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茶园坡上的红杜鹃(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5日 点击数: 字号:

 

杜雪平

太阳升起在挂满露珠儿的茶山上空,洒下万道柔和的金光。村前岭后层层叠翠,点缀在山岗田埂的杜鹃像烈火、像鲜血、像朝霞……越野车载我们一路穿行在绿油油的季节,也将我们带进这片红色的土壤。这里,就是下坪留驾的茶园坡。

有人说:茶园坡的茶最绿,茶园坡的花最红!

就在这碧翠的茶山里有一座小小的杂草丛生的土坟,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名字镌刻在一块小小的石碑上,这个名字也永远荡漾在鹤峰血染的历史长河里,也深深刻在茶园坡乡亲们的心里。“青山处处埋忠骨”,长眠在这绿水青山里的就是覃义斋烈士。

思绪让我们回到了血雨腥风的年代,1932年5月,国民党发动了第四次围剿,在湘鄂边疯狂扑灭刚刚燎原的星星之火。川军第二十一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团长赵鹤率3000多人于5月20日窜进鹤峰下坪留驾司的后山坡,强占了要隘高地天星寨,原本美丽的天星寨却成了川军灭杀共产党人的大本营。

1910年出生在茶园坡的覃义斋,是弟兄姊妹中的老幺,从小聪明懂事,边放牛边随爷爷习得一些文化。十四五岁就是一名英俊少年,后来结识了贺龙手下的通讯员,他喜欢这支专为穷人撑腰的队伍,先是成为红小鬼的队长,为红三军送情报,后来参加了游击队,苦练枪法练成了游击队里少有的神枪手。在战火中渐渐成长为一个玉树临风又有作战经验的小伙子。人称”茶园坡上一支花”的红姑娘,大户人家请媒踩塌了门槛她也不愿嫁,而是在油灯下哼着山歌为她的“覃幺哥”做布鞋绣垫底,后来还参加了救护队,在二等岩红军临时医院帮忙照顾伤员,战火中的青春序曲也在乘春萌芽。

1929年春天,覃义斋告别了家乡和心爱的红姑娘,在湖南石门正式参加了革命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2岁就成长为红三军七师二十团团长,在湘鄂边参与和指挥大小战役几十次并立下了赫赫战功。1933年带领他的独立团刚刚打完恩施红土溪之战,旧历七月初十奉命回鹤峰攻打川匪赵鹤。由于天降暴雨,我军只有1000人面对川军3000多的兵力,加之川军利用天星寨至高点的有利优势(上面的战壕如今清晰可见,解放后乡亲们发现上面的弹壳用几十把撮箕装不完),战斗十分惨烈,最终寡不敌众,我军伤亡太大,覃义斋毅然命令仅存的两三百人迅速撤离,自己只带着警卫员和一个班的战士浴血掩护,部队成功撤退,而他和他的战友却把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这片养育过他的茶山上,英雄回家了,却没来得及看望年迈的爷爷和心爱的红姑娘……

“归—归—阳“!”归—归—阳”!阳雀的啼鸣,总是一声高过一声,像奔涌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我忽然明白了:阳雀,杜娟!我仿佛看到头戴八角帽身穿灰色军装从茶园里列队过来的红军,领头的是一个带着一脸稚气露出甜美微笑的俊朗青年……

青春虽淹于岁月,而历史不会将英雄忘怀,你就是那啼血的杜鹃,欲将黎明呼唤。你亦是那早开的杜鹃,想把春天点燃。谁说壮士一去不复返?太平盛世美丽家园,你一定会乘风归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