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寻找土司遗存(0/0)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4日 点击数: 字号:

向端生

居住在下坪乡二等岩村的田登丰先生是一位容美土司的后裔。他热衷于对土司文化、对地理文化、对地方生态文明的研究与实践。他根据留驾村、二等村、胜利村、上村的地名认为:这一带应是容美土司活动的重要地方。这一带或许是田氏生存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地盘。他多次提议我们到号称寨湾的大岩屋里去考察考察。

2018年5月14日,天气晴好,田科武先生邀我们去考察三姊妹尖脚下的岩屋,也就是田登丰先生所说的土司曾经活动过的大寨湾。此行有田登丰、田科武、陈平章、陈明斌、于洪和我。还有一位上村村的张启斌,他是向导。

此行中年纪最大的是登丰先生,他已六十八岁。也曾因心跳过缓搭有启搏器,但他爬得很轻松。我虽然比老田小两岁,在这次的活动中,我显得很差。陈平章先生虽然比我只小两岁,便他在此行中是最棒的,爬得最快,登上了顶峰。科武、明斌两位年轻一些,他们都在张启斌的带领下爬上顶峰。

这一次,我走得很累。主要是身体状况不佳,上山的路不算太陡,但爬不多远就感觉到胸闷,心脏象要跳出来一样。科武先生立即叫我停下来,不再往上爬了。我停下来喝了一瓶水,然后休息一会儿,感觉就象没有问题了,于洪背着很大的摄像包,很重,也有爬不动的感觉,同时,他一直很关心我,看到我大汗淋漓,如中暑一般,又在深山密林中,怕有什么不测,也就陪着我。然后,我们慢慢往上爬,爬一会儿休息几分钟,然后又爬,终于爬到了被传说为土司打造过的寨子。没有洞。实际上就是三姊妹尖的岩根的一个罩岩壳,雨水淋不到的地面呈一方平台,大约有二百多平方。有人工打造的痕迹。我想找一点摩崖或碑文方面的东西,但是没有。没有文字记载,是不能随便说成是土司的遗址的,虽然一直传说是土司活动过的寨子,或许是,或许不是,无法定论。

或许是椒山长官司活动过的地方,可能性大一些。因为这一方是椒山长官司的地盘。而且末代长官司刘跃龙的墓地就在这山脚下的官坟坣。

我曾为寻找椒山长官司的踪迹花过精力。

2015年春,五峰土家文化专家李诗选来信息说:容美土司下辖几个长官司的承绪情况,唯椒山玛瑙长官司的不明了,应想办法补充完整。

于是我便留心下坪的刘氏宗谱的追访。先是找到刘绍国先生,问他家的族谱情况,他说不清楚,最古的族谱不知在谁家,你到留驾司去找找刘家福老先生,他知道的事多,是个明白人。或许他那支人就是刘长官司的后人。

2015年夏,我与王开学去到留驾司找到了刘家福先生,70多岁,原粮食系统退休职工。我说明来意,他说你算找对了人,我这里真有刘氏族谱。于是,他入内室翻出了一个胶纸袋,从里面翻出几本族谱,我轻轻地拿过来,轻轻地翻细细地读,想找到与椒山长官司的相关信息。但是,刘家福先生所掌握的这部刘氏族谱,不属于椒山长官司的宗系。他们是乾隆年间从湖南迁过来的。

刘先生说,我们这支刘姓可能的确不是椒山长官司的后人,我家后面还有一支刘家人,他们可能是椒山长官司刘氏后裔。按照家福先生的指点,我们到老司衙的后面树林中找到一家姓刘的,那位刘先生说,他的父母早逝,他是跟着婆婆长大的,因为家里原来很发财,49年被划成了地主,家产被瓜分,婆婆很慈祥,知识也很丰厚,但是没有钱也没有权利送他读书,于是他只读了小学五年级,然后回家务农,结婚生子。听婆婆说,有一代祖先叫刘跃龙,死后埋在上村的鸟麦田,传说坟前的狮子变活了,夜晚到农家地里吃庄稼,被庄户发现,以为中野猪,用火铳打了一炮,结果,被打的东西跑了,没有找到。第二天,发现官坟前的狮子流血,其头不在了。后来据说那颗石狮子头在几里外的坡上找到。

2015年,何启发说他家后面有一片树林,树林里面有一片墓地,其中有一座就象与土司有关。我和王开学、何启发于7月27日前去下坪乡堰坪村寻找。果然发现了容美土司末代司主田旻如为其姑母立的碑,注明是刘门田氏。应是刘天门(跃龙)的妻子。旁边几座坟都被毁坏了。

2015年冬,李诗选先生到鹤峰寻找田九龄的相关信息,我对他讲了刘跃龙的坟地在上村的鸟麦田,于是他决定去找找。第二天我们与县民宗局的向益民、县教研室的刘斌武老师找到了上村,但当地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并说鸟麦田原来是有一座砖封的坟,但早已被人们拆去打了灶,原坟址上现在埋了一个被枪毙的犯人。

按照人们的指点,我们还真到了那个被人们传为砖封坟的地方,什么也没有了,只有那个犯人的已经瘪下去了的坟堆,旁边有一座生记坟,很气派,碑也很大,但现在还是空坟。

到那地方没有寻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此事一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一直默念着,还要进一步探寻。

2016年4月,田登丰约我去帮他到下坪乡二等岩村考证一下卞氏祖坟碑,正好卞家岭的对门山上有一个叫堰塘坪的村落,我们到那里拍卞家岭的山势走向,那个村落很美,座落在三姊妹尖的山麓,有一座很奇特的自生桥,经打听,那里还有一个官坟坣。我们按照村民指点,找到名曰官坟坣的地方,见山边有三座坟,其中两座整修过,都没有碑,靠右边的一座“躲”在藤蔓之中,有麻条石罗围。而中间的一座坟是修整过的,其整修时主要是将墓门、拜台等重新维修了一下,而且所用材料显然是其他坟的碑石构件。拜台是用一个疑似供奉祭品的制作精细得如现代茶几的供桌。那一次我去拍了照,然后,我与老田的儿子到叫作自生桥的地方去看自生桥,还真的有名副其实的自生桥,桥面宽4尺,长约10米,内空约5米。高约2米。桥东面有吴姓人家,房舍整洁气派。其中一六十多岁的老者说,当年官坟坣的石狮就是从这自生桥上过来吃庄稼的,被人发现挨了一枪后,又是从自生桥上逃跑的,传说狮头跑掉了,狮身流了几年血,狮头被人们在几里外的地方找到,现在还在,上世煤建公司修工房时砌在墙体中了。官坟坣距鸟麦田约有两公里,或许,此处才是刘跃龙的真正墓地。

上村、二等村有些地名还值得研究。如登丰先生家不远处有一个叫黄家营的地方。这黄家营是不是至今还没有找到的容美土司最先被中央朝庭命名的黄沙寨呢?

存疑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