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小城没有故事(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7日 点击数: 字号:

汪星星

清晨,推开门,一股凉意沁人心肺,小城清晨的凉意总是恰到好处。

远处,八峰山上飘着几丝或浓或淡的云雾,昨夜的山雨将山峦的一草一叶浸润了个便,这新的绿总是能绿到人的骨子里。

鹤峰,抬头便是山。

我曾喜欢这样的山,鹤峰这座小城安静地躺在大山的摇篮里,我们在这小城里每天遇见我们熟悉的人,去做我们熟悉的事,没有太多“意外”,总给人“安全感”。

我也曾讨厌这样的山,它遮住我们的视线,把我们紧紧围住,重复一天又一天没有太多惊喜的生活,有时候,我觉得是这山在作祟。

但,真的是吗?

在这座最多半个钟头就能从城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的小城里,清晨上班的路上总会遇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一声“早啊”,早已成为我们礼貌又能化解尴尬的默契,我们彼此联系得如此紧密,这个小城小到似乎任何人都没有秘密。

在清晨的街头认真走一回,去感受来自每一块青石板的温度,去热闹的粮食局闻闻早饭的香气,踏实地坐下来,喊一声,“老板,一碗肉丝豆皮。”刚坐下来,总会遇到几个熟人,顺便把账也给结了,今天你来请,明天我来请,有来有往。鹤峰,它和一碗肉丝豆皮一般,是冒着热气的。

被大人牵着欢欢喜喜去上学的小孩,广场打连厢儿的老人,街边挑着担子卖瓜果蔬菜的菜农,担子里刚从树上摘来的还沾着露水的桃李,带刺儿的本地黄瓜,刚从土里刨出来的洋芋,带着泥土的清香,这些容易被忽略的景,在某个不经意的清晨悄无声息地闯入我的心里。

一位瘦骨嶙峋的古稀老人坐在街边,砸吧着旱烟,面前摊着满满一竹筐香气扑鼻,沁着金黄菜油的小鱼干,这鱼也许是他昨夜刚从河里捞起来的,心里想着,也不知他的小鱼干能不能卖出去?能卖多少钱?每每遇到卖菜的老人,心里总是泛起一种莫名的同情。但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对于老人来说,生活里的喜和乐,苦和悲,他或许没有太多心思去咀嚼,什么都没有比眼前这一筐小鱼干来得实在,没有比嘴里的那只旱烟实在。

小城,没有旺盛的生命张力,但是总能找出点生活的温度来,在菜农的担子里,在香喷喷的小鱼干里,在清脆的连厢声里。

小城,没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故事,如果有,也只是那些关于你我美丽的遇见,关于你我小小的喜和悲,但最终也会消散在远处八峰山的云雾里,消散在热闹的粮食局早餐摊的香味里,消散在这悠闲的小城生活里。

一句“早啊”,开启崭新的一天,去看看雨雾如何从浓变淡,去尝尝热腾腾的早餐,去见小城里我们想见的人,这才是生活故事里最有生命力的语言。

喜欢读汪曾祺,他说“生活,是很好玩的。”生活的气息在小城里最浓。远处的八峰山依然挺拔矗立在那里,四目可及依然是山,但静心驻足,看看那花,看看那草,看看那人,这小城里熟悉的一草一木,一茶一饭中,总能给我们带来无限乐趣。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