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凤凰寨传奇(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平章/文 陈明斌/图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点击数: 字号:

 

古今凤凰寨

凤凰寨,拔地而起,直冲云霄。脚踏邬阳雄关,俯瞰金鸡峡口。风骚,传奇,大美。

上溯数百年,白莲教在此传教壮大。清嘉庆年间,鄂、川、陕白莲教起义,清朝廷派军镇压清剿,军兵驻守邬阳关数月之久。

上溯90余年,“神兵”在寨上集结淬炼,大部分精英追随贺龙,投入革命洪流。演绎传奇,威震湘鄂边。

上溯约40年,这里是“麻风窝”,人们闻“麻”色变,无人敢至。

上溯约20年,这里板壁岩挡道,交通闭塞,飞鸟难至。

如今,“金凤凰”展翅腾飞,“麻风窝”巨变迎客。

 

传奇凤凰寨

凤凰寨,一个载入红色史册的山寨。90多年前的1927年初,邬阳关人士陈年振、陈宗瑜父子揭竿而起,汇聚鹤峰、巴东、建始、五峰、长阳五县民众,在邬阳关组建“神兵”,热血男儿饮血盟誓:“抗捐抗税,扶夫抗兵”,高呼:“一不贪财,二不奸淫,三要诚心,至死不变”。

 

1929年1月2日,这支号称刀枪不入的“神兵”,接受贺龙收编200多人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二“特科”大队,陈宗瑜任大队长。其余队员编为“大道会”革命军,由陈连振率领留守邬阳关。

6天后的1月8日,以“铁壳”大队为先锋,经下坪、留驾司抵两河口,智取关音坡,越过雕崖山顶,一举攻占鹤峰县城,并于13日建立了湘鄂西最早的县级苏维埃政府。

凤凰寨,一个神秘莫测的山寨。早在“神兵”习武练兵之前,凤凰寨就有庙堂座座,菩萨多多,香火鼎盛。现在虽不见庙宇,但有以庙命名庙岭、庙湾、庙包。有位背着弯架的田姓大叔告诉我们,凤凰寨里菩萨无数,有大半身高的。

 

据有关资料记载,白莲教在凤凰寨传教多年。明嘉庆元年,为镇压白莲教,官军驻邬阳关数月之久。有位叫洪先焘的人,在《邬阳关军中闻营歌声》写道,“尚有投诚路,冥顽奈尔何?釜游能几日,犹自起高歌。”另一人写道:“毕竟邬阳险隘全,……计日绕歌唱凯旋。”

凤凰寨,一个博大的山寨。凤凰寨位于邬阳乡凤凰村4组,方圆4OO余亩,四周悬崖绝壁,旧时仅有一条路结绳为梯方可通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们站在凤凰寨西北面观看,凤凰寨就像一艘装着整个宇宙世界的巨轮,劈波斩浪,正加足马力,驶向渺茫天宇。我们又绕到北面,高耸云天的石峰,又酷似盘古巨人的生殖性器,举向太空苍穹,雄赳赳,气昂昂,充满生命活力。而在几十里开外的下游,我家乡金鸡口观看凤凰寨,则是一座鹰嘴巨山,雄鹰之头,虎视眈眈盯着我们的“金鸡”。

 

风骚凤凰寨

远看凤凰寨,斧劈刀削,万仞绝壁,可走近看,那些构建伟岸巨体的材料,是层理结构的石块。一层一层的,有厚有薄。厚的看去一米两米,像麻条石。薄的一寸两寸,如豆腐块。无论厚薄,起起伏伏,弯弯曲曲,线条都十分自然流畅。传说中,山川大地是神创造的。神创造的凤凰寨,是多么的粗犷而精制!

 

我们一行三人,弃车后用一个多小时爬上了凤凰寨演兵场,里面用来做建筑的石块,就是从巨大的边缘脱落下来的,一块块薄石板,就像老天用模子烧制出来的砖块,有梭有角,平整规则。

练兵场,在斜向外展的岩屋内,当地叫“大岩屋”。屋内平整,宽敞,干燥。屋内有很多遗迹遗物,有供奉祀祠用过的千层底布鞋,有腐朽的木柱、门枋,还有木盆、木槽,那灰烬未冷的石灶,向我们诉说着岁月在这里曾经有过的神秘、喧哗、勇敢和壮烈。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蓑草枯扬,曾为歌舞场”。站在满是文物的大岩屋,眼前清晰的晃动着“神兵”舞梭镖,耍大刀的身影。

“身穿铁铠铁甲,脚蹬铁鞋铁袜,头带铁龙帽,身子赛铁塔” 神兵的咒语,声如雷霆。

大岩屋外,一面斜坡,视野开阔,树木扶疏,古藤攀缘。在的入口处,一片千古藤蔓,生得巧夺天工。凡进大岩屋的人,都要从一个“U”形的藤门走进去。

 

