让这些旧时记忆留在岁月深处,自己还是迈步向前,且行且珍惜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