在半山腰,有一处叫“城门垛”的窄口,四周天然石墙,形成一个“口”字形,无论你年龄多大,职务多高,都要低头而过。如果你来到此处,仍然“高傲自大”“宁折不弯”,定会撞得头破血流。现在,铁梯、木梯飞架,古木、古石比肩。

 

在来这大岩屋之前,我们曾从村部凤凰村村部弃车顺坡而下,慕名去肖家河畔看千年古树金钱柳。那里,除了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金钱柳外,还有六七棵古枫树、红豆杉、杉树、杂树等。当地村民说金钱柳有一千五年了,虽不可信,但古、大、稀、奇,确实难得一见。

 

古树下,我们试图用相机把古树、瓦屋、凤凰寨结合在一起,由于太阳公公不作美,构成的画作不太明亮,缺乏光影,但眼观仍浑然大气。

 

我们在凤凰寨的水泥大道上,或是山涧小道上,看到的不是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恬静快意,而是一览众山小雄浑,满眼皆是千山万壑,步步惊心的震撼。

凤凰对百鸟,三鹰叼金鸡,板庄黄莲台。地名衍生了动听的地民歌。

从大岩屋下山回返时,天快黑了,我们仍然留连忘返,不停的看着拍着。在牛栏坪,一堵百年老石墙,有一两来厚吧。墙石动过铁錾,墙厚如秦长城一般。住上没走几走,又有一座类似的古石墙体,静静地躺在凤凰山下的田野里。

 

面对这般厚重古石墙基,我们很迷离。为什么要建这么厚重的石墙呢,十层八层的建筑也是能承载的。是不是受巨大凤凰寨的感染启发?建薄了不匹配?还是真是有过十层八层那么高的建筑呢?

厚重的古石墙,脑中成谜,挥之不去。

 

大美凤凰寨

“爬上朝天坡,进了麻风窝,饭也不敢吃,水也不敢喝。”

当年,一个在凤凰村任教的青年教师,不堪其苦,随意写下了这首顺口溜。

谁知,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遍鹤峰、巴东、建始三县边界,使凤凰村“臭”名远扬,万劫不复。

 

凤凰村原名板庄村,坐落在高高的凤凰寨下,肖家河深切万丈深渊,进出板庄,地势险峻,更有板壁岩挡道,交通极其闭塞,加上有人的确患有“麻风病”,外界望而生畏,不敢涉足,连当地干部也不敢深入,群众生活苦不堪言。

 

改革开放后,麻风病人被移送外地治疗中心救治。当地村民自力更生,用最原始的生产方式,打通了挡道千百年的板壁岩,后又在各级政府部门的关心支持下,拓宽,硬化。如今,一条宽广的水泥大道,像白色哈达飘逸在山涧悬崖,一直飘上了凤凰寨。

麻风病没了,板壁岩通了,板庄村也更名凤凰村。

我们一行人多车多,迎着新年即将升起的太阳,乘坐着香车宝马来到凤凰寨。

中午时分,这里鼓乐震撼,歌声悠扬,两三百村民聚集村部,正在享受着精美的文化大餐。

原来,鹤峰县文体新广局帮扶这个村,正在开展送戏、送医、送科学、送物资等帮扶活动。热闹的会场外边,摆满了村民售卖的羊肉、活鸡、蜂蜜、蔬菜干果等等商品。

文体新广局局长告诉我们,将把精准扶贫长短结合,拟发展一千群中蜂,一千亩野生茶,一千亩猕猴桃,一万亩生态林。

我们转到对面凤凰寨高处俯瞰,只见通组通户的条条公路,如蛛网一般盘山旋转。百年老瓦屋、幢幢新楼房五彩缤纷,与云彩霞光一色,一排排高大的输电线路凌空飞架,与苍鹰兀鹫比翼齐飞。

先前,我们看到,村民的衣着都很光鲜,有村民不断用手机与外界的煤老板、茶老板联系。

我们心潮起伏,胡编了几句顺口溜:车上朝天坡,进了金银窝,游客进山来,处处“农家乐”。

 

旅 游 手 记

凤凰寨已经敞开寨门,广迎四方游客。县文体新广局投资9万多元,建成了石梯路,悬崖处架了铁梯。现在,主寨正在开发中,“最后一公里”断途路还待硬化,景点还没有系统规划和建设,目前处在自驾游、徒步游,看古寨、古树、古石墙,看沿途有原生态花草树木,看千山万壑险峻风光,寻一路刺激,流一身香汗。同时能近距离领略容美土司邬阳关、金鸡口风光。

文/图:陈平章 陈